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159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59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阿雾强撑着精神想直起身,这种时候她的自尊绝不许她这样懦弱地倒下去,只可惜偏偏事与愿违,她只觉得浑身好像被绳子捆住似的,挣脱不开,而且脑子一阵尖锐的疼痛,其后就再没任何感觉了。

    紫扇和紫宜被阿雾吓得措手不及,口里一个劲儿地呼喊着“王妃,主子”,外头听到喊声的彤、彤管也赶了进来,合着力将阿雾抬上了床。

    “快去请大夫呀,愣着干什么。”这时候最稳重的还属平日里最静的彤。

    紫宜听了,摸了摸脸上的泪,转身往外跑,到门口还被门槛绊了一筋斗,爬起来又继续跑。郝嬷嬷那头听得王妃一回去就晕了,虽没为难紫宜,还吩咐人赶紧去请邹大夫,但是红药山房的人脸上却不由自主地浮起一丝鄙薄。

    这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装疯卖傻,要死要活的把戏她们可是听多了。

    紫宜自己闯了大祸,这当口哪里还顾得上看她们是一副什么嘴脸,焦急地去二门等邹铭善过来。邹铭善一到,就被紫宜风似地卷着往玉澜堂去。他一路小跑,嘴里道:“姑娘莫急,姑娘莫急,老朽这胳膊腿可要散架了。”

    “邹大夫,王妃等着你救命呐。”紫宜急得跺脚,一路跟邹铭善说阿雾的症状。

    邹铭善道:“莫慌,莫慌,大概是受了惊,又风寒入体,这才晕厥的。老朽前几日才来替王妃把过平安脉,她身子底子可好着嘞。”

    紫宜却也不管,刚才阿雾倒下那样子,可是把她和紫扇吓坏了。

    邹铭善被紫宜一路拖着走,心里怨怪年轻人就是没经过事儿,等他入了玉澜堂,只在床边瞅了瞅阿雾的气色,脸色就顿时一变。

    好容易安下心,告诉自己别着急,千万别自己吓自己,这王妃的身子一直是他在调养,绝对的康健,邹铭善深吸一口气,将脉枕放在床边。紫扇抬了阿雾的手到脉枕上,口里急道:“邹老,我家王妃可有大碍?”

    邹铭善的手指才一搭上阿雾的手腕,脸上就已经没了人色,“快去请太医来,这个病老朽实在,实在……”

    紫扇和紫宜一听,顿时脸就灰白了,一旁的桑嬷嬷也得了消息,赶过来一听邹铭善这样说,就扑了过来哭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姐儿今天早上不是还好好的吗?”

    那头彤见也指望不上这屋里的人了,自己赶紧跑了出去。

    “要请太医?”郝嬷嬷愣了愣,回头吩咐鲁妈妈拿了对牌,去请今日不当值的太医来。

    彤走后,相思扶着郝嬷嬷去榻上躺着,又拿了药酒来替她揉膝盖,“姑姑,王妃这是闹什么呀,那边儿的人呀真是一个比一个会闹腾。”相思别有所指地望了望楚懋妻妾住的方向,又继续道:“殿下本已厌了她,她闹上这一出儿不是更惹人嫌么?”

    郝嬷嬷看了看相思,眼里有一丝忧色,“这可不是王妃的xing子。”

    相思讽刺地笑道:“她这也是急昏了头吧。”

    郝嬷嬷垂了垂眼皮子思考了一下,“等会儿,太医来了,我们也去玉澜堂看看。”

    “姑姑,这两天天冷,你的膝盖又疼,何必去替她凑热闹,我不许你去,你也太不爱惜你这身子了。”相思撒娇道。

    郝嬷嬷见相思如此,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毕竟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实在舍不得她走错了路,一直不点醒她是怕她伤心,但是一时的伤心总比今后绝望好。郝嬷嬷将手覆到相思手背上道:“我知道你是心里怪她张罗着要给你说亲。”

    “姑姑。”相思羞恼地叫了一声,她从没向郝嬷嬷说过她的心思,但是她的心思太过明显,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她自己也知道,但矜持使然,总不肯撕破最后一层纸。她也知道,郝嬷嬷也是舍不得她嫁出去的。

    “相思,王妃她就是再糊涂,也不会自己想着给你张罗亲事的。”郝嬷嬷语重心长地道。

    相思的脸一白,其实她早猜到了,只是不肯承认而已,“姑姑!”

    郝嬷嬷又拍了拍相思的手。

    “我不信。以前不是好好的吗,殿下也从没说过要……”相思的眼泪从眼角滚了出来,她抬头看着郝嬷嬷眼里的怜惜,说什么也不信,“不会的。便是以前殿下对她不一样,可现在她贪心不足,手居然敢伸到殿下的身边,殿下不也厌了她了吗?”

    郝嬷嬷不说话。

    相思“咚”地一声跪到郝嬷嬷的跟前,“姑姑,相思舍不得你,我从小就在你身边,我是死也不会出去的。”

    郝嬷嬷摸了摸相思的头顶,虽说相思有自己的私心,但试问殿下那样的人,哪个女儿家会不倾心,而且相思又是她养大的,相思说舍不得她,那也是百分之百真心的。

    “姑姑,帮帮我。”相思哭道。

    “傻孩子。”郝嬷嬷叹息一声,其实相思嫁出去未尝就过得不好,依楚懋的xing子,定然会对她百般照看,可这样留在府里,最多也就是侧妃之位,不过依殿下的冷清xing子,恐怕相思便是留下也不会得偿所愿。

    “姑姑,王妃她……”相思姑娘从小就帮郝嬷嬷打理事务,虽是小女儿心态,可转眼已经想出了许多法子来。

    郝嬷嬷看着相思的眼睛,心里一惊,连忙道:“王妃的事,你不要cha手。她是自作孽也好,天作孽也罢,你是绝对不能出手的。”

    “姑姑,你……”怎么会这样想我,相思难过地看着郝嬷嬷。

    郝嬷嬷叹息一声,见相思如此,只能对她说得更明白些,“好孩子。她毕竟是殿下的正妃,又是殿下老师的女儿,殿下就是再生她的气,也要保留几分。今日是她手伸得太长,而我这个老婆子也是倚老卖老,借着这个机会狠狠地打一打她的手,为的都是殿下好。你若是也为殿下好,今后该怎么敬着玉澜堂,就还得怎么敬着玉澜堂。”

    相思愣了愣,大约听明白了郝嬷嬷的意思,“姑姑不用担心,姑姑是一心为了殿下,便是殿下知道了,自然也会站在姑姑这边儿。”相思原本还以为今日是红药山房大获全胜,王妃一如昔日烟云一般,却不知道这里头还有郝嬷嬷的手段。

    郝嬷嬷皱了皱眉头,相思还是没能理解她的苦心,只能无奈地叹道:“殿下便是不理解我老婆子,我也不后悔,我都是半截身子埋在土里的人了,只是窥视殿下的事,有一就有二,今日只是探听行踪,明日就可能是其他机密,若不狠狠地打杀一番,只怕将来埋祸。殿下他……”

    郝嬷嬷没说出口的事,这种事儿若放在宫里,那就是死罪,绝不可能只是轻松地打杀一个奴才就了事的。

    相思这才恍然大悟郝嬷嬷的意思,为何这一次郝嬷嬷要倚老卖老,她呆愣着几乎说不出话来。

    “好孩子,今后你只要敬着殿下和她,殿下自然会顾着你的。她犯过的错,你也不要再犯,姑姑我也不能照顾你一辈子。”郝嬷嬷就怕今后没了她,相思作出傻事来,其实也不是没这个意向,只是都被郝嬷嬷掐住了而已。

    “姑姑,你说什么呐,相思就要赖你一辈子,赖你一辈子照顾我。”相思强作欢颜道。

    郝嬷嬷心里头却愁丝难去,“去看看太医来了没有。”

    相思点了点头。

    当郝嬷嬷和相思到玉澜堂的时候,赫太医正在写方子,“赶紧照着这个方子拣一副药,若是灌得下去那还有救,若是灌不下去……”赫太医没有继续往下说。

    “让我看看。”郝嬷嬷杵着拐杖,急急上前从赫太医手里接过方子一看,里头全是人参这种强吊人一口气儿的药,她脸色一白,“赶紧去拣药。我那儿有一支千年山参,相思你去拿。”

    相思自然也看到了床上人那进气不及出气的样子,心里说不出个滋味来,盼着她就这么去了也好,可又怕连累了郝嬷嬷。想虽然这样想,但脚下毫不迟疑地就往外走。

    桑嬷嬷这时候已经哭晕了过去,玉澜堂是宫嬷嬷坐镇,同郝嬷嬷就这样对视着。药煎了来,紫扇的手颤抖着怎么也喂不进去。

    “我来。”郝嬷嬷接过药,钳住阿雾的嘴巴,使劲儿往里灌,只可惜灌多少就流多少出来。

    赫太医在旁看了,只一个劲儿摇头,看着邹铭善问:“王妃平日里可有什么病症?”

    邹铭善摇摇头,“没有,身子一向都好。”

    赫太医急道:“别灌了,把那山参切一片给王妃含在嘴里,快找人去宫里头请院正大人。”

    郝嬷嬷唤了身边的佩兰过来,“你去找李延广。”

    佩兰应声去了许闲堂,见李延广在外头守着,偷偷向他招了招手。

    李延广见是佩兰,便走了过去,“你怎么来了,可是郝嬷嬷有什么事儿?”

    “李公公,殿下呢?”佩兰问道。

    李延广皱眉看了看佩兰,佩兰赶紧道:“是王妃病了,急着去宫里请太医院的院正贺大人,郝嬷嬷让我来跟你说。”

    李延广如今最不耐烦的就是玉澜堂的事儿,“殿下在议事,不许人打扰。我让吕若兴去宫里走一趟,成不成却不一定,若是贺大人正在给宫里头的主子瞧病,王妃那头也就只能等一等了。”

    佩兰还是个小孩子,自然不知道郝嬷嬷的焦急,“嗯,麻烦李公公了。”

    还算吕若兴的运气好,刚到宫门口,就见到了贺家的马车,赶紧上前说了情况,贺年方也不拿架子,直接就去了祈王府。

    “贺大人。”郝嬷嬷见了贺年方起身道,神态里自有一股尊敬。

    贺年方今年也不过四十出头的样子,但是当太医院院正已经有六、七个年头了,这样年轻就坐在这个位置,而下头没有一个不服他的,由此就知道他的医术是如何了得了,否则这当口,赫太医也不会急着让人去请贺年方。

    赫太医也赶紧迎了上去,说了阿雾的情况,又把用的药说了一遍。

    贺年方走入内室,看了看床上躺着的祈王妃,他这还是第一回见这位王妃,哪怕是躺在床上闭着眼,才不过一眼,就已经让人惊艳。贺年方一把脉,心里就叹了口气,只可惜红颜薄命。

    贺年方不信邪,又把了把阿雾的脉。这情况实在奇特,瞧这位王妃的脸色,就跟睡着了似的,并不见病容,非要说点儿什么,那就是脸色白了一点儿。可脉搏却孱弱无力,不仔细几乎探不到。而且他听了前后情况,这种急症,无论如何都不该如此凶险才对。

    贺年方最终收回了手,“我也无能为力,还是准备准备后事,说不定冲一冲……”

    连贺年方都说出了这种话,郝嬷嬷手里的拐杖一下就倒在了地上。

    桑嬷嬷那头才刚刚醒,听了这话又扑到了阿雾的脚边,凄厉地喊道:“姐儿,姐儿……”紫扇和紫宜几个,也早就跪到了阿雾床边,个个哭得肝肠寸断。

    宫嬷嬷也已经泪流满面,“去请老爷和太太来,快去请老爷和太太来,让他们叫一叫王妃,让他们来喊一喊王妃。”

    桑嬷嬷这会儿也回了点儿神,“对,对,快去喊老爷和太太。姐儿,姐儿,你倒是醒醒啊,你再看看妈妈呀,你再看看妈妈呀,你叫妈妈可怎么活啊,你好狠的心啊……”

    桑嬷嬷抱着阿雾使劲儿地摇,床上的人也没有一点儿感觉。

    紫扇听了宫嬷嬷和桑嬷嬷的话起身就往外冲,郝嬷嬷却冷着脸对一旁的相思使了个眼色。

    祈王妃去世这样的大事,不能不慎重对待,这府里最大的主子都还不知情,也绝不能轻易就传出去。

    相思点点头,疾步走出了玉澜堂。

    郝嬷嬷对着贺年方道:“贺院正,你能不能开个方子试试,王妃不是还没,还没……我们再试试,不管什么药材,只要你吩咐……”

    贺年方叹息一声,他行医多年,自然知道再珍贵的药用下去也是浪费,却也知道拗不过,坐下开了个方子,“煎一副试试吧,若是能灌下去……”

    李延广听到佩兰传话的时候,简直以为是她在开玩笑,早晨还活蹦乱跳的王妃,这会儿就说要死了,李延广怎么也无法相信。

    若来传话的人是玉澜堂的,他肯定会以为这就是女人爱玩的把戏,但是来的是郝嬷嬷身边的佩兰,李延广就不得不认真了。

    许闲堂内,楚懋不快地扫了一眼打断自己说话的李延广,“什么事?”

    李延广趋着小碎步上前,在楚懋的耳边说了一句。

    “你说什么?”楚懋第一次对自己的听力有了怀疑。

    李延广又重复了一遍。他的话还没说完,抬头就见眼前已经没有人了。

    楚懋赶到玉澜堂的时候,里头早前尖锐的哭声已经没了,一众丫头这会儿只剩掉眼泪的力气了。紫坠和紫宜这会儿正坐在阿雾的床头,扶着她的头往里灌药。

    而阿雾的胸口处已经被汤药染成了褐色,半点儿药也没见喝下去。

    楚懋一进门,就看了贺年方,他的心沉得更加彻底,到床头看了阿雾的样子后,更是说不出话来。只郝嬷嬷留心到他抓着床帘的手在微微颤抖。

    “我来。”楚懋一把拎开紫宜,从紫坠手里接过碗,看也不看地就喝了一大口,另一只手捏开了阿雾的下巴,俯身覆到了阿雾的唇上。

    只是楚懋的嘴才离开,阿雾口里的药汁便又流了出来,但毕竟是下去了少许,连贺年方脸上都添了一丝喜色,“王妃若能用下药,那兴许还有一分机会。”若是药都用不下,那说什么都是白费。

    紫坠见阿雾能用下少许药,脸上也不由自主带了一丝期望,赶紧又去倒了一碗药出来。楚懋以口哺之,总算是先吊住了阿雾的命。

    “晚上,王爷就辛苦些,若是明晨王妃能醒过来,那便有了三分希望。”贺年方也不敢说死。

    “今晚还请贺院正就歇在府里。”楚懋在床边握着阿雾的手,虽是对贺年方说话,但眼睛也没看他。

    府上这三个太医、大夫,自然不用说,今晚也是要歇在王府的。

    “李延广。”楚懋喊道。

    李延广赶紧上来,也不用楚懋吩咐,就将屋子里的闲杂人等都请了出去,只留了郝嬷嬷以及今日一直在阿雾身边伺候的紫宜。另外还有拉着床栏,死活不肯走的桑嬷嬷。

    李延广求救地看了楚懋一眼,楚懋没说话,李延广也就不再拽桑嬷嬷。

    “紫扇呢?”楚懋问道。

    郝嬷嬷道:“紫扇想要回荣府请王妃的父母,我没让她出去,劳烦李公公去相思那儿把她带过来。”

    紫扇被带过来的时候,一身的狼狈,手腕上还有被绳子捆过的痕迹。她目露凶光地瞪着郝嬷嬷,甚至楚懋,头高高地昂着。

    半晌,楚懋才艰难地开口,嗓子已经有些哑了,“阿雾怎么会这样?!”

    紫扇和紫宜狠狠地瞪着郝嬷嬷,却没开口说话,在她们心里,早就将楚懋和郝嬷嬷看成了狼狈。也不怪她们敢这样大胆,若今日阿雾死了,她们这几个丫头也未必就有好下场。

    “你们说话!”楚懋将手边的水杯向两个丫头扔过去,溅起的碎渣将两人脸上都割出了血痕。

    郝嬷嬷和李延广在一旁看着都吓得不敢出声,别说是李延广,就是郝嬷嬷看着楚懋长这么大,也没见他发过这样大的火,更别说是扔杯子了。楚懋责备人,素来是冷着一张脸,从没有疾言厉色过。

    紫扇昂着头不说话,紫宜“咚”地一声跪下,头磕在地上道:“王妃今日在红药山房看了杖刑,回来,回来就晕倒了。”

    楚懋还没说话,那头的桑嬷嬷听了就嚎了起来,“天哪,天哪,姐儿,我的姐儿,从小见血都晕的人,怎么,怎么,好狠的心啊,这是要你的命啊……”桑嬷嬷一个劲儿地捶自己的胸口,哭得撕心裂肺。

    在场的三个人听了桑嬷嬷的话,都有些发愣,谁也没想到阿雾居然怕血,看了杖刑,就到了如此凶险的境地。本来郝嬷嬷对紫宜说的什么看了杖刑就晕倒的话还不以为然,只当她们是找不到人怨,这才如此说的。

    郝嬷嬷和李延广都是宫里出来的,那里头的血腥,杖刑都算是轻的。楚懋则更是不提。谁都没料到症结会在这儿。连楚懋来时,心里想的都是莫非是有人对阿雾下了毒。

    楚懋的眼睛向郝嬷嬷和李延广看过去,口里喊道:“李延广。”今日是李延广送阿雾去的红药山房,但他可从没吩咐要让她观刑,不过是让阿雾知道他为何发怒而已。楚懋再不解女人心,也知道十五、六岁的姑娘肯定没见过杖杀人,也绝没有要让阿雾看那血腥场面的意思。

    李延广“咚”地一声也跪在了地砖上,膝盖磕得倍儿响,“奴才只将王妃送到了红药山房,就顾着回去禀报殿下了。”

    楚懋忍无可忍地一脚踢在李延广的胸口,将他踹出老远,喷出一口血来。

    郝嬷嬷看着这一切,手也难得地抖了抖,她开口道:“殿下,这些都是老奴的不是。是老奴bi着王妃在一旁看杖刑的。”郝嬷嬷跪了下来,“老奴的一颗心只为殿下,苍天可表。谁也没想到会这样。”郝嬷嬷老泪纵横地道。

    楚懋的手颤了颤,哑着声音道:“姑姑起来吧,你对懋的恩情,懋一直记在心上。”那样的深宫,年幼毫无保护自己能力的楚懋能活着走出来,郝嬷嬷绝对是居功至伟的。

    郝嬷嬷听了这话,心里像针刺一般,她待楚懋如亲子,绝不仅仅是恩情。可今日他这样说话,那就是将她推远了。

    只是事已至此,郝嬷嬷也知道回天乏力,盼只盼阿雾能醒过来。

    夜里楚懋又喂了阿雾两回药,丫头都疲倦得打起盹儿来,只有他还握着阿雾的手,替她理了理头发,像缎子一样柔顺,又香又滑。

    其实楚懋也不知道阿雾好在哪里,说实话,阿雾纵然美绝人寰,可天下之大,容色惊人的人也不只她一人,楚懋就见过。更何况,她心思深沉,手段也可谓毒辣,将她爹娘也玩弄于鼓掌之中,更一手安排了荣府三兄弟共享小妾的丑闻。早在她进府前,楚懋对阿雾的种种就已经是了若指掌。

    阿雾进了府更是好手段,收买人心,排除异己,哪怕她撵走梅影、梅梦的手段那样破绽百出,楚懋也还是认了。到后来,阿雾对他也耍尽了手段,种种刺探,楚懋岂会不知,他都由着她。

    只是这一回阿雾实在是触及了他的底线,连他也要玩弄于鼓掌之中,而他不过是她手里耍权弄势的玩偶,她要他喜就百般讨好,不喜就弃若敝履。更兼居然收买他身边的太监,其后之目的,楚懋都不愿意去想。

    楚懋厌恶她事后到冰雪林来耀武扬威的样子,仿佛他就活该要原谅她,活该要被她弄得心上心下,喜怒难抑。

    楚懋在宫里见多了这样的妃嫔。虽说他父皇贵为天子,其实在后宫也不过是那些女人争权斗势的工具,她们表面光鲜,谄媚可人,实际上内里比任何人都肮脏,就像流着脓的恶疮。

    而阿雾玩的这些手段,楚懋见过比她玩得更好,戏演得也更真的女人。本质上她和那些女人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想靠着她们的美色和些许可人之处去控制男人,满足她们的私欲。

    楚懋厌恶那些女人,也更厌恶自己居然会心仪这样一个女人,不过是脸长得更好些而已。

    楚懋反复问自己,他究竟是看上她哪一点儿了。

    楚懋叹息一声,摸了摸阿雾的脸蛋儿,拇指在她的唇上来回摩挲。有些无奈地将她的手搁到自己的唇边,轻轻吻着她的指尖。

    “你还没进过双鉴楼,你就甘心,阿雾?”楚懋在阿雾的手背上不算轻地咬了一口,牙印久久才消,但是床上的人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紫扇从打盹中醒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还有楚懋深皱的眉头,以及眼里沉沉的担忧。

    (改错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