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16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64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阿雾的情况,第二日已经好了许多,可以扶着桌沿走动几步了,生活也勉强算能自理了,至少去净房更衣,再不用楚懋抱她,她多半是趁楚懋去前院处理事情的时候去方便,这样他总不可能听见了。

    午饭时,阿雾用了整整一碗燕窝粥,还吃了一颗狮子头,并两个鲜肉小包,这才满足地漱了口。然后又被楚懋抱到外头晒太阳,听他念经,阿雾觉得,祈王殿下其实还蛮适合高僧造型的。

    阿雾侧头看看正在潜心念经的楚懋,阳光在他的发际映出薄薄一层金晕,为他原本清隽深刻的脸镀上了一道圣洁之光,让人忍不住想膜拜,却又想亵、渎。

    阿雾心一跳,却不知对这样一个顶着神仙皮貌,却是魔鬼心肠的人该如何个亵渎法儿。

    阿雾又细细看了看楚懋,觉得他五官的轮廓比别人好像都来得深一些,格外的英俊好看。都说女子的眼睛如秋水横波,可阿雾看楚懋的眼睛,也当得千斛明珠,里头波光流动,他专注看你时,直叫你心、肝儿都在跳。挽着佛珠的手指,修长温暖,掌心处有烫人的火热,指甲椭长干净,漂亮整齐,无论是下棋还是舞剑,都适合极了。

    在阿雾的不察中,楚懋已经念完一段经了,停下来对着她微微一笑。楚懋这个人非常适合这样小弧度的微笑,有一种醉人的魅力,引你猜测他的真意,但大笑时,露出一口白牙,显得朗润光明,会让人觉得自己能让他这样笑,实在是三生有幸。

    楚懋的身子往前倾了倾,阿雾的头顶被阴影盖住,她直觉不妙,手指舒展却丝毫不慢地抚上了自己胸口,作出西子捧心之态,躲过了楚懋的亲吻,又表达了自己头疼的意思。

    “怎么了,吃多了?”楚懋放下经卷问。

    阿雾心里头骂道,你才吃多了呢,她这明明是心里不舒服,哪里又是胃疼。“成日躺着无聊,我胸里闷。”阿雾娇里带嗲地道。

    “我带你去园子里走走?”楚懋提议。

    其实这几日楚懋忙得不得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可从吕若兴的通报里,阿雾已发现这两日楚懋见了不少人。当然都是见缝cha针里见的,阿雾这边儿,但凡伺候的事儿,楚懋从不假手他人,有时候匆匆来喂她喝了药,又匆匆离开。

    半途还有几回专门过来问阿雾要不要去净房更衣。阿雾都懒得搭理他。

    所以此时楚懋居然提议带她出去走走,实在是有点儿出乎阿雾的预料。阿雾皱了皱眉头,为难地道:“累。”

    楚懋笑道:“不会,我抱你过去。”

    阿雾心想谁要他抱呀,她如今又不是走不得,偏楚懋还当她不能自理似的,吃个饭都要抱来抱去,阿雾说自己能走,他就让她省点儿力气。

    “不要,只是胸口有些发紧,殿下不如寻两本书来让我解解闷儿吧。”阿雾道。

    “想看什么书?”楚懋问。

    阿雾的眼睛忍不住往双鉴楼的飞檐瞟,暗示得很明确。

    “你精神才好些,别看书了,我让问梅她们陪你打叶子牌好不好?”

    阿雾嘟着嘴看了看楚懋,没说话。

    “让眉娘来给你唱曲儿可好?”

    阿雾瞧楚懋的样子是铁定不会让她一观双鉴楼的藏书和藏画了,心头不豫,却只能点点头,“殿下这时候去南苑请眉娘会不会不便?”

    “上回阿雾不是说她唱得好么,我就将她接到了别院,这两日我想你也会闷,所以已经让人接了她来府上。”楚懋说得十分随意。

    阿雾心里却寻思,也不知楚懋将眉娘从南苑接出,是拿自己做筏子还是怎的,可眉娘在南苑的日子也不短了,若有心要接人,也不必等到现在,也不是非要拿她当筏子不可,所以阿雾拿不准楚懋的心思。

    “那让她过来吧。”阿雾道。

    眉娘并没能进冰雪林,楚懋将阿雾抱去了离冰雪林不远的天光亭。天光亭位于九狮山上,其下中空,可以烧炉取热,大雪天在亭中赏雪既不会冷,又十分风。

    眉娘一身素淡衣裳,头上仅簪了三枚玉簪,抱着琵琶对阿雾福了福,“王妃万福。”

    阿雾让眉娘坐下,又让一旁的问梅给她上了茶,“在王府可还习惯?”

    眉娘道:“多谢王爷和王妃给奴一个容身之地。”

    阿雾听眉娘的声音,总觉得死气沉沉,全没有她唱曲儿时的精神气儿,再打量她眉眼,浓眉修目,眼角微挑,一张脸天生自带三分艳色,即使此时面无表情,也依然妩媚精致,但眉间那看透世事,伤透情怀的神色,却又别添两分神秘。

    “你长得倒好。”阿雾轻轻一笑。

    眉娘连忙搁下琵琶,“咚”地跪在阿雾面前,一张脸苍白无色,“奴福薄命薄,不是自己的绝不敢肖想,今后惟愿能以曲略博王妃笑颜,也算奴的造化了。”眉娘虽然是姜亮厚的小妾,但进府后就一直受大妇磋磨,若不是姜亮厚还算照看她,只怕她早就命归黄泉了。如今她一听阿雾的话,就怕她误会自己。

    其实眉娘觉得祈王妃大可不必忌讳自己,她本身就生得天仙模样,容貌惊人,况且看先头祈王对她体贴入微,恋之眷之,不过几步路,都依依不舍,她又何苦忌惮自己这么个苦命人。可女子自古对这件事就格外小气,眼里容不得砂子,眉娘也是女人,也以为自己了解阿雾的心思。

    “你在南苑多少年了?”阿雾又问。

    “奴在南苑四年了。”眉娘恭顺地道。

    “南苑不好么?”阿雾问。

    这话听在眉娘的而立,彷如雷劈,南苑她是再也不想回去的了。她虽以曲出名,也自视甚高,可是沦落到那等烟花地,她如何可能独善其身,吟曲侑酒皆为等闲,若真遇上有权有势之人,也难逃污身侑人。眉娘自然不干在做男人的玩物,期间也有人赎她,但她的身契不在南苑而在大妇手头,几番零落,都有大妇的手段在里头。

    当楚懋伪称的林公子出现在南苑后,眉娘自然也动过心思,可几番高攀,都被人视若无睹,她也就歇了心思。不成想,峰回路转,前些日子林公子居然赎了她,她才知道林公子就是祈王楚懋。

    既然被赎,眉娘也做好了温柔相陪的准备,奈何她自去了别院后,连祈王的影子也没见过,直到这两日才被接入府里,到如今才明白,她能脱出泥沼,恐怕还是托了这位王妃的福。她来天光亭之前,吕公公就亲自提点过她,讨得王妃的欢心那才是她的造化,其他的千万别妄求。

    “奴虽不贞,可也有向洁之心,从此后只求能为亡夫守节,也不枉他待我一场。”眉娘耿耿道。

    阿雾瞧了半天,眉娘身上一丝狐媚气也无,其身上暮气沉沉,倒真如她说的那般,不过是未亡人罢了。

    “来之前,李公公可对你说了什么?”阿雾又道。

    “奴并未见过李公公,来之前一位吕公公曾提点过奴,他说,王妃爱听奴的曲子,这就是奴的造化。”

    阿雾不知眉娘的话是真是假,可若是假,那她实在是罕见的伪装高手。于是,阿雾还真有点儿信楚懋是为了她的一句话而赎眉娘的。当然眉娘的曲子唱得这么好,今后挪作他用也未尝不可。

    “那你唱一曲我听听。”阿雾闭上眼休息。

    眉娘调了调弦,檀口轻启,“锁春愁北燕单飞,叹秋思孤月高悬。绮户翠楼,帘笼红芍,泪涟涟槛窗外碧波漫。愁的是锦被香冷,恨的是西风剪剪,悲的是画眉人不见,哀的是花泥零乱。上穷碧落下黄泉,没福怎能够见,十里断肠,佛前修念,午夜梦回羞见君颜。”

    一曲终了,阿雾还未回神,一旁伺候的问梅已经啜泣连连,待阿雾看去,她连忙擦了眼泪,“奴婢实在忍不住……”

    别说问梅,连阿雾的眼角都沁了一滴泪,曲儿未必是好曲,但由眉娘唱来,让人不得不饮泣,仿佛身临其境一般,只叹鸳盟不在,孤坟茕茕。

    “你这曲子不似常调,可有谱子?”阿雾问。

    “是奴自己随口唱的,没个固定,今日唱来是这个调,明日或就换了。”眉娘道。

    阿雾哑然,她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这样唱曲的。“倒也妙,只是略有不通,譬如你那‘槛窗’二字,高锐入云,碧波漫却太过短促,哪有漫字,我瞧着下回不妨改一改。”

    “请王妃赐教。”眉娘道。

    阿雾的手都痒了,她追随贺春水以求音道,寄情于琴,xing子更是吹毛求疵,哪容得眉娘的妙曲有此等瑕疵,所以也丝毫不谦辞,“好,我试试。”

    “问梅,你去玉澜堂把我的琴取来。”阿雾说起风就是雨,反正无聊,也就迫不及待地想把自己脑子里的曲子弹出来。

    不多时,阿雾就见问梅走了回来,不过她前头还走着一个人,正是楚懋。眉娘连忙起身行礼。

    楚懋走进天光亭,摸了摸阿雾的头道:“怎么忽然想弹琴了?”

    阿雾恼怒于问梅的凡事都要请示楚懋,不过取把琴,也要楚懋点头。

    “天色变了,要刮雪风了,我送你回屋去好不好,我已经让问梅替你布置了。”楚懋俯身抱起阿雾。

    阿雾没像往常一般挣扎,当着眉娘的面,她也不敢落楚懋的脸,只好乖顺地由他抱起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