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165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65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阿雾被楚懋一路抱回冰雪林,楚懋将她放下后,一直看着她笑,笑得阿雾***,忍不住出声道:“殿下。”

    楚懋替阿雾理了理脸颊边被风吹得微乱的鬓发,阿雾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结果楚懋又替她揉了揉眉心,阿雾再不敢作出任何表情。

    楚懋俯身亲了亲阿雾的脸蛋儿,还没开口说话,阿雾就道:“知道了,有事我会喊你的。”

    楚懋笑一笑道:“另一边还没亲。”

    阿雾出离了教养地翻了个白眼,但她还是无奈又认命地将脸侧了侧,把另一边脸向楚懋的方向露了出来,楚懋要对她做的事情,任她如何反抗也不会有商量的余地,认命还输得少些。

    楚懋在阿雾的脸颊上“啧啧”有声地亲了两下,满足之意露于言表,阿雾却又听见他在自己耳边轻声道:“虽然你很美,可翻白眼还是有些不好看。”

    “楚懋!”阿雾忍不住恼羞成怒。

    “阿雾,直呼其名可对不住老师对你的教养,叫我泽生吧。”楚懋好心地提点阿雾。

    阿雾恨不能一口咬掉楚懋的鼻子,但楚懋偏偏说得又有道理,所以她只能无理取闹,气呼呼地道:“我不喜欢眉娘,你把她送回去吧。”

    眉娘于阿雾和楚懋二人来说并不是一个人,而只是一件物品,楚懋送来讨好阿雾,阿雾生气了便拒绝这样东西。可是人毕竟不是物。

    楚懋“嗯”了一声,算是应答。

    一时问梅领了琴童过来,楚懋替阿雾将背垫得高了些,又将炕几架在她腿的两侧,这才去外头琴童手里接过琴,将它从金棕棋纹仿宋锦琴囊里取了出来。

    “别太伤神,等会儿我回来喂你喝药。”楚懋又低下头在阿雾的唇上飞快地啄了一下。

    然后楚懋没事儿人似的又一本正经地出去了,阿雾心虚地看了问梅一眼,问梅赶紧低下头,阿雾的脸红了白,白了红,狠狠地擦了擦嘴巴,可也不过是欲盖弥彰。

    相处的时日越长,楚懋对她就越是得寸进尺,阿雾也知道这是自己不反抗的结果,可是反抗也不见得有好结果。

    阿雾摇了摇头,索xing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在楚懋的琴上试了几个音,脸上浮出异色,“问梅,你来替我将琴翻一面。”

    问梅面有难色地道:“回王妃,奴婢等不经许可,是不能碰王爷的琴的。”

    这又是楚懋的一桩怪毛病,他的许多东西都不许闲杂人碰。“侍琴呢?”侍琴便是专门替楚懋打理琴的童子。

    问梅被为难得都快哭了,“王妃在此,侍琴不便入内。”

    “叫他进来。”阿雾拔高了一度嗓音。

    最终问梅还是领了侍琴进来,这童子不过十一、二岁的年纪,生得白白净净,清秀斯,一双手更是干净整洁,在替阿雾将琴翻过来的整个过程,眼睛都没敢乱瞥过一瞬。

    阿雾的手指在琴背铭刻的篆书“蕉林听雨”上摩挲了一下,再看琴池右侧有楷书,“庭松疏朗,风和月明,澄神静志,豁然成声。”后面小印篆书“勤煦”二字。

    此琴九德皆备,阿雾见之心喜,还以为是名琴,哪知翻过来一看,却未见经传,也不知这“勤煦”是谁?不过对阿雾来说,只要是好琴便足矣,而且她可以断定,此琴若展示人前,必名声大噪。

    可是琴虽然是好琴,但阿雾试着弹了弹眉娘所唱的“锁春愁”,总没法修改得让自己满意,甚至还远远不如眉娘唱出来的动听感人,这无疑让在琴道上自视甚高的阿雾有挫败之感。

    弄了半晌,不得不丢开。

    到楚懋回来喂她喝药时,阿雾的心情还没回复过来,“我自己能喝。”阿雾不耐烦楚懋喂她,从他手里抢过了药碗,“咕咕咕”地几口就喝了下去。

    楚懋看着她倒也没阻止,自己从瓷盒里挑了几颗蜜饯葡萄吃了。

    等阿雾喝完了药,才把药碗搁下,就被楚懋一把搂入怀里,嫣粉小嘴就被人吃进了嘴里。阿雾狠狠地推了楚懋几下,不过是螳臂当车,她只得自暴自弃地想,一口药味儿,也不怕苦死他。

    这件事若放了别人身上,要叫人把舌头伸入她嘴里,那阿雾简直要恶心得吐,可偏偏楚懋趁着她昏睡那几日不知行了多少回这样的事情,阿雾迷迷糊糊里有些印象,当时是根本顾不上吐,现如今也不知是适应了还是怎么的,反正也没有吐的反应。

    楚懋嘴里有淡淡的茶香,并着葡萄的鲜甜,阿雾被他搅着,也吃了几口那鲜甜的舌尖,弄得楚懋将她抱得越发紧,吮咂之力也强烈了不少,阿雾胡乱地在他嘴里咬着,他那舌头也仿佛跟练了武似的,灵活得紧。

    阿雾越是这样,楚懋就越是激动,捧着她的脸,就像要把她的舌头都吃进肚子似的,可怜阿雾一条粉嫩嫩的小舌都要被人吮坏了,嘴巴又红又肿,气儿都喘不过来了,这才被楚懋放过,他还意犹未尽地在她唇上轻轻地tian了好几下。

    阿雾从楚懋的肩膀望过去,只见问梅正低垂着头站在门边儿,阿雾拿手使劲儿捶了捶楚懋的胸口,又拿脚踢他,他这才松开阿雾,顺着她的眼光看向问梅,“把药碗收走。”

    问梅这才赶紧上来收碗。

    阿雾觉得自己简直没法儿见人了,这样的事情哪怕私底下做她都脸红得要命,更何况还是人前。她干脆将脸埋到了楚懋的臂弯里。阿雾只觉得楚懋越来越过分,前两日好歹还是在人后才轻薄于她,今日却一点儿也不顾忌。

    阿雾此时恨不能叫问梅给她端杯茶来漱口,可又知道这般肯定要惹怒楚懋,惹怒楚懋的后果恐怕她的嘴就别想要了。

    楚懋不舍地叹息一声,“我去去前头,等会儿回来陪你用晚饭。”

    阿雾巴不得他快些走,“殿下若是忙,就不用……”阿雾看着楚懋越来越靠近的脸,连忙改了口,“好,我等殿下回来。”

    楚懋用眼神奖励了阿雾一个“乖”字。

    到晚饭时,上的是牛柳炒白蘑、桃仁山鸡丁、烤鹿脯、三丝瓜卷、箱子豆腐,阿雾口里没味儿,就多吃了几筷子烤鹿脯,哪知却被楚懋喝阻道:“你晚上少用些油腻的,不过是给你开开胃。”

    如今吃饭,已经用不着阿雾替楚懋布菜了,都是他就着她。阿雾看着自己碟子里的三丝瓜卷和豆腐,实在没胃口,又去吃牛柳、鸡丁,更有赌气之嫌,连着吃了好大几口。楚懋去敲阿雾的筷子,她索xing放下筷子,一手就向桌上的金丝烧卖抓去,然后就塞进了嘴里。

    楚懋这下倒没说话了,只好笑地看着阿雾,烧卖一进嘴巴,阿雾就忙不迭地吐出来,连喝了好几口汤,“烧卖里头怎么放辣子啊?”

    “就是治你这种馋猫的。”楚懋愉快地笑道,然后优地用了一个烧卖。

    阿雾则叫问梅打了水来洗手,拭了拭嘴巴,起身就往外走,刚走了几步,又停下来,一脸欣喜地看着楚懋,意思是瞧她都可以自己走了。

    阿雾终于再也不用扶着东西走路了。

    晚上,楚懋怕阿雾就这么躺下会积食,就将她带去了前头书房,阿雾看见楚懋桌案上原先放置玉狮子的地方如今空荡荡的,心头就来气儿。

    哈,真是老虎的屁股她都要摸两下,阿雾还就赌上气了。在楚懋的多宝阁前,好奇地这个摸摸,那个摸摸,全数摸了个遍,这还不够。

    “殿下的这个双鹅笔架真别致。”阿雾赞道,忍不住拿手摸了摸。

    “呀,这青玉笔筒也罕见。”楚懋桌上的青玉笔筒雕的是仙鹤松椿图,松下借玉料的糖色俏雕山石,且不提工艺精湛夺造化,光是以如此大的籽料雕琢成笔筒就很少见。阿雾又摸了摸。

    若是李延广在这儿,只怕心肝都要疼碎了,能摆在祈王殿下桌案上的东西,可都是难求二件的宝贝。

    阿雾甚至还赞叹地摸了摸楚懋手边的那管玳瑁紫毫笔。总之,如今楚懋桌上的东西就没有阿雾没摸过的,连纸和书匣都没放过。

    楚懋简直又好气又好笑,把手伸到阿雾面前道:“你要不要把我的手也摸一摸?”

    阿雾心想,你若是手让我摸一摸就砍下来送我,我倒是可以摸一下。

    “殿下怎么不把这些送我啦?”阿雾酸里酸气地道。

    楚懋讪讪一笑,“能让王妃摸一下,那简直是他们的福气,我就是求也求不来。”

    阿雾脸一红,轻轻“啐”了一声。

    楚懋绕过桌案,在抽屉里取出一个锦匣来,在阿雾眼前打开来,里头躺着个肚腹朝上憨态可掬的淡油青翡翠貔貅。这貔貅雕刻得可爱得趣,阿雾第一眼瞧过去就喜欢上了。

    妙的是貔貅的一只脚掌底还刻着米粒大的三个小字,“蔡娘子”。蔡娘子可是当今玉雕的大家,但所出的作品并不多,一年也不过一、两件,一出来就被人珍藏,市面上根本买不到。

    阿雾虽然喜欢,可脸上却极力克制。

    “赔给你好不好?”楚懋问道。

    阿雾很不屑地撇开眼,“不用,我自己空了上街去买,记在殿下账上就是了。”

    楚懋将貔貅取了出来,“哎,它既然得不了王妃青眼,也就不值存世了。”说完,楚懋就将貔貅往窗外一扔。

    “哎,我的貔……”阿雾惊呼出声,又着急又心痛。不过她很快就明白过来,楚懋不过是逗她玩儿的,根本没听见玉碎的声音。

    “戏弄我,很好玩是不是?”阿雾气急败坏地道。

    哪知楚懋却笑得极为怪异,看她的眼神也多了几丝暧昧。楚懋将貔貅放入阿雾的手心里,帮她用手掌握起来。

    阿雾则被楚懋bi得连连后退,直到靠在桌沿上再退不得,又被楚懋俯下、身来。

    “哎呀,别摔了它。”阿雾的手开始抖着握不住貔貅,她弄不明白楚懋这样的人怎么会喜欢吃人口水。虽然阿雾觉得自己的口水一点儿不脏,可也替楚懋觉得别扭。

    (改错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