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16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66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阿雾觉得自己嘴里的水分都快被楚懋吮干了,回到内室时,喝了足足一壶水才把口干舌燥给压下去。

    冰雪林的前院,楚懋还在同门下清客秉烛夜谈,阿雾沐浴完毕后,从窗外望去,里头还人影绰绰,大有议到天光之象。

    阿雾睁大着双眼躺在床上,一直不能入睡,这几天实在是睡得多了些,她开始想念玉澜堂柔软的被窝了,冰雪林楚懋的床榻,硬得硌背。而且玉澜堂的地龙生得旺,冰雪林,一想这名字都觉得凉悠悠的。

    阿雾侧了侧身子,想着明天应该跟楚懋说她要回玉澜堂了,冰雪林,总有点儿在别人地盘上的不自在。阿雾叹息一声,只可惜她还是没能踏入双鉴楼。

    次日阿雾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光,她还未睁开眼睛时,便觉得胸口有些不适,待她睁开眼睛低头一看,入眼便是乌黑的头发。

    阿雾动了动,楚懋的脸则在她胸口来回蹭了蹭,又继续酣眠。

    阿雾嫌弃地那食指点在楚懋的额头顶上,将他的脸稍稍推开一些,别以为她不知道当初她因为冷而不小心靠近楚懋,结果被他嫌恶地推开,还拿被子叠成楚河汉界的事儿。阿雾以为,楚懋那么大的力道,就是死猪也得被他推醒。

    楚懋还有些迷糊,见被阿雾推开,又靠上去,狠狠地蹭了几下,“怎么不再睡会儿?”

    阿雾已经彻底没了瞌睡,只觉得胸口被楚懋蹭得疼,“殿下今日怎么没练拳?”打从阿雾进府以来,可从未有过她睡醒时楚懋还在睡的事儿。

    楚懋仰过身子,拿手揉了揉眉间,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旋即又转过身,将阿雾搂入臂弯,“陪我再睡会儿。”楚懋又闭上了眼睛。

    阿雾对楚懋的这种自来熟简直没有可拆的招儿,“我……”“睡醒了”三个字被楚懋一脚压在她腿上给压没了。阿雾心想,若是让人看见了,还以为他们两个在扭麻花哩。

    可怜阿雾在楚懋手里,她那点儿缚鸡之力,简直不值一提,强行被楚懋禁锢在床上,又怒又恼,不得不撅起屁、股,想要从楚懋的腿下抽身出来。

    结果才刚弓起,就被楚懋一巴掌拍在臀上,狠狠压平在床上,他半个身子几乎都匍匐在阿雾身上了。阿雾还想扭,就被臀上一个坚硬的物件给僵住了。

    阿雾的脑海里不自觉就浮现了崔氏给她的那个被她一把火烧掉了的图册上男人那丑陋的东西。然后脑海里又浮现出她越是想忘掉就越是忘不掉的灯下剪影,那晚王姨娘替荣三爷吃那什么的剪影。当时阿雾懵懵懂懂并不知道是什么,所以不过才大病一场。

    如今理论和实际一结合,阿雾一想起王姨娘居然那样不讲究地把男人尿尿的东西反复吃来吃去,她就忍不住想吐。

    阿雾飞快地拿手捂住嘴,干呕出声,楚懋也发现了她的不对劲,立马松开了阿雾,将她飞快地抱到床畔,阿雾半个身子探在外头,呕了好些酸水,只觉得胃也疼,嗓子眼疼,眼泪止不住地流。

    “问梅!”楚懋出声喊道。

    守在外头的问梅赶紧跑了进来,一见阿雾的模样和闻到屋里的味道,就赶紧倒了一杯茶水递给楚懋。

    “你漱漱口。”楚懋将茶水递给阿雾,问梅赶紧捧了口盂上去。

    阿雾漱了口,受不了屋里的味道,略略皱了皱眉头,就被连人带被子抱去了外间的榻上靠躺,问梅赶紧收拾起内室来。

    “你怎么了,是不是昨晚吃太多坏了胃?”楚懋伸手就来摸阿雾。

    阿雾正恶心着,扭了扭肩躲掉楚懋的手,拿手绢捂了嘴,又是一阵干呕,这回连酸水都没有了。

    楚懋收回手,沉默地坐在阿雾的对面,两个人视线相触,阿雾一阵心虚地挪开眼。她以前不过是讨厌人碰触,可小时候也爱在崔氏怀里撒娇,阿雾并没觉得自己有多异常。可是到如今,楚懋碰她她还能忍受,可凡事只要和那什么联系在一起,阿雾就受不了。

    阿雾也渐渐明白了自己的不对劲儿,她这样的人简直没法生儿育女。可阿雾自问,楚懋如今对她,也算是相当不错的了,她这样的反应,铁定惹恼了他,阿雾深有点儿自己不识好歹却又无力回天的无奈。

    若是能够,阿雾还巴不得能奉承好楚懋,可惜身不由己。

    阿雾内疚自责了一阵子,再抬头看楚懋,也不知他在想什么,想得那样入神,“殿下,殿下。”阿雾喊了两声楚懋才回过神。

    “我叫贺年方来给你把把脉。”楚懋道。

    “不用,我不是胃……”阿雾连忙收住口,不再往下说。

    只是突然间这两日阿雾和楚懋彼此之间的那种亲密仿佛云蒸雾散一般,徒留下尴尬的疏离。

    贺年方来替阿雾把过脉后,只道她已经大好,再服两剂安神药便可。

    “殿下,我今日想搬回玉澜堂住。”阿雾低着头,露出一段雪白的脖颈来,从她敞开的领口看进去,还能看到让人的身体为之一紧的锁骨。

    “嗯。”楚懋轻点头应了。

    但凡楚懋答应的事儿,那办起来都极为干净利落,还不到午晌,阿雾就已经搬回了玉澜堂。

    “王妃,你可回来了。”桑嬷嬷一听到阿雾回来的消息,病都好了一大半,坚持要亲自来迎。

    阿雾这一趟回玉澜堂,并没有太激动,对她而言就像是出了趟门儿似的。可是对桑嬷嬷和玉澜堂的一众丫头而言,却像是重新活了一回似的,连一向冷面神一样的宫嬷嬷眼睛都湿润了。阿雾看她们这样激动,弄得自己都有些热泪盈眶,没想到自己不过病一场,就让她们如此焦心,满心的熨帖。

    阿雾先是安抚了一番桑嬷嬷,这才叫了紫扇她们私下里说话。

    “说说这些日子发生的事儿吧。”阿雾舒服地靠在她那粉紫绣蝶戏牡丹大靠枕上,长长地吸了口气,只觉得玉澜堂就连味道都比冰雪林好。

    紫扇愣了愣才道:“王妃去了冰雪林……”

    紫扇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阿雾打断,“从我那日昏厥开始说。”

    此话一出,紫宜就“咚”地一声跪了下去,“那日都怪奴婢,如果不是奴婢不谨慎,主子就不会被王爷责怪,也就不会……”紫宜哭出声来,后来因为呜咽再没法儿说下去。

    “起来吧,这不怪你,是我自大了。”阿雾轻声道,“彤管,你把紫宜扶起来,紫扇你接着说。”

    紫扇生得薄薄两片嘴唇,嘴巴翻得最快,很快就把这些时日发生的事说了个清清楚楚。

    “你是说连贺年方都说我没救了?”阿雾实在惊讶,贺年方可是楚懋登基后的御用太医,其医术也是有目共睹的。

    紫扇她们都猛点头。

    紫扇又说到后来的长春道长,再到大慈寺慧通禅师,这让阿雾越听越心惊,脸色越来越差,怪不得她当时只觉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身子,这一睡就是七、八日,药石罔效,却要僧道相助,楚懋还每日给她念三段经,难不成老天要收回她这妖孽的小命?

    阿雾活得正有滋有味儿,可舍不得人间的三丈红尘,当下就在心里拿定了主意。

    “我在冰雪林这些时日,王爷罚你们了?”阿雾又问。

    紫扇有些激动地道:“都是奴婢们没护好主子,王爷罚我们罚得对。”其实紫扇她们觉得自己能保住一条小命都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当时祈王殿下那眼神,紫扇都不敢再看第二眼。

    “他怎么罚你们的?”阿雾略微提高了声音,她可不认为是紫扇她们没护住自己,明明是敌人当时太强大了。

    “王爷对我们已经是开恩了,就罚了半年的月银,不许我们出玉澜堂而已。”紫扇一脸诚惶诚恐,丝毫没有被罚的怨气,反而有点儿恨不能楚懋多罚她们一点儿的意思。

    这倒是不痛不痒,阿雾听了略微好受些。

    到晚上,阿雾还以为楚懋不会来玉澜堂了,没想到晚饭前他就踏了进来,对阿雾也是和颜悦色,并不见刁难,在瞥见被扔在角落里的装玉狮子的匣子时,还把玉狮子拿出来小小把玩了一下,一双眼睛往阿雾的脚上扫了扫后,又把玉狮子扔了回去,

    “我给你念段经。”用了晚饭后楚懋对阿雾道。

    阿雾这回可再也没露出不耐烦的神色了,认认真真地听楚懋念经,末了她对楚懋道:“殿下,我想过两日去大慈寺烧炷香。”

    “甚好,我也正想跟你提这事儿。”楚懋道。

    说罢,两个人互视一眼,都心虚地撇开了头。阿雾是心虚,怕楚懋看出她是死了又活过来的妖孽,而楚懋则是怕阿雾被鬼神说给吓着。

    两人极有默契地再不提阿雾昏睡的事儿。

    阿雾本来还怕楚懋在玉澜堂住,打今天早晨的事儿发生后,她十分抵触同楚懋同床共枕,哪知楚懋极为识趣,念了经便又回了冰雪林。

    阿雾去大慈寺的事情,第二天就安排好了,楚懋亲自陪着她去的。阿雾还偷偷给那死去的小太监点了盏油灯。楚懋则命吕若兴多添了许多香油钱,让寺里的和尚每天对这那油灯念一段往生咒。

    从大慈寺回祈王府的马车上,楚懋对阿雾道:“我已经命人去了白家,过几日白家的人就会过来议亲,到时候你也见一见。”

    阿雾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白家,到听得“议亲”二字时,才反应过来,是给相思议亲,而白家正是阿雾当初列的单子上的人家,却被楚懋一口否决了的。

    “殿下……”阿雾顿时觉得压力好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