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167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67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阿雾实际上是个商人,她并不指望得到比付出的更多的东西,为了安全起见,也并不接受高息贷款,而祈王殿下给阿雾的感觉是,他现在就是在诱惑、强迫她接受借款,可惜她如果收了,怕是别说本金,便是连利息也还不起。

    而且这个世上,最难换的就是人情债。

    阿雾如今恨不能楚懋利用自己,狠狠地利用自己也行,只要她有价值,而不是这样的温情脉脉。

    所以,阿雾道:“怎么这样着急,其实京里也有几家合适的,待我再仔细打听打听。”

    楚懋看了阿雾一眼,“不用,白家不错,家风也好,男子四十无子方可纳妾,相思嫁过去,不会受委屈。”说实话,除了不在京城这一点,楚懋觉得阿雾真是全心全意在替相思着想,由此可证她心地磊落,并不是个落井下石之人,再反观相思,楚懋皱了皱眉头。

    阿雾眼看着自己的手被楚懋握在手心里,听他道:“郝嬷嬷她……”楚懋的话虽未出口,但抱歉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为着这件事楚懋已经处置了相思,顺带也算是给了郝嬷嬷一个警告,阿雾已经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她生怕楚懋再弄出点儿什么来,赶紧道:“殿下,谁也不知道我有晕血的毛病,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会这样严重呢。”阿雾将自己的毛病归结于晕血。

    楚懋没说话,只是把玩着阿雾的手指,仿佛她的手是玉狮子一般,到最后楚懋将她的手搁到唇边,嘴唇来回摩挲着她的指尖。

    阿雾尽管已经无奈的接受了楚懋同她的亲近,可是心里还是觉得别扭,微微红着脸。

    “讨厌我这样对你吗?”楚懋看着阿雾的眼睛问。

    这一问让阿雾愣了愣,她觉得自己应该是讨厌的,她讨厌任何人的碰触,可是她心底却有个声音再对她说,并不是讨厌。只是别扭、不习惯,并且害怕他下一步的亲近。可是阿雾又不得不承认,这样被楚懋对待,她内心是有一丝喜欢的,谁会不喜欢被人捧在手上呢。

    阿雾被自己的想法吓得红了脸,但是在楚懋的视线里,她点不了头,只能垂低了眼帘,摇摇头。

    楚懋的嘴角翘了翘,又听得阿雾道:“可是殿下,我刚才上了香没净手呢。”

    楚懋的脸难得的有一丝怪异的扭曲,犹豫半天,最终还是放下了阿雾的手。

    阿雾满意地收回自己的手。

    回到祈王府,楚懋去了冰雪林,吕若兴却领了几个人到玉澜堂来。

    阿雾在几个人里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鹤立鸡群的女子,大约二十四、五的年纪,冷如冰霜,五官锋利,进来这么久,眼睛都是直视前方,阿雾在她身上看到了一点儿圆春的影子,但是感觉更为深藏不露。

    不过打从阿雾醒来后,她在王府里就再没见过圆春,连她的消息也没再听见过。

    吕若兴向阿雾行了礼,脸笑得包子褶子都出来了,对着阿雾谄媚地道:“主子,这位是冰霜姑娘,殿下特地请来护卫主子周全的,殿下特意说了,冰霜姑娘只听主子一个人的。”

    阿雾心想,又来这么一个人,祈王殿下难道就不怕自己再“阉”一回五皇子?不过既然楚懋特别点出,冰霜只听自己一个人的,那意思就是再不会有红药山房那种事发生了。

    “嗯。”阿雾看了看冰霜,“紫扇,你先带冰霜下去安顿。”冰霜不同于一般的丫头,算得上是请来的供奉一般,阿雾拿她同宫嬷嬷一般对待——好好养着。

    再然后,吕若兴笑得褶子更深地道:“这几个是内院新来的管事妈妈,殿下让奴婢带她们来让王妃瞧瞧。”

    阿雾抬眼看去,见这几人头发都梳的极为光洁,看起来干干净净,人也干练,年岁都在三十上下。

    听吕若兴说,头一个是穿姜黄褙子的是黄氏,如今掌管内院的一应人事。另一个穿茶色褙子的是花氏,负责府里的采买和厨房。穿棕绿褙子的是卫氏,掌管库房,穿竹青褙子的是海氏,专司楚懋的一众侧妃、妾室的事情。

    “殿下说,今后王妃如有用到她们的地方,直接叫她们来玉澜堂就是,无需再经过红药山房。”吕若兴恨不能笑出一朵花来。

    阿雾算是听明白了,楚懋这相当于是在府里最关键的事务上架空了郝嬷嬷,虽然这四个妈妈都还是归红药山房节制,可阿雾也可以不经过郝嬷嬷就使动她们。

    “今日劳烦吕公公了。”阿雾笑道。紫扇赶紧上去给吕公公塞了个荷包。吕若兴笑得眼不见眼地收入了袖子里。

    “奴婢惶恐,奴婢恨不能每天都来玉澜堂,沾点儿主子的福气。”吕若兴拍马屁也拍得太明显了点儿,弄得阿雾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也难怪他被李延广压了那么多年。

    “哦对了,这许久怎么不见李公公?”阿雾问道。

    “李公公身体有些不好,殿下准他去别院先修养一段时日。”吕若兴道。

    阿雾点了点头。

    晚上,楚懋照例来玉澜堂用晚饭,给阿雾念经,但并不在玉澜堂歇息。两个人说亲近也不亲近,说疏远吧也称不上。

    但是阿雾越发怕与楚懋对视,每次被他盯着,阿雾都有一种自己化作了一块儿红烧肉的感觉。再然后便是,有时祈王殿下吃着饭吃着饭,就捉起她的手当笋子啃,啃得阿雾一点儿脾气都不敢有。

    阿雾又时候甚至恶意地猜测,她若啃把脚趾贡献出来,只怕祈王殿下也是愿意啃的。

    当日晚饭后,楚懋给了阿雾一个小瓷瓶,“这是冰霜的解药,每三月服用一次,你好好收起来。这里头有四颗。”

    阿雾握着瓶子的手一紧,抬眼看着楚懋,心里生起一丝感激。

    楚懋捉了阿雾的手又摩挲起她的指尖。

    到了二月里头,到处传的都是好消息,阿雾只觉得再也没人的日子能比自己的日子过得还舒心的了。

    荣玠的春闱点了会元,这可是了不得的喜信儿。阿雾并没有越过郝嬷嬷直接去寻管库房的卫妈妈,虽然楚懋架空了郝嬷嬷,可是阿雾心想,他想必并不愿意看见自己和郝嬷嬷互别矛头的。

    “你去同郝嬷嬷说,明日我想回一趟荣府恭贺大哥。”阿雾吩咐紫扇道。

    不一会儿,红药山房的鲁妈妈就过来回话,说是明日要用的车马都准备好了。卫妈妈那边也送了礼单来让阿雾过目。

    用晚饭时,阿雾还没同楚懋说这事儿,他自己反倒先提了,“明日我同你一起去恭贺大舅兄。”

    阿雾被楚懋的一声“大舅兄”把一颗心熨帖得舒舒服服的,侧头冲楚懋莞尔一笑。

    “如今我算是知道‘回眸一笑百媚生’是个什么意思了。”楚懋道。

    阿雾觉得自己这时候不应该笑的,可是她的唇角怎么按也按不住,她不得不承认,她喜欢听这样的话。阿雾甚至想,若自己是男儿当了皇帝,肯定是个只亲谄媚的昏君。

    去荣府前,阿雾特地嘱咐紫扇她们不许将自己病过的事情告诉荣三老爷和崔氏。

    进了荣府的二门,崔氏见阿雾气色极好,心里也安慰,她如今最担心的就是阿雾在王府里受气,又是奶娘管家,还有那么两个身份高贵的侧妃,崔氏如何放得下心。“四皇子瞧着对你挺上心的。”崔氏道,否则以荣玠的面子,还够不这皇子屈尊降贵亲自来贺。

    阿雾点点头。

    崔氏屏退了人轻声道:“这都大半年了,你可有消息了?”

    阿雾脸一红,摇了摇头。

    “哎,你也别着急,这是急也急不来的,不过你可多用点儿心思,别以为自己生得好,就同四皇子闹脾气,多把他哄到你屋子里,也容易怀上些。”都到这个份上了,彼此又是母女,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所以崔氏便口无遮拦了。

    阿雾脸越来越红,一副不想听的样子,便是崔氏,阿雾也不好意思同她说闺房里的事情。

    崔氏看阿雾这般,越发地着急,“我同你说,女人要紧的不光是样子,难道你爹爹就没见过比我更好看的女子,他还不是……”崔氏自己也红了红脸,“总之,娘给你的那个小册子,你要仔细看。”

    阿雾不语,那册子早就灰飞烟灭了。

    “你也要防着那些狐媚子些,男人谁不贪新鲜,你如今还年轻,四皇子又在兴头上,若是不赶紧怀上站稳脚跟,可怎么得了。听说今年要选秀,宫里头肯定又要给皇子们指人。娘也不是bi你,就是你爹,私下里也跟我说,让你抓紧些,四皇子如今膝下无子,可十分不利。”连崔氏都知道皇子无后,十分不利了。

    阿雾如今既想念荣老爹和崔氏,可又怕回荣府,每回回来崔氏都要念一遍,“你不是说我年纪还小,怀早了不好么?”

    “傻姑娘,此一时彼一时,我已经替你找好了最好的稳婆了。”崔氏道。

    阿雾没法子只能道:“我去看看哥哥。”

    不过阿雾没想到的是她不愿意同崔氏聊,有的人可是在外头等了许久了,阿雾前脚才走,后脚崔氏那儿就有人来通报。

    “你是说,四皇子要单独见我?”崔氏又惊讶又不解,这做女婿的单独见丈母娘,便是崔氏这等从不用脑子的都知道事情恐怕不妙。

    而阿雾那头不久后也知道了这个消息,“殿下单独见了太太?”

    在阿雾的心里头,楚懋可以单独见荣老爹,单独见荣玠、荣珢,可是单独见崔氏,实在让人无法理解,他同崔氏能有什么聊的啊?

    阿雾此时刚坐在荣三老爷的书房里,她忽地站起身,“爹,我还有事。”说完也不管荣老爹的反应,匆匆地就去了崔氏的院子。

    祈王殿下这时候还在崔氏的西次间里,崔氏身边伺候的丫头、婆子全部站在廊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