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169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69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阿雾低下头,嗫嚅道:“是。”

    “既然络子忘记打了,那就帮我做一套内衫吧。”楚懋又道。

    这是祈王殿下法外开恩,阿雾忙不迭地应了,恨不能立时就开工,以示诚意悔改。

    阿雾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先头嫁过来的时候还丝毫不惧楚懋,可如今待的时日越久就越是怕他,他对她好时,送她礼物时,她一边儿高兴一边儿害怕,归结到底还是害怕多一些。总有一种祈王殿下在养猪待杀的感觉。

    这世上哪里有无缘无故的对人好,便是父母对子女,那也是因为中间有着血缘,譬如她与长公主,如今没了血缘,那好也就断了。

    再看楚懋,阿雾虽然也知道男女之情,可在她听过的故事和看过的书里,什么海枯石烂,什么一心人,那都只存在于诗词歌赋里。至于荣老爹和崔氏,如果没有王姨娘那一茬事儿,阿雾心里可能还会有例外二字。

    世事无常,阿雾领受过教训后,就乖多了。她将楚懋对她的特殊归结于求而未得,暂时新鲜一类。

    楚懋起身往内室走,阿雾尽管满头雾水,但依然狗腿地跟了上去,然后便见楚懋背着他开始解腰带。

    需知楚懋近来因不在玉澜堂歇,所以并不在这儿换衣裳,阿雾见他如此,因问:“殿下要出门?”

    楚懋没理阿雾,继续脱衣裳,阿雾忙地上前接过他的腰带放好,又伺候楚懋脱了外裳,一时又想起还没为他准备要换上的出门的衣裳,转过身就想去开柜子,结果就见楚懋还在继续脱,片刻后,浑身上下就只剩下一条玄色杭绸长裤了。

    阿雾这还是第一回清清楚楚地看见男人**的背脊,以往她飘的时候,也是极有格调的,正元帝沐浴的时候她从不看的。

    楚懋肩宽腰细,不同于阿雾想象的瘦弱,反而十分遒劲,中间凹陷的脊梁,曲线实在是美,这种美不同于女子的柔美,而另有一种阿雾从没见过的阳刚英挺之美,让她彻底体会到男女的不同。而随着他手里的动作,他背上、手臂上有肌肉在运动,这让阿雾不自觉地从里头看到了力量,属于男人的极强的力量。

    阿雾从没想过男人的身体居然会同美字连在一起。过了半天,阿雾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一直在盯着楚懋**的背脊看。

    阿雾赶紧垂下眼皮,结果眼光扫过楚懋精瘦的腰时,心没来由地跳了一下。

    “傻愣着干什么?”楚懋转过头来问阿雾。

    “啊?”阿雾没反应过来。

    “尺子呢?”楚懋不耐地蹙了蹙眉头。

    “尺子?”阿雾就跟鹦鹉学舍似的。

    楚懋叹了一口气,极无奈的样子,“不是说要给我做内衫吗,你不用量尺寸?”

    “啊——哦——”阿雾先是一惊,然后才是恍然大悟。

    “殿下无需如此,我比着殿下现在穿的内衫尺寸做就可以了。”阿雾赶紧道,心里却在嘀咕,就是量尺寸也不用脱衣服噻。

    楚懋走上床榻前的脚踏,转过身高高在上地俯看了阿雾一眼,“那些都不合身。”然后转身坐下。

    不合身?阿雾心想,怎么可能,以祈王殿下独领发sao的着衣风格,谁敢给他穿不合身的衣裳。

    “我不会允许别人这样给我量尺寸的。”楚懋仿佛读出了阿雾的疑惑。

    这反而弄得阿雾不好意思了,是她狭隘了,内衫么,本来就是贴身衣物,自然是脱光了才好量。

    “去拿尺子吧——”阿雾揉了揉紧蹙的眉头道,那声音里充斥着无奈,仿佛在叹息阿雾就跟算盘珠子似的,要他说一下,她才动一下。

    阿雾为自己的笨拙而羞红了脸,赶紧转出去从针线笸箩里寻了软尺来。

    阿雾拿着软尺走进去后,一时又纠结了,只听楚懋更不耐地道:“还愣着做什么,是要叫我就这么凉着?”

    这几日天气还冷,玉澜堂虽然生着地龙,可也热不到需要打赤膊。

    阿雾不再纠结,赶紧走了上去,眼睛简直不敢看楚懋,可垂着眼皮吧,那眼光就跟自己有意识似的,就往楚懋胸口瞥去,胸口两颗红茱萸,颜色比自己深些,阿雾心想原来男人的胸就是这个模样,也不算很平嘛。

    再看到楚懋的腹部,居然有六块硬块,完全不同于女子柔软的肚腹,阿雾可算是长见识了。然后阿雾又想起了灯下剪影里的大肚腩和那腰间的赘肉,拿来同眼前的人比较,也是十分不同。

    阿雾将软尺环到楚懋的脖子上,量一量领围。阿雾从没给人做过内衫,所以也不知道尺寸需要量哪些,那就只能量全套了,省得以后拿不准还得找祈王殿下再量,那他还不得火得吃了自己,阿雾心想。

    阿雾绕到楚懋的背后红着脸为他量了肩宽、臂长,甚至还趁楚懋不注意,转过头无声地吐了一大口气出来。继而是胸围,再然后是腰围,下摆长度等等。

    这些都不费事儿,到楚懋站起身让阿雾量下身的尺寸时,阿雾手都抖了。

    “快点儿。”楚懋不耐地催促。

    阿雾横了横心,咬着牙蹲下、身为楚懋量裤长,这个也不算太难。

    可后头的就实在太难了,阿雾憋气险些憋晕过去,这才将楚懋的臀围量好。

    “殿下,可以了。”阿雾红着脸,不敢抬头。

    楚懋道:“不量裤、裆长短?不量腿粗?你是目测就够了?”

    阿雾都快晕倒了,什么目测,她哪里敢目测。她连眼睛都不敢往那个方向看,她为什么要给他量裤裆的长短?阿雾真想一把把手上的软尺给扔掉,只可惜不敢,本来答应了的络子没打这就是错,何况她还给忘了。

    楚懋将两腿又略略分开了一些,阿雾只好蹲下给他量大腿的腿粗,心里头却想,怎么做个裤子这么麻烦。

    再到裤裆时,阿雾闭着眼把软尺的一头搁到楚懋的腰上,软尺自然下垂,她自欺欺人地只敢睁一只眼睛去看。

    这一看简直把阿雾吓了一大跳,那裆内有东西动了动,阿雾反射xing地低了低头想看清读数,就被楚懋一把拉起身子,bi着她仰视他。

    “可以了,出去吧。”楚懋粗声粗气地道。

    阿雾只当楚懋是生气了,她手脚的确是慢了些,可这又不是她的专长,她哪里干过这种事情。阿雾转过屏风走了出去,急着去外头寻笔墨把刚才脑子里记得尺码记下来。

    只有到最后的裤裆长短时,她拿捏不好,实在没看清是多少,阿雾拿手在尺子上比了比,还是有些不确定。这个裆部若是短了,穿起来可十分难受,长了呢,吊得多穿起来不合身,会十分难看。

    阿雾想了想,记了个中间数,若是不行,再改就是,反正她是不要再给楚懋量衣服尺寸了。凑得近,她几乎都能闻见他身上用的澡豆的香气,心也跳得嘭嘭嘭的,像生病了似的。

    阿雾把尺码记好,又让紫扇好好收起来,这个可不能丢了,指不定今后还得用多少回哩。

    “彤,你去开箱子把我那匹上等松江三梭布拿来。”阿雾吩咐道。三梭布光洁细密,最适合做内衫,穿起来轻柔贴身,上等的三梭布可以卖到上百两银子一匹,比丝罗还贵。

    阿雾拉了彤,让她从旁指点自己裁布,阿雾自己衣服都是彤在管,她绣工好,又会裁制衣裳。

    到布都裁好了,楚懋才从内室出来,脸上一层薄红,头发还有些微润,像是沐浴了,可是阿雾旋即又想,不对呀,祈王殿下沐浴不可能不找人伺候。

    “早些歇着吧,又不是着急用的东西,不用熬夜。紫扇伺候你们主子去安置。”楚懋吩咐道。

    阿雾心里嗔怪道,既然不急,他急吼吼地把自己叫进去量什么尺寸,弄得她还以为他没内衫穿了呐。

    过得几日,祈王殿下的内衫就得了,阿雾提起来满意地看了看,针脚细密,很是不错,她的女红也是相当不错的。只是……

    阿雾又让彤给她寻彩线来配色,配好了线,上了绷子,低着头开始在衣摆处绣起她最拿手的水鸭子。

    阿雾一边把针头穿过棉布,一边想,“叫你急啊,叫你穿啊,绣个鸭子,看你还穿不穿。”前仇旧恨涌上心头,阿雾又想起了那些她辛辛苦苦熬干了心血做出来的荷包、扇套、袜子、汗巾子等被楚懋锁到箱底不见天日的东西来。

    楚懋的内衫一直做到三月里头才完工,这期间,阿雾的大哥荣玠由圣上钦点了探花,虽说没出一门双状元的佳话,可也是难得的喜事了。都说按荣玠的章和才能论,状元怎么也轮不着别人做,只可惜他命不好,这一回的三甲里头,一个长得肥头大耳,一个又老态龙钟,怎么看都跟“探花”两个字不沾边。

    这和当年的唐瑜唐秀瑾简直同病相怜,这也让两个原本不怎么熟悉的人莫名地熟络了起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