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184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84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鸣柳和鸣桃肩挨着肩地跑去井边汲水来冲洗院子。

    “那个人是谁啊,他长得,长得像神仙一样。”鸣桃一边绞轱辘一边问鸣柳。

    “我也不知道,他突然就出现了,就像神仙一样。”鸣柳语气里充满了少女的怅惘。

    “他要是能看我一眼,叫我死我都愿意。”鸣桃双手合十在胸前道。

    “他那样的人怎么会看咱们,也只有夫人那样的人才能叫他放在眼里。”鸣柳道。

    “你说他会不会就是老爷啊?”鸣桃问道,脸上飞起一团桃红,“听说富人家里给夫人太太做丫头的,有不少能被收房呢。”

    鸣柳看了一眼鸣桃,“做梦呐你,赶紧打水冲院子,不然一会儿那个冰块姑娘又该瞪我们了。”

    两个小丫头洗了院子,到晚上伺候了阿雾歇息后,又躺在床上嘀嘀咕咕,幻想着跟着神仙老爷和天仙夫人进城后的事儿,早晨起来嘴角还有哈喇子。

    阿雾却在想,楚懋为何非要活捉金国尔汗?去了一个金国尔汗,鞑靼还会有其他首领出来,如何保得了十年平安。

    楚懋这一去就是两个月,前庙镇已经到了深秋,阿雾每天看着落叶一片一片的飘黄,只觉得日子一天比一天难捱。

    忽一日,冰霜带了个瞧着丝毫不起眼的小个子进来,那小个子上前道:“小的贺春见过王妃,统领祈王殿下的暗卫二组,这是小的令牌。”

    贺春同时奉上的还有楚懋给的信物。

    阿雾接过令牌看了看,上头有楚懋上回给她说过的印记,阿雾颇为有趣地打量贺春,她一直以为暗卫应该是那种身材魁梧,气势凶悍的武林高手,没想到却是贺春这种街边卖豆腐脑的半老头。不过略微想一想也就明白了,这种人才是真正的隐藏得深,是谓暗卫。

    阿雾拆开楚懋的信物,里头躺着的却是个香囊,阿雾的鸭子绣她自己自然认得,她还以为这东西恐怕早被祈王殿下丢哪个犄角旮旯了,没想到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你来是……”

    “王爷此时在及乡镇,命小的来接王妃过去。”贺春道。

    阿雾看了看冰霜,见她点了点头,便应了下来。若这是敌人的诡计,既然能买通冰霜,那她无论怎么抵抗都是无用,何况阿雾相信,楚懋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

    “王爷怎么忽然叫我去及乡镇?”阿雾还是不得不好奇。

    贺春却再也不肯多说一句,就冲他这样的态度,阿雾也觉得不可能是敌人的诡计,真换了是骗她的,估计早说得天花乱坠了。

    阿雾是到了及乡镇才知道楚懋受伤的,楚懋的大营扎在及乡镇外的两河口附近,阿雾刚一进帐篷,就闻到了血腥味儿,楚懋的肩上绑着绷带,正斜躺在木板床上,眼睛还看着对面墙上挂着的舆图。

    “殿下。”阿雾疾步走过去,“你受伤啦?!”阿雾说不出自己心里的滋味儿,只觉得钝钝的,眼睛里的泪花开始往外冒。

    “别哭,不让贺春跟你说,就是怕你一路上瞎担心,我没事,只是肩受了伤,我不习惯他们伺候,所以只得麻烦荣公公你了。”

    阿雾见楚懋想抬手替自己抹去眼泪,手却抬不起来,她才发现,楚懋的双肩都受了伤,“怎么伤的?”

    “放走金国尔汗的时候,金国尔汗绕到背后射了我两箭。”楚懋笑着道。

    阿雾还没来得及细问,就见楚懋低声道:“劳烦荣公公去给我打盆水来洗脸,我都好几日没洗脸了。”楚懋看了看自己的手,示意阿雾他的手如今根本使不上力气。

    阿雾抹掉了泪珠,起身去了帐外。

    “荣公公要什么?”一个年轻的侍卫走了上来,想来楚懋身边的庶务都是他们在打理,楚懋这回出门,并没有带身边的内侍,李延广和吕若兴都留在了上京。

    “劳烦给我打一盆热水。”阿雾轻声道。

    那侍卫立时应了,片刻就端了热水来,“荣公公,小的替你送你去吧。”

    阿雾听他自称,就猜着这侍卫大概也是楚懋的近卫之一,估计对自己的身份也知道得一清二楚,否则也不至于连眼睛都不敢抬。“不用,我端得动。”

    “小的贺水,荣公公有什么事儿,只管吩咐小的就是。”贺水恭恭敬敬地退下。

    阿雾端了盆子进去,绞了帕子给楚懋擦脸,又替他洗了手,拿竹盐伺候了他刷牙,这才又端了盆子出去。只是倒底不是伺候人出身的,弄得帐子内到处是水迹,最后还是贺水进去打扫的。

    “殿下这回怎么不带个内侍过来,我笨手笨脚的也伺候不好。”阿雾替楚懋解开绷带换药的时候,见他疼得咧嘴,不由问道。

    楚懋笑着侧头亲了亲阿雾的手背,“我就喜欢你伺候。”

    阿雾将绷带在楚懋的胸口打了一个十分漂亮又巨大的蝴蝶结,笑道:“这样也喜欢?”

    阿雾见,楚懋低头看了看不说话,他就是这个样子,遇到不喜的,也不发怒,只是沉默不语丢到一边就是了,比如那个鸭子荷包。

    “殿下不是说要生擒金国尔汗吗,怎么会又放了他?”阿雾问道。

    “我想更衣。”楚懋忽然牛头不对马嘴地道。

    阿雾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楚懋的意思,脸倏然就红了,慌忙地起身道:“你去啊。”阿雾看了看楚懋的腿,觉得他的腿又没有毛病。

    楚懋站起身,低头在阿雾耳边,有些为难地道:“阿雾,我需要你帮忙。”

    阿雾忙不迭的摇手,“我什么也帮不上。”

    楚懋无奈地道:“你总得帮我把裤带解开吧?”

    阿雾抬头求饶似地看着楚懋,无声地问,难道不能叫贺水伺候。可惜祈王殿下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眼里满是指责,好像在指责她忘恩负义,也不想想当初他是怎么对她的似的。

    “你要看我尿在裤子上?!”

    祈王殿下的口气颇为暴躁,阿雾也能理解,内急的时候人的一切教养都会退后,连她不是也默认了让楚懋抱她去净房么。

    阿雾嘟了嘟嘴,替楚懋掀开帘子,跟着他去了离营帐大概有一箭之地的几株大树后头。

    楚懋站着不动。空气里不知流淌着什么,阿雾只觉得它们不断地压着自己的脖子,最后阿雾颤巍巍地伸出了手,去替楚懋解开裤带。阿雾闭着眼睛心想,她居然要去替一个男人解开裤带,还要帮助他小解,还要问那种味道,阿雾收回了手,跑到一边的树底下抚着胸口干呕。

    阿雾站在树下,内疚地望着楚懋,看着他肩上的伤口,眼泪开始往下滴。

    “你走吧。”楚懋道。

    言语里没有温度,阿雾忽然就觉得委屈了,他怎么就不能体谅自己。可是下一刻阿雾就开始自省,她也经历过自己对自己的身体无能无力的那种无助,心头有多烦躁多苦恼,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何况还是楚懋这样强势的人,恐怕更受不了,要让他抹下脸来让属下伺候,估计等他好了之后,那人必死无疑。

    阿雾不由想起楚懋对自己的好来,又觉得自己真是没用,若错了这一回,估计以后同楚懋之前必填膈膜。

    阿雾抹干了泪,往楚懋走去,楚懋侧了侧身,冷冷道:“快走。”

    阿雾麻利地把手伸了过去,以极快地速度解开了楚懋的裤子,手里还提着楚懋的裤子怕滑到地上脏,但是眼睛始终是不敢往下头看的,阿雾只好仰着头看祈王殿下的俊颜。

    “扶着它。”祈王殿下口气不豫地道,但是耳根却红了一大片。

    “什么它?”阿雾完全反应不过来,她哪里知道男子小解是要用手扶着根的。

    “扶着它。”祈王殿下以更为冰凉冷静地语气道,可话里的凉意让阿雾结结实实地打了个颤。

    “扶着什么?”阿雾吓得睁大了眼睛。

    “扶着它。”

    阿雾聪明绝顶,被楚懋这样连说三声,自然什么都明白了,她一脸苍白,又委屈又无辜又想咬牙,早知道她就当个“忘恩负义”的人好了,她哪里知道还有下头这许多事情。

    “你——走。”楚懋沉声道。

    阿雾站在原地不挪步,都被逼到这个份儿上了,她连他的裤子都解了,难道就倒在这最后一步上,阿雾闭着眼低下头,掩耳盗铃地闭着一只眼,半眯着另一只眼,偷偷地以极快的速度瞄了一眼那物。

    丑陋得不堪入目。阿雾强忍着不适,一把扶住那物件,颤声道:“行不行,行不行?”

    如果再不行,阿雾估计当初就得哭出来。

    “闭上眼睛。”楚懋道。

    阿雾心想这还用得着你吩咐,她身子向后仰,一副极力想离自己手远一点儿的表情,只觉得看着软趴趴的东西,怎么在手里越来越硬,越来越硬,不过这样也好,可比软趴趴的摸着不那么吓人些。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放走金国尔汗么?”祈王殿下终于想起这个问题了。

    阿雾的注意力为之一转,尽量忽略掉耳畔的水声。

    “诸葛孔明七擒七纵孟获的故事听过吗?”

    阿雾点点头,瞬时就明白了楚懋的打算,“可是金国尔汗会像孟获一般降服吗?殿下这样会不会太过大胆,万一背后有人参你一本,可如何是好?”

    “好了。”

    “什么好了?”阿雾还沉浸在思考里。

    “你可以松手了,替我系上裤带。”祈王殿下平静地道。

    阿雾忙地松开手,将楚懋的裤带胡乱一系,飞速地跑回了营帐。

    楚懋看着阿雾的背影,唇角翘起三分,想对阿雾说,闺秀是不应该用跑的,好仿佛也是他第一次见阿雾不顾身份和教养的跑动。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