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190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90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阿雾见楚懋听了之后连眼皮子都不抬一下,便知道他这是不允。

    “古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无所不用其极,殿下就算以前同长公主不睦,可毕竟是姑侄,难道就不能放下成见,若是殿下能得长公主支持……”阿雾见楚懋的眉头越皱越深,便知道自己是太心急了,一向神不露色的祈王殿下居然皱紧了眉头,可见有多不喜。

    阿雾垂了垂眸,她对楚懋同长公主之间过节的唯一了解,便是长公主不喜楚懋,对他言语颇多刻薄之处,但实际上的伤害,阿雾从没见过。所以她并不认为这二人之间有什么不可调和的深仇大恨,因此才试图去拉拢楚懋和长公主。

    此后回京的路上祈王殿下都没再说过话,脸上丝毫不见笑容,连惯来微微上翘的唇角都抿成了薄线。

    一入上京城,楚懋则先行骑马去了禁宫面圣,阿雾的马车慢慢悠悠地踱进城。城内车水马龙,人流如梭,虽不说人人都面露喜色,但脸上至少也无战地百姓朝不保夕的痛楚。因着有千千万万的将士在前方用命,来换得天下的安宁。

    可是这样一张张陌生淡然的脸后,谁又知道那些将士付出了多少鲜血。朝廷更是冷漠得令人心寒,古有功臣回朝,皇帝亲率武百官于郊外相迎的隆恩,至或不济,也有皇子出迎或丞相相候,结果到楚懋这儿,迎接他的虽是兵部尚书刘坚友,不过要的却是他兵归西山,符交朝廷,甚至不能等到楚懋亲自入朝面圣归再还虎符。

    其后楚懋单骑入城,丝毫没有大将军凯旋的威风,阿雾当时从马车里望着楚懋的孤单的背影,只觉得眼内刺痛,莫名滴泪。

    及至祈王府,阿雾自然不能堂而皇之的入内,须知祈王妃这会儿该还在卧床不起,冰霜揽了阿雾的腰,越墙而入,直入玉澜堂。

    “主子!”紫宜最先看见阿雾,一脸欣喜地迎了上去,闻言的紫扇、紫坠几个也赶了出来,皆是喜出望外。

    “瘦了,瘦了。”桑嬷嬷到玉澜堂时,又忍不住垂泪。

    “哎,还是上京好啊。”阿雾笑道,由着紫扇她们伺候沐浴、更衣,穿上半旧的绵软贴身的松江布袍,由着紫扇给自己绞干头发,再用过一碗燕窝粥后,阿雾才终于确定自己又回到了富贵乡里,难怪荣华富贵迷眼,上京的日子可比苦寒的洛北好过多了。

    “我不在这些日子府里可有什么事儿?”阿雾闭眼微憩道。

    紫扇开口道:“府里新来了一位表姑娘,说是先孝贞后的侄女儿,郝嬷嬷将她留在了红药山房,几次要来见王妃,都被奴婢以王妃生病挡了。”

    “这位表姑娘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么?”阿雾问道。否则一位投亲的表姑娘有什么值得紫扇要第一个提出来说的。

    紫扇没说话,“奴婢也说不好,王妃过几日见了她就知道了。”

    阿雾瞪了紫扇一眼,这丫头真是恃宠生娇了,连自己都敢随便打发,不过阿雾也没再追问,“嗯,接着说。”

    “公孙姨娘和人私通,现下被郝嬷嬷关在玲珑阁内,说是等王妃身子好了再做处置。”紫宜道。

    阿雾眼睛一睁,没想到还会发生这样的事儿,“怎么发现她和人私通的,可供出奸夫是谁了?”

    “是每旬请脉时,被大夫诊出了喜脉,她怎么也不肯松口供出奸夫。”紫宜又道。

    “倒是个痴情女子。”阿雾轻叹。

    “还有别的事儿吗?”阿雾又问。

    “何侧妃自王爷离京后就回了镇国公府,至今也没回来。”紫扇道。

    阿雾点点头,镇国公看来是选定了队伍了,而何佩真如今还是黄花闺女,里头可大有章。阿雾抚了抚额头,觉得富贵日子也不是那么好过。

    继而紫扇又说崔氏派人来给她送了几回东西,荣二奶奶知道她病了也来过一回,不过都被紫扇推了。又道,荣二奶奶十分生气。阿雾反应了片刻才把荣二奶奶同唐音联系在了一起。她抚头哀叹道:“哎呀,倒是把音姐姐给得罪了。”

    不过这些都不是阿雾目前最头疼的事情,她最担心的还是楚懋今晚能不能全须全尾地回到祈王府。

    事实证明,阿雾的确是多虑了,祈王殿下既然敢九擒九纵金国尔汗,自然已经思考好了退路,当夜楚懋一回祈王府就去了许闲堂与幕僚长谈,连郝嬷嬷都是第二日才见着他人的。

    阿雾踌躇了片刻,只吩咐紫坠送了一碗参汤去冰雪林,她倒是极想去冰雪林亲自问问楚懋昨日宫里头的情形,只是自打那日她替长公主说了好话后,楚懋就仿似有些不待见她了,两人也很少说话,阿雾怕自己去冰雪林,恐怕又得被楚懋撵走,白白丢脸人前。

    过得几日阿雾也不见楚懋回玉澜堂,心道他只怕心里还存芥蒂,因此也不去扰他。这厢阿雾的“病”渐渐好转,命人去陶思瑶等人的院子说了一番她的思念之情,叫她们得空便过去陪她说说话,郝嬷嬷那头便知机地领了那位表姑娘过来玉澜堂。

    在阿雾的记忆里,前世可没听过这位表姑娘的事儿。听说这位表姑娘元蓉梦是孝贞后弟弟的女儿,元家在孝贞后亡后,迅速衰败,二老皆殁,孝贞后唯一的弟弟被贬,流徙辽东,最近也亡殁了,这位表姑娘举目无亲,托人带了信到祈王府,这才由郝嬷嬷派人去将她接了来。

    因此,元蓉梦可以称得上是元家唯一的独苗了。

    “给王妃请安。”元蓉梦的声音绵软如糯,听着就让人起了怜惜之意,她今年十八岁,比阿雾还大上两岁,不过身子瘦弱,瞧着倒仿佛十四、五的身段。此时正低着头,有些紧张地绞着手帕。

    “都是一家人,表妹不必拘束,你坐下咱们好好说会儿话吧。”阿雾虽然做不出亲人相逢抹泪的动作,但对元蓉梦的遭遇还是深表同情的,辽东苦寒,她又父母双亡,在郝嬷嬷派人去接她之前,还不知道受过多少苦难。

    元蓉梦抬头感激地看了阿雾一眼,她心里最是忐忑这位表嫂对她的态度,听说她那位未曾谋面的表哥十分爱重这位王妃,可她来了好几次玉澜堂,都没见着这位表嫂。

    元蓉梦在感激的同时,阿雾握着茶盅的手却紧了紧。阿雾虽然表面不显,可这辈子从来都是自负美貌的,哪曾想今日居然见着了元蓉梦,让她忽而生出一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感叹来。

    元蓉梦的脸和她那瘦弱的身子简直就像是两个人,听她声音以为她长得乖乖巧巧,哪知抬头的这一瞬,却艳光四射,媚态横流,天生的尤物,绝世的丽姝。

    只见元蓉梦柳叶眉,芙蓉靥,丹凤眼顾盼神飞,眼梢微挑,就像裁剪了天地的三分媚色入她眼一般,每一寸眼波,都是一段秋情。粉唇微厚,不笑自带三分嗔,一笑便开三春颜,真真是一笑百媚生,叫人魂酥骨软。

    然而元蓉梦本性软糯,这媚色里便凭添三分天真,如此矛盾更是引得人挪不开眼。

    阿雾总算是明白,紫扇为何说自己见了这位表姑娘就知道她的不同了。阿雾的心里顿生猜忌,表面却更和蔼了三分。

    而元蓉梦看着阿雾的时候,心里也未尝就平静。这位表嫂形容典丽,姿态优,容颜绝丽不说,那周身的气派就先叫人低头认输了三分。元蓉梦平生还未见过这等美人。

    且说阿雾和她两个人在心底都互相赞叹了一番,又互相较了一回劲。其实两人春兰秋菊,各擅其场,论不出谁输谁赢。

    阿雾的美,胜在精致绝伦,仿佛带露牡丹,裁剪一段春光,一寸一厘尽妍极丽。而元蓉梦的美,则胜在妩媚,分开看或嫌她唇厚,鼻勾,但合作一处,却叫人屏息注目,好似天际晚霞。

    阿雾美得规矩,而元蓉梦美得自在,因而阿雾便自认输了元蓉梦一筹。元蓉梦却羡慕阿雾清丽典,出尘脱俗,如桂宫仙娥,遥远得高不可攀,而她却低卑如尘。

    阿雾同元蓉梦说了会儿话,见她知书达理,言谈简,心下的猜忌更是盛了三分。

    “妹妹也是个可怜的,你既然到了这儿,便只管把我当做你的亲姐姐,但凡有什么只管跟我说或是跟郝嬷嬷说。”阿雾温言细语地道:“你如今住在红药山房,那儿也宽敞,你同你相思姐姐也正好说说话,她就要出嫁了,今后再见的日子就少了。”

    “是。”元蓉梦道。

    郝嬷嬷倒有些吃惊,她还以为阿雾会给元蓉梦挪个地方住,既隔开了她,也隔开元蓉梦和祈王殿下。没成想,阿雾这位祈王妃倒是大方得紧。

    “梦姐儿你先回红药山房去,我同王妃还有些事要谈。”郝嬷嬷对元蓉梦道。

    元蓉梦乖巧地起身向阿雾告辞。

    阿雾笑着叫元蓉梦得了空经常过来玩。送走了元蓉梦,阿雾再回过头看郝嬷嬷,嘴角一丝讽笑,元蓉梦是如何托人带信,郝嬷嬷又如何接人的,这过程本身就很有趣。更何况,上辈子可没出现过元蓉梦这样的人,否则以她元氏独苗的身份,阿雾在正元帝身边飘了那么多年,没道理没听过的。只是不知道上辈子是个什么情况,这辈子大概是因为她成了祈王妃,而郝嬷嬷的专权,相思的善妒,可能都是原因。

    不过既然元蓉梦身世这般惨,缘何楚懋却没派人去照顾过他舅舅一家,还颇令阿雾费猜测的。

    (改错字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