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192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92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郝嬷嬷那厢听了,暗自叹息一声,只觉得阿雾这位王妃心地虽然良善,可身为祈王妃这却并非好事,四皇子殿下需要的是一个能震慑管束后院的女子,可阿雾却放任流毒,只怕以后后宅不静,给四皇子添烦扰。

    郝嬷嬷暗道:“瞧着吧,如此下去,公孙兰这样的丑事恐怕绝不会是唯一的一桩。”

    阿雾那头却不知郝嬷嬷所想,她处置了公孙兰后,下午亲自去了一趟红药山房。

    阿雾轻轻啜了一口四季山房的茶,香浓味醇,她还没喝过如此好的云雾茶,恐怕这该是云雾茶中的凤凰泪,每年宫里也不过才得几斤,郝嬷嬷这儿就喝上了。

    阿雾虽然更喜欢岩茶,可是云雾茶这种贡品红药山房有,而她的玉澜堂没有,她心底多少有点儿介意。

    “真是好茶,应该是凤凰泪吧。”阿雾搁下茶盏道。

    “王妃好见识。”郝嬷嬷淡淡道。

    阿雾似笑非笑地看着郝嬷嬷,她神色里丝毫心虚也没有,大概是觉得云雾茶既然她喜欢,自然要归了红药山房。阿雾倒并非计较这几两茶,而是厌恶郝嬷嬷的这个态度,不过继续纠缠于这个问题,则太自贬了些。

    “怎么不见表姑娘?”阿雾又喝了一口茶,淡然含笑。

    “昨日请的素馨姑姑到了,这会儿梦姐儿正学规矩,我就没让她出来给王妃请安。”郝嬷嬷道。

    阿雾又笑了笑,“前日她没学规矩,我见她时也知书达理,嬷嬷不要太逼着她,该松乏时也得让她松乏。”

    阿雾讽刺她,教得元蓉梦连嫂嫂来了请安都不出来,又何谈规矩,还不如不学。可郝嬷嬷一张老脸半点未红,眼观鼻,鼻观心地不开口。

    对付这样厚颜之人,阿雾可没法子了,她的性子向来习惯转弯抹角,也不爱说直话,这就让得郝嬷嬷可以假装听不懂。

    “今日我来,是想同嬷嬷商议,公孙氏我已经将她赶出了府,今后就看她的造化了,不过那日嬷嬷说的话也有道理,我是太放任她们了。殿下到内院的时候不多,即使进来,也很少踏足昙华院,就是尤氏那儿去了几日而已。公孙氏她们都还在大好年华,一旦起了心思,不管是杀是卖,恐怕都扼止不了,为了以防这样的事再发生,我想着先问问她们几个姨娘的意思,若是要走的,我做主送她一份嫁妆,只当府里发嫁有头脸的丫头,嬷嬷以为如何?”

    郝嬷嬷古井无波的眼睛里,总算有了不一样的惊愕,“她们怎么能比作丫头,咱们这样的人家又不是养不起几个妾氏,殿下不去她们院子,也碍不着王妃的眼,王妃何必坏了自己的名声。”无理发送小妾,七出里这就是“妒”了。

    阿雾心里撇撇嘴,郝嬷嬷这样守了一辈子的女人只当每个女人都能像她一样守节。可在阿雾看来,她虽然不喜男女情、事,可书里说写,戏里所听,现实所看,哪个少女不怀、春,谁又不想伉俪和谐。她们并不能因为自己的看法,就强要别的女子也清心寡欲。

    古有红拂夜奔,妖有狐仙报恩,戏里有崔莺莺私会张生,防不胜防,堵不胜堵,唯有纾解二字。

    “嬷嬷此言差矣,我又不是强行发送她们,不过是问问她们自己的意见而以,譬如殿下喜欢尤氏,我自然会留下她。我瞧着殿下不喜欢欧阳芷她们,又何必耽误,好歹也是青春女子,大好年华。另日,我再替殿下寻几个他喜欢的女子纳了岂不两好,也省得她们心不在府里,反而生变。”阿雾问郝嬷嬷道:“嬷嬷以为如何?”

    “王妃既然定了,又何必问老身的意思。”郝嬷嬷淡淡道。

    “殿下唤嬷嬷为姑姑,是你从小把他护大,他心头只当你是半个母亲,我心里也当你是半个婆婆,这样的事情,我怎能不同你商议?”阿雾笑道。

    半个母亲,半个婆婆,可未必名正言顺哩。

    郝嬷嬷不说话,阿雾坐着又喝了一杯茶,“这凤凰泪第三泡才正好,回味余香。”

    “当年孝贞皇后就最爱凤凰泪,我跟在先皇后身边伺候也就喜欢上了这茶,殿下知道我喜欢,特地替我寻来的,王妃若喜欢,我这儿还余了一两。”郝嬷嬷淡淡地道,可神情却不得不说有些倨傲。

    阿雾心道,楚懋对他的这位姑姑真可谓是用心良苦,极尽孝顺了。只是郝嬷嬷如何能比先皇后,但如果阿雾没记错的话,这是郝嬷嬷第一次提及孝贞后。

    “不用,这是殿下孝敬嬷嬷的,我平日也不喝这种茶。”阿雾起身告辞。

    次日阿雾便寻了荀眉和欧阳芷单独说话,将自己昨日在郝嬷嬷面前说的意思又讲了一遍。那荀眉和欧阳芷先是震惊,末了便是沉默。

    “奴婢父母双亡,出了府也不知该去哪里,只求能在王妃身边继续服侍。”这是荀眉的话。

    而欧阳芷则怯生生地看了阿雾一眼,跪下道:“奴婢想去找公孙姐姐,奴婢替公孙姐姐谢王妃大恩。”

    阿雾点了点头,让紫扇给了欧阳芷一张两百两的银票。

    至于许氏,因是宫里选秀给的女子,自然不能轻易送出去,因此阿雾也并未询问过她。只是她见欧阳芷要走,还特地去送了她。

    那尤氏自从楚懋去过她屋子后,就一直称病不出,阿雾也不曾难为她。只是没想到,欧阳芷走时,她也去送了。

    阿雾立在窗边,想着若真有一日她能登后位,这些女子若不想进宫,她必定要成全。阿雾曾经在正元帝的禁宫里飘了不少日子,虽然很少去看那些宫妃,但也听说过有几位最后被死水一潭的日子给逼疯了。

    “去把我从四季锦买回来的那些缎子挑些给陶侧妃还有昙华院的几位姨娘送去,嗯,再挑四匹颜色淡的给表姑娘送去,哦,对了,顺便挑两匹鲜艳的给相思。”阿雾吩咐彤道。

    今日送缎子,第二日阿雾又把自己温泉庄子送来的西瓜给元蓉梦送了去,叫她大冬天的尝尝鲜。

    总之是三不两日就有东西给元蓉梦送去,这日元蓉梦终于过来玉澜堂道谢,身边只跟了两个小丫头,并无郝嬷嬷护驾。

    “表嫂。”元蓉梦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阿雾,不知该如何开口。

    “表妹。”阿雾一脸惊喜地道:“这些日子听说你跟着素馨姑姑在学规矩,我也没好去扰你,今日你可总算能出来松乏了。”

    元蓉梦也笑着点头道:“是呢。”阿雾的一番话恰好替她解释了这些日子她的疏离,元蓉梦十分承情。

    阿雾让了元蓉梦坐定,叫彤捧了自己的首饰匣子来。

    戗金漆缠枝牡丹莲纹九转玲珑提匣,每一层都有九个小屉,组成一组圆盘,推着可以转动,光是这匣子就已经价值不菲,元蓉梦眼睛都看直了,她见过相思的嫁妆,虽然十分丰厚,却也比不上她这位表嫂的东西。

    阿雾打开第一层的抽屉,推到元蓉梦那边,“前些日子我一直病着,也没照顾到你,你挑几样,算作我的赔礼可好?”

    元蓉梦忙地摇头,“这太贵重了。”

    “再贵重,也不过是死物,这世上最重的还是情意,父母之情,兄妹之情。你是殿下唯一的表妹,也是他最重要的亲人,这些东西算个什么,只是你抽不出时间来,不然咱们去逛逛上京的宝生堂,给你打几套今年时新的款式。”阿雾笑得十分热忱。

    元蓉梦笑了笑,却不知如何接话。

    “其实我也早就想去宝生堂了,只是一个人去也没意思,如是有表妹陪我,咱们商商量量,你也能给我出出主意。”阿雾道:“如今我瞧你,规矩已经学得十分不错,便是上京好些闺秀也不如你。过些日子,我带你去咱们亲戚家走动走动,认识些你这般年纪的姑娘,以后一处说话,一处品花才好玩。你总是要些头面出门的,是也不是?”

    元蓉梦这才喃喃开口道:“多谢表嫂。”

    “不用。”阿雾又给元蓉梦说了好些上京好吃好玩的,两个人在阿雾刻意的笼络下,聊得十分欢畅。

    临走时,阿雾让彤将整个九转玲珑匣都递给了元蓉梦的丫头。

    “表嫂!”元蓉梦大吃一惊。

    “拿着吧,你可是殿下唯一的表妹,这些东西今后你有的是,不要放在心上。”阿雾亲自将元蓉梦送到玉澜堂的大门外才转身回去。

    “王妃倒是大方,亏得彤没把你那些好的拿出来。”紫扇埋怨道。

    阿雾笑了笑,不理会紫扇,那些不过是对元蓉梦的提前补偿。

    同阿雾料想的一模一样,打那九转玲珑匣送出去以后,元蓉梦就同她渐渐亲厚了起来,两人一处说笑,一处做女红,一起去园子里赏雪品梅,日子过得十分惬意。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