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194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94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紫扇一个劲儿地给阿雾使眼色,示意她出去迎楚懋,阿雾只当没看见,坐着一动不动的,把个紫扇急得不得了。

    待楚懋在外头脱了大氅,走进次间,阿雾才回过头去叫了声“殿下”,便又不说话了。

    楚懋却比阿雾还自在些,径直去净房洗了澡才出来,头发还湿润着,他坐到阿雾对面,“都下去吧,叫王妃给我绞头发就是了。”

    阿雾不得不从问梅手里接过巾帕,不情不愿地走到楚懋的身侧,替他绞起头发来,酸不溜丢地道:“今日腊八,殿下不去红药山房用饭么?”

    “阿雾希望我去?”楚懋侧头看着阿雾笑了笑。

    阿雾实在讨厌楚懋这种笃定的笑容,他才是真正的主子,这府里的人都要仰他的鼻息生活,连她也不例外。

    阿雾不愿回答楚懋的话,“今日我叫紫坠熬了腊八粥,这会儿还在炉上熬着呢,给您盛一碗尝尝吧?”

    阿雾掀了帘子出去,叫彤管去给紫坠说一声。不一会儿,紫坠就用剔红百子盘端了腊八粥进来,配了两碟小菜,酱桃仁和茄鳖。

    楚懋尝了一口便放下了,“沈老和傅先生都赞今年的腊八粥好,让我转告你一声他们的谢意。”

    阿雾点了点头,继续替楚懋绞头发,楚懋则拿起书翻看,两个人谁也不说话。

    过了会儿,楚懋起身道:“同我去红药山房用晚饭吧,相思也要出嫁了,今后见面也不容易。”

    阿雾没说话,脑子里浮现出红药山房灯火通明,笑语频传的样子来,她如果去了,一来打扰他们的气氛,二来也是给自己添堵,那里的人没一个她喜欢的,阿雾只觉得红药山房的人才是真正是楚懋的家人,她就像是个过客,又像是个旁观者。

    “我有些头疼,就不去了,我送殿下。”阿雾道,急急地唤了问梅、咏梅进来伺候,仿佛怕楚懋非要让她一起去似的。

    不过祈王殿下显然也知道阿雾去了,难免破坏气氛,“既然头疼,就早些歇着吧。”

    看着楚懋头也不回地大踏步离开,阿雾只觉得心里头一把火怎么都熄不下去,可却又无能为力,只能自己烧疼了自己。

    “王妃怎么不同王爷一起去红药山房,那郝嬷嬷从小把王爷奶大,王爷重情,感念她的维护,当做母亲一般供奉,你这样王爷会怎么想?”桑嬷嬷知道这事儿后,数落阿雾道。

    阿雾本是见一个人过腊八节凄清得紧,便叫紫扇唤了桑嬷嬷和宫嬷嬷来,加上两紫、两彤,还有冰霜和赤锦,不分主仆地同桌用饭,还特地开了一坛三十年陈酿的竹叶青。

    哪知桑嬷嬷一来就数落她,阿雾的脸色顿时不好了起来,一旁的宫嬷嬷也开口道:“桑嬷嬷说的是,王妃越是这样,王爷便越是不敢将中馈交给你打理。”

    宫嬷嬷很少说话,但说的话一般都很有道理,阿雾见她二人都是这个态度,便不再反驳。

    “紫扇,让人把那三十年的竹叶青给红药山房也送一坛去,就说我身子不舒服,算是赔礼。”阿雾冷着脸道。

    宫嬷嬷和桑嬷嬷互视一眼,都摇摇头不再说话,她们这位主子主意拿得极定,很少能劝动的。

    “到底是做人家媳妇的,又不是在家做姑娘,性子和软些,王爷才会喜欢呢。”桑嬷嬷巴心巴肝地为了阿雾,便是她不高兴,她依然要说。

    谁稀罕他喜欢不喜欢,她委屈同楚懋在一起,不过是为了长公主和两个哥哥而已,阿雾气呼呼地想。

    一进腊月,万事仿佛都凑到了一堆,红药山房那边忙得厉害,阿雾也是不得闲。且不说璀记、四季锦的账目都送了来给她过目,楚懋庄子上的收益及送的礼单也要阿雾细看。

    去年阿雾还不太懂这庄子收益的差距,今年她自己的别庄立了起来,再同楚懋的一对比,阿雾才知道楚懋那些别庄的管事都有多大的本事,她的庄子一年收益不过几百两,而楚懋的几个庄子,每个都有三、四千两的入息。

    阿雾想了想,虽说楚懋那头派人指点了她庄子上的管事柳大河,但柳大河自身经验还是有所欠缺,阿雾便寻思着要让柳大河去山东的庄子上学一学经验。

    这头阿雾看了账目,又让紫扇去跟吴翰永说,让他拿着楚懋的名帖在上京的聚芳园给这些庄头订了一桌酒席,她不便陪客,便请吴管事替她相陪,她又让人去别庄叫了柳大河也去相陪。

    这些个庄头虽然每个人的身价都不差,但聚芳园的席却不是有钱就能吃到的,他们虽然一年也来上京好几回,可从没踏足过聚芳园,没曾想这回却在祈王妃这里得了这个荣幸,够他们回去吹嘘三年的了。这份荣幸对他们来说,简直比赏他们银子还叫人高兴。

    阿雾这头却对着那几对麂子馋得流了口水,麂子肉最细嫩滑腻,又香又鲜,“去跟红药山房那边说,叫送一对麂子过来,让紫坠片了肉,今晚我要吃炙麂子肉。”

    阿雾又指了庄头孝敬她的一箱皮毛,“都抬去给表姑娘。郝嬷嬷那边自然也有,就跟表姑娘说,这是我的心意。”

    紫扇领了命自去,回头来见阿雾时却气鼓鼓一张脸。

    “怎么了,谁给我们紫扇姑娘气受了?”阿雾笑道。

    “没人给奴婢气受,奴婢是替王妃难受。”紫扇嘴快地道。

    紫宜在一边猛地给紫扇眨眼睛,紫扇却理也不理,“奴婢知道不该给王妃说这些话,让人平白说我们眼皮子浅,可奴婢就是气不过。您是没看到表姑娘那儿的毛皮,奴婢去的时候正好看见她在翻捡,她那儿有一张雪白的狐狸毛,一点儿瑕疵没有,就是王妃这儿都没那么好的毛料呢。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庄头,亏主子你还那样礼待他们。”

    阿雾没说话,她礼待那些庄头,是因为他们有本事让庄子的收益最大化,而并非是因为他们会拍马屁,阿雾将这一点儿分得很清楚,当然对于紫扇说的事情,她多少还是有点儿介意,但这并不怪那些庄头,只能怪自己声望不够。

    “你跟红药山房计较什么,何苦争这一日之长短。”阿雾淡淡道。

    “才不是,表姑娘的丫头特地在我跟前炫耀来着,那些毛皮是王爷不知从哪儿弄来送给表姑娘的。”

    在紫扇说话的同时,紫宜大声地叫了出来,“紫扇!”

    但即使这样也没能阻止紫扇说出“王爷”二字。

    阿雾缩在袖中的手握紧了拳头,脸上却淡然带笑,让人如沐春光一般,“她是王爷的表妹,王爷待她好是应当的。”

    “主子!”紫扇跺跺脚,紫宜却拉了拉紫扇的袖子。紫扇这才没再说话。

    “好了,你别瞎操心了,我心里头有数。”阿雾笑道,她如今学着楚懋的样子,也习惯用笑容去掩饰心思。

    一晃眼就到了年底,除夕这日,祈王府挂红贴联,花灯高悬,家宴设在日知楼,这还是第一回,以往不是在临水的得月楼便是在双辉楼。

    宴席也不再尊古风,一人一席,反而设了圆桌,屏风后头还有别院的乐伎奏乐,哪怕不说话,听着也十分热闹。

    桌上,相思同元蓉梦并肩而坐,聊得十分开心,简直恨不能手拉手着,郝嬷嬷时不时同楚懋说句话,楚懋皆微低着头认真听着,不时点头。

    再反观阿雾,她同她下手坐的陶思瑶虽然偶尔也说说话,但并不亲热,与座的荀氏和许氏在埋头用饭的同时,偶尔以为大家不注意,又会抬眼痴痴地看着楚懋。至于尤氏,除夕家宴也托病不出,说她恃宠生娇吧,她这些日子又安分得紧。

    如有外人进来见着,必然会觉得祈王府的气氛怪异极了,楚懋的妻妾反而同他不像是一家人,孤孤静静地坐着,另一方的四人却十分亲昵。

    一时用饭毕,相思提议去逛园子,等会儿交岁的时候府里还要在锦江漪上放焰火。

    “好啊,今日园里的花树上都挂了红,有灯笼映衬,就像万花齐放一般。”元蓉梦对着楚懋羞涩地道,“表哥也一同去吧,人多才热闹。”

    楚懋看了一眼阿雾,元蓉梦大约也察觉了自己的失礼,忙道:“表哥表嫂一起去才好呢。”

    阿雾惧冷,才不想陪他们去吹冷风,何况相思园水面太多,实在不为她所喜,本要摇头,却听相思也道:“是呀,王妃同我们一起去吧。”

    按理相思是绝不该出口邀请阿雾的,她们两人简直连话也不说的,园子里相思远远看见了阿雾,就会绕道而走,今夜出口想邀,自然有事,偏阿雾是个好奇心盛的人,她身边有冰霜,也不怕相思耍什么幺蛾子,便点头应了。

    一路楚懋伴着郝嬷嬷前行,郝嬷嬷又由元蓉梦扶着,阿雾和相思倒落在了后头,陶思瑶因为身子弱未一起游园,荀氏和许氏则默默不语地走在最后。

    相思特意慢下脚步同阿雾并肩走着,眼睛看着前方道:“殿下是重情之人,对姑姑最是孝顺,当年姑姑病了,殿下听说南疆有奇药可治,偷偷从禁宫溜出去独身去往南疆给姑姑寻药,最后被圣上发现了,险些被圣上打死,养了两个月的伤才能下床。”

    阿雾没说话,而相思仿佛也不需要她的回应一般,“我敢说,就算是上次王妃被吓死了,殿下也不会对嬷嬷说一个不字的。”

    相思的语气里充满了得意和恶毒。

    阿雾淡淡一笑,看了她一眼,里头的轻蔑顿时让相思气白了脸。不过相思很快就恢复了笑容,“殿下对表姑娘真好,我还从没见过殿下对哪个女子能如此亲近爱护,往年殿下如何肯陪我们游园,你说是不是,王妃?”

    阿雾心想,看来正戏要上了。

    “殿下的情形想来王妃也清楚得很,宫里头那些人与其说是殿下的亲人,还不如说是仇人,殿下的亲人在这世上怕只有表姑娘了。若是先皇后不死,表姑娘又是这等才貌,这姑表亲恐怕是跑不了的,你说是不是王妃?”

    真是低劣的挑拨离间,阿雾心想,不过也算是解了她的好奇心,她本就觉得相思和元蓉梦绝不该那么好,要知道相思一心恋慕楚懋,又如何能喜欢深得楚懋爱重的元蓉梦。

    不过,阿雾觉得以相思的段数,挑拨得不该这样浅薄。

    “都说侄女儿像姑姑,先皇后是出名的美人,表姑娘也生得如此颜色,连姑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都以为是先皇后复生了哩。”相思在阿雾的心里投下重重的一颗石头。

    “王妃若是不信,姑姑那儿还珍藏这一幅当初先皇后自画的小像,王妃可要看?”相思道。

    阿雾心头一动,说实话,两世为人,她都没见过先皇后的样子,仿佛在她去后,她在人世的一切痕迹都被抹杀了,阿雾在正元帝那里都没见过先皇后的画像。

    “好啊,我也想看看先皇后的样子哩。”阿雾笑道。

    “明日我给王妃送过去。”相思笑道:“我真想看看,即使王妃撵走了我,又能不能得到殿下的心呢?哦,恐怕有表姑娘在一天,王妃都入不了殿下的眼呢。殿下现在连玉澜堂的门几乎都不进了是不是?”

    相思的婚事定在二月初二,可以说是近在眼前了,难怪她敢这样撕破脸皮和阿雾说话,在阿雾的心里种下元蓉梦这根刺,无论是她对付元蓉梦成功与否,恐怕在祈王殿下眼里都只有一个错字。

    而相思笃定,阿雾明知道元蓉梦碰不得,却还是会去赌一把。她是女人,自然也懂得女人的心理。

    阿雾转过头看着前方道:“郝嬷嬷的身子不好,你确定要这样得罪我?”

    “只要有勤煦哥哥在,得罪你又有什么可怕,你该担心的是这个王妃能不能当到头?”相思低声道。

    阿雾觉得相思像纸老虎一般,而且天真得可怕,有些事,即使她勤煦哥哥在,恐怕也帮不上什么忙呢。

    勤煦哥哥,阿雾旋即想到那柄琴下头的刻印,也是勤煦二字,如今想来勤煦该是楚懋的字,可他如今的字不是景晦么?

    (改错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