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195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95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正月里又是一通的应酬,郝嬷嬷防贼似的,哪怕是祈王府宴客那日,她甚至不惜下药弄病了元蓉梦,只为了不叫她出现在人前。

    阿雾也不点破,从相思送过来的先皇后的小像来看,元蓉梦的确像极了她的姑姑,只是先皇后的眉间带着一丝轻愁,更为雍容典丽一些。

    不过有句话不是说防不胜防么?

    到相思出嫁的头两天,阿雾约了元蓉梦出门替相思寻几件添妆的东西,郝嬷嬷尽管百般阻挠,但耐不住相思在一旁规劝,“姑姑,王妃是梦姐儿的表嫂,她总不能永远避着她,相处的日子可长着哩。”

    郝嬷嬷叹息一声,谁说不是呢,哪怕元蓉梦就是不嫁人,在这府里也是要看阿雾的脸色过活,一旦她去了,元蓉梦的处境恐怕更不好,郝嬷嬷不得不替元蓉梦应了阿雾的邀约。

    阿雾明知道相思这般做,就是在等着她下手后,在楚懋跟前反咬一口。不过阿雾权衡再三,依然认为同相思赌一把也不算亏,她就是没来由的厌恶元蓉梦,不管她性子是好是坏,她就是容不得她。

    而且阿雾对先皇后也没多大好感,冲她留下郝嬷嬷这种“刁奴”,阿雾就喜欢不起来,何况元蓉梦长得还那么像她。

    阿雾这便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了。

    元蓉梦到上京后还从没出过门儿,尽管郝嬷嬷是为了她好,却不能对她道明原因,元蓉梦虽然十分乖巧听话,可一听说能出门,心就偏到了阿雾这边。

    “咱们先去北大街的金楼银铺看看,挑一些合适你相思姐姐戴的首饰,记在你表哥账上,到月底掌柜的自然回到外院会账的。”阿雾笑着道。

    元蓉梦轻轻放下手里的帘子,不好意思地冲阿雾笑了笑。

    “我以前也经常这么干,咱们出门一趟不容易,待会儿中午我带你去青莲斋吃斋菜,这可是上京第一份儿的,想要吃青莲斋的斋菜得提前好几日预订哩。”

    元蓉梦点点头,眼里一派天真,不过不仅得不到阿雾的怜惜,反而凭添歧视,元蓉梦如今就好比身怀至宝却保护不了自己的幼童,烂漫得让人讨厌。

    阿雾领着元蓉梦逛了几间金铺,都没挑着好东西,阿雾便随意地指了指对面街的一家玉器铺子,“去那儿看看吧。”

    元蓉梦转头看了看旁边跟着的鲁妈妈,鲁妈妈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她这才对阿雾道:“好。”

    万古斋在上京的玉器铺子里不算出名的,门脸儿也不大,但里头陈设典,掌柜的恭敬热情却又不会太过,这使得阿雾和元蓉梦对这间铺子都大添好感。

    阿雾取下遮面的观音兜,浏览着掌柜的抬上来的玉器。

    元蓉梦迟疑了片刻,也拨开了幂蓠上覆面的薄纱,同阿雾并头议论起玉器来。

    阿雾看重了一对压裙环,碧绿如春水,声音清脆动人,元蓉梦则挑了一件刻牡丹穿花的和田玉佩,那掌柜的见这二人容颜绝丽,穿着华丽,便知道是遇到大主顾了,忙地将店里珍藏的一件玉桃笔洗和一件五子登科玉笔架山取了出来。

    “不错。”阿雾点头赞道,转头对元蓉梦说:“听说你这些日子在练字,这两件倒刚好适合你用。”

    元蓉梦见了也十分喜欢,那笔架山的寓意又吉祥,便问了一下价格,惊得她咂舌。

    “掌柜的,替我包起来吧,直接送到祈王府便是。”阿雾重新戴上兜帽,元蓉梦也放下了幂纱。两人去青莲斋用了斋饭,这才回了祈王府。

    二月初二这日,白家来人迎新娘子,楚懋身为相思的义兄,将她直送到码头这才回转,另有李延广将相思一路护送到白家。

    二月初八这日,宫里忽然有内侍到王府传皇后的懿旨。

    阿雾虽早料到这一日,但却没想到来得这样快,可见隆庆帝的心急。阿雾换了曲裾,到瑞安堂时,吕若兴已经延了段德忠入座品茶。

    段德忠见阿雾进来,缓缓起身,“奴婢是来传皇后懿旨的。”

    阿雾听了便要下跪,那段德忠却道:“王妃且慢,这懿旨里头还涉及到府上一位表姑娘,还请一并请了来,奴婢再宣旨。”

    阿雾脸上有恰到好处的诧异,转头对吕若兴道:“可去红药山房请表姑娘了?”

    “已经派人去请了。”吕若兴答道。

    阿雾又延了段德忠入座,自己却坐在对面相陪,不肯上座,这段德忠别人不知道,阿雾却清楚得很,他是隆庆帝身边的第一得用之人,来替田皇后传旨,实在是大材小用。

    阿雾塞了一个红封给段德忠,口里道:“段公公辛苦了,不知皇后娘娘最近身子可好?”

    “娘娘身体康泰。”段德忠没有推拒红封,这就是给你最大的面子了。

    一时元蓉梦进来,后面还跟着郝嬷嬷,段德忠站起来宣旨,因是口谕,也不太讲究,也不设香案,阿雾领了元蓉梦等众人跪下,段德忠道:“皇后娘娘说,正旦那日因圣体欠安,未行家宴,怪想念祈王妃的,特命祈王妃进宫叙话,又闻府上的表姑娘进京,乃是故人之侄,皇后娘娘思念故人,特命王妃携了表姑娘一同进宫。”

    郝嬷嬷在宫里待了那么些年,自然也是认识段德忠的,她听了懿旨后,就一脸惨白,偏偏楚懋这两日奉皇命出了城,她连一个商量的人都没有。

    郝嬷嬷起身后,也上前递了个红封给段德忠,红封从段德忠手里一过,他就知道是什么,这位郝嬷嬷可是下了重本的,真是有点儿可惜。段德忠将红封退给郝嬷嬷道:“先才王妃已经赏过奴婢了,还请王妃同表姑娘赶紧随奴婢进宫。”

    阿雾点了点头。

    那郝嬷嬷却道:“因不知皇后娘娘要召表姑娘进宫,还请公公稍等片刻,容她回去换身衣裳,也免得在皇后面前失礼。”

    段德忠心里头想,人家祈王妃都没说什么,这老婆子倒不识抬举,但脸上依然挂笑道:“也好,听说祈王府的相思园是上京四大名园之一,奴婢还没逛过呢。”

    “吕若兴,你陪段公公去园子里转转。”阿雾吩咐道。

    那段德忠转到红药山房时却再不肯挪步,仿佛红药山房的景色让他流连一般,郝嬷嬷自然知道段德忠这是防着她,她什么也做不了,只得让人伺候元蓉梦换了衣裳,又吩咐了她几句,这才将她送了出去。

    不到午时,阿雾就回了祈王府,进了屋才知道,郝嬷嬷一直在玉澜堂等着她。阿雾刚踏进去,郝嬷嬷的眼睛着急地向她身后望去,含着怒气地问:“梦姐儿呢?!”

    阿雾慢悠悠地脱着孔雀锦裘,“皇后娘娘留了她在宫里小住一段日子。”

    “梦姐儿不能留在宫里头!”郝嬷嬷忽然尖着嗓子嚷道,更是气得往后退了两步,若非小丫头扶着,恐怕就要跌坐到地上了。

    “王妃为何不将梦姐儿带回来?!”郝嬷嬷质问道。

    阿雾坐了下来,抿了口茶,才道:“嬷嬷这话问得奇怪,皇后娘娘要留表姑娘小住,我哪里拦得住,嬷嬷也不用担心,表姑娘聪慧伶俐,皇后娘娘十分喜欢。兴许过几日就回来了。”

    郝嬷嬷被阿雾若无其事的样子给激得一口血堵在胸口,“你真是厉害,我日防夜防,还是着了你的道。你这样的妒妇根本配不上殿下。”

    阿雾觉得郝嬷嬷十分无趣,这样轻易就捅破了最后一层纸,同她兵戎相见,看来她这些年好日子过久了,还真当自己是她婆婆了哩。

    “本妃是皇上所指,配不配得上嬷嬷可没有资格指手画脚。嬷嬷不要生气,气坏了身子可怎么是好,不管是表姑娘还是相思姑娘都还靠着嬷嬷扶持呢。”阿雾笑道。

    郝嬷嬷颓唐地往后仰坐在椅上,神情由怒转哀,“梦姐儿一个姑娘,怎么就碍着王妃你了,她是元家的最后一丝血脉,你怎么就容不得她,为什么要这样?”郝嬷嬷开始流泪。

    阿雾对郝嬷嬷的眼泪没有丝毫同情之心,若是没有郝嬷嬷此人,阿雾自问元蓉梦她当然容得下,可惜郝嬷嬷非要拿元蓉梦来同自己打擂台。而且阿雾觉得元蓉梦留在府里有什么用,简直是暴殄天物,进了宫那才是大有用处。

    这也是为何阿雾明知山有虎,还是要动元蓉梦的原因。

    “嬷嬷派人去接表姑娘的时候,不就早料到我容不得她了么?”阿雾收敛了笑容道,她也不再和郝嬷嬷演戏。阿雾将一张小像递给郝嬷嬷。相思送来的小像阿雾不过看了几眼,就印在了脑子里,临摹了下来。

    郝嬷嬷一看,就愣住了,这小像同她珍藏的先皇后小像一模一样,“你怎么拿到的?”

    “相思姑娘拿给我看的,原画还在嬷嬷那儿,这一幅是我临摹的。”阿雾道。

    郝嬷嬷握着小像的手开始发抖。不由想到,虽然元蓉梦是她让人去接的,可元蓉梦的信却是从相思那儿来的。为何偏偏是在相思定下出嫁后,她才传来了元蓉梦的消息?这时机也太过凑巧,郝嬷嬷自然也知道相思的心思,如今想来相思如果留在祈王府的话,恐怕元蓉梦的消息就要被她掩盖一辈子了。

    郝嬷嬷想来是聪明人,阿雾也不再多话,看她一脸的颓败,阿雾的心底也算不上多高兴,毕竟是有恩于楚懋的姑姑,如果不是郝嬷嬷不知退让,阿雾也不想同她对上。

    到晚上,楚懋就赶了回来,一进门就被请去了红药山房,阿雾的心里打着鼓,虽然面对郝嬷嬷时,她毫不遮掩,底气十足,但是只有她知道她心里有多虚。

    (改错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