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205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05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楚懋其实也想替阿雾洗澡,可他这会儿都还没完全消停,积累了二十几年的元阳,一夜哪里够他纾解,他怕再忍不住,又伤着阿雾,这才克制了自己。

    实际上,祈王殿下自己也没料到昨晚会那般失控,事前他原本想体贴阿雾的破瓜之苦,寻思着先诱着她圆了房便好,后头的事儿再慢慢料理,不能把她吓着了,哪知道事与愿违,而楚懋第一次错误地估计了自己,也低估了阿雾的杀伤力,以至于发展成现在这难以收拾的局面。

    阿雾团在浴盆里,又酸又软,又疼又难受,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着,也不顾上什么洁癖了,眼泪珠子起码留了一茶盅。到后头,哭也哭了,气也气了,难受的还是自己。阿雾颤巍巍地起身,胡乱裹了衣裳,出了净室看也不看楚懋,又去床上躺着,腿走路时实在难受。

    那头陶思瑶领了几个姨娘过来请安,楚懋看了看一旁呆呆地站着的紫扇和紫宜,“去同她们说王妃不舒服,过两日再来请安。”

    外头的陶思瑶一惊,这个时辰没想到祈王居然还在玉澜堂,陶思瑶复杂地望了一眼梢间的春绸软帘,心头又喜又忧。

    阿雾在里头听见楚懋打发这几个姨娘,心头的火更是直往上冒,这样难道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叫她今后还怎么见人?阿雾羞愤得拉起被盖将整个人都蒙在下头。

    一时,楚懋来拉阿雾的被子,“不热吗,仔细闷出汗来,一敞风就受凉。”

    阿雾才不理楚懋的假惺惺,受点儿凉算什么,他昨晚那刀子在她身子里割的时候,她哭着求他的时候,他怎么没有这份儿“怜香惜玉”的心肠。

    楚懋轻轻推了推阿雾的肩,一点儿不敢用力,阿雾的皮肤嫩弱,稍微使点儿力就留下一团红印,完事了再看她身上的痕迹,真是触目惊心,先不说阿雾疼不疼,楚懋自己心底就先疼了个半死。

    阿雾干脆往里再挪了一点儿,好叫楚懋碰不着,楚懋只好俯身向前,将阿雾连着铺盖一起打成卷抱入怀里坐下。

    “我替你上点儿药,总比你忍着疼好,好不好,阿雾?”楚懋用下巴蹭了蹭阿雾的额头。

    阿雾也不是那一味地忍疼吃亏的人,总要想法子让自己好受些,不过她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只问:“殿下这药从哪儿来的?”若是从大夫手里来的,阿雾觉得自己真是丢死个人了。

    “凌裕给的。”楚懋很随意地道。

    凌裕其人,阿雾是听过的,上京最有名的纨绔,听说是夜夜做新郎,年年都当爹的人,他手里有这些药不奇怪,只是阿雾没想到楚懋怎么和凌裕混一块儿去的,上辈子正元帝登基后,也不曾见他对凌裕有什么特别的,他更是险些失掉国公的爵位。

    不过阿雾不知道的是,凌裕手里头其实也没这种药膏,拿他的话说,他只爱风情万种的少妇,根本水到渠成,根本用不到这种药,这药是他从德庆侯手里弄到的。德庆侯那真是上京最最臭名昭著的人,最喜幼女,这种药膏就是他鼓捣出来的。治那儿的伤处有奇效。

    阿雾靠在楚懋的胸口,尽量忽略他那下探的手指,木已成舟的事情,懊恼万分也无济于事,她静下来之后,发现更应该考虑这件事带来的利弊,从而趋利避害。

    “殿下,你说昨晚咱们会有孩子吗?”阿雾红着脸抬头望着楚懋。

    楚懋的手指顿了顿,他差点儿就忘记这事儿了。阿雾的身子底子不错,邹铭善每十日过来请脉的脉案,楚懋都是看过的,如无意外,阿雾怀孕只是迟早的事儿,而且可以肯定比如是只早不迟。

    以前,楚懋会觉得若是阿雾和他有了孩子,一颗心定然就会向他偏转,但如今楚懋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昨夜的滋味实在是太美,他不愿意耽搁那十个月,至少现在他不想耽搁。更何况,未来的事情成不成,楚懋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若是那时候阿雾有了孩子,指不定还会拖累她,也拖累孩子。

    楚懋如此思量一番后,也歇了要吃阿雾豆腐的心思,抽出手指,将阿雾拥在怀里,正色道:“我正要同你说这事儿。”

    阿雾见楚懋一脸严肃,也就认真听着。

    “你上回不是说岳母说女人年纪小生孩子容易留下毛病么,你如今连十八都没有,身子骨又细又弱,又经常生病,十灾八难的,我看还是等你养结实了咱们再要孩子也不迟,过几日叫邹铭善来给你调理。”

    楚懋说得在理,阿雾本来也有些怕女人生孩子的那一关,那真是不管你是皇后还是公主,都要往鬼门关去一趟,有命喝鸡汤,无命见阎王。“可是殿下膝下至今也没有儿子,外头人还不知道怎么说呢,不如……”

    阿雾看着楚懋的眼睛,敏锐地察觉出他的不悦来,尽管此时他的唇角反而上翘了两分,阿雾赶紧改口道:“缓一缓也好,生孩子的事儿要顺其自然。”

    楚懋赞同地点了点头。

    “殿下,今日不用上朝吗?”阿雾忽然想起这事儿了。

    “昨日就让人去告了假了。”楚懋道,他将阿雾重新放到床、上,“你再睡会儿吧,我出去一趟。”

    阿雾点点头,反正这会儿她也不想看到他。阿雾的脑子里一团乱麻,崔氏每回见她就只会拿肚子说事儿,何况只要她肚子里一天没有孩子,她就得和楚懋同床,阿雾光是想一想昨晚的疼痛,就浑身发抖。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索性坐了起来,叫道:“紫扇,紫扇。”

    紫扇慌忙地走进来,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儿,“王妃。”

    “我记得我好像有一尊白玉观音,你赶紧替我找出来。”阿雾道。

    紫扇应声而去,阿雾让紫宜和紫锦进来伺候自己更衣,夏衫轻薄,平素里穿的襦裙,根本遮不住脖颈上的痕迹,阿雾捂着脖子,瞪眼看着紫宜和紫锦,两个丫头心里头憋着笑,脸上却一点儿不敢显露。

    “今天不太热,把我春上新作的那件梅子绿立领斜襟褙子取来。”阿雾道。

    洗漱完,阿雾连早饭都顾不上用,就让紫扇将白玉观音请到内室,焚香跪拜,口里念念有词。

    三个丫头互相对视一眼,都弄不懂这位主子在干什么,一向不拜佛的人,怎么临时抱起佛脚来了。

    阿雾一个劲儿地求菩萨,赶紧让她怀上孩子,若是如愿,愿斋戒三月,为菩萨塑金身。

    敬完了菩萨,阿雾用了早饭,又回床上躺着,听人说怀孕前三个月最危险,应当常卧床,阿雾已经俨然是孕妇架势了,手搁在腹部,仿佛觉察到了里头有热气儿在涌动,就像孩子入腹的感觉,阿雾抿嘴笑了笑,一时又想起,崔氏好像说过,行、房后把脚搁得比头高,更利于受孕。

    阿雾又叫道:“紫扇,给我那一床冬被过来。”夏日的薄被几乎没什么厚度,冬被才好搁脚。这一整日里,阿雾想起风就是雨的,弄得紫扇几个团团转,也不知道她是抽什么风,可谁也不敢多嘴,都看得出阿雾的情绪并不太好。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昨夜楚懋叫人换了三回被单,虽然都是咏梅、忆梅等自己在玉澜堂清洗,可有心人若要打探,也不是找不到蛛丝马迹的。

    陶思瑶再回想着今早请安时的异常,祈王居然没去早朝,而阿雾面都不露,加上丫头打听回来的消息,越发肯定两人是圆了房。

    至于荀氏,她虽一贯循规守据,可毕竟在楚懋身边经营得最旧,蛇有蛇路,鼠有鼠道,她知道消息的时候,眼睛一亮,旋即又黯淡了下去。她一直以为四皇子对所有女子都不会放在眼里,这些年下来他也的确如此,哪怕府里都传四皇子是如何疼爱王妃,可也一直不见他们圆房,荀眉还以为他对皇子妃也不过如此,如今才知道她原是想错了,人和人的确不同。

    “姨娘别难过,四皇子膝下至今空虚,他面上虽然不说,可心底肯定着急,为了嫡子,他同王妃圆房也不算什么。”碧竹安慰荀眉道。碧竹是荀眉身边的大丫头,打从宫里就跟着荀眉的,对她的心思最了解。

    荀眉的眼睛又一亮,到底是旁观者清,她就没想过,四皇子为了子嗣肯定是要同女子行房的,王妃是他正妻,他自然要先尊重她,可这种事儿一旦开了口子,就仿佛大水决堤一般,难道还会旱了她们这些田地不成?

    而在上京另一头淮扬菜馆玉华台里,韩国公世子凌裕正笑道:“要叫女人怀不上还不简单,一碗药下去干干净净的什么事儿都没有。”

    对面坐着的祈王但笑不语。

    凌裕讪讪一笑,“这个是狠了点儿,听说还有一种药,喝了可以管上小半年的。”凌裕长这么大,连他爹都不怵,偏偏就只怵这位笑得温尔,彷如谪仙的四皇子。

    凌裕是纨绔里的头一号人物,成日游手好闲,斗鸡走狗我,玩女人弄粉头,他这样的人,教养良好的世家子弟看见他就绕道走了,却没想到有一天能搭上四皇子,而且究竟是怎么搭上的,他至今都没弄明白,反正一起喝过几回酒了,但受四皇子私邀还是第一回。

    凌裕也不担心四皇子是拉拢他们韩国公府,这上京第一号败落的勋贵就属他家,他老子和他一样败家,四皇子能来拉拢他们,那真是他们烧高香了。

    “对女人今后的子嗣有影响吗?”楚懋问道。

    “这个,就不清楚了。”谁还管这药对女人有没有影响,都是青楼粉头用的,她们为着今后万一从良嫁人还能生个孩子做依靠,才用这种药避孕,不过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药。

    但听楚懋这样问,凌裕心里头就有底儿了,大约是养的外室,不想她生孩子,可又疼惜她的身子,“是药三分毒,哪有不伤人的。”

    “有男人用的药吗?”楚懋又问。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