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211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11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阿雾躺在床上,原以为自己会焦虑得睡不着,结果才沾了枕头就睡了过去,大天亮才醒过来,忙问道:“殿下还在红药山房吗?”

    “殿下回来换了衣裳就上朝去了。”紫扇一边伺候阿雾盥洗一边答道。

    不得不说,隆庆帝实在是个勤政的皇帝,除了身子实在不适的时候,昧爽视朝,无有虚日。

    “郝嬷嬷那边,情况好些了吗?”阿雾又问。

    “奴婢去问过安了,郝嬷嬷已经行了过来,早晨还用了半碗冰糖燕窝。”紫扇道。

    “好丫头,我离了你可怎么办?”阿雾笑叹一声。紫扇是她身边的大丫头,她去红药山房问安,代表的就是阿雾的态度,这个分寸紫扇拿捏得极好。

    “奴婢就一辈子守着王妃呗。”紫扇哄着阿雾笑。

    过了一会儿,紫宜也回来了,一边伺候阿雾用早饭一边道:“吕公公已经将红药山房的人都拘了起来,主子想怎么审她们?”

    “自然是先查抄她们的房间,总有点儿蛛丝马迹。”紫扇这个臭皮匠道。

    阿雾没说话,静静地用了一碗粥,拭了拭嘴,这才吩咐紫扇道:“这两日你盯着琼芷院一些,我就怕鹬蚌相争,黄雀在后。”

    紫扇应了声“是。”

    尽管阿雾已经基本肯定昨晚是郝嬷嬷自编自演的戏,却也不敢笃定,最怕千虑一失。聪明人的一个毛病就是疑心重。

    吩咐了紫扇,阿雾这才带了紫宜、紫锦和冰霜一同去了红药山房。

    “嬷嬷,好些了吗?”阿雾离得郝嬷嬷远远地坐下。

    郝嬷嬷靠躺在床上,冲阿雾讥讽地一笑,“托王妃的福,老身还没死成。”

    屋子里伺候的鲁妈妈、咏梅、忆梅都垂着头不敢说话。咏梅和忆梅是阿雾吩咐到红药山房伺候的,如今郝嬷嬷的人被拘了,玉澜堂的人她自然不肯用,唯有咏梅、忆梅还算是楚懋的人,由她们几个来伺候郝嬷嬷,最合适不过。

    “红药山房的人都拘在后罩房里,趁着殿下不在,我老婆子又瘫在床上,王妃还是赶紧去审吧,以免夜长梦多。”

    郝嬷嬷的诛心之语,阿雾就像没听见似的,只打量着郝嬷嬷,不说话。

    郝嬷嬷又道:“范用家的,你赶紧把对牌和账册理出来交给王妃,也省得王妃坐在咱们这儿,弄得大家都不自在。”

    鲁妈妈的夫家就是范用,所以郝嬷嬷如此叫她,她听了连声应了,“奴婢这就下去收拾。”话虽然说得漂亮可脚底下却一步不挪,还拿眼斜扫阿雾,像是怕她怎么着郝嬷嬷似的。

    阿雾笑了笑,“你们都下去吧,我同郝嬷嬷单独说说话。”

    紫宜等应声去了,唯有冰霜冷冷地立在门边。

    阿雾转头看了看冰霜,冰霜这才道:“王爷特地吩咐了,一步也不能离开王妃。”

    阿雾拧了拧眉,猜不透楚懋是个什么意思,让冰霜监视自己?“那你去门外边吧,只要屋里有动静儿以你的能耐也迟不了。”阿雾道。

    冰霜这才走出了门,贴着门槛站着。

    鲁妈妈却还杵着不动,阿雾也不耐烦搭理她,只看着郝嬷嬷。郝嬷嬷对鲁妈妈点了点头,她这才下去。

    四下里安静了,阿雾才道:“嬷嬷的脚好些了么?”

    郝嬷嬷不答话。

    阿雾也没指望她能说话,继续道:“我听人说,这腿脚越不用就越不中用,嬷嬷应该多练练,昨夜嬷嬷的腿不就挺灵活的么?”

    郝嬷嬷的眼神像刀子一样急刺阿雾,“你,什么意思?”

    “说来也是我忏愧,自打我进府一来,从没同嬷嬷开诚布公的谈过,以至于让咱们走到了今天这一歩,苦的却是夹在中间的殿下。”阿雾道。

    郝嬷嬷惨然一笑,“这府里谁不知道殿下宠爱于你,你又何必专程到我老婆子眼前来显摆。我只有惟愿殿下夫妻同心,和和顺顺过日子的心。”

    阿雾起身走到郝嬷嬷床脚处的绣墩上坐下,“那嬷嬷还为何一直不喜欢我?”

    郝嬷嬷张嘴欲言,却被阿雾打断道:“嬷嬷心里头应该明白得紧,嬷嬷看不上的祈王妃,殿下又如何能同她和和顺顺?”

    郝嬷嬷闭上了嘴,合上眼睛不再看阿雾,那神情却是默认了阿雾的话,嘴角泻出一丝不屑来。

    “各人有各人的缘法,这世上也没有人能让所有人都喜欢她。嬷嬷不喜欢我,自然有我的不足。只是以嬷嬷对殿下的爱护之心,我还一直以为不管咱们关起门来是什么样子,可对外头时,总该是一家人。”阿雾顿了顿,“却不知嬷嬷缘何陷害于我?”

    郝嬷嬷一听,怒气冲冲地睁开一双眼梢已经耷拉下来的眼睛,一掌拍在床沿上,“王妃说话可别不经脑子,我是害得你瘫在床上了,还是害你拿回中馈之权了?”郝嬷嬷气急后,一手撑在床边,一手覆在胸口,大声道:“王妃这真是倒打一耙。”激动出,唾沫都飞溅了出来,阿雾庆幸自己坐得还算远。

    “嬷嬷别激动,咱们静一静再说话。”阿雾淡淡地道。

    郝嬷嬷这才又躺回靠背上,大口地喘气。

    阿雾待郝嬷嬷气喘匀净了这才又道:“阿雾一直都敬佩嬷嬷的能耐,我常常在想,如果当初我是嬷嬷,在宫里时能否护得住年幼的殿下,思来想去,我不得不承认我绝对做不到,嬷嬷不仅护住了殿下,还将他教得这样好,先皇后在九泉之下,也必定会感激嬷嬷的恩德。”

    不管郝嬷嬷有多不喜欢阿雾,可阿雾的这番话却叫她极为受用,远远比鲁妈妈这些亲近之人说来更让人觉得宽慰,这可是来自“敌人”的恭维。

    “嬷嬷即便是身子不适时,这偌大的祈王府上上下下也没有出一丝纰漏,有嬷嬷管着府里的内务,不仅殿下放心,便是我也觉得安心。”阿雾道,“嬷嬷定然觉得我是言不由衷。我在荣府时,也曾替太太管家,这里头之琐碎,之繁杂,每天都缠得人头疼,我却是个爱清闲的人。”这话阿雾没说谎,比起这些俗务,她还是更喜欢吟诗作赋,弹琴下棋,这才是女儿家做的事情。

    “何况,这府里嬷嬷管家时,也不曾亏待于我,殿下又一心敬重嬷嬷,只有将中馈交给嬷嬷他才能放心去外头拼搏,也才能放心我这个做王妃的不会亏待嬷嬷你。”阿雾直言不讳地道。

    郝嬷嬷听到这儿,才转头看了看阿雾,大约是没想到她会如此直白。

    “不瞒嬷嬷说,我曾经私下也曾向殿下抱怨过几次,这上京城里,还没有哪家不是做主母的在打理内务,而且嬷嬷也说殿下宠爱于我,可是殿下在这件事上却一直不曾松口。”阿雾半真半假地道。

    郝嬷嬷却是阿雾的话的,而且觉得阿雾肯定远远不止才抱怨过几次。

    “殿下是嬷嬷看大的,你觉得昨晚在玉澜堂的嫌疑最大的情况下,殿下为何还要让鲁妈妈把对牌交给我,又让人拘了红药山房上下所有人?”阿雾问题颇为尖锐。

    郝嬷嬷的脸色突然一颓,身子往下缩了缩,“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我不是傻子,殿下也不是傻子。”阿雾沉声道:“嬷嬷身边的人如果也能被人收买,那殿下也就活不到现在了。殿下难道能不清楚嬷嬷的能耐?昨夜嬷嬷中邪之事,表面瞧着我嫌疑最大,可是聪明人哪有用旧招的,况且像嬷嬷这样的能耐人,我若真要还你,定然要一击而中,绝不容你再有翻身的机会。”阿雾打量了一眼现在还活得精精神神的郝嬷嬷。

    “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郝嬷嬷冷笑道。

    “是,我没有这个本事,所以我从没想过要同嬷嬷为敌,却不知道为何嬷嬷一心要除我?”阿雾不理会郝嬷嬷眼里的厉光,继续道:“我自认是个聪明人。我清楚嬷嬷在殿下心里的地位,说句不敬的话,恐怕就是先皇后从棺材里爬出来,她在殿下心里也比不上嬷嬷。”

    郝嬷嬷奇异地看了阿雾一眼。

    “我同嬷嬷没有任何深仇大恨,我们都惟愿殿下能平安和乐,目前唯一的利害关系不过是中馈之权,我想咱们都不是恋栈之人。”阿雾奉承郝嬷嬷道,实际上她心底是认为郝嬷嬷对权利的渴望恐怕超过任何人,否则也不会这样对付自己。从宫里出来的人,最清楚权利是个什么好东西。

    “我想说的是,我绝不会冒着让殿下不喜的危险,对嬷嬷有任何不敬。就算咱们不能和和乐乐的相处,可至少能进水不犯河水。若是换一个人做王妃,嬷嬷难道就能拍着胸脯保证她同嬷嬷之间就没有利益之争?”阿雾道,“我的心不大,只是想和殿下做一对和睦的夫妻而已。”

    “我想我现下若是死了,以向贵妃只能,殿下也不可能在热孝里另娶王妃,淑妃想来也不愿看到殿下另娶,殿下未必能得到新岳父的支持。可是我的父亲和哥哥却绝对不会再和殿下一心。”阿雾笑着道。

    “王妃在胡说什么,没有人要你的命。”郝嬷嬷道。

    “哦,原来不是要我的命?可是那人就不怕我一日不死,夜长梦多,万一让我翻身怎么办,毕竟我如今还年轻,谁也说不准殿下就不会想起我往日的好处来?”阿雾道:“我不想和嬷嬷绕弯子,我也不管别人同嬷嬷你说了什么,保证了什么,但是嬷嬷你就确定你做的决定是正确的,不用同殿下商量商量么?”

    郝嬷嬷依然面无表情地不说话。

    阿雾见郝嬷嬷油盐不进,一句话也不说,也再懒得和她废话,“我想,嬷嬷今日设下这一局,不外乎是受两个人的要挟。或者是淑妃向嬷嬷许诺过什么,可是嬷嬷在宫里那么多年,一个冒牌货真能左右今上的立储之意?”阿雾这话说得可谓是极为大胆了,“或者说是何侧妃,以她那脑子,若我是镇国公,也不会将宝压在她身上,这可不是疼孙女儿,这是把一家子好几百口人的性命压上。我以为,嬷嬷为了这二人而对付我,可谓是得不偿失。”

    话说到这儿,郝嬷嬷的脸上才出现了一丝裂缝,透露出惊讶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