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212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12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阿雾见郝嬷嬷如此,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想,她虽然也有其他法子解决这个问题,甚至也许还能揪出郝嬷嬷陷害的证据来,可是无论结果如何,她想楚懋都未必喜欢。

    随着时间越来越紧,阿雾越发急躁于拉拢长公主和楚懋的关系,所以尽管夫妻之事那样难忍,她也承受了下来,至于郝嬷嬷,阿雾自然更不愿意她成为她和楚懋之间的钉子。

    “王妃怎么就一口咬定是我老婆子对付你?”郝嬷嬷依然不愿同阿雾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阿雾实在是厌恶这个头脑发晕的老婆子,站起身理了理衣衫上的褶子,“我对嬷嬷言尽于此。要么嬷嬷继续主持府里的中馈,咱们互不干涉,同心护助殿下。要么,今日撕开脸来,我也不怵嬷嬷。”

    郝嬷嬷若有所思地陷入沉默之中,阿雾走出她的屋子,只见鲁妈妈在外头探头探脑地,见她出来,微微福了福就小跑步地进去看郝嬷嬷了,像是生怕阿雾对郝嬷嬷不利一般。

    阿雾微微垂下眼帘,见鲁妈妈这样,就可想见郝嬷嬷平日为人,刻薄多忮。不过该说的话她都说完了,也算尽力了。

    “王妃,后罩房那些人怎么办?”紫宜问道。

    “叫吕若兴……”阿雾忽然停住脚步,叫吕若兴去审阿雾自然能撇清嫌疑,只是她突然之间不确定楚懋的意思。实际上,祈王殿下的心思她泰半时间都拿不准。就向阿雾自己说的那样,她不信楚懋看不出这件事情里头的弯弯绕绕,可他为何还是让自己来清查这件事?

    “紫宜,你和宫嬷嬷带了紫锦去先去查一查这些人,不管查到什么,先不要张扬。”

    紫宜点点头。

    直到晚饭的时候,紫宜和宫嬷嬷才回了玉澜堂,都是一脸的肃穆,显然没有什么好消息。

    “每个人都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可疑之处。红药山房的丫头不管去哪儿都必须成双成对,互相都能作证。”宫嬷嬷道。

    “王妃,现在咱们该怎么做?”紫宜问道。

    阿雾垂了垂眼,其实她本就没指望能在红药山房找出什么来,郝嬷嬷算得滴水不漏,那边自然清理得干干净净了。

    “既然没有嫌疑,那就将人都放了。”阿雾道。

    “可是若是王爷问起来,咱们怎么说?”紫扇插嘴道,“陶侧妃那边也没有异样。”

    阿雾如今该为难的的确是如何向楚懋交代,红药山房出了那么大的事儿,却找不出是谁下的手,这无疑说明了阿雾的无用,或者是阿雾在包庇下手之人。

    阿雾这儿还没想出法子来,就听见外头小丫头开始叠声请安。

    “殿下。”阿雾见楚懋进来,起身迎上去,“热着了吧?”

    楚懋点点头。

    咏梅和忆梅跟着楚懋去了净室,一时他盥洗出来,宫嬷嬷和紫扇、紫宜等也问了安自退下,这是楚懋的规矩,他在玉澜堂时,不喜丫头在跟前伺候。

    “殿下喝口茶吧,这会儿正热着,不能喝凉的,以免伤胃。”阿雾将温热的茶水递到楚懋手边。

    “可查出什么了?”楚懋啜了口茶。

    阿雾撅撅嘴,又摇了摇头。若之前是阿雾管着内务,从那布偶的布料、针线着手,或许还能查出蛛丝马迹,府里头的丫头领布领线都有定数,不过也可能是从府外夹带进来的,这里面头绪太多,可就难以理清了。

    “我已经让人去叫吕若兴把红药山房的人都放了,嬷嬷习惯了她们伺候,也不能总拘着。”阿雾看着楚懋道:“玉澜堂和陶侧妃那边的人我也让人查了,一无所获,恐怕这件事短时间内只能悬着了。”

    “不过知道嬷嬷生辰八字的不多,昨晚若不是殿下说出来,我都不知道那是郝嬷嬷的八字。我想,明日先从这儿着手。”阿雾继续道。

    “今天你和姑姑谈了什么?”楚懋问道。

    阿雾丝毫不奇怪楚懋怎么才回来就知道这件事,他在这府里的事情只怕比知道得比郝嬷嬷还清楚些。

    “我见嬷嬷对我好像多有误会,所以和她谈了谈。”阿雾低头道。

    “你不要怪姑姑。她生性多疑,不过也正是因为她的谨慎,当初我在宫里才能活下来。不过姑姑的性子执拗,你恐怕劝不服她。”楚懋道。

    阿雾没先到自己这是这样一说,楚懋就能猜到自己和郝嬷嬷谈了什么,“我想着如今正是风云欲起之时,不管嬷嬷对我如何,这时候我和她总要同舟共济,让咱们祈王府的内院里太太平平的,而嬷嬷对殿下忠心耿耿,爱护拳拳,我以为她总要为大局着想。”阿雾眨眨眼睛笑了笑道:“只要过了这两年,将来嬷嬷若是不喜我,我避开她就是了,定然不让殿下为难。”

    楚懋轻笑出声,“你这是变着方儿地跟我辩白昨晚的事不是你做的吧?”

    楚懋将气氛弄得十分轻松,本来心情沉重的阿雾这会儿也松弛了下来,娇滴滴地嗔道:“我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去动郝嬷嬷,谁都知道这府里郝嬷嬷是动不得的,哦?”阿雾撅了撅嘴。

    楚懋一把将阿雾抱过来,禁锢在胸前,湿热的吻密密麻麻地落下。阿雾心里猜想,楚懋大概是信自己的吧,否则这会儿也不会待自己这边亲密,如此看来,夫妻亲近了后也不是没好处的。

    “殿下相信不是我做的?”阿雾圈住楚懋的脖子问道。

    “你不是说你是聪明人,绝不会犯傻么?”楚懋笑道。

    阿雾肃了肃脸,“那——那么这件事殿下觉得会是谁做的?”

    楚懋拿手指卷着阿雾的鬓发玩,“姑姑年纪大了,也该享享清福了,你这个王妃再偷不了闲了,红药山房那边你多照看些。”

    阿雾心里暗自撇嘴,楚懋倒是会说话,看来以前的事儿都怪在她偷闲上头了。只是到了这时候,楚懋还是不松口,对郝嬷嬷一味的姑息,这多少让阿雾心里有些不舒服。哪怕是楚懋将中馈交到她手上,阿雾也没多高兴。

    “可是这件事找不到证据,总不能不了了之,毕竟郝嬷嬷可是殿下的乳娘,下头人都看着这件事呢。”阿雾想从楚懋身上起来,却被他一把按了回去。

    阿雾的眼珠子转了转,她觉得自己一直想错了一件事,那就是往往虑事时都将楚懋排除在外,可是他占了她那样大的便宜,难道不该帮帮她?阿雾索性靠在楚懋的胸口道:“殿下帮帮我吧。”

    这人偶的事情,郝嬷嬷和她的人随便议一下,就在她屋里做,屋里埋,剩下的针线布头一把火烧了,哪里去找证据。

    楚懋将阿雾抱起往内室走,“帮是可以帮,只是阿雾怎么谢我?”

    阿雾被楚懋放在床上,她听楚懋的语气不对,也顾不得形象了,立马打了滚逃开楚懋的手,想要爬起来,却被楚懋一下就压在了身下。

    “殿下,还没用晚饭呢。”阿雾小声地惊呼。

    “你想什么呢?”楚懋捏了捏阿雾挺翘的鼻子,“我有些头痛,不过是想让阿雾给我揉揉头发而已。”

    阿雾嘀咕道,“信你才有鬼”。

    在床上说话,阿雾顿感两人亲密了些,就像这个世界只有他们二人一般,也就少了些顾虑,“殿下为什么信我?”阿雾继续追问道。

    楚懋含了含阿雾的白皙圆润如珍珠一样的耳垂,“这些天你被我累得连床都起不来,哪里还有功夫弄那些鬼蜮伎俩。”

    这听起来绝对不是好话,阿雾恼羞地道:“楚懋,你能不能正经些?”

    “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楚懋正经回道。

    这种对话一向是阿雾的死穴,她只好嗔道:“不理你了。”说罢就要起身,却听见楚懋懒懒地道:“不是让我帮你么?”

    其实不用楚懋帮她,阿雾也能想出法子来抹平这件事,但是有楚懋的支持,那就更好些,所以阿雾也愿意听听楚懋的意思,“怎么帮?”

    阿雾眨巴着水汪汪的会说话的大眼睛,像一只温顺的白鹿般蜷在楚懋的身侧。

    “你先帮帮我,阿雾?”楚懋看着阿雾的领口边已经淡下去的痕迹道。

    阿雾伸出手正要帮楚懋揉揉太阳穴,却被他一手握住两只手腕固定在头顶,“楚懋!我跟你谈正经事呢?”

    “要我说,阿雾替我生个儿子才是最正经的事儿。”楚懋用嘴掀开阿雾的前襟。

    外头紫坠正要进去叫两个主子吃饭,还没走到东次间,就被紫宜拦了下来,“怎么了?”

    紫宜将食指放在唇中央,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拉了紫坠的手往外走,红着脸道:“得等一会儿子了。”

    紫坠是没听见里头的动静儿,所以不明白紫宜的意思,“可是……”

    “哎呀,别可是了。”紫宜将紫坠送出门外,“待会儿王爷和王妃要用饭时,我再让人去告诉姐姐。”

    过了良久,阿雾才拢起衣襟坐到妆奁前梳头,镜中人眼泛桃花,脸晕粉霞,阿雾自己羞得都不敢看,前几日虽然胡闹,却都是在晚上,还从没有过天亮着就……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