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216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16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其实这当口阿雾拿回中馈之权十分的有用,至少在给紫扇和紫坠以及彤管、彤寻婆家的时候,主动来争取的人就多了许多。

    这两天紫扇和紫坠在府里走动时,总觉得有无数火辣辣的眼光盯在自己身上,若这些眼光来自男儿可能还好些,偏偏全来自于府里的妈妈、婆子还有平日的小姐妹,这多少让紫扇和紫坠有些起鸡皮疙瘩。

    “王妃,您行行好,您若真要将我们指人,您直接定了就行,我们都随主子安排,可现在像个什么样子,就像我和紫坠是两块大肥肉似的。”紫扇平日和阿雾贫嘴惯了,因此才有这一番抱怨。

    彤管和彤正在一旁打算盘对账,红药山房那边把这些年的账本全部抬了过来,两大箱子,阿雾让彤管和彤领着翠玲、翠珑两个小丫头算账,也算是把她们的手艺交给玲、珑二人,免得她二人去了,阿雾身边没个看账的。且阿雾也托了宫嬷嬷寻门路给她重新找身边伺候的丫头。

    此时彤管和彤听了紫扇的话,都在一旁抿嘴笑,紫扇看了愤愤地道:“你们两个少幸灾乐祸,等主子打发了我两个,下面就轮到你们了。”

    彤管和彤一听,脸都一红,赶紧埋下头拨弄算盘珠子。

    紫坠在旁边拉了拉紫扇的袖子,低声道:“奴婢什么都好,只盼着今后还能进来伺候主子。”

    阿雾笑了笑,“你不说,我也不会放你走的紫坠,我如今就只吃得惯你做的饭菜。”

    “我也不走的,姑娘。”紫扇这是向阿雾打同情牌了,连旧日的称呼都用上了。

    “这我可不敢肯定。”阿雾笑道,“好了,都下去吧,擦亮眼睛自己看看,觉得谁何意了来跟我说就是了。”

    紫扇皱皱眉头嫌弃地道:“那些人哪里是来娶我和紫坠这两个人的,明明就是冲着咱们是王妃身边的大丫头来的。”

    阿雾可不同于紫扇的想法,叹息道:“这有什么,只要你今后日子过得舒坦不就行了,她们有所求难道还不好?我这里总是会照看你们,她们有所求也就不敢对你们两个不好。这不比找个无所求的人家好?”

    紫扇想了想,也觉得是这个理儿,可心里头那关还是过不去,“难不成找个只会求人的窝囊废不成?”

    阿雾嗤笑道:“你就这眼力劲儿,我给你们这么多时间挑选都白选了?”

    紫扇她们去后,彤管、彤用了五日功夫将祈王府自开府以来的各项开支全都对了一遍,将要紧处写了摘要给阿雾看,阿雾却没想到,郝嬷嬷的账目如此清楚明白、干干净净的,这倒是她平日想错了郝嬷嬷,也难怪楚懋敬重她。

    把这些账目过一遍的另一项好处就是,大致明白了府里各项支出的惯例,今后阿雾行起事来也有前例可援。

    不过阿雾并不打算大权独揽,楚懋领了差使出京的这几日让阿雾总算可以休息休息,空出时间来思考问题。

    阿雾望着外头的斜阳,铺洒了一天的绯红,“去跟陶侧妃说,今晚我在醉花荫摆酒邀她赏月。”

    陶思瑶没料到阿雾会突然邀她喝酒赏月,去到醉花荫时,远远望见阿雾已经在座。

    醉花荫是座八角攒尖的木亭,周遭遍植香萝繁花,栀子花的香气萦绕在鼻尖,不远处清浅的小溪倒映着圆月静静流淌,偶尔有微风吹动柳枝,实在是怡人之地。

    陶思瑶向阿雾福了福,阿雾笑道:“坐吧,对月邀酒,恕我先喝上了。”

    “此月此景,便是妾先来恐怕也忍不住先喝上。”陶思瑶笑道。

    亭中设了两张矮榻,阿雾向陶思瑶举了举手里的杯子,便斜靠在引枕上,十分松乏的样子。

    陶思瑶却不敢如此,端端正正地坐了,举起酒杯抿了一口,偷偷拿余光打量阿雾,只见她白玉似的脸上染了一丝酡色,平日里极端的一个人,这会儿身上却流着一股洒脱、悠然之气,眉梢、眼角、唇侧,却又透着一股女儿家的娇媚来,叫陶思瑶这个女人看了都有些脸红。

    养尊处优的娇娇气,红润饱满的气色,无一处不在透露眼前这个女人的日子过得有多顺心,陶思瑶虽然在府里独处一隅,可府里的大事儿却也瞒不过她的眼睛,最近这位祈王妃大胜红药山房的那位,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

    陶思瑶一时想到自己的处境,两相对比下来只觉黯然。

    “别拘着,这儿就咱们两人,你也靠一靠吧,成日里端着不累么?”阿雾笑道,话里已有醉意。

    陶思瑶想了想,顺着阿雾的话也靠在了引枕上。再看对面的阿雾,她已经两脚一蹭,踢掉了脚上的鞋子,蜷在矮榻上,正夹了一粒糖渍樱桃往嘴里送。

    紫扇和陶思瑶的大丫头娟娴也已经坐在亭外,阿雾另外让人给她们也设了一桌,取共乐之意。

    阿雾待陶思瑶饮了三杯之后,才开口道:“侧妃觉得祈王府的日子过得怎么样?”

    陶思瑶本就是个多思之人,阿雾这样一问,她在心里掂量再三才叹道:“认真想起了,我若是嫁在其他任何家里头都没有祈王府的日子过得舒坦。”

    “王妃是个宽容的主子,府里上上下下都极有规矩,再没有跟红顶白的,好吃好喝地供着咱们,说实话……”陶思瑶道:“我这身子就是嫁人也服侍不了夫君,真要嫁到别的家里,怕是子嗣一事就逼死我了。”

    阿雾就知道陶思瑶是个聪明人,一开始自己进府的时候,她虽然有些不着调,可很快就调整了心态,这几年默默无闻安安静静地做着她的侧妃,不让阿雾操心这就是最大的贴心了。

    “你能这样想,我也跟你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阿雾饮了口酒道:“咱们两个都是上了玉蝶的祈王的妃子,只要自己不出格,这日子就过不坏。男人在外头成天都有事儿,这内院的日子还不是咱们几个女人在一起过,你说是不是?”

    陶思瑶心里头明白,阿雾是在委婉地劝她,与其将心思放在四皇子身上还不如自己过得逍遥。只是阿雾站着说话不腰疼,这年轻女子心里头哪能不向往戏本子上的才子佳人的佳话,于陶思瑶来说,祈王殿下真是处处都符合那才子的要求。

    不过经了这些年,陶思瑶比阿雾还先进府,可祈王也从没正眼瞧过她,陶思瑶的心思也就淡了许多,听阿雾这般说时,也不由点点头。

    “不过今时今日是多事之秋,咱们的生死荣辱都系在殿下一人身上,不过内眷不干涉男人外头的事情,咱们把自己府里打整干净也就算尽了心了。”阿雾道。

    陶思瑶没明白阿雾的意思,她这是在劝她努力说合娘家和四皇子呢,还是在暗示她不要跟娘家联系?这话说得简直里外矛盾。可是她一个嫁出去的女儿也没有立场去劝说老父,陶思瑶也知道如今站队可是关键,而她对祈王并不太了解。陶思瑶因为拿不准阿雾的意思,就有些为难。

    阿雾自然看见了陶思瑶眼里的迷惑,“我的意思是,如今咱们都该避避嫌,娘家那头不必过多来往,若想念家里的老爷、太太,就让人送信去问个好,报个平安便是。”

    陶思瑶忙地点头,“正是这个理儿。”心里头暗自感激阿雾,她原本还以为祈王妃这样礼待于她是要让她回去说服老父哩,陶思瑶暗自松了口气。

    阿雾看陶思瑶的神色就知道只怕陶应时那儿还有些举棋不定,阿雾心里叹息一声,若是陶思瑶能生个儿子出来,陶应时就能安心许多。不过如今楚懋明显冷置着陶思瑶,阿雾也不能绑了他去琼芷院。

    “如今我初初接受中馈,以前做姑娘时在家里只知道在太太跟前撒娇耍痴,正经理事儿一点儿没学到,我今日请侧妃来,也是想拜托你一件事。”阿雾看着陶思瑶道。

    陶思瑶心里一动,却不敢肯定阿雾会这样做。

    “我想请你同我一起打理内务,园子里头和针线房的事儿我想交给你打理,不知道侧妃空闲不空闲?”阿雾道。陶思瑶自然是空闲的,这内宅的女人家成日里能有什么事儿。

    陶思瑶一惊,这园子里头和针线房都是出油水的地儿,园子里每年的产出和针线房阖府上下四季的衣裳,哪样不花钱,花钱的地方就好赚钱,饶是陶思瑶都有些不淡定了。

    “不,不,不瞒王妃说,我在家里头时也是个傻姑娘,什么都没学过。”陶思瑶摇头道。

    “那咱们就一起学。”阿雾不容陶思瑶拒绝道:“这世上什么都缺,可却不缺跟红顶白的人,你是性子好才不跟人计较,不瞒你说,就是玉澜堂也有不如意的时候。可是咱们是一家人,荣辱共享,你如今可能不信我,可是日久见人心,今后你就能明白我这个人。”

    陶思瑶的心动了,对内宅妇人来说,其实祈王能给的,未必能比得上祈王妃,而如今她若在拒绝阿雾,恐怕就会别化为另一方势力了,比起名不正言不顺的郝嬷嬷来说,陶思瑶更看重阿雾一些,“那我就勉力试试。”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