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219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19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楚懋心里了然,低头在阿雾耳边轻声道:“你的滋味可比这桌饭菜好多了,正所谓秀色可餐。”

    阿雾忍不住拧了拧楚懋的大腿,奈何他腿上的肌肉硬得堪比石头,阿雾根本拧不动。

    “我……”阿雾放下筷子想发脾气,却听见楚懋悠哉地道:“吃吧,不然下回我还在这儿要你。”

    阿雾诧异于楚懋怎么能脸不红心不跳地当着丫头的面说出这样的混话,尽管他声音低得丫头听不见,可是这依然不同于私下两个人的时候。

    阿雾只能闷头吃饭,因为饿得紧,不仅用了整整一碗山药茯苓粥,还吃了一只炙鸭丝薄卷,一块松子翡翠糕并一块豌豆黄。

    饭后阿雾轻轻揉了揉胃,觉得有些撑,可耐不住眼皮不停地打架,略略思索了一下便往榻上躺去,还安慰自己在榻上躺着不算睡觉。

    不过楚懋却不能放任阿雾这般,将她搂了起来道:“刚吃完就睡,仔细积食。”

    阿雾已经没有力气同楚懋争辩,像猫儿似地用脸颊在他胸口蹭啊蹭的撒娇,楚懋几乎都要心软了,最后不得不轻轻揉着阿雾的脸颊道:“咱们去园子里走走?”

    阿雾不依地哼哼了两声,低声道:“疼,走不动。”

    “就走一会儿,明日我不碰你。”楚懋道。

    最后这句话点亮了阿雾的精神之灯,费尽力气从楚懋的胸口挣扎着抬起头,“此话当真?”

    “我什么时候骗你了?”楚懋反问。

    阿雾嘀咕道,骗我的时候难道还少,这人在床上时就没有守诺的时候,但偏偏阿雾就吃他这一招,撞大运似地就盼着他能守诺。

    “那走吧。”阿雾站起身,也不让楚懋搂她,在屋子里亲昵些也就罢了,可到了外头还那样,阿雾觉得今后她在下人面前就毫无威严可言了。

    因着是夏日,楚懋领了阿雾往相思园的东南方去,那一片是水域,刚从九狮山出来折而往东,阿雾就赖着不肯走了。

    “咱们不去水阔之处,就在溪边走一走。”楚懋劝道。相思园里的忘我溪环绕着整个园子,溪面不阔,有缓滩也有激流,十分得趣,阿雾偶尔也喜欢远远看一眼。

    两人行到繁香坞,楚懋叫吕若兴解了旁边系在柳树上的竹筏,拉着阿雾的手道:“走,咱们上去,我撑蒿带着你游一圈,前几日下雨,这两日北海放水,就是浅滩处也能过筏子了。”楚懋有些兴奋。

    这机会的确难得,但是阿雾对乘舟可怕得很,尤其是这竹筏子四周还没有边沿,滑下去可不得了。

    楚懋看了一眼吕若兴,吕若兴立即捞起袍子走入了溪水里,水深不过及他大腿。

    “看到了吧,不会淹着你的,再说了不是还有我么,我会一直护着你的,阿雾。”楚懋笑道,“你连舟都不敢坐,在江南水乡那么多年,可真是浪费。”

    “在江南时,成日都在院子里,又出不得门,没什么浪费不浪费的。”阿雾反驳道。

    “那我今后带你江南定叫你在外头游个够。”楚懋道。

    阿雾想起烟雨朦胧的江南,笑道:“殿下可不许说话不算话。”

    楚懋将阿雾抱了起来放在竹筏上的矮凳上,想起来又叫吕若兴去取了笛子过来递给阿雾,“你吹着玩,分了心思也就不怕了。”

    阿雾的性子里有迎难而上的一面,她惧水这么些年,其实也一直想克服,也就依了楚懋,将笛子放到嘴边,试了几个音,十分清越,便吹起了“越人歌”。

    楚懋在竹筏的另一头撑起竹蒿,还真像那么回事儿,至少竹筏没在原地打转,阿雾想了想道:“这不像,不像,哪有公子哥儿撑船的,殿下当戴上斗笠穿上蓑衣才有意境。”阿雾这是故意刁难楚懋。

    “说得是。”楚懋道。旁边的吕若兴已经修成了人精,阿雾的话一落他就给旁边的小内侍递了眼色,那内侍一溜烟地就跑了,没多久就抱了一袭蓑衣斗笠来,没想到还真被他找到了。

    祈王殿下即使穿上蓑衣,那也是个俊朗不凡的渔翁,阿雾忍不住笑出声,又将笛子放到嘴边,这一回吹了一曲“夏荷”。

    笛声清越,所至处仿佛遍地生莲,竹筏过假山下的隧洞时,笛音回荡在空旷的腹壁里格外的荡气回肠,竹筏上搁着的羊角灯将下头的水面映得波光粼粼,幽光暗晕,美得仿佛置身在漆黑的夜空里。

    过了隧洞,前头是一段狭窄的激流,水花飞溅在阿雾的手臂上,凉爽得叫人叹息,阿雾的精神聚焦在笛子上,眼睛则锁在了楚懋的身上,一时倒也真忘了身处溪上。

    前头水面渐渐开阔,有豁然开朗之感,前头屋宇的灯火映在锦江漪里,真有天上宫阙之感。阿雾吹得一时兴起,忘我地站了起来,楚懋也在眺望远处的美景,哪料下一刻阿雾的眼睛不小心扫到湖面,遂大惊失色,站立不稳地一下就跌入了湖里。

    楚懋立即回过身,却也只碰到阿雾的衣角边,阿雾又惊又慌,大呼“救命”,却反而被湖水呛入肺里。楚懋此时已经跳入湖里,朝阿雾游过去。

    不过几下就到了阿雾的边上,手从她腋下穿过,向竹筏游去,手在竹筏上微微借力,就抱着阿雾跳到了竹筏上。

    阿雾在楚懋的怀里瑟瑟发抖,她喝了几口湖水,这会儿还在咳嗽,楚懋的手在她背后又拍又揉,生怕她着凉,楚懋急急地安慰道:“别怕别怕,都是我不好,咱们再也不划船了,再也不划船了。”

    阿雾咳嗽得胸疼,嘴里却道:“不,下回还要划,明天就来。”阿雾这是被水给激出了好强的性子,她就像跟水有仇似的,上辈子就溺过水,这辈子小时候为了躲避歹人自己跳了一回水,今日又不小心落了一回水,好事不过三,阿雾心想坏事恐怕也不能总落到她头上。

    “好,好。真是个小姑娘。”楚懋将阿雾搂在怀里,用身体暖着她。

    岸边上的吕若兴看到这一幕,赶紧叫人抱了棉被过来,又将闲杂人等撵走,楚懋这才抱着阿雾,脚尖在竹筏上轻轻一点,腾到空中,又在水面借了一回力,就跳上了岸。

    吕若兴不敢看阿雾,低着头伸直手将棉被递过去,楚懋用棉被裹了阿雾,急急带她去了最近的冰雪林。

    又是洗热水浴,又是熬姜汤,上上下下忙了好一通,阿雾这才被安置到了床上,楚懋坐在一旁帮她熏头发。

    阿雾抿着嘴笑看着楚懋,早前他还夸海口有他在不会有事,结果你看看这不就出事了。

    楚懋内疚又无奈地点了点阿雾的鼻尖道:“是我的不是,我分神了。”

    阿雾看着楚懋那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心里其实并不太怪他,实际上,当楚懋在第一刻就跳下来救她的时候,阿雾心里头对水的恐惧仿佛消失不见了,她眼里只看得见他,也知道他一定会把自己救起来。

    阿雾靠近楚懋圈着他的脖子道:“我知道殿下会把我救起来的,我后来就不怕了。”

    楚懋深深地看了阿雾一眼,只觉得眼睛有些酸,心也有些酸,眼前的这个姑娘有能力将他的心搓圆揉扁,让他觉得怎么喜欢都喜欢不够。

    “阿雾,阿雾……”楚懋的吻密密麻麻地落下,所有的情意都浓缩在了这一声又一声的轻轻呼唤里。

    “阿嚏”,阿雾打了个喷嚏,楚懋这才停了下来,将她重新用被子裹好,继续替她熏头发。

    第二日,楚懋命人将阿雾的东西全部搬到了冰雪林,吕若兴带人开始在玉澜堂丈量尺寸。楚懋拉了阿雾去书房。

    阿雾奇道:“殿下这几日不用上朝么?”

    “陛下准备过两日去西苑避暑,特免了这几日的早朝。”楚懋道。

    帝王在西苑避暑也在西苑视朝,武大臣都要轮班在西苑值守,得皇帝宠幸的重臣几乎日日都要面圣召对,所以几乎是常驻西苑,但官眷却不得跟随,所以大夏朝皇帝幸西苑之前都要免几日早朝,体贴地让他们处理几日家事。

    楚懋铺开白纸,以尺规墨笔在上头画起图来,阿雾见过这是工匠的画法,她十分好奇,倚在桌边看楚懋画图,只见他看了一下吕若兴呈上来的玉澜堂的尺寸册子,又开始落笔。

    不一会儿纸上就呈现了浴池的模样,楚懋还在上头标明了尺寸,在浴池的下头还有一层,瞧着像画的沟渠,布设十分复杂,阿雾有些看不懂。

    再然后阿雾又见楚懋还在图上标注了哪儿搁贵妃榻,哪儿搁衣架,哪儿搁矮柜等等,非常详尽,只是当阿雾看见净室里还搁了交椅时,就有些不淡定了。

    “放这个做什么?”阿雾指着那标记道。

    楚懋笑了笑,“自然有用得着的地方。”

    “楚懋!”阿雾嗔道。

    (改错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