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224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24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阿雾吃惊地微微张嘴,昨天还活生生的人怎么忽然就去了?是谁杀了元蓉梦?无病无痛的一品皇妃死得这样突然,自然得有人出来给个交代。

    “知道了,下去吧。”楚懋神色平静地遣退紫宜,又闭上眼睛休息,昨晚闹得晚了些,连祈王殿下这个始作俑者都有些没睡醒而精神不济。

    而酸累不堪的阿雾却立时被这消息给惊得生龙活虎了起来,心底生出了一丝让人松气儿的快意,真是罪过,阿雾在心里宣了一声佛号。

    可是当阿雾低头看到楚懋那样无动于衷的样子后,脑子飞快地就转动了起来,“殿下!”阿雾在楚懋耳边轻轻唤他。

    “唔。”楚懋支应一句,还是不想睁开眼睛。

    阿雾恼怒地轻轻踢了踢楚懋的小腿,可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她溜下床去了净室急急洗漱一番,换了套素色衣裙出来,头发挽了个攥子,以银钗束发,其外再不用首饰。

    阿雾对着镜子抹香膏的时候,见镜中人唇红齿白,肌肤白里透红,像渍过桃花瓣的春水,手顿了顿,难得地开了粉盒,从玉簪花苞里取了粉敷上,直到盖住那桃粉,显出苍白之色来。

    眼底的乌青之色刚好应景,也不用再费力作假。

    阿雾的指尖轻轻点了点那乌青,最近一、两个月来,这一抹青色就几乎没褪过,只除了楚懋出外办差的那几日。

    阿雾愣神之际,楚懋也已经换好了衣服出来,两人对视一眼,携手去了凝春堂——淑妃生前在西苑的寝宫。

    “殿下,这里头你可有什么要吩咐我的,哪些话该说不该说?”阿雾问楚懋道,她在元蓉梦的事情上已经犯过一回蠢,就绝不想再犯一次。

    “尽量别让人知道老六和淑妃的事。”楚懋道。

    阿雾点点头,而楚懋的这话也变相印证了阿雾对孝贞后的猜测,她不是没想过去查一查孝贞后的事情,可是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当初知道一些情况的老人死的死,散的散,要查出当年的具体情况,谈何容易。而知情的郝嬷嬷却肯定是不愿意同阿雾说那些故事的。

    凝春堂内外一片混乱,忙着收殓,忙着搭灵堂,看样子元蓉梦要在凝春堂停灵了。

    阿雾和楚懋刚到门边,就有太监跑过来说,“王爷、王妃,皇上知道淑妃的事儿后当时就晕厥了过去,五皇子已经赶去了清溪书屋,六皇子那头也派人去通知了。”

    淑妃的死自然比不上皇帝龙体不适,阿雾和楚懋折而往北,去了隆庆帝静养居住的清溪书屋。

    清溪书屋里静悄悄的一片,太医院正贺年方领着聂、沈两位太医在给隆庆帝会诊,田皇后和向贵妃分坐床头、床尾,在一旁抹泪,皇帝还没死,这谁哭得越多,就显得谁对皇帝更关心。所以才不过半会儿功夫,两个女人的眼睛已经肿了起来。

    五皇子皱着眉头坐在次间,两眼直望着内室,心里不知道是在盼望他快点儿好起来,还是在盼望他赶紧腾位置。见楚懋和阿雾进来,楚懃道了声“四哥,四嫂。”人前五皇子如同六皇子一般,也是彬彬有礼的。

    阿雾和楚懋走进内室,楚懃也跟了进来。

    阿雾看着床上躺着的脸色苍白的隆庆帝,听着他胸口拉风箱似的喘息声,心里格外的难受,这人是她曾经的舅舅,而且有他在一天,长公主一家就能保全一天,阿雾是由衷地盼着他好。

    “皇上,四皇子来看您了。”向贵妃在隆庆帝耳边轻声道。

    隆庆帝胸口的闷哼声又大了些,大概是刚才太急了,所以痰迷心窍,才至昏厥,这会儿人已经有了意识,却依然说不出话来,眼皮也耷拉着。

    “儿臣(儿臣)给父皇请安。”阿雾随着楚懋行礼,由田皇后代隆庆帝叫了起。

    “贺太医,父皇他如何了?”楚懋走到正在一旁商量方子的太医一侧询问道。

    阿雾拿出手绢也跟着田皇后和向贵妃一样地开始抹泪,只是她的心可能是最诚的。

    贺太医那头商量出了法子,命人取了稻草杆来,撑开隆庆帝的嘴探入喉咙处,由太医将那痰吸了出来,这法子果然有效,隆庆帝猛地咳了几声,就像堵塞通了一般,一下就坐了起来,吐了小半盂的痰水。

    恰这时,六皇子楚愈和七皇子也赶了过来,西山大营虽然离西苑不远,可报信的人去再到楚愈回来,绝不该只用了这么短时间,那么楚愈昨晚有没有回西山大营就成了问题。

    不过这不是追究此问题的时候,隆庆帝吐出了痰后,整个人就清醒了过来,人也睁开了眼睛,示意一旁的向贵妃将他扶起来。

    “皇上,臣妾可担心死你了,你若有个三长两短,臣妾就不活啦……”向贵妃匍匐在隆庆帝的腿上开始哭。三十好几的女人了,哭得梨花带雨一般。

    田皇后也不甘示弱,以手绢捂嘴,也抽泣上了,“请皇上为天下黎民保重龙体。”

    田皇后这样说,楚懋这几个儿子、媳妇,也只能跪下请隆庆帝保重。

    一时之间,清溪书院来了许多人,和蕊和荣五带了孩子也赶了过来,五皇子妃殷雪霞也赶了过来。

    隆庆帝摆了摆手,屋子里顿时就静了下来,他清癯的脸上,眼睛瘦得都凹陷了下去像两个让人不安的深洞。

    “淑妃是怎么死的?”隆庆帝问。

    这后宫的事都归皇后打理,但因为向贵妃得宠,隆庆帝特命她协理后宫,虽然是协理,但是连田皇后有时候都要看她脸色,所以向贵妃越过田后来回答这个问题,众人丝毫不奇怪。

    “淑妃是……”向贵妃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隆庆帝抬手打断。

    然后隆庆帝缓缓地打量起在场的所有人,如果说这里的所有人里,谁在淑妃之死里嫌疑最小,那肯定是楚懋无疑。因为元蓉梦死了对他是最没有好处的。谁都知道淑妃是楚懋的表妹,有她在宫里给皇帝吹枕头风,给他当耳目,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何况,淑妃还长得那么像当初的孝贞后——楚懋的亲生母亲。

    内室里静悄悄地都在等隆庆帝开口,末了才见他将头转向他最不待见的儿子,“老四,这件事你负责查,朕给你三天时间。”

    “儿臣遵命。”楚懋跪下接旨。

    “都散了吧,让朕单独待一会儿。”隆庆帝叹息一声又躺了下去。向贵妃待要赖着不走,田皇后和五皇子又哪能白白送她一个讨好皇帝的机会。

    两方相持不下,最后都被隆庆帝请了出去。

    楚懋因为领了皇命,自然得去办差,所以阿雾便独自回了延嘉堂,她心里打着鼓,担心三日时间太短,楚懋未必能查到真凭实据,哎,也真不知道皇帝这是真心想查到结果还是只是应付,居然只给三日时间。

    阿雾的心早从她皇帝舅舅的身上偏到了楚懋的身上,她只是不自知而已。

    晚上楚懋回延嘉堂时,阿雾才听得紫宜回报,亲自提了灯笼跑到院门外迎了上去,“殿下。”

    楚懋冲阿雾点点头,示意她进去再说,阿雾一进门就想开口问情况,可是楚懋却绕进净室,后头的太监也跟着抬了热水进来,在延嘉堂伺候了楚懋这么久,他们都知道祈王殿下一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沐浴更衣。

    阿雾亲自替楚懋取了换洗的衣裳捧进净室,遣退了伺候梳洗的太监,隔着屏风问道:“殿下,可查出什么了吗?”

    楚懋在屏风的另一侧宽衣解带,阿雾看着他将腰带脱下来搭在屏风上,继而是袍子、内衫、裤子,然后听他道:“阿雾进来替我搓背。”

    阿雾暗自啐了一口,想来自己是白操心了,楚懋这时候还有闲心占她便宜,这就说明他已经胸有成竹。

    阿雾取了香胰和瓜巾绕过屏风,结果却见楚懋正赤身站在浴桶外,阿雾吓得忙用手捂住眼睛,“殿下,你怎么不进去?”

    楚懋很无辜地看了看阿雾,阿雾这才想起延嘉堂没有玉澜堂和冰雪林的那种牛皮水囊,楚懋不事先冲洗一下是不会踏入浴桶的。

    阿雾只得取了葫芦水瓢递给楚懋,结果楚懋连伸手接都懒得,无视阿雾地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阿雾看了看楚懋,又看了看自己的衣裳,只得咬咬牙脱了鞋袜和外裳,替楚懋舀水冲淋。

    然后楚懋才踏入了澡盆,吩咐阿雾道:“一直舀水,不要停。”

    舀水、淋水,溅起水花,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可以遮掩人声,楚懋舒服地将手臂架在浴桶边缘上,这才慵懒地开口道:“你觉得是谁杀了淑妃?”

    这个问题阿雾已经想了一天了,“应该是向贵妃吧。”

    尽管田皇后和向氏恐怕都想让元蓉梦这个搅局者死,却一直在等对方下手,自己做个黄雀在后,这样的平衡却在元蓉梦和楚愈勾搭上之后被打破了。

    如果皇帝头上的这团绿云被揭发,那六皇子必然失去圣心,其实这事如果换了别的宫妃,皇帝可能根本就不会同儿子计较,但那偏偏是得宠而酷似先皇后的淑妃。所以阿雾以为向贵妃定然不愿看着这件事被揭发出来,所以干脆杀了淑妃灭口。

    但是这件事里头楚懋明显插了一脚,目前阿雾可看不出,元蓉梦之死对楚懋能有什么好处。尽管元蓉梦触了楚懋的逆鳞,可是这么多时间都过去了,楚懋又何必急在一时收拾元蓉梦呢?而楚懋又为何要尽心尽力帮元蓉梦和六皇子遮掩,这也是阿雾想不通的。

    “继续说。”楚懋道。

    “殿下像是早知道向贵妃要对元淑妃不利似的,其实若是咱们提醒一下淑妃,她若能逃过此劫必然和向贵妃狗咬狗,若能人赃并获,既除了向氏,又能离间淑妃和老六,岂不也好?”但凡有法子,阿雾都不会想通过取人命的法子去获胜。

    “那你觉得我是做错了?”楚懋笑道。

    阿雾对楚懋实在是太有信心了,所以她直觉地摇了摇头,“除非殿下想要的结果就是淑妃死,而且必须是由向贵妃动手。”

    “低下头来。”楚懋侧头对阿雾道。

    阿雾还以为楚懋有什么悄悄话吩咐,所以乖顺地低下头,结果被楚懋一下就含住了嘴唇,更被他顺势就抱入了水里。

    “楚懋!”阿雾捶打楚懋,如今弄得她浑身都湿了。

    楚懋笑着亲了亲阿雾的脸蛋儿,看来心情十分不错,只是不知道是高兴元蓉梦之死还是高兴达到了目的。

    “我的阿雾真聪明,真乃女诸葛。”楚懋笑道。

    但是后面的事情阿雾就再也猜不出来了,为何楚懋要向贵妃动手?“殿下别给我打哑谜了,你快告诉我吧。”

    (改错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