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230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30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时光飞逝,人总要成长,而阿雾则成长得特别快,她觉得当时她一定是脑子有毛病,才会被楚懋忽悠得去谈条件,这不是明摆着楚懋肯定会食言而肥的么。

    阿雾打定主意要将楚懋的所有话都当做耳旁风,可惜楚懋不放过她。即使阿雾用双手捂住耳朵往外冲,也无济于事,她的双手被楚懋反剪在身后,而楚懋解开她的腰带,用来绑住她的手。

    阿雾这才忙不迭地叫唤,“哎,哎,楚懋,你做什么?”

    楚懋的笑声从阿雾背后传来,“你都喊我楚懋了,你说我要做什么?”楚懋在阿雾的臀上重重地拍了拍。

    “那你也别绑我啊。”阿雾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

    “这是对小赖皮的惩罚。”楚懋的声音带着一丝恶意地在阿雾肩头响起。

    尽管“小赖皮”听起来带着几分宠溺,可是阿雾知道,楚懋行起事来的时候那可真没有怜香惜玉之心,今日又是这般起因,阿雾的底气一泄而空,娇滴滴嗲兮兮地道:“景晦——,你别这样,我手疼。”

    “不疼你怎么会有教训。待会儿你会更疼的,小赖皮。”楚懋点点阿雾的鼻子,“我最恨不遵守约定的人,你当初不答应就罢,我又没拿刀子比在你脖子上,可你既然答应了,阿雾……”

    阿雾向来是能屈能伸的大丈夫,变节得十分自然,“啊,我记起来了,景晦,我记起来了,咱们是谈过条件,二十一天,二十一天。”

    楚懋冷笑了一声。

    阿雾又柔声哄道:“景晦,你先把我解开啊,不然我怎么去换衣裳。”

    “如今可没有那么便宜的事儿了,否则你今后岂不是想反悔就反悔?”楚懋不接受阿雾的求和,拿手捏了捏阿雾的鼻子。

    阿雾也不知哪里来的灵感,“妙舌生花”地在楚懋的手上舔了舔。楚懋的手一顿,食指下滑搁到了阿雾的唇边。

    阿雾学着楚懋吻她的指尖那样,用舌尖轻轻卷着楚懋的食指。

    楚懋十分受用地“唔”了一声,将食指探入阿雾的口腔里。

    阿雾极尽谄媚地吮了吮他的手指,一边儿还不忘拿眼睛向着楚懋眨呀眨的,求原谅。而楚懋接下来的动作则是将中指也探入了阿雾的口里。

    阿雾愣了愣,心里暗恨楚懋的得寸进尺,可惜打也打不过,赖也赖不过,只得做低伏小,奈何两只手指对于阿雾来说,已经有些应付不过来,舌头都酸了。

    好在楚懋不过略停了停,就收回了手,阿雾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见楚懋开始解他自己的腰带。

    “殿下,你做什么?!”阿雾心里升起极端不好的预感。

    楚懋俯低身在阿雾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炸得阿雾的头发都要立起来了,“楚懋!你,你……”阿雾直打哆嗦,她可受不了这个。

    可惜楚懋就跟听不见似的,扫了阿雾一眼,就继续解着他的腰带。

    阿雾如何不清楚楚懋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忙地换了口气,又甜又糯地道:“景晦,刚才是我不好,人家是跟你玩笑来着,景晦——”如果可以,阿雾都恨不能蹭到楚懋身上摇尾巴。

    “哦。”楚懋解腰带的手这才停下。

    “你放开我吧,我这就去换,景晦——”阿雾的拖音又娇又黏,用手拧上去,仿佛就能拧出一碗甘蔗水来。

    楚懋仿佛很不情愿地叹息一声,“好吧,这回念你初犯就暂时放过你。”

    阿雾大松一口气,在楚懋替她解开捆手的腰带后,她心有余悸地悄悄挪开三尺距离,这才向楚懋可怜兮兮地问道:“景晦,那你答应的二十一天还算不算数?”

    楚懋冷笑着看了阿雾一眼,“我是不守信的人吗?”

    “是。”阿雾心里答道,这种事情上楚懋对她可不是第一次不守信了,不过她这会儿敢怒不敢言,只得用话来困住楚懋,于是笑着道:“殿下从来都是一诺千金之人。”

    “还不去换?”楚懋有些不耐地瞪了阿雾一眼。

    阿雾这才磨磨蹭蹭地从那盒子里将两件衣裳都拎了起来,薄薄的雪光绫,一件短得最多能遮住屁、股,另一件稍微好些,裙及脚踝,不过背上却什么布料也没有。

    阿雾权衡了一下,还是选了长裙,转往屏风后头去了。

    而楚懋的声音则从屏风的缝隙里凉悠悠地传到阿雾的耳朵里,“给你一盏茶的时间,否则到时候别怪我……”

    至于别怪我什么,就不得而知了,阿雾脑子里一团乱麻,她自己先把自己吓了个半死。

    阿雾磨蹭不得,只能以一种引颈就戮的英勇走出了屏风。

    楚懋的眼睛眯了眯,尽管他已经无数次想象过阿雾穿这衣裳的样子,可也不得不承认,阿雾穿上之后比他想象的还要美。

    雪光绫十分贴身,这衣裳又剪裁得格外合身。

    阿雾十分不自然地捋了捋裙子,整件衣裳仅仅以一条细细的绳子挂在脖子上,她十分担心万一绳子断了可怎么是好,而且那桃心领开得也未免太低了,简直让人的胸脯都要跳出去了。

    “转一转。”阿雾听见楚懋有些低哑的声音道,她听话的缓缓转了一圈。

    楚懋的视线凝聚在阿雾背后深深的臀沟里。

    阿雾只觉得背心一凉,这衣裳前头就算了,后面用料比前头还省,干脆就整个没有。阿雾实在不习惯这样坦胸露背露手臂地站在楚懋跟前,她将双手交叉搂住手肘,怯生生地道:“我可以去换回衣裳了吧?”

    说着阿雾就要往屏风后去,却见楚懋跨前一大步立在她面前。

    阿雾忙地往后退,急道:“你要耍赖?”

    楚懋盯着阿雾胸口颤悠悠的一对儿玉兔道:“长大了些了。”

    “楚懋!”阿雾嗔道。

    “其实你心里一直都知道我会食言的是不是?”楚懋撩起阿雾垂在胸口的一缕头发卷在手里把玩。

    “殿下一诺千金怎么会食言?”阿雾不往楚懋的圈套里钻。

    “小骗子。”楚懋捏了捏阿雾的脸蛋儿,“我自然是不会食言的,江湖规矩讲究兴欠不兴赖,所以我不耍赖,阿雾。这二十一算我欠你的,等我六十岁就还你。”楚懋一把钳住阿雾的腰,不许她逃。

    阿雾尖叫着被楚懋抱离地面,双腿在空中弹着,“楚懋,你这个无赖、流氓、混蛋……”

    “你继续骂,我喜欢听。”楚懋笑道。

    阿雾心里头暗恨楚懋的狡猾,她怎么就忘记约定这二十一局限在什么时候了,她也是个笨的,她也可以这样推托,等六十岁再来穿这衣裳嘛。

    “楚懋,我以后再也不信你了,哼!”阿雾恨恨地被楚懋压在身下。

    楚懋听了之后,撑起身子想了想,居然重新坐了起来。

    这简直大出阿雾的意料,以至于有些不相信馅饼儿掉她头上了。

    “好,阿雾,为了让你服气,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楚懋用手指轻佻地抬起阿雾的下巴道。

    “什么机会?”阿雾问道。

    “从兰雪堂出去一直到桂林,今日我都吩咐了不许人进入,给你一炷香的时间,你出去随便躲,只要不让我找着你,我从今日起就当二十一天的和尚,如何?”楚懋道。

    阿雾的眼珠子转了转,提出条件道:“那,那我要先换衣裳。”

    楚懋冷哼一声,“你现在有资格讲条件吗?”

    女人在力气上天生就逊于男人,何况还是一个练武的男人,可阿雾还是不想认命,“我穿成这样怎么出去?万一,万一……我不跟你赌,我要换衣裳,你走开。”阿雾恼怒地开始推楚懋。

    结果楚懋纹丝不动。

    阿雾急道:“楚懋,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哦,我真的要生气了哦。”

    结果楚懋却悠悠闲闲地笑道:“哦,今日我才知道,原来我们阿雾私心里是极希望被我操的。”

    阿雾惊得嘴巴都可以放下一个鸡蛋了,指着楚懋的鼻子,说不出话来,他,他这说的是人话吗?“你,你无耻、下流!”

    “难道我说得不对,我叫你躲,你都不肯,又在我身上推来推去,就是圣人也得被你挠出火来。”楚懋捉住阿雾指着他的手道。

    “你,你无赖!”阿雾辩不赢楚懋,气得直跺脚。

    “我数三声,如果你再不躲,我可就要不客气了,阿雾,我会操得你死去活来的。”楚懋的话越说越下流。

    阿雾双手掩耳,大叫着往外头跑,还不忘回头骂道:“楚懋,你这个臭流氓。”然后“啪”的一声,狠狠地将门合上,“呐,你说了给我一炷香时间的。”阿雾紧张兮兮地四处张望,生怕有人闯进来看见她这副模样。

    阿雾快速地打量一番后,跑到涵清池边捡了一支树枝,蹑手蹑脚地走回去,将正门从外头拴了起来,然后这才恨恨地四处张望躲藏的地方。

    兰雪堂前头正对的是涵清池,涵清池前头有一处绵延的假山环绕,再外头便是梅林和竹林,最外面则是桂林。

    阿雾想来想去,只有假山的腹洞里可藏人,便大着胆子走了进去。

    “阿雾,一炷香时间到,我可要出来了哦。”楚懋的声音从兰雪堂中传出来。

    (改错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