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232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32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阿雾和楚懋在归田园才住了三日,便回到了祈王府,而隆庆帝也从西苑起驾回了禁宫,至于魏郡王楚愈,居然也被放了出来,依旧在内廷行走。

    阿雾知道消息后,看了看沉默不语的楚懋,显然楚愈那一招自尽的确起了效果。

    阿雾拿手覆盖住楚懋的手背安慰道:“殿下。”

    楚懋拉起阿雾的手吻了吻她的指尖,“不疼了?”

    阿雾对楚懋的满腔怜惜瞬间化为了满腔的羞怒,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楚懋!”

    楚懋笑了笑,拍了拍阿雾的手背,“眼下要紧的还是黄、淮的水患,我去许闲堂一趟。”

    阿雾点点头,知道楚懋是要去寻幕僚商议,便起身送楚懋出去。

    楚懋去后,阿雾的事儿可就堆着来了,她离了祈王府如此久,虽然有紫扇、紫坠帮衬着,还有陶思瑶暂且理家,可毕竟还是有她们的身份不能做主的事儿,这会儿都汇拢了等着阿雾处理。

    因玉澜堂的净室还未修好,阿雾依旧住在冰雪林,便拣了日知堂做理事之厅。哪料刚坐下不到一刻钟,便有丫头来报,“何侧妃和镇国公世子夫人来了。”

    说实话,阿雾几乎都要忘记何佩真这个人了。不过此时何家上门,却也在阿雾的预料之中。

    “请她们进来。”阿雾挥手叫人将日知堂摆着的账本搬了下去。

    镇国公世子夫人肖氏和何佩真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阿雾也不起身,啜了一口茶,看着两人也不说话。

    肖夫人和何佩真见阿雾如此模样,都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就算何佩真当不得阿雾起身,可堂堂镇国公世子夫人,又是长辈,还是当得起阿雾起身寒暄的。

    只是两人心里底气不足,也不敢同阿雾叫板,倒是何佩真眉头一拧就想发火,却被肖氏拉了拉袖子给阻止了。

    阿雾含笑道:“肖夫人请坐。”却看也不看何佩真。这位何侧妃真当自己奇货可居了,先时哭着脑子自毁清誉也要嫁给楚懋,到后来觉得不如意了,一回娘家就是一年半载的,如今眼见皇帝身子骨不行了,三个皇子里,五皇子不肖,六皇子的母族又出了那样的事儿,这才赶着要回祈王府,阿雾若是不敲打敲打她们母女俩,她们还真当自己是盘菜了。

    “多谢王妃。”肖氏拣了阿雾左手下的一溜玫瑰椅的第一张坐下。

    何佩真总算是醒了一回事儿,乖乖地立在阿雾的右手边。

    肖氏看着这一幕却觉得眼酸,自己含在嘴里都怕化了的金尊玉贵的女儿,如今却只配站着说话,肖氏心里头既恨阿雾,也恨何佩真自己个儿不争气。可如今说什么都晚了。

    肖氏面上浮起一层忏愧之色,“说起来也忏愧,今日我是特意将真儿送回来的。真儿任性,哪有出嫁女回娘家住这许久的,即便是王爷、王妃再仁德,她也不该如此。可是偏偏府里的老太君最疼真儿,这一老一少的,弄得我和她爹也头疼。这回还是老太君自己想通了,叫了我送真儿回来,给王妃赔罪。”说罢,肖氏对着何佩真做了个眼色。

    何佩真不情不愿地跪了下去,“请王妃责罚。”

    阿雾含笑听着肖氏的话,不得不说这位肖夫人的一张嘴巴挺能耐的。先就点出了这都是何佩真任性闹出来的,不过阿雾是正妃,也不好计较一个任性的侧妃。

    再来么,当初何佩真离府,也算是阿雾同意了的。实际上当时阿雾跟着楚懋去了洛北,装病不肯见何佩真,何佩真回娘家后,祈王府也没派人去接过,两边其实肚子里头都明白得很。

    至于其三么,镇国公府的老太君不就是镇国公夫人么,老太太究竟想通了什么,十分值得人玩味。

    阿雾心里头也佩服镇国公府的厚脸皮,一句想通了,就想把两家已经断了的情谊补起来。不过镇国公府毕竟手握重兵,即使楚懋不想收拢他们,却也绝不能开罪。

    阿雾顺着何佩真的话道:“世子夫人也是管家之人,不知府上若出了这样的事,该是个什么行事章程?”

    肖氏没想到阿雾这样不给脸面,让她自己抬手打自己的脸,可一想到家中老爷的话,又把心头之火忍了下去,“虽说是真儿有错,可是真儿嫁进王府也三、四年了,哪知道回府调养身子的时候,大夫一把脉却只姑娘、姑娘的叫,我们才知道……就为着这个,我家老太君才一直留着真儿。虽说我们镇国公府不是什么头等人家,可是这姑娘生来也不是为了给人这般羞辱的……”

    肖氏这是软硬兼施带上威胁了。

    阿雾倒是不怕,“既然如此,何侧妃还是个闺女,又何必再送回来,不如我这儿再为何姑娘添一份嫁妆,也免得耽误了她。”

    肖氏一听这话就气得发抖,万万没料到阿雾是这般惫赖之人,她原以为刚才的话一出口,这位祈王妃必然低头,哪知道这样无耻的话她也说得出。

    “我们真儿可是皇上亲自指婚,上了玉碟的侧妃,王妃这话是何道理?”肖氏站了起来,何佩真也跟着站了起来。

    阿雾轻笑道:“肖夫人也知道这是皇上指婚,所谓雷霆雨露皆是皇恩,我倒是不知道原来何家对我家殿下不满,就可以把侧妃接回去住个一年半载的。这会儿又来跟我说什么是上了玉碟的侧妃。今日只有我们三人,也不怕打开天窗说亮话,像何侧妃这样动不动就回娘家住的人,如今还是个姑娘,却也不让人奇怪。”

    肖氏听了一愣,这里头本来错的是祈王,可毕竟何佩真的确回娘家住了太久,这是有理也变成没理了,肖氏的气势顿时一散,“王妃,这是不许我们真儿回来了?”

    阿雾笑道:“我哪里是这般意思,肖夫人不必着急,我毕竟年轻,没遇到过这样事情,先才不是正跟夫人商量,怎么处置么?何侧妃这事儿,不处置不足以服众,还望肖夫人能体谅我这个做主母的难处。”

    肖氏扯出一丝难看的笑容道:“自然,自然。”

    “那好,就让何侧妃在院子里抄写三个月的经,肖夫人你看如何?”

    肖氏惊讶地望了阿雾一眼,说实话,她还以为这位祈王妃要逮着机会狠狠地整自己闺女儿,哪知道却是这样高抬轻放,心里头真是再满意不过了。

    “多谢王妃体谅。”肖氏由衷地笑道。

    直到走出祈王妃的大门,肖氏都还在回味这位祈王妃的厉害。原本她们是有理的一方,却被这位祈王妃三言两句打发下就成了无理之人了,还不得不看她的脸色行事。肖氏还没走进祈王府时,以为凭着拿捏了祈王的弱点,自家又是镇国公府,这位祈王妃便是有不满却也只能忍着,哪知道后来却变成这样,倒成了她卖给镇国公府一个人情了。

    肖氏一回府就去见了镇国公。

    “老爷。”

    “真儿那边如何了?”镇国公世子爷何毅昊问道。

    肖氏将当时的情形细细道给何毅昊听,只见他皱了皱眉头道:“这位祈王妃也欺人太甚。”

    “是啊,她如此厉害,又是那样一副相貌,真儿在她手里绝对好不了。”肖氏心疼何佩真道。

    “不急,既然她如此行事,自然还是祈王对咱们府上有所求,只要知道了祈王的态度就好办。”何毅昊道。

    “可是咱们和六皇子那边……”肖氏小声道。

    “闭嘴。再也不许提六皇子那边一个字,那些能开口的人都已经开不了口了,只要我们自己小心……”何毅昊道。

    “可是,如今皇上又起复了那位,您看会不会……”肖氏不甘心地道。

    何毅昊皱了皱眉头,“爹不看好那位,再说真儿是祈王的侧妃,当初冒险走那一步已经是不妥,快别多想了,你劝着些真儿。”

    至于阿雾这边,实际上她并不能肯定楚懋是否愿意接受镇国公府的抛来的媚眼。楚懋在向贵妃一事上,惹了隆庆帝的忌惮,这个时候镇国公府很有可能是块烫手山芋,可偏偏何佩真的确是楚懋的侧妃。

    待晚上楚懋回来,阿雾将何佩真回来的事说给了楚懋听,又笑着将肖氏抱怨的话也讲了出来,结果只换来楚懋揉眉头的动作。

    阿雾伸手替楚懋揉了揉眉心,心里也知道楚懋近日的压力颇大,“听说皇上五日都未曾视朝了。”

    “唔,太医说是感染了风寒。”楚懋将阿雾搂入怀里道。

    “殿下去治河的事安排得怎么样了?”阿雾有些担忧地问,“这个时候离京,万一皇上他……”

    楚懋揉了揉阿雾的头发道:“贺年方说他至少还能支撑一年。”

    阿雾不再说话,贺年方的医术她还是相信的。阿雾忽然想起一桩事来,“当初六皇子是如何知道我同元淑妃的事的?”

    楚懋的手顿了顿。

    阿雾立时了然,抽回手嘟着嘴道:“是相思?”然后又嘟囔了一句,“还真是阴魂不散。”

    楚懋笑着戳了戳阿雾的额头,“你什么仇都报了,不必将她放在心上。”

    阿雾愕然:“我报什么仇了?”

    楚懋亲了亲阿雾的脸蛋,不再说话。

    第二日阿雾就知道楚懋的意思了。相思的夫君,那位白公子同人争戏子,被对方打成了重伤,没几日就去了。这一日相思带着她的嫁妆,事前完全没派人来说一声,就这样回了祈王府。

    (改错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