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233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33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相思回府的消息第一时间就传到了阿雾的耳朵里,可是毕竟她还顶着郝嬷嬷义女的头衔,阿雾也不能将人就这样撵出去。

    阿雾让紫扇去叫了贺春来,“你去芗城白家请他们家的人来,就说白家的二奶奶回了祈王府。”

    贺春行事谨慎,腿脚又快,去办这件事最合适不过。

    晚上,楚懋回府的时候,郝嬷嬷便带了相思一同前来冰雪林。阿雾厌恶地看着两人,整个白日她都在等着刚回府的“姑奶奶”上冰雪林来见一见她这位嫂子,结果这位相思姑娘还真当红药山房能顶起整片天呢。

    再看相思,她那双眼睛就跟淬了毒似地看着阿雾,恨不能剜了阿雾的心切了阿雾的肺一般。

    “勤煦哥哥。”相思刚叫出声,眼泪就跟不要钱似地往下淌。

    楚懋转头望向阿雾道:“这是怎么回事?”

    阿雾很无辜地回望楚懋,“我也不知道,相思早晨回来后,我这也是才见到她。”

    相思转过头用刀子似的眼睛割着阿雾道:“相思命苦,不敢来烦王妃,只求勤煦哥哥能为相思做主,白家欺人太甚,相思实在过不下去了。”

    楚懋没说话。

    相思抹着泪道:“当初王妃说白家家风好,这才将相思嫁了过去。结果,结果那白松若喜好男风,除了成亲第一夜待在我屋里外,之后再也没进过我的屋子。白家那老太太见我几个月肚子里都没有动静,便总使脸色给我看。白家是诗书之家,不事耕织,一家老小的嚼用都难,我婆婆还想来骗走我的嫁妆。到后头,白松若和人争戏子被打死了,我在白家就更是备受欺凌,她们骂我克夫,我,我,勤煦哥哥,求你救救相思吧。”

    “殿下,我就相思这么一个闺女儿,我是断断容不得别人这样欺负相思的。”郝嬷嬷也抹了抹泪。

    屋子里两个女人都哭天抹泪的,话里虽然不提阿雾,可都知道这桩亲事是阿雾看的,相思如今落得这样的地步,阿雾难辞其咎。

    可是阿雾脸色丝毫没有内疚难看之色,怪不得楚懋昨日说她早就报复了相思,想来是他那头早就得了消息。不过像相思这样的搅屎精,你若雪中送炭,只怕她就是中山狼。阿雾却没有这等妇人之仁。

    楚懋拿眼来看阿雾,这是主母份内应管的事。“我已经让人去请白家的人了,到时候咱们当面对质,若白家真这样对相思,咱们自然是要讨回公道的。”

    “也好。相思就暂且住下吧,你是她嫂嫂,多照看些。”楚懋道。

    阿雾点头应了。

    相思却惊愕地抬头望着楚懋,没有从他眼里看到任何怜惜的情意,却被他这样轻易地就打发了。

    “相思你先回去吧,我还有话同殿下和王妃说。”郝嬷嬷对相思道。

    相思点点头,退了下去。

    “殿下,算是姑姑求殿下,这次无论如何要护住相思。”郝嬷嬷“咚”地一声给楚懋跪下。

    楚懋连忙起身扶起郝嬷嬷,沉声道:“姑姑,你这是做什么,有话你说就是了。”

    “殿下,不管相思在白家如何,可她还年轻,白家又是那样的人家,必定要让她回去守节,可是你也是知道的,那白松若根本不是个东西,相思她还有大把的年华。”郝嬷嬷哭道,却不愿意起身。

    楚懋和阿雾对视一眼,阿雾的眼底一片凉意。

    “姑姑,你先起来吧,这件事还要听听白家那边的意思,白家是芗城望族,百年来从没有再嫁女,再醮妇,从前朝算起,已经立了十几座贞节牌坊。”楚懋的意思不言而明。

    这也是当初阿雾替相思精挑细选人家时考虑过的问题。

    “殿下!”郝嬷嬷厉声道,简直不敢相信楚懋的话。

    “嬷嬷不必为难殿下。相思我是绝不会留在府里的,如果她不是嬷嬷的义女,我早就要了她的性命。”阿雾起身道。

    郝嬷嬷的眼睛急急地向阿雾刺来,“你……”

    “嬷嬷不必这样看我。元蓉梦的事情是怎么泄露出去,叫六皇子知道用来对付我和殿下的,嬷嬷心里难道不清楚?像相思这样不顾大局,偏狭恶毒之人,再留在府上不过徒添麻烦。嬷嬷若真心为相思好,还是劝她好好收心,只要有殿下一日,白家也不敢轻慢了她。”阿雾可不像楚懋那样,舍不得戳破郝嬷嬷的私心。

    郝嬷嬷脸色一白,“殿下,那都是相思一时糊涂啊。”

    楚懋扶了郝嬷嬷坐下,“可是现在是容不得有任何糊涂的时候,姑姑。”

    “可是若不是当初王妃替相思择了这样一门亲事,她又怎么会……”郝嬷嬷怒指阿雾。

    阿雾可受不得这样的气,“这是她自己选的路。当初如果不是嬷嬷先捧相思,再捧元蓉梦,你明知道元蓉梦是个什么样的人,还和相思沆瀣一气地想要拉拢她来对付我,相思也走不上这条路。难道嬷嬷只许你们害人,不许我以直报怨?说到底,嬷嬷引以为仗的便是殿下对你的敬爱,可你明知道殿下的为人,却还……”阿雾说到这儿,也再说不下去。她知道郝嬷嬷在楚懋心里的地位,而郝嬷嬷的所作所为对楚懋的伤害,恐怕比郝嬷嬷以为的要多得多。

    “我不是,殿下,老奴一生勤勤恳恳为你,我……”郝嬷嬷满眼泪花地道。

    “姑姑,我知道,我都知道,姑姑对我的好,我一直记得。”楚懋轻声道,“只是相思是断然不能留在祈王府的。”

    郝嬷嬷流着泪,却再也说不出话来。

    “姑姑若是喜欢孩子,改日再领养一个,也能代我孝敬姑姑。”楚懋道。

    郝嬷嬷点了点头。

    楚懋站起身道:“我送嬷嬷回去吧。”

    阿雾站在楚懋的身后,“恭送”这两位出冰雪林,却见楚懋回过头看着她道:“你还不快些。”

    阿雾这是愣了一息,就反应了过来,将手放入楚懋递过来的手中,在月色里一同送郝嬷嬷的竹轿起身,并一直行到红药山房。

    郝嬷嬷叹息一声,即使都撕破了脸,可是楚懋的态度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郝嬷嬷落了轿,对楚懋道:“殿下和王妃早些回去歇息吧。”

    楚懋点了点头,“姑姑,你看是从慈恩局挑一个小姑娘过来,还是去姑姑的家乡寻一个?”

    “殿下,容我再想想。”郝嬷嬷道。

    楚懋没再说话。回冰雪林的一路上一直握着阿雾的手,两个人并肩走着,却不说话,任月华倾泻在肩上,若叫人见了,定要叹一句,“真神仙眷侣也。”

    “我还以为殿下这回又要袒护相思呢。”阿雾摇了摇两人交握的手,眉眼弯弯地侧头看着楚懋。

    楚懋回头只轻轻说了一句,“别那样对姑姑。”

    阿雾的脸色变了变,笑成了月牙的眼睛恢复了平顺,毫无阻拦地就从楚懋手里抽出了手来,这多少让阿雾觉得有些难堪。

    阿雾心里头嘀咕道,若是郝嬷嬷年轻些,没准儿又能出一万贞儿呢。

    阿雾看了看眼前的忘我溪,开口道:“殿下,若是我和郝嬷嬷一起掉入湖里,你会先救谁啊?”

    楚懋凉凉地扫了阿雾一眼,阿雾也知道自己这个问题问得有些离谱可笑,遂也不再追问。

    贺春的办事效率极高,白家的人第三天上头就到了祈王府,来的是白夫人和白家的**奶,也就是相思的婆婆和嫂嫂。

    阿雾在日知堂见的白家人,白夫人一进来,她就站了起来,笑着迎上去,“夫人请坐。”

    白夫人的脸色并不好看,刚刚经历丧子之痛,又遇上相思这么个离家出走的媳妇,阿雾十分体谅她的心情。

    郝嬷嬷和相思也在日知堂,相思立在郝嬷嬷的身后,低头不语,鬓边插着一朵白花,看上去楚楚可怜,倒有些像被恶婆婆磋磨怕了的样子。

    可是阿雾当初替相思挑这么亲事的时候,曾经仔细打听过,白夫人和那位**奶燕氏都是教养良好的大家闺秀出身,白家的家风是真的好,只除了那位喜好男风的二爷。若是相思不闹什么幺蛾子,即使她那位夫君没出息,但她在白家的日子绝对不会难过。

    “夫人这一路奔波辛苦了。”阿雾客套道。

    白夫人摇了摇头,“不敢言辛苦,只是家里还有许多事,公爹又病着,妾身还要赶回去伺候汤药。所以,妾身其他的话也不多说,这一趟只想接了二奶奶回去。”

    阿雾看了一眼郝嬷嬷,这才道:“相思因为丧夫,心里头苦闷,又听得郝嬷嬷身子不好,这才一时情急回了王府,还请夫人不要放在心上。”

    白夫人点了点头,像是接受了阿雾的说法。

    相思却红着眼睛道:“我不回去。白家就跟死人墓一样,就为着他们的沽名钓誉,便要我去替白松若那畜生守节,我不回去。”

    白夫人和燕氏的脸色一变,又听见相思道:“公公和大伯都在,她们自然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若是大伯去了,你让大嫂守守看。”

    “相思!”一共有三个人出声阻喝相思。白夫人、阿雾和郝嬷嬷。

    可惜相思受够了白家那死水一样的地方,哪怕她只能远远地看着楚懋,她也愿意,她是铁了心不回白家。但是不管是楚懋还是郝嬷嬷,亦或阿雾,仿佛都默认了要送她回白家,因此相思也抛掉了所有的顾虑。

    燕氏自然也听不得这样的话,本想讥讽相思的教养,可又想起她原本便是个孤女,便换了一张委屈的脸站在一旁道:“我白家这百年来,从无再嫁女,再醮妇,二奶奶自从到了我家,咱们也从来不敢给你气受,妯娌之间都敬着你,却不知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便是你不为二叔守节,可三年的夫丧总是要守的,二奶奶还是跟我们回去吧,老太爷如今因为二爷的死气得躺在了床上,难道你想被人戳着脊梁骨说不孝吗?”

    燕氏的话有礼有节,难怪能被聘为白家的宗妇。

    相思被燕氏说得哑口无言,拿眼去求郝嬷嬷,“姑姑,我若是跟她们回去了,今生恐怕就再也出不了门了,你不知道白家的家规有多严,我,姑姑,求求你……”

    郝嬷嬷拉着相思的手道:“相思,三年夫丧咱们总是要守的,你且回去,三年后,姑姑再来接你。”

    “姑姑!”相思绝望地看着郝嬷嬷,可嘴里半点不提白家克扣她嫁妆等事,其言之真假便一目了然了。

    燕氏站出来又道:“我白家规矩是严,可从来不会亏待守节妇人。公公和婆婆早就商量过,二奶奶跟我们回去,便从旁支里挑个孩子过继到二奶奶膝下。”话里的意思就是三年后也不会放相思离开了。

    若是相思不是相思,阿雾是绝对不会容白家这样欺负人的,哪有逼人守节的道理,只可惜相思选择站在了阿雾的对立面,她又不是圣母,不落井下石已经算是极好的了。

    郝嬷嬷拍了拍相思的手背,对着燕氏道:“可那总归不是自己的孩子。你们家的二爷是个什么样的人,咱们现在也清楚了,只是一夜夫妻百日恩,相思替他守三年是本分,可是三年后相思还肯不肯留在白家,却由不得你们白家说了算,真当咱们王府没人么?”

    郝嬷嬷看了看阿雾,阿雾心里对相思最终的归处没什么兴趣,但是只要她这三年不在祈王府,对阿雾来说也就够了。毕竟相思是郝嬷嬷的心头肉,而郝嬷嬷又是楚懋心里头谁也不能动的姑姑,阿雾也想留一线彼此将来好见面。

    “郝嬷嬷说得有理。这自古守节都是自愿,没有逼人的道理。夫人先带了相思回去吧,等她服丧满了,咱们再做理论。”阿雾出声道。

    白夫人看了燕氏一眼,见她微微点了点头,便道:“也好,那我们就不打扰王妃了,还得赶回芗城。”

    (改错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