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235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35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先生说,荐我去黄、淮治河的事情,皇上已经意动,估摸着这几日就有旨意下来。”楚懋拉过阿雾的手,捏了捏她的手心,“此次的差使艰难,你又惧水,便不带你去了。我拨三十名亲卫给你,贺春手上还有十名影卫,你皆可调用,只一条,出门必须带上冰霜,她是女子在你身边也方便。另外,我已经让冰霜在她师门那边,再物色一到两个人来你身边。”

    经楚懋这样一说,阿雾顿时感觉自己就像块金疙瘩似的,“我哪里用得着那么多人伺候?”话虽然这样说,可阿雾也是同意楚懋的,如今这样的时局,万事再小心也不为过。

    “这两日我会安排姑姑回她家乡,等我回来时,再去乡下接她。”楚懋抓起阿雾的手,在她手背上轻轻地一啄。

    对于祈王殿下这种动不动就抓就亲的举止,阿雾已经见怪不怪,“殿下是担心我欺负了郝嬷嬷,还是担心她使什么幺蛾子呢?”

    楚懋掐了一把阿雾嘟起的嘴,“少得寸进尺。不管姑姑如何,可如果没有她,也就没有今日的我。”

    阿雾泄气地嘟囔一句,“知道了。我从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阿雾正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更讨厌郝嬷嬷,再也没有比拿自己讨厌的人没办法的事更令人泄气的了。

    “朝廷打算在洛北的锋湖和银城开口互市,这两个地方的千户所,归洛宁卫统辖。可是其人选比,比洛宁卫指挥使还重要,不仅得会打仗能压制住鞑靼人,还得懂得圆和融通,重要的是要一视同仁,你看你二哥怎么样?”楚懋问道。

    阿雾一听是两个卫所,心里头就动了动,唐家本就有心让二哥出去历练,而洛北是今后楚懋施政的重中之重,荣珢能去自然是极好的。

    “二哥从没打过仗,这个不好说,但他人机灵得紧,也懂得变通,我觉得倒可以试试。”其实阿雾心里头却觉得顾二哥最合适去洛北,他在辽东已经历练了两年,又是公主嫡子,去往洛北更能震慑那些兵痞。不过阿雾已经碰过一次钉子,再不敢在楚懋跟前提。

    可是阿雾知道正元帝的用人之道,只要你有本事,不拘出身,五、六分的人才也能被他用出七、八分来,阿雾觉得要拉拢楚懋和长公主恐怕难度不一般,但是若是顾廷易自己了得,让楚懋不愿意轻易动他,这就算成了三分了,阿雾对顾二哥的本事可是十分相信的。

    既然楚懋能为荣珢活动,那阿雾觉得凭借顾、唐两家的关系,让顾二哥和荣二哥都去洛北,互相照应,岂不绝佳?

    只是这件事里难的是不知道顾二哥愿不愿意去洛北任职,长公主那边也未必说得通。

    不过像是老天都在帮阿雾似的,她从楚懋那里得知洛北要开口互市,立即就让紫扇去通知了紫砚和林京娘。

    大夏朝需要马匹,可是那些北胡人需要的却是大夏的布匹、陶瓷,还有做工精良的金银玉器,阿雾不愿意放过这样好的赚钱机会。

    都说穷过的人才会看重金钱,阿雾当初刚重生到荣六身上时,可没少受缺钱的困扰,早将她那粪土金钱的郡主气性给消磨了,而且钱的确能使鬼推磨。

    紫砚和林京娘在璀记等阿雾,而且还带了另一个人来。

    阿雾走进璀记的后院,就见到了那个阔别两年多的人,他正背着手,立在一扇双面绣前,细细欣赏。

    “二哥。”阿雾快步走了进去,她本来正准备给顾廷易写信,结果活生生的人就站在了她跟前,这如何能不让阿雾高兴?

    顾廷易转过身,望着阿雾,“阿雾。”

    顾廷易瘦了、黑了,可是更见硬朗,像一座巍峨耸立的大山,让人看了就觉得安心。

    阿雾的眼角沁出一滴泪来,她都快忘记自己曾经是康宁郡主了,她曾经的亲人不再认她,唯有顾廷易,就仿佛是她两辈子的桥梁一样,阿雾见着他,便觉得自己思念他太久太久了。

    “二哥。”阿雾又上前一步。

    “怎么哭了,受委屈了?”顾廷易也上前一步,靠近阿雾,他没有手绢,便作势要牵了袖子来给阿雾擦眼泪。

    阿雾被顾廷易的动作逗得一笑,自己抽了手绢出来抹泪,又延了顾廷易入座。

    “二哥,你怎么回来了?在辽东怎么样,吃了不少苦头吧?”阿雾有些心酸,却淡忘了,或者是故意淡忘了当初顾廷易远走辽东的原因。

    在阿雾看来,即使顾廷易对她有点儿什么其他的心意,在远隔了两年后,也应该淡化得差不多了。

    “不算吃苦。真正的走出去了,才知道自己以前的生活有多窄,我这次回京是专程为父亲做寿的,待半个月就走。”顾廷易道。

    “二哥还是想回辽东?”阿雾问道。

    顾廷易挑了挑眉毛,阿雾这个问题肯定不是随便问的,便示意她继续。

    “辽东有燕国公镇守,这几年高丽和女贞看着起不了什么风浪,二哥如果想建功立业,何不往另选他地?何况,二哥在燕国公手下也历练了两年了,燕国公老成持重,哥哥的上头有他这样的大树遮着,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再多五年历练,也未必能多学到什么东西。”阿雾倒不是说燕国公的坏话,而是在这样的人手下,只能循规蹈矩,做不出多大的事儿来。

    其实顾廷易何尝没想过,只是一时还没想好要去哪里,听阿雾这样一说,他笑道:“你怎么知道我想建功立业,难道我就不能赖祖荫庇护,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阿雾皱了皱鼻子,“二哥哄我呢。你从小就闹着长大了要做大将军,要不靠母亲挣得功勋,你从来都不想被人提及时,只是福惠长公主的次子。若非母亲强要留你,只怕你早就雄鹰展翅了。”

    顾廷易看着阿雾,愣了愣。他的确不愿意只做福惠长公主的次子,可是这样的心事即使是大哥,他也不曾吐露过,不想却被阿雾看了出来。而她也的确说对了,在家是母亲太过强势,他根本挣脱不出,如果不是因为阿雾被指婚的那件事,他也不会心灰意冷地同长公主力争,最后终于去了辽东。

    但是在辽东,有燕国公顶着天,顾廷易也不过是做些整饬军备之事,若要回京,却又是他与长公主苦争才来的辽东,就这样回去,今后只怕再也抬不起头,待想行军打仗,建功立业,燕国公又自有亲信,处处视他做公主的嫡子,稍微有点儿危险的事情,都不敢指派他。

    “你既然这样说,自然是有事教我,还请妹妹指点。”顾廷易同阿雾玩笑地作了一揖。

    阿雾咳了两声,一本正经地受了顾廷易的礼,“念你心诚,本仙是特地下凡来指点于你。”话还没说完,阿雾自己就先笑了起来。

    顾廷易看着阿雾,他却没笑。两年不见,他也以为自己能放下,他无数次告诉自己,阿雾就是他的亲妹子,可是今日在看到她的那瞬间,他的心就又像不是在为自己跳动了。

    才两年不见,阿雾又长高了些,两年前还像一个花骨朵,如今却已经是牡丹滴露,风情妍丽,姿态绰约,一举手一投足,都叫人挪不开眼睛。顾廷易觉得,阿雾的身上既有南国水乡女儿的灵秀莹透,又有北方佳人的明艳端丽,无论他在记忆里如何描摹她的美丽,都及不上她鲜妍的站在你面前的风姿。

    何况他们是这样的心心相印,顾廷易觉得自己不为人所知的心事,阿雾都知道也都明白。可偏偏这样的人,却成了别人的妻子。

    若是换了另外的人,顾廷易很怀疑现在的自己会不会倚仗权势去强求阿雾,可偏偏那人却是祈王。

    “二哥,想过去洛北没有。听说锋湖和银城要开口互市,你若能去洛宁卫,必有一番作为。”阿雾道。

    顾廷易笑了笑,“这能有什么作为,不就是抽点儿税么?”

    阿雾知道顾廷易这是跟她开玩笑,正了颜色道:“此言差矣。洛北刚平,金国尔汗依旧野心不死,前朝也有两国互市的事情,最后还不是演变成了北胡的单方劫掠。这一次,我朝大胜而开口互市,却是要压着北胡,只求公平互市,长久互市。”

    顾廷易听了进去,“听说祈王殿下九擒九纵金国尔汗,打怕了他的胆子,怎么不趁机让北胡纳贡,却还要开口互市?”

    这也是许多人不理解楚懋的地方,也是他遭受的非议所在。

    阿雾却不想顾廷易误解楚懋,遂将楚懋的胡汉一家之论讲给了顾廷易听。

    “好个胡汉一家,好大的气魄。咱们大夏朝自立朝以来,就屡受北胡扰乱,若果能如祈王所设想,那真是不世功业。”顾廷易幼读史书、兵书,知道中原与北胡之乱,历来就有,并不独大夏朝受害,亡朝灭代里都有北胡的影子。

    “可这并不是短期能成之事,还需大夏朝国力不衰,能一直压制北胡,过个三代、五代才能见效,也没有二哥想要的那种建功立业的机会,但是我想,近几十年总是会小战不断的。北边需要一个强势而又能与殿下志同道合之人镇守。”阿雾道。

    顾廷易点了点头,“我会考虑的。”

    阿雾知道顾廷易要考虑什么,他肯定清楚舅舅隆庆帝的身子快要不行了,去洛北并不仅仅是单纯的调职,而是站队的问题。若是下一任天子是五皇子或六皇子,那么洛北的局面恐将大变。

    “他对你好吗?”顾廷易沉默了片刻,启口问道。

    (改错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