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236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36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楚懋对阿雾好不好这个问题,阿雾还没有认真思考过。可能在普通人眼里看来,祈王殿下已经算很是不错,但是阿雾对人的要求一向是苛刻的。即使撇开郝嬷嬷不说,光就祈王殿下本身,阿雾也觉得他的喜怒无常外加需索无度,以及对长公主的疏离,都是大大的缺点。

    阿雾的表情一时间有些为难,顾廷易再联想到她要一个丫头都来找自己想办法,心里头就有了自己的看法。

    “阿雾,如果他待你不好,只要你开口,二哥就带你走。”顾廷易道。

    阿雾压根儿没想过顾廷易会说这样的话,她笑了笑道:“二哥开什么玩笑呢,我怎么走?”

    “只要你愿意,实在人为,总会想到办法的。而且如今局势不明,若真到了那一步,还不如早点儿……”顾廷易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万一祈王夺位失败,肯定会连累阿雾。

    阿雾心里涌起一股感动,只有顾二哥会在觉得她过得不好的时候,提出将她带走,而其他人都有太多太多的顾虑,从来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不过感动归感动,阿雾还没觉得自己凄惨得需要死遁才行。

    “好了,二哥别说这些了。向家的事情你知道其中缘由了吗?”阿雾问道。

    虽然顾廷易点了点头,可阿雾还是把事情再说了一次,“二哥,你觉得舅舅对向氏一族,下手这样狠,还会属意楚愈吗?”

    顾廷易想了想,“不一定,毕竟他还是舅舅的儿子。”

    “可是这件事情是祈王抖出来的,我想现在楚愈一定恨死了祈王府,所以绝不能让他登上大位,二哥。”阿雾望着顾廷易道。

    “你想怎么做?”顾廷易问。

    “二哥,你就去洛北看看吧,这件事的背后是殿下在推动,如果洛北出了事情,殿下第一个就交不了差,不管是为了黎民,还是为了我,二哥都认真考虑一下好不好?”阿雾小心翼翼地道。

    阿雾不得不承认自己使用了一点儿卑鄙的手段,就像楚懋骂她的那样,玩弄人的情感于鼓掌,可是她也是迫不得已,必须要将顾廷易拉上船。

    “二哥,回去有机会也劝劝娘吧,依我看,五皇子也不可靠,他这个人人品太坏,你不知道他,他对我……”阿雾顿了顿,“总之,这样的人如果登位,于国于民都绝不是好事。”

    “好,我会去劝母亲的。”顾廷易点头。

    大概是顾廷易答应得太容易了,而多少让阿雾有些意外,“二哥?”

    “没有敷衍你,阿雾,你想要的,我都会帮你拿到。”顾廷易认真地看着阿雾道,又笑了笑,“谁叫你是我最疼爱的妹妹呢?”顾廷易替阿雾理了理那一丝在她鬓边乱飞的头发。

    阿雾有些不自然地理了理头发,笑了笑,“应该再抿一抿的。”好像除了楚懋,还是不太适应别人的碰触,阿雾自己也觉得有点儿怪。

    阿雾心里头有些烦躁,她自然看得出顾廷易对她还是有些许的不一样,可是又不得不利用这一的“不同”,来达到目的,甚至还有些庆幸。

    阿雾心里头不由得恼怒起楚懋来,如果不是他的态度强硬,她也不用再将二哥拖入这样的泥泞里,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不可饶恕。

    可是若是阿雾将事情和盘托出,依照长公主和顾廷易的自尊心,阿雾真怀疑会不会闹出更大的幺蛾子来,阿雾输不起,所以不敢轻易尝试,只能拿着滚开水往顾廷易的心口上浇,“二哥这次回来,家里应该要为你的婚事操心了吧?我倒是有几个不错的人选给二哥推荐。”

    “母亲确实少不了要操心这件事,到时候说不定还真要来征求阿雾的意见,毕竟你和那些姑娘接触多,更清楚她们的性情和品行。”顾廷易笑道。

    阿雾听了顾廷易的话,简直是喜出望外,她这位二哥光风霁月,比起她这个妹妹来说可是好许多了,是她心思龌龊了。“自然,定然会替哥哥把好关的。”

    阿雾的脸上迸出明艳动人的笑容,顾廷易心里叹息一声,“这就够了。”

    顾廷易其实比福惠长公主看得更明白,五皇子那德性,从来就没进过舅舅的眼睛,舅舅一开始就中意六皇子,因为这回向家出了事,四、五两位皇子才有了问鼎的机会。但是顾廷易从来都不看好五皇子,却奈何不了长公主的选择,毕竟长公主同向氏向来不睦自然不可能支持六皇子,她更是厌恶四皇子,五皇子是其唯一选择,这也是顾廷易和他的大哥一直没反对长公主的原因。但是看现在的局势,阿雾是四皇子妃,若是楚懋登帝,顾廷易觉得对卫国公府来说,支持四皇子上位,比五、六两位皇子登基恐怕都更为有利些。

    阿雾从璀记回祈王府的一路心情都颇为不错,一直以来压在她心头沉甸甸的事情总算有些头绪了,路过德兴坊的时候,还特地叫紫锦下去买了韩记肉包和沈记的卤猪肘,这样的东西阿雾平日自然是难以看得上的,但是路过时鼻尖一动,便做主买了。

    阿雾让紫锦将东西拿去分给紫扇她们几个,再给宫嬷嬷和桑嬷嬷也送了一份去,连冰雪林的吕若兴等人也有份。以至于每个人都看得出来祈王妃今日心情好。

    与阿雾的好心情相反的是,她一走进冰雪林的内室就看见楚懋板着一张脸坐在南窗榻上。

    “殿下。”阿雾出声唤道,楚懋脸上刻着“不高兴”三个大字,见楚懋没有搭理她的意思,阿雾也不想去碰一鼻子灰,便转入了净室。

    等阿雾再出来时,楚懋已经换了副样子,手里拿着书卷,有规律地翻页,脸上也不再寒气四射,恢复了往日的清隽。

    阿雾坐在妆台前,一边用香膏抹手,一边偷偷打量楚懋,最后被楚懋一个抬眼,给逮个正着。

    阿雾见他搁下手里的书,冲她招了招手,她这才走了过去,隔着小几坐在楚懋的对面,也不主动开口说话。

    “皇上的旨意下来了,我后日就得动身,不过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你同我一起去才好,省得我离开后,没人压制得了老五。”楚懋的手指关节在小几上敲了敲。

    阿雾有些惊讶地望着楚懋,“可是……”可是她前世的老爹卫国公大寿,她得去贺寿才是。只是这样的原因却解释不出来,“可是,若是我同殿下南下,郝嬷嬷也回了家乡,这府里谁来打理?”

    “嬷嬷那边我已经同她说了,她晚几个月再返乡也不迟。”

    阿雾这才知道楚懋是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完全不是同她商量,她的脸上显出怒色来,却也不说话,想着这几个月郝嬷嬷将管家权拿回去,到时候她回来肯定又有一番明争暗斗,心里只觉得烦乱。

    “可是我怕水啊。”阿雾“垂死”挣扎着。

    “咱们这次南行,还回去江浙一带,你不是一直想念江南的风光么?”楚懋问道。

    “我什么时候说想念江南风光了?”阿雾奇道。

    “我瞧你作的画山水风光里多是江南风物,难道你不是思念江南?”楚懋反问。

    阿雾秀眉一挑,“殿下何时见我过我作的画?”

    楚懋沉默不语,阿雾却明白了过来,想来祈王殿下没少背着她去翻过她书房的东西,阿雾正想开口讽刺时,却听楚懋道:“今天做什么去了,怎么出去了大半晌?”

    阿雾顿时收敛了怒气,她私下同顾廷易见面,虽然之间清清白白,可在外人的眼里看着毕竟不是好事,“去布庄和珍宝行随便逛了逛。”

    楚懋点点头,没再追问,这让阿雾松了口气。

    “事情就这么定了,你把府里的事情交代好,还是装病吧,我让吕若兴和紫扇帮你圆着,行李简单的收拾一点儿就行了。”楚懋说罢,也不管阿雾同意不同意,“我去许闲堂一趟。”

    阿雾看这楚懋的背影,差点儿没把眼睛给瞪出来,祈王殿下就是这样讨人厌。

    阿雾直到动身的当日也没见到楚懋,而是由贺春和贺水护送她从花园的后门出京同楚懋汇合。

    阿雾是在码头上见着楚懋的,这一次楚懋奉命治河,官船上打着大大的“祈”字,随行的还有户部、工部的官员,以及楚懋亲选的治河能吏。

    因为祈王妃在京称病,所以阿雾只作寻常打扮,身边伺候的人以夫人相称,其余人只当阿雾是楚懋的妾氏。王爷出京办差,身边带一、二服侍的十分寻常,所以阿雾登船并不引人注目。

    阿雾一上船,就有些晕乎,尽管楼船宽敞平稳,可阿雾忌水,便只在船舱里待着,窗户上悬着竹帘,通风透气又不至于看着水面吓人。

    阿雾才躺下,楚懋就走了进来。“殿下。”阿雾坐起身,被楚懋抱了起来,搁在腿上。

    “怕不怕?”楚懋用额头抵着阿雾的额头。

    阿雾的脸色发白,强扯出一丝笑容道:“还好。”

    “若是怕,便换了男装跟我去楼下。”楼下船头的舱室辟作议事之用,先才楚懋就在那里同随行的官员和幕僚议论水势。阿雾想了想,分散一下注意力也好,便点了点头,转去屏风后头换衣裳,因着夏日衫薄,阿雾还特地用白布缠了胸,惹得在后头拿眼睛吃豆腐的楚懋皱了皱眉头,上去扯了阿雾手上的白布扔在一旁,两手便揉了上去。

    “殿下。”阿雾闪躲着楚懋的安禄山之爪,却被楚懋直接扔到了床榻上,因着好几日未曾沾身,楚懋这一回来势汹汹,阿雾抵挡不住,又怕薄薄的楼板不隔音,咬着下唇,听着床榻的咯吱声,羞得通身泛红。

    大白日的,楼下又有一群人,阿雾只得配合着楚懋的贪婪,任他予取予求,心里头惦记着让他快些,却不敢出声催促,这位殿下最是讨人厌,你让他轻些,他就使力地挞伐你。阿雾红着脸,檀口微张地喘息着,脑海里想起唐音送她的册子里的画来,心念一动,微微地收缩起来,又挺起腰肢去迎合,恍惚中听见楚懋低咒一声,将她翻了个身压在下头。

    阿雾咬着牙,将臀儿后移,被楚懋掐着的细腰微微扭动,果不其然,这回祈王殿下未坚持多久,便将一股热流浇给了她,趴在她背上喘息。

    “重。”阿雾娇滴滴地嗔道,她也累得厉害,比寻常都乏力,可还是在楚懋挪动了身体后,转过身拿了他的枕头垫在腰下。

    楚懋好笑地看着阿雾道:“你这是作甚?”

    阿雾红着脸,蚊子似地细声道:“听说这样更容易受孕。”

    楚懋愣了愣,咬着阿雾的耳垂笑道:“与其这样,你还不如求我勤劳些。”

    阿雾啐了楚懋一口。

    “你就这样想要孩子?”楚懋躺在阿雾的身边问道:“当初不是你说年纪太小有孕伤身子么?”

    阿雾心想,当时自己才十五岁,今年可都十七了,“殿下难道不担心,我听说有人议论殿下成亲这许久了,却……”

    楚懋的手搭在阿雾的小腹上道:“你不必理会这些闲话,到时候我自有办法。你心里头不要太在意这些,顺其自然才好。”

    阿雾点点头。楚懋这才出声唤了丫头打水进来伺候。

    “你是休息一会儿,还是随我下去。”楚懋穿好衣衫后问道。

    阿雾虽然身子有些软,可一想到这是在船上,还是有些不舒服,便撑起身子道:“我同殿下一起。”

    “你不用裹那劳什子白布,你以为那样就能掩耳盗铃了?”楚懋扫了一眼眼角眉梢都流露着妍妩之色的阿雾道。

    “那也太显眼了些。”阿雾嘟囔道。

    实际上,即使阿雾穿着男装,也依然显眼。她这样漂亮的男子,可是世间少见。“无妨,只是表面上过得去就行了。”楚懋伸手替阿雾扣上男袍的纽扣。

    阿雾随楚懋出现在议事厅时,所有人都静默了片刻,随即就上前向楚懋行了礼,仿佛没看到阿雾这个人似的,又就治河之事议论开来。

    楚懋向阿雾递了个眼色,阿雾抿嘴一笑。其实她扮男人也的确不像,穿男装出来也是给大家的相处一个表面上过得去的理由罢了。

    在座的都是人精,早猜出这位肯定就是早晨登船的那位如夫人,只是没想到祈王殿下这般宠爱于她,简直是片刻也离不得。

    “玉生,你陪沈老下一局棋吧。”楚懋将阿雾引荐给在座里年纪最大的那位褐袍老者。

    “沈老,玉生便是解了冰雪林前头那局残棋之人。”

    沈和敬早就向楚懋打听过那人,但楚懋一直没有回答,想不到却是位女子,不过沈和敬经常来往祈王府,可从未听说过祈王有内宠,想来这位定然不是什么如夫人了,而是正儿八经的祈王妃。

    早有小厮捧了棋盘来,阿雾因为这会儿是“男儿身”,便大大方方地坐在了沈和敬的对面。两人掷骰子选棋,阿雾执黑先行。

    沈和敬的眼睛只敢看阿雾的手,不敢再往上头望。黑棋夹在阿雾莹白修长的手指间,美得仿佛玉雕冰琢一般,观其手已知是绝色佳人,而祈王又是如此公私不分,引起了沈和敬对阿雾的忌惮之心。普通人专宠无妨,但帝王专爱于子嗣不利,古已有例。不过目前还不到担心这件事的时候,沈和敬便将心思收回到了棋局上。

    等沈和敬回神再看时,他的白子已经被阿雾逼得遁入一隅了,他再也不敢分神,专注地对付起黑子来。

    阿雾却支着耳朵听楚懋那边议事。

    “黄河连年泛滥决堤,坝筑得再高再牢,可河沙淤积,每年都需要加固加高,长此以往总不是办法,依臣看,还是该在河南铜瓦厢把黄河北岸决开,使黄河东走渤海,则河南、徐州、邳州一带就永远没有黄河水患了。”

    “此计不通。运河水力不足,若黄河改道,漕银漕粮如何北运,当初引黄济运就是为了饷银,依臣看,如今的同治黄、运的策略还是可行的,只是可恨河道官员贪墨,筑坝时偷工减料才有这许多决堤之事,治河首该治贪。”

    “治黄首该治沙,潘季提出‘束水攻沙,蓄清刷黄’为要旨,颇见成效,臣以为可继而行之,在洪泽湖一带加高堤坝,以保江浙。”

    “但是此法治标不治本,束水攻沙只是将上游的泥沙推到了下游入海口,但长此以往,必将使河口以上的河道缩小,定有新的决溢之处,而下游全是富庶之地,一旦淹没,其后果更为可虑。”

    “如今河患不在山东、河南、丰、沛,而专在徐、邳,殿下不妨先去徐州看看,再做定论。”有人建议道。

    “据臣看,殿下该去河南一带看看,束水攻沙的确是治标不治本,还该从上游想法子。”

    实际上在出京之前,就应该安排好这一路的行程,但是阿雾听这群人议论的意思,仿佛楚懋还并未确定路线,因此她更加好奇。

    众人又议论了良久,才听得楚懋道:“先去山西看看。”这就是往黄河的中上游走了。

    天公作美,一路行来都未曾遇到暴雨,到了桃花峪上头时,楚懋数次弃舟上岸,四处探查地形,又在当地寻向导去寻看古河道和黄河支流。

    阿雾则在一旁看着楚懋指点沈老将黄河的流系图汇了出来。

    尽管随行官员争论越发激烈,但楚懋一直未曾下过结论。最后一行人由河口镇折返,南经徐州,入洪泽湖,进入江苏,阿雾才终于脱离了舟船的苦海。

    “殿下怎么想着在淮安驻足?”阿雾不解,淮安是漕运总督衙门所在地,阿雾不解的是,楚懋领着治河的差使,为何却要涉足漕运。

    楚懋将一幅大夏朝最完备的舆图展开,朝阿雾笑了笑,“你猜猜。”

    一路行来阿雾原本对治河之法还有点儿自己的看法,结果被那群人一吵,她的脑子都有些大了,到是佩服起楚懋对他们的容忍来。

    阿雾在舆图上看了良久,最后才迟疑道:“殿下莫非是真想让黄河改道,所以打起漕运的主意了?”

    楚懋对于阿雾的敏锐有些兴奋,“你说说看。”

    “在上海时,我听殿下打听过海运的事情,殿下是不是想让漕运到上海时,改由海运入津,然后便可引黄河改道北行?”阿雾指了指上海。

    楚懋将阿雾搂入怀里,一同滚到旁边的榻上,“你可真会猜,你说我该怎么奖励你,阿雾?”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