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238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38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董眉儿定了定神,冲阿雾和应芳芳一福,“不知二位夫人想点什么曲目?”

    “便捡咱们老爷平日里最爱听的小曲儿来一支吧。”应芳芳代阿雾这位客人回答。

    董眉儿颔首,撩了裙摆坐下,接过侍儿手里的琵琶,试了试音,慢起檀口道:“娇滴滴玉人儿,我十分在意,恨不得一碗水吞你在肚里。日日想,日日捱,终须不济。大着胆,上前亲个嘴儿,他也不推辞,早知你不推辞,何待今日方如此。”

    应芳芳的脸越听越白,阿雾多少也瞧出了眉目,想来王永成也是这位董眉儿的入幕之宾,应芳芳这拈酸吃醋地借着自己却来会她的情敌。而她的这位情敌也可爱,摆明了是要气死应芳芳的节奏,将她和王永成的调、情之词都唱了出来。

    一曲刚落,就有那董家船上的侍儿过来请董眉儿回去。

    应芳芳眉头一挑,“怎么,董小姐连我们老爷的面子也不给了?你可知座上的这位客人是谁?”应芳芳冷哼两声,也不再出声挽留董眉儿。

    那董眉儿却是十分会看眉高眼低的,以应芳芳的地位哪里用得动这艘船,再看船上这位女客,衣衫、首饰虽然简单,可那布料上暗暗流着光华,绝非等闲人用得起,可是先才应芳芳越过她点曲子,想来也不是多尊贵的人。

    不过董眉儿终究没有挪动,只回头对那侍儿吩咐了几句,又请阿雾点曲目。

    曲未开口,阿雾只觉船身重重一荡,如果不是她身边的冰霜扶着,阿雾只怕得丢人了,再看应芳芳,已经跌坐在了地上,她浓丽的眉眼一瞪,显出嫉刻来,“谁这么大胆,居然敢动我王家的船?”

    回答应芳芳的是杂乱的脚步声,少时,便见一行华衣丽人走了进来,香风扑鼻,端的是上好香料。

    “是我,你说我动得动不得?”说话人,一口清脆如鹂的声音,顺着声音看去,人长得也十分整齐,是个瞧年纪不过十二、三岁的小姑娘。

    站在小姑娘身后的是两个微胖妇人,看穿着打扮,端庄而不失致,该是某家官眷。

    “贱人,谁给你这样大的胆子,敢动我爹的船?”那小姑娘瞪着应氏道。

    “卉娘。”王卉娘身后的妇人皱着眉头阻止自己女儿继续说这样没教养的话,她正是黄氏,和她一同上船的是淮安知府的夫人赵氏。

    王卉娘这才放过应芳芳,转头望向阿雾,顿了顿,眼睛骨溜溜地在阿雾身上转了转,极其的无礼。阿雾秉着大人不记小人过的态度,并不搭理她。

    “你就是祈王殿下的那位如夫人?”王卉娘从鼻子里喷气道:“长得的确不错,不过也就只配应芳芳这种贱人来应酬你。”

    阿雾的脸一沉,旁边的紫宜开口道:“这是哪家教出来的姑娘,对着自己的庶母,一口一个贱人的叫,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破落户呢。”

    “说什么呢你?”王卉娘炸毛似地瞪着紫宜,“呵,又是一个自以为长得不错就不懂礼数的贱人。跟应芳芳一样,就会脱光了爬男人的床。”

    王卉娘转身不屑地指着阿雾道:“瞧瞧你这双眼睛,跟你主子一样,也是想爬祈王殿下的床吧?”

    阿雾的眼睛眯了眯,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这王卉娘也是个奇葩,不知道王夫人是怎么教出来这么个闺女儿的。阿雾本来想着自己目前身份尴尬,不愿多惹事端,可是也不能任人这样踩脸。

    阿雾是不屑于同王卉娘翻嘴皮子的,“紫锦,掌嘴。”这一声掌嘴,让正准备开口训饬王卉娘的黄氏顿时闭口不言。

    紫锦立即应了下来,上前一把揪住了王卉娘。

    “你要干什么,贱婢,这是要反了天了。”王卉娘尖叫道。而一旁跟着黄氏一行上来的丫头、婆子立即想上来厮打紫锦,可惜紫锦身手了得,冰霜则用桌子上的花生对着她们的手一弹一个准。

    不过须臾间,王卉娘已经挨了七、八个嘴巴,一张脸肿得猪头似的,可见紫锦下手之狠。

    “卉娘。”被阻拦在一边看着的黄氏和赵氏,大惊失色地叫道。

    “可以了。”阿雾出声道,“今日不过是薄施小惩。”

    “你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王卉娘跟疯了似的吼着。

    阿雾懒得看她,只拿眼去看黄氏。

    黄氏可比她女儿聪明多了,她一眼就看出了阿雾定然出身不凡。和应芳芳那种半吊子不同,黄氏出身世家,阿雾那一举一动间流露出的规矩,根本不是寻常家的姑娘能有的。应芳芳分辨不出这其中的差别,是因为她本就不懂这种规矩。黄氏却看得出阿雾那出身尊贵而带流露出的傲气。

    而黄氏却在心里掂量出了阿雾的身份,大约应该是祈王的侧妃之一。能成为亲王侧妃的,出身都绝不会低,只是黄氏猜不透这位是姓何还是姓陶。她心里只怨王永成话说不清楚,如果是祈王侧妃,自然当得起她黄氏来小心应酬的。

    不过眼前这一局到这种地步已经是善了不了,黄氏不得不大着胆子,来个假作不识,否则这时候认输就是既得罪了人又自打脸面。

    “娘。”王卉娘眼泪汪汪地望着黄氏。

    黄氏抬了抬上,阻止王卉娘说话,转而对阿雾和应芳芳道:“卉娘即便是有什么不是,两位是她的长辈,训饬一番便是。未出阁的女儿家颜面最是尊贵,夫人这样做就是丝毫不将我家老爷看在眼里啰?”

    黄氏看得极准,虽说自家老爷要奉承祈王,但是祈王到淮安来,难道就不是打着利用自家老爷的算盘,撕破了脸两边都不好看,她笃定阿雾要忍下这口气。

    “亦或者,夫人万分有把握,祈王殿下能护着你?”黄氏冷笑道。

    阿雾的确有些拿不准楚懋会不会护着自己,不过即使楚懋会,阿雾也不会去赌这一注,一个人所能给予的毕竟有限,阿雾可不想去消耗祈王殿下的恩情。

    “正如夫人所说,卉娘是晚辈,我这个做长辈的出手教训她,为的也是她将来不用再被别人教训。”阿雾转而又道:“夫人放心,既然教训过了,这等小事我也不会挂在心上。”

    这就是阿雾向黄氏表态,打人她是不悔的,但是事后双方可以假作没发生过这件事,她也不会向楚懋告状。

    这件事本就是王卉娘错在先,如果不是她这个女儿知道应芳芳扯着她父亲的大旗来扬威,非要教训教训应芳芳,也不会出后头这件事。

    “既这样,就不打扰夫人了。”黄氏转头给婆子使了眼色,叫她们带王卉娘走。

    “我不走,凭什么这样放过那个贱人,不过是个小妾,指不定哪天就被祈王厌弃了,娘这样捧着她,踩女儿的脸做什么?”王卉娘尖叫道:“明天,明天就叫爹爹多送几个美人给祈王殿下,看着贱人还能不能嚣张。”

    “卉娘,闭嘴。”黄氏连拖带拉地将王卉娘弄了出去。

    阿雾有些头疼,没想到出门逛逛,居然看了一出王家的狗血大戏,还被应芳芳利用来对付黄氏。

    应芳芳这会儿总算敢出气了,“咱们这位王大小姐在淮安横行霸道,这回遇上夫人,可总算是吃了教训,真是大快人心,只是她说话也太难听了,夫人可千万别放在心上。”

    越是叫人不放在心上,存的本就是提醒对方的意思。阿雾不接应芳芳的话,反而对董眉儿道:“董小姐的声音柔婉,唱这样的曲子可惜了,改日到寄余园来,我再聆听小姐的清曲。”

    董眉儿点头应是,看着应芳芳眼波流转,不无挑衅。

    应芳芳脸色僵硬,她也知道这是得罪了这位崔夫人,不过她和黄氏一样,都有些怀疑这位夫人对祈王的影响力,否则祈王也不会独自去上海了,这会儿指不定正搂着董如眉呢。

    阿雾已经失了游湖的兴致,吩咐艄公往回走,哪知船行不久,却听见船娘尖叫道:“进水了,进水了。”

    王家的画舫虽然精致奢华,但也只是一座小小画舫而已,一听见喊“进水”,阿雾就感觉脚下的锦垫已经湿润了。

    此刻屋漏偏遇连夜雨,另一艘船狠狠地撞了过来,画舫瞬间倾斜,阿雾的脸色顿时苍白,“冰霜。”

    冰霜是北地人,不善水,饶是她武功再高,也有一刹那的惊慌,她一把扶住阿雾的手臂,她的轻功再好,也达不到带这个大活人还能水上漂的地步。

    彼时阿雾的鞋已经没在了水里,“紫锦、紫宜。”阿雾叫道。

    船里头一片慌乱,应芳芳、董眉儿都吓白了脸,在船里尖叫乱串,使得船身下降得更是快速。

    “夫人,得罪了。”有人破船而入,和冰霜一起,一人扶住阿雾的一只手臂,将她提起来,脚尖在湖里的船上一点,腾到空中,有人将船橹不停地射到空中,冰霜和贺春借力一点,顺利地将阿雾送到了岸边。

    “冰霜,你护着夫人,我去救人。”贺春又飞身回了湖面。

    紫宜和紫锦被救起时,都成了落汤鸡,虽然受了惊吓,但是好在没有性命之忧。阿雾一行匆匆回了寄余园。

    很快贺春就带了贺水来复命,原来正是王卉娘心怀不忿,叫人偷偷凿沉了船,想一举了结了应芳芳和董眉儿,顺带还有敢打她的阿雾。

    “好狠毒的小丫头。”阿雾喃喃地道,即使要对付应芳芳,也不用使这种自伤三千的招式,蠢。

    今夜阿雾虽然受了惊吓,可大概是王家这几个女人的戏唱得太过好,阿雾的心思反而被她们分散了,夜里一夜好眠,连水也没梦见过。

    大早晨的阿雾起身去院子里赏荷,露珠在荷叶上滚落的景色,是阿雾最喜欢的。

    “阿雾。”

    (改错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