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239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39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阿雾一回头,便见身着薄荷绸绣五彩八团五谷丰登纹圆领袍的楚懋站在晨光中的树下。她脑海里不由浮现“人淡如菊,气隽如竹”八个字,祈王殿下真真是得天独厚的一副好皮囊。

    “殿下!”阿雾有些惊讶。从淮安到上海走水路要一天的路程,而这个时候楚懋能站在寄余园,只能说明他在上海只待了一日便回来了,这同他走时说的五、六天可相去甚远。

    阿雾在心头算了算日子,如果胭脂湖的事情传到楚懋的耳里,那么楚懋站在这儿的时间就刚好凑得上。

    “殿下怎么回来了?”阿雾往楚懋走去,及至近了,才闻到楚懋身上还有淡淡的酒气,连昨夜应酬的衣裳都没换,怕是连夜赶路奔回来的。

    楚懋还没答话,阿雾就又道:“殿下知道前天晚上的事了?”

    楚懋摸了摸阿雾细滑入脂的脸蛋,“吓着没?本来就怕水,做什么去游湖?”

    “没吓着,有冰霜和贺春呢,不过是鞋袜打湿了一点儿。园子里待得闷了,所以想出去走走。”阿雾轻声道。

    楚懋将阿雾拢入怀中,手掌在她的背脊上来回地抚摸,“忙过这阵子,就带你在江南一带好好玩一玩,行程都安排好了。要是这几日觉得闷,换一个园子住好不好?”

    阿雾从楚懋的怀里抬起头来,笑道:“却也没有闷到那个地步。殿下在那边的事情谈妥了?”

    “交给沈老和傅先生在谈。”楚懋淡淡地道。

    楚懋说得随便,阿雾却知道不然,否则他也不至于将自己抛下几日而去上海了。“殿下其实不用回来的,我没事。”

    楚懋捏了捏阿雾的鼻子道:“我还以为有人会向我哭鼻子告状。”

    阿雾俏皮地皱了皱鼻子,“那殿下可会为我主持公道?”

    “自然。”楚懋用鼻子抵住阿雾的额头道:“我就不该留你一个人在这儿,这才去了一天,就弄得我心惊肉跳的。”报信的人自然将阿雾的情况说得清清楚楚了,但是楚懋就是放心不下,如果不亲眼看着她,听她说话,他的心就一刻也静不下来。

    阿雾斜睇了楚懋一眼,“听说王大人特地为殿下叫了董如眉的局,殿下这才把我一个人留在这儿的。”

    楚懋将阿雾拦腰抱起,笑道:“胡说八道,等下让你亲自查看爷有没有在外头胡来。”

    阿雾的双脚在空中乱踢,“快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都是我胡说,好不好?”

    “晚了。你得还我清白。”楚懋将阿雾直接抱回了内室。

    阿雾被楚懋弄得上不沾天下不着地的时候,却听见他道:“以后没我不陪着,你不许去水边。”楚懋不得不信邪,阿雾就像跟水犯冲似的,回回到了水边都没好事,他自己就救过她两回了,这回又险些出事。

    阿雾“嗯嗯”地敷衍了两声,拿腿圈着楚懋精瘦有力的腰,不依地嚷嚷:“殿下。”

    “想我了?”楚懋在阿雾的耳边轻笑。

    阿雾不依地扭了扭腰,楚懋知道她脸皮薄,想听她一句话,比登天还难,也不再等阿雾回答她,卖力地动起来。

    两个人在船上一直胡闹到晌午,楚懋才放过阿雾,抱了她去泡澡。

    新出浴的美人,水汽儿透肤而出,粉嫩玉润得仿佛春天的水蜜桃,楚懋就着阿雾的脸蛋儿,大大地含了一口。

    “哎哟,疼。”阿雾推了楚懋一把,拿手绢擦了脸,继续涂涂抹抹。

    一时外头来人传报,王永成来了。

    阿雾抬眼看了看楚懋,楚懋朝她伸出手,“走吧,你也见见他。”

    这一路上楚懋对外从没让阿雾出面应酬过,如今阿雾顶着小妾的名头出来,出去应酬只会委屈她。一路都好好的,哪知道了淮安,王永成太会钻营,结果又没本事叫正房夫人出面招待,还闹出这档子事。

    而王永成正是知道了这件事,心里头急得猫爪似的,把前因后果一打听清楚,这就急急地来了寄余园。

    入了秋的天,秋老虎一点儿不饶人,王永成抖着一身肥肉走着,一边走一边骂家里那两个遭温的婆娘。不过他也是不明白,祈王殿下大老远地赶回来,仅仅就为了胭脂湖的事?实在有些大题小做,最后不是什么事也没有么。

    王永成这会儿想起当时楚懋的脸色来,都直摇头。祈王在同松江帮龙头应酬的途中离席,他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不过心头不以为然另归一码事,面子上王永成还是得亲自来给祈王和那位夫人赔礼的。

    堂屋里王永成脸上的汗水已经擦干了,见帘子一动,他立即就站了起来。

    “王爷大安。”王永成诚惶诚恐地跪下。

    “王大人,不必多礼,坐吧。”楚懋虚扶了一把。

    王永成这才艰难地直起身,眼睛不经意间扫过阿雾的脸,顿时三魂去了两魂半,本就肥胖的身子更是软成了一团猪油。

    那肌肤细如白瓷一般,白里透着樱红的粉来,玉融融让人想一口咬下去。那眼睛像坠满星子的寒湖一般,漂亮得惊人。唇瓣更是春里的桃花瓣似的,脸蛋儿精致得仿佛玉雕冰刻。王永成只叹,这样的美人他怎么就没遇到过。

    不过王永成毕竟是官场老油条,胭脂国里的风流子,很快就从失神里醒转了过来,脑海里不由想起坊间传闻,祈王妃美艳绝伦,世所罕见。

    当时王永成左拥应芳芳,右搂董如眉,只觉得那些人是没见过世面,才这样夸大其词,亦或者王爷的女人便是普通人也多了三分颜色,其实不过尔尔。

    到今日王永成见着阿雾,才恍然大悟,这位只怕根本不是什么如夫人,而正是那位殊色动人的祈王妃。这下王永成更是在心头将黄氏骂了个狗血淋头。亏得他今日不顾黄氏的哭闹,下了狠心,将卉娘送走,否则真是没法交代了。

    “下官给夫人请安,夫人万福。”王永成明白过来阿雾的身份后,又跪了一次。他口称夫人,却又行此大礼,可见其油滑。阿雾拿眼瞄了瞄楚懋,见他正皱着眉头。

    “王大人有何事?”楚懋开口道。

    这回直起身后,王永成的眼睛再也没敢乱瞄,“下官是来给夫人赔罪的,小女鲁莽,冲撞了夫人,都是下官管束不严。现已经将她送去了城外的慈济庵,她小小年纪就这样的心性,下官也有罪过,我已经通知了族老,将她从族谱上除名。”

    阿雾大吃一惊,没想到王永成居然壮士断腕如此,其心之凉薄可叹,这样凉薄油滑之人,阿雾不由又看了楚懋一眼。

    当然阿雾是不同情王卉娘的,诚如王永成所说,小小年纪就如此,若不好好管教,只怕将来什么事都干得出。

    楚懋连场面话也没讲,例如“令爱年纪还小,不必如此云云”,直接就默认了王永成的处置。

    王永成又说了几筐好话,人走了,外头人才将他送的东西抬进来,怕是他唯恐阿雾不肯收下。

    “收下吧,否则他心里那桶水搁不稳,还容易坏事。”楚懋看了看那箱子价值千金的东西。

    阿雾不爱俗物,王永成打点这些东西的到时候,可能还只当她是没见过世面的如夫人,都是些金、银、宝石之流。

    被王卉娘这样一闹腾,阿雾便得了祈王殿下的恩准,可同行去上海。当日下午就他们就启程开始往上海去。

    “殿下为何要这般急着同松江帮搭上线?”阿雾半趴在楚懋的腿上,伸手想去够那菱粉碗。

    手背上传来不大不小的响声,“少贪凉。”楚懋道:“王永成瞧着是漕运总督,可这运河上往来的漕船都只听一个人的,就是漕帮的总舵把子,我这次去上海,也是想和那位总舵把子搭上话。”楚懋仿佛是看懂了阿雾眼里的迷茫,又解释道:“江湖上有江湖的规矩,漕帮的规矩就更是多,我虽然能以亲王的头衔去压制他,可口服心不服,将来必要添乱子。漕运改海运,不是一早一夕的事情,这么多张嘴靠着漕运吃饭,若将来真要改,还得这位总舵把子出门来协调。”

    阿雾点点头,“殿下这样费力改海运又是为何,就为了将来把黄河从山东引入海,不再引黄济运?”

    “父皇对海事一直不重视,可我有直觉,阿雾,将来咱们大夏朝最大的敌人一定来之于海上。如果漕运改海运,海船比如大事发展,这就是我要的结果。”楚懋低头亲了亲阿雾白嫩嫩的脸蛋儿。

    阿雾那手绢擦了擦脸,坐起身来,想嗔怪楚懋动不动就动手动口的,却又忍不住道:“殿下看得太远。”

    楚懋又一把搂住阿雾,使劲儿在她脸上亲了几下,“不许擦。”然后才继续道:“有些事从来不嫌早。”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