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242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42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在阿雾身上时,祈王殿下的同情心简直就像被狗啃光了一般。阿雾本来也想做个绝不向强权低头的勇士,可到后来还是忍不住向楚懋摇了摇尾巴。

    次日,难得的阿雾起床居然能看见祈王殿下。

    “还很早吗?”阿雾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因楚懋靠坐在床外侧,挡住了光线,以至于还不怎么清醒的阿雾会有这种错觉。

    楚懋不轻不重地拍了拍阿雾的屁、股,“太阳都晒到这儿了。”

    “殿下今天不出去吗?”阿雾拥被坐起,有些奇怪地问。

    “这不是在等你么?”楚懋笑道,抱了阿雾坐在腿上,取了搁在床头的干净肚、兜替阿雾穿上。阿雾乖乖地任他摆布,错误她已经犯过很多次了,稍有反抗,接下来必将遭到强硬的镇压,铁血、无情。

    阿雾原本想着楚懋最多带她在附近的水乡转一转,哪知楚懋却带着她登船出海。

    海边的腥风让阿雾皱了皱鼻子,楚懋弄了一只碧油油的蜜柑,剥了皮递给阿雾,阿雾没想到他考虑如此周到,冲他微微一笑。

    阿雾惧水的弱点已经克服了不少,尤其是楚懋的手臂从没离开过她的腰,只是船远离海岸直至在看不见那黑漆漆的岸线时,阿雾望着茫茫无际的海,脚又有些打哆嗦。

    楚懋轻轻抚着她的背,吻着她的发际,心里越发觉得阿雾的这个小弱点十分可爱。

    “什么声音?”阿雾从楚懋的怀里抬起头,“像是有东西落水了。”

    “是贺春和冰霜他们几个去凫水。”楚懋轻抚阿雾背脊的节奏一点儿没被这声音打乱。

    “冰霜,凫水?”阿雾惊讶之极。

    “是我疏忽了,你身边伺候的人怎么能不会水,紫锦也是要学的,紫宜么,暂且算了。”楚懋替阿雾理了理鬓发。

    阿雾奔出船舱,看着海里那几个游动的身影,“那么多水塘子,跑到海里来游,万一呛水了怎么办?”

    楚懋没说话,阿雾却知道肯定是他下的令。

    “他们都是练家子的,不会有事,这样操、练,我才放心。”

    楚懋口里的放心,阿雾听得明明白白,可却不知如何回答,便索性转了话题道:“殿下是要带我在海上看落日吗?”

    “不仅看落日,还要看日出,阿雾,我们要一起看将来每天的日出日落。”

    阿雾的鬓发被海风刮得往后飘飞,有些凌乱,楚懋的话让她心的动了动,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殿下就会哄我,我现在哪儿还看得见日出?”阿雾意有所指地道。

    “明早必然让你看见。”楚懋不知想到了什么,轻轻一笑,可那笑容里带着一丝恶意,阿雾看着有些心惊。

    船行往南,夜里阿雾趴在楚懋的怀里听着外头的风声和海浪声,本来有些害怕,但楚懋的心跳奇异地安抚了她的心。

    难得祈王殿下今晚放了她一马,阿雾反而有些睡不着,在楚懋的怀里反侧,“殿下同蔺胜振谈好了?”

    “基本谈妥了,不过漕帮的水深得很,要给他时间考虑。”楚懋卷了一缕阿雾的头发丝在手指上缠绕。

    阿雾却忽然想起,上一世楚懋举旗“清君侧”时,朝廷急调江南粮饷往北,可惜迟迟不到,最后导致军士哗变,楚懋才能势如破竹地攻陷上京,朝廷大军溃逃无算。如今想来,这里头未必没有漕帮的影子。

    而这一世楚懋又看上了漕帮,有时候真是不能不信命,哪怕轨迹有所改变,最终却殊途同归。阿雾不由又想起了长公主,还有顾二哥,不知道他决定去洛北了没有。

    阿雾将耳朵贴向楚懋的胸口,外头的海风声和海浪声将世上的一切仿佛都隔绝了,阿雾有一种错觉,仿佛天地之间就只剩下她和楚懋了,说话也就大胆了些。

    “不知道如今京里的情势如何了,殿下在江南逗留,难道不担心皇上的龙体,万一支持不到呢?”

    楚懋玩弄着阿雾的头发没说话。

    阿雾道:“皇上病成这样,为何还不立储,他难道不担心将来出乱子么?宗亲里头没有一个肯为殿下说话的,都唯福惠长公主马首是瞻,殿下……”

    阿雾顿了顿,小心地打量了一下楚懋的神情,见他闭目养神,并无不悦,没有像上一回那种大怒,便大着胆子道:“殿下如果不愿意屈尊降贵,我倒可以试试。音姐姐的嫂子就是顾家姑娘,听说卫国公也喜欢听江南小曲,经常让人到江南来采买丫头,不如我托董小姐去物色几个?”

    阿雾等了半晌,楚懋都没有答话,她撑起身子看了看楚懋,他正闭着眼,手里的动作也已经停了,呼吸均匀,阿雾轻轻唤了一声,“殿下。”

    楚懋没有反应。

    阿雾这才知道自己先才的话是白说了,她颓然地又躺了回去,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因为没有发现身边人的眼睛在黑暗里睁了开来,里头幽光流动。

    福惠长公主、卫国公两个不相干的人都有提及,却单单不提那个跟她有联系的人。早在登船出海时,楚懋的手里就已经接到了朝廷的邸报,顾廷易居然去了洛宁卫任指挥使。

    楚懋将手从阿雾的脖子下抽了出来。

    半夜,阿雾从睡梦里惊醒,手习惯性地往旁边一摸,被衾微凉,没有她熟悉的温热,阿雾一下就坐了起来,叫了一声,“殿下。”

    没有人回答。

    虽然船舱里留着灯,可阿雾依然觉得害怕,尤其是身下的船又颠簸了一下,她立即爬下床,趿拉了鞋子披了袍子打开门往外头瞧了瞧。

    船头的甲板上逆着星光立着一个黑影,像一团融入水里的墨,氤氲得有些模糊,“殿下。”阿雾轻唤了一声。

    那黑影动了动,转过身来,“怎么醒了?”楚懋走入光影里,向阿雾伸出手。

    阿雾急急走上去,“你不在,我睡不着。”语气里带着娇嗔,“殿下心里有什么烦心事,怎么这个时候一个人待在这儿?”阿雾贴入楚懋的怀里,汲取他身上的温暖,打了个哈欠。

    “海上风大,你怎么披件薄袍就出来了?”楚懋没有回答阿雾的话,拥了她回舱内。

    “殿下,你不是说今日必定让我能看到日出吗?”阿雾一把打掉楚懋不规矩的手,“扭着身子不让他脱自己的衣裳。”

    “我已经吩咐过了,今日没有吩咐不许其他人上二楼来,日出自然是要看的。”楚懋反剪住阿雾的手,不让她动弹。

    船头上孤寂的黑影和眼前这为热情饱满的祈王殿下实在是判若两人,阿雾在心里叹息一声,她好像怎么也走不进楚懋的心里,看不透他这个人。尽管楚懋对她十分亲厚,可阿雾还是觉得欠了什么,可她却从没想过是自己欠了什么。

    不过现在当然不是感慨这些事情的时候,阿雾被楚懋用被子裹了卷成虫子似地抱到了船头。

    “楚景晦!”阿雾的气息有些不稳,先才她半推半就地由着楚懋摆布,是因为那是在舱内。海船比湖上的薄棚船坚固厚实了许多,阿雾知道拗不过楚懋,索性也就认了,哪里知道他把她的衣裳剥了后,却将她抱了出来。

    “再等一会儿,太阳就要出来了,阿雾。”楚懋让阿雾倚着栏杆。

    阿雾的眉头因为疼痛紧紧一皱,“我冷,我要进去,景晦。”阿雾放低姿态,以求饶的口气道。

    “我也冷,我也要进去,阿雾。”楚懋含住阿雾的唇瓣,动了动手指。

    阿雾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有些敏、感,楚懋的情绪很是不对,以往他总是顾忌着自己,今日手指却强硬地挤了进去,随意的糊弄了几下,便迫不及待地将她压在了栏杆上。

    当那轮红日从海面上跳出来的时候,阿雾却没有心思欣赏,她身子疼得紧,泪珠挂在脸上,憋不住时只“嘤嘤”的哼两声,然后便同楚懋一样,保持着沉默。

    只是祈王殿下不知道发哪门子疯,折腾了阿雾一次又一次,阿雾心里头恨得咬牙,不跟他计较,他居然还来劲儿了。

    阿雾怀疑自己的肩膀上是不是被楚懋咬掉了一块肉。

    “阿雾,如果不是皇上指婚,当初荣先生可为你看好人家了?”楚懋忽然冒出一句阿雾摸不着头脑的话。

    阿雾不答,胸口被楚懋狠狠地一抓一捏,她闷哼一声依然不开口。

    “即使你嫁的是别人,我也会去把你抢过来,阿雾。”楚懋掰过阿雾的头,在她唇上轻轻一咬。

    尽管听得莫名其妙,阿雾还是忍不住顺着楚懋的话想了想,“你真当你是山匪头子啊?”

    山匪头子是楚懋在归田园同阿雾玩的把戏,楚懋闻言,又将阿雾往死里杵了一番,这才谑笑道:“亦或者,你心甘情愿地跟我走?”

    阿雾啐了一声,“我绝不会。”阿雾觉得自己绝不可能不知廉耻地同人私、奔。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