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247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47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阿雾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侧头一看,却见楚懋正坐在床头的绣墩上,就那样看着自己。

    “什么时辰了?”阿雾觉得肚肠空空如也,饿得有些难受。

    “该用晚饭了。”楚懋将阿雾扶起来坐着。

    “天还没黑?”阿雾昨天过得昏天黑地的,这以为还在昨日。

    “今儿十六了。”楚懋顺手取了肚兜来给阿雾穿上。

    阿雾因为还迷糊着,也没有闹别扭,她慢了半刻才意识到,这完全是因为楚懋昨日闹她闹得太厉害了,跟关久了刚出笼子的虎兕一般。

    阿雾直到坐在饭桌前时,脑子才稍微灵活了些,“殿下今日未成出去么?”天还亮着居然就回了玉澜堂,瞧样子坐在床边看她的时间也不会短。

    “出去了半日。”楚懋答道,心里头却还想着邹铭善今日来向他禀的事。那邹铭善摸着阿雾的脉有些不对,他自己却又说不出个名堂来,只说那养生丸子再也不能用。

    楚懋想换个人替阿雾诊脉,却又怕她起疑,反而惹出误会来。今日他出府就是去找凌裕去了,凌裕赌咒发誓,甚至用他爹的性命发誓,那丸子的确是敬家传下来的。

    楚懋懊悔于自己当时太过轻率,若阿雾真有个好歹,他……楚懋不敢想。现在回想起来,楚懋简直不敢相信他居然敢拿来历不明的药丸给阿雾吃,他自己都想不出他当时是怎么想的。

    好在那丸子没吃几个月,只能算不幸中的万幸。至于凌裕,若非是怕阿雾有个好歹,又不知那药具体是个什么东西,万一今后解不了药效,这才留下他,否则楚懋早就弄死他了。

    楚懋心里头沉甸甸的,在阿雾面前却又不得不打起精神来,“你说什么?”

    阿雾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边,“殿下,只是因为我和你闹别扭,就冷落我两个月?”阿雾这会儿可想起昨天没说完的话了,楚懋顾左言右,明显是有不实之处。阿雾可不信,看他昨天那凶狠样,绝无可能仅仅是因为她爱闹别扭。

    “不然呢?”楚懋很随意地道。

    阿雾也想不出原因,否则也不会追着楚懋问。若说祈王殿下另有新欢,却也不像,难不成是厌了她?可他昨晚却热情得很。阿雾便是再长三个脑子,也绝对想不到,祈王殿下仅仅是为了避孕,才不得不克制的。

    对阿雾而言,她觉得楚懋只会比她更期盼有个儿子,之所以楚懋没向她提过,不过是因为怕她有压力。

    郝嬷嬷自从交出了管家权之后,可没少当着、背着的明示、暗示,阿雾应该尽快给楚懋开枝散叶。而楚懋藏着掖着真实想法不说,越是这样越发让阿雾着急,这才连求神拜佛都使上了。

    不管是阿雾想的哪个原因,都不如楚懋给出的这个借口让人心里更舒服,阿雾眼珠子转了转,便决定聪明地再不提此事。

    “对了,你替紫扇和紫坠相中人了吗?”楚懋问道。

    “我心里有几个人选,可还是要看紫扇和紫坠自己的意见。”阿雾道。

    “说来听听。”楚懋道。

    楚懋居然关心起这等小事来了,必然有原因,阿雾也就细细地说道:“外院吴翰永的侄儿,我瞧着是个成器的,还有管园子的王婆子的儿子顺儿,那王婆子是个纯善的,嫁过去不会受婆婆磋磨,再就是田庄上的赵翔生,他行三,赵家子嗣旺盛,这一辈的侄儿已经有十几个了,嫁过去便是生女儿也没什么压力。”

    “嫁男人难道就为了生儿子?什么压力,赵家都十几个侄儿了,我瞧着一家的生计估计好不了。”楚懋道。

    “现在不好没关系,紫扇或紫坠嫁过去自然就会好的。”这一点阿雾是能保证的,“不用挑家底儿好的,难道我还能短了她们的嫁妆,何况那些个有家底儿的奴才还不是全靠主子手松。”

    阿雾的意思是,哪怕人穷点儿都没关系,要紧的是对方的品行,以及婆母要好处,还得不会成天催着你生儿子。

    “那紫扇、紫坠怎么说,她们可满意?”楚懋问道。

    “她们害羞得很,哪里肯说。我仔细打听过这三人了,只待哪日寻了好机会,唤了他们过来,我替紫扇她们掌掌眼。也教她们在屏风后头看一看。”阿雾道。

    “吴翰永那侄儿我有印象,长得有些,稍显不,你怎么把他列在头一个?”楚懋仿佛极有兴趣。

    “我是看中他的能耐,人能干又勤快,长得丑点儿也没所谓,省得在外头勾三搭四,这才能安安心心过日子。”阿雾道。

    “恐怕紫扇和紫坠会不喜,谁都喜欢俏儿郎。”楚懋道。

    阿雾笑了笑,“这嫁人啊最要紧的是找个会过日子的,能过日子的,这喜不喜欢的,日子久了就习惯了。至于所谓的喜欢,不过是过眼烟云,那有长久的,等她们有了孩子,一颗心都扑到孩子身上去了。”阿雾头头是道地说着。她当初不是也算是喜欢过唐秀瑾么,也就那么回事儿,阿雾现在一心想要个孩子,只觉得有了孩子,便万事都有了立足之地了。

    楚懋听了没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阿雾。

    “殿下,不这样认为?”阿雾问道。

    “我以前也是这样认为的。”楚懋挪开眼道。

    那是以前,自然现在是不同了,阿雾心头一禀,莫非楚懋是另有中意之人了?若是以前,阿雾是绝不会这般胡思乱想的,可因着楚懋近日的冷落,再加上她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患得患失,这才让她忍不住钻了牛角尖。

    “若是她们不喜欢也罢,另选人就是了,不过是再费点儿功夫而已。”阿雾没有接着楚懋的话而问出他现在的想法。

    “外院的账房段二,昨日求到我跟前来,说想娶紫扇。”楚懋道。

    “段二?!”阿雾有些惊讶地皱了皱眉头,“他不行。”

    “对比你的要求,我看他哪条都挺好。”楚懋道:“段二父母双亡,嫁过去不用伺候婆婆,他有一个庶子,也没有生子压力,人长得也很一般。”

    阿雾“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同祈王殿下相比,段二长得自然只能算很一般。“那可不行,紫扇自己都没生孩子,可不能嫁过去就当娘,再说,那孩子的母亲又怎么安排?”

    “段二说那孩子还不到一岁,他那小妾生孩子时难产去了,紫扇这会儿嫁过去,从小养着那孩子,也不会生分。”楚懋道。

    “他的算盘打得真好,不愧是当账房的,快三十的人了,还敢肖想紫扇,叫紫扇把个庶子当亲生儿子养,回头借着紫扇当梯子,还能攀上我。”阿雾冷笑不已。

    “有你在难道还怕紫扇拿捏不住段二?”楚懋笑道。

    “殿下是怎么同段二说的?”阿雾问道。

    “你身边的大丫头我自然不能越过你做主,我让他自己来求你,今日先告诉你一声,免得被他弄得措手不及。”楚懋替阿雾夹了一块鹿筋,“煨得极软,你尝一点儿,别尽吃菜,瘦得身上都没几两肉了。”

    “手酸,你喂我。”阿雾放下筷子不动,脸却不由自主的羞红了,只是危机意识下,阿雾忍不住试探楚懋。

    “还是三岁的孩子呢?”楚懋笑着端起阿雾的碗来,果然夹了鹿筋来喂她。

    阿雾嚼了嚼鹿筋,果然是软和,笑得眯了眯眼睛,下一刻就叫楚懋抱了起来。

    “殿下。”阿雾被吓得差点儿噎住。

    楚懋将阿雾抱到自己腿上,“这样喂你更方便些。”楚懋一手揽着阿雾的腰,一手夹菜给阿雾。

    “如斯美景,该用点儿酒。”楚懋说罢,就提高了声音道:“烫一玉堂春来。”

    酒是现成的,只用温一温,阿雾听见紫坠在外头道:“王爷,酒烫好了。”

    如今楚懋和阿雾吃饭旁边都是不用人伺候的,外头的人也不敢随便进去。楚懋道:“进来吧。”

    阿雾听了忙地就要跳下去,却被楚懋牢牢按在腿上,“别动,替我遮一遮。”

    阿雾闻言,果然不敢再动,脸红得能比烫熟的虾子了。

    紫坠送酒进去,见自己主子坐在王爷身上,脸也忍不住红了起来,眼睛盯着地板,眼珠子都不敢乱转,放下酒就立马出去了。

    阿雾捶了楚懋一下,“都是你,这叫紫坠如何想我?”

    “你这是自欺欺人了,她们平常给咱们铺床理被,难道还能不知道我们是如何恩爱?”楚懋倒了一杯酒来喂阿雾。

    尽管楚懋说的都是对的,但是阿雾可受不了他的直白,可是又说不出话来,只得就着楚懋的手喝了酒来遮掩自己的狼狈。

    “快放我下去吧。”阿雾又想起身,硌得慌,她可不想再惹火。

    “这样舒服。”楚懋环住阿雾的腰,在她颈窝上磨蹭。

    “青楼里的姐儿才这样陪酒吧?”阿雾推了推楚懋。

    楚懋轻笑出声,“那你还得脱得只剩肚兜。”

    “楚懋!”阿雾作势打他,两个人嬉闹了一会儿,这才回了内室。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