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250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50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次日一大早阿雾就回了一趟柳树胡同。

    “怎么这时候回来,也不提前让人来说一声,你爹爹今日上衙门去了。”崔氏见着阿雾时说道,细细地将她从头看到脚,“怎么这会儿子又病了这许久,我打发人去王府都没见着你。这都第二回了,祈王他对你……”崔氏有些忧心。

    “殿下待我极好。这回是跟着殿下去了一趟江南,所以称病不见人呢。”阿雾娇声道。

    崔氏听了这话就放心了,“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只是你这肚子怎么……”

    阿雾垂眸看了看肚子,将手放在小腹上,轻声道:“太太悄悄的替我找个大夫吧,不要叫祈王府的人知道了。”

    “正是这个理儿,我早就想劝你了,可是你爹说这得听你的。我已经打听好了,茉莉胡同那家长生堂的单大夫,最擅长调理妇人,马府的大少奶奶嫁过去五年没生,吃了他两个月的药就怀上了。”

    阿雾点了点头,“将他叫到咱们府上最好,就说大嫂生了欢哥儿以后身子骨不好找他调理。太太同大嫂知会一声便是了,定好了日子,派人送信到王府来,我铁定能回来。”

    从柳树胡同回去,阿雾还得忙着张罗郝嬷嬷返乡的事情,总得让她风风光光的衣锦还乡,车马、随从都要精挑细选,还有送给她乡亲们的礼,不管郝嬷嬷接不接受阿雾的这份好意,阿雾却不能不做。

    下午,阿雾睡了午觉,打听着楚懋不在府里,便领了丫头往冰雪林去。

    吕若兴自然是不敢拦着阿雾的,阿雾在冰雪林的书房里拣了一本晋史翻了起来,楚懋的书多为史书、兵法之类,还有些前人的笔记和游记,话本是一本也没有。

    到太阳落山的时候,阿雾才见到楚懋的身影出现在冰雪林,身上穿着外出服,肯定是刚从外头回来。

    阿雾起身迎了出去,站在阶梯上看着楚懋。

    “出来做什么,外头刮着风,小心咳嗽。”楚懋拥了阿雾进屋,阿雾乖顺地贴着楚懋的胸膛,用鼻子细细地闻着他身上的味道,像是有脂粉味儿,又像是没有。

    “在闻什么?”楚懋问道。

    阿雾心里头一惊,抬起头来娇笑道:“我闻一闻有没有外头女人的味道。”

    “那你闻着没有?”楚懋捏了捏阿雾的鼻子。

    “又像有又像没有。”阿雾老老实实地回答。

    楚懋爽爽快快地在阿雾面前将披风脱了,又脱了外袍,走到内室时,甚至连内衫都脱了,打着赤膊,把所有衣服一股脑儿地放入阿雾的怀里,“拿去,仔细闻闻,闻仔细了。”转身就去了净室。

    阿雾将衣服扔到一边,她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也觉得自己挺可笑的,祈王殿下要是那样容易动心,也不会单着这么些年了。她这是关心则乱。

    关心则乱?

    阿雾大吃一惊,直起身来,拿手抚着胸口,心“咚咚咚,咚咚咚”急速地跳着,她该不会是喜欢上楚懋了吧?

    “怎么这副表情,见鬼了似的?”楚懋梳洗出来,就见阿雾呆呆愣愣地坐在榻上。

    阿雾看了一眼楚懋,心里想着,她怎么会喜欢这么个对她忽冷忽热的人,她一定是想多了。

    楚懋将阿雾抱入怀里坐下,“说吧,闻见什么了?”

    阿雾娇滴滴地拿手指点了点楚懋的胸膛道:“没闻见,还是殿下自动交代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我清清白白的哪用交代?”楚懋捉着阿雾的手指含在嘴里玩耍,“应付你一个人都吃力,还能有外头人?”

    “什么吃力?”阿雾瞪大了眼睛道:“你胡说,我……”

    水灵灵的大眼睛里有星辰划过,美得耀眼而惊人,楚懋将阿雾的身子转了个方向,压在身下,在她耳边道:“是不是我一天没碰你,你就想东想西的?”

    楚懋的眼睛亮得吓人,阿雾就这样看着,都忘记了说话和反驳,抬手轻轻抚上楚懋的眉眼,呓语似地道:“你眼睛真好看。”

    楚懋低头在阿雾的唇瓣上舔了舔,仿佛她是世上最美味的佳肴,吃一点儿就少一点儿,让人又是惦记又不敢下嘴。

    “可是殿下最近的确是奇怪了些。”阿雾撇嘴道,“不然我也不会胡思乱想。”

    楚懋的心停了停,开口道:“我这辈子有阿雾就足够了,再说了要是真有第二个、第三个的还不被你连骨头都啃了,我哪里敢?”

    阿雾踢了楚懋一脚,“你把我说成泼妇、妒妇了。”

    “我看你就是个妒妇,连个影子都没有的事儿,居然就怀疑上了。”楚懋捏了一把阿雾的胸。

    “什么没有影子,你以前,你以前可不是这样,殿下还是少跟我扯什么别扭不别扭的,打最先开头的时候我不是更别扭,你怎么不体谅我?”阿雾嘟嘴道。她已经有些明白楚懋的性子了,这种事敞开来说指不定效果更好,在他背后偷偷摸摸地查,指不定他怎么窝火。

    “难道就不兴我歇一歇,我这蜡烛几头烧的,再强的人也熬不住啊,你这是不榨干我不罢休啊?”楚懋从阿雾的身上翻身下去,摆出一副无力的样子。

    “谁榨gan你了?!”阿雾简直气得无语了,这明显是倒打一耙。阿雾起身就要下榻,却被楚懋一把拉住。“放开我!”阿雾甩着手。

    “这又是怎么了?”楚懋搂住阿雾的腰。

    “你就会欺负我,我不跟你说了,我要回玉澜堂。”阿雾不停地扭动想挣脱开楚懋的钳制。

    “我这儿还没开始欺负你呢。”楚懋笑道。

    阿雾讨厌楚懋一副天塌下来都没事儿的样子,总是顾左言他,觉得委屈极了,眨巴眨巴眼睛,眼泪就包不住了,顺着脸颊往下滴。

    楚懋没说话,轻轻地替阿雾吻掉她的眼泪。

    阿雾的肩膀一抽一抽地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可是肯定是有什么不对,我却猜不出,殿下也别拿话哄我,真话假话我还是分得清的。”

    楚懋叹息一声,将我紧紧地搂入怀里,下巴搁在她头顶上道:“别担心,不管什么事儿都有我,我会处理好一切的。”

    阿雾不着声,只默默地流着泪。

    “你这样哭最伤身。”楚懋亲了亲阿雾水滋滋的脸蛋,“我的心里没有别人,也永远不会有别人,因为阿雾是个小妒妇,一进来就把门关上了。”

    阿雾“哼哼”了两声表示不信,“若我真的在殿下心里,可为何殿下从来不同我说心里话?”

    楚懋顿了顿才道:“那你想听什么心里话?”

    阿雾离开楚懋的怀抱,垂头想了想,“如今的情势波谲云诡,我在家里也会担心,可殿下从来什么都不跟我说。比如这次,殿下上的治河帖子,皇上可批复了?”

    “留中不发。”楚懋道。

    阿雾抬起头,把还布着泪水的脸伸到楚懋跟前,示意他给自己擦眼泪,楚懋好笑地拿起阿雾的手绢轻轻替她拭了泪。

    阿雾这才道:“皇上肯定是没有精力管这些了,留着让新皇处理呢。”

    “我二哥去了洛北的锋湖,可有给殿下来信说那边的情况?”阿雾又问。

    “金国尔汗经历了洛北之战后,实力大伤,有点儿压制不住其他部落,洛北那边还有鞑靼虎视眈眈,不过边境上目前还算平静。我已经叫你二哥准备好打仗了。”

    “打仗?”阿雾一下就想起了顾廷易。如是真打起仗来,而顾二哥又能旗开得胜,死死压制住鞑靼,让楚懋找不出换人的理由,那长公主的安危便多了几分保障。

    “想到什么了,这么入神?”楚懋的声音带着微微的凉意。

    阿雾自然不敢在楚懋跟前提顾廷易,她的直觉告诉她,长公主那一家子的人祈王殿下都未必喜欢听。

    “若是打仗,我有些担心二哥和音姐姐的安危。音姐姐又怀了身孕?”

    “到时候你哥哥肯定会先将你嫂子送回来的,你若实在不放心,就让贺春带人去接她。”楚懋理了理阿雾的鬓发。

    一时吕若兴进来问,在何处摆饭,楚懋对阿雾道:“咱们在这儿摆饭今晚就在冰雪林歇吧,阿雾?”

    两边阿雾都已经住得很习惯了,并不肯在这等小事上驳了楚懋。

    到晚上,祈王殿下依然很规矩,阿雾瞪着帐顶上的鎏金镂空雕缠枝玉兰的香薰球,寻思道:她都这样坦诚以待了,楚懋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可是要让阿雾自己主动,她是一万个做不出来的。

    “睡不着?”楚懋问道。

    阿雾被他惊了一下,闭上眼睛,侧过身背对着楚懋继续睡。

    楚懋在阿雾身后笑出声,手探上她的腰。

    阿雾往里挪了挪想避开楚懋的手,他笑得实在可恶,仿佛她是个深闺怨妇似的,阿雾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儿。

    可惜祈王殿下手长得很,阿雾都贴在床栏上了,也避不开,只得任楚懋给她揉腰和背,结果渐渐有了睡意。

    “阿雾。”楚懋轻唤了两声,阿雾都没回应,且仔细听她的呼吸,规律绵长,楚懋这掀开被子下了床,披了袍子到外头喊吕若兴,“去把贺太医和姜太医请来。”

    贺年方的医术楚懋信得过,而姜太医是太医院最擅长妇人科的,有这两人一同把脉,楚懋才能放心些。

    前几日阿雾睡在玉澜堂,楚懋不好找两位太医来,怕万一被玉澜堂的人撞见,他总不能将玉澜堂一院子的人都点穴,总会令人生疑的。

    唯有阿雾到冰雪林来,里里外外都是楚懋的人,他才放心。这几日冷待阿雾,多少也是存了要激怒阿雾引她来冰雪林的意思。

    楚懋想到这儿,不由得笑了笑,这在以前是不敢相信的,而如今阿雾已经知道主动到冰雪林来探他的消息了。至于顾廷易,他迟早是要从阿雾心里把人拔掉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