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251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51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贺年方和姜太医很快就到了,下午楚懋回府听见阿雾在冰雪林时,就动了念头,早早地吩咐人去请了两位太医。

    姜太医礼让太医院正贺年方先诊脉,贺年方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阿雾的脸色,就赶紧低下头将手搭在那雪白的玉腕上开始诊脉。

    良久,贺年方起身道:“姜老,你来诊一诊。”

    姜太医撩了袍子坐在绣墩上,伸手搭脉。他在太医院的妇人科,惯来给宫中贵人诊脉,多是遮遮掩掩的,而祈王显然是极为担心王妃的身子,这才连床帘也不放,手腕上也不搭丝帕,全是为了中医里头的“望闻问切”四字。

    姜太医收了手,捋了捋下巴上的胡子,这才起身。

    楚懋将他二人请到外间,姜良之才恭问道:“敢问王爷,王妃平日可有精神不济,多眠少食之症?”

    “王妃早晨多晚起,有时早饭、午饭一起用,饭量的确不大,不过她打小就食量不广。”楚懋道。

    对于睡到日上三竿,连早饭也省了的祈王妃,姜太医是不敢做过多评价的,只能就事论事,他和贺年方对视一眼,彼此眼里都有了然。

    “姜老你擅长妇人科,还是请姜老您说吧。”贺年方道。

    姜太医已经是花甲年纪,自然比四十出头的贺年方在上头更方便说话些,“依微臣看,王妃的症候应该是房事太勤所至。”

    此话一出,贺年方干咳了一声,连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的楚懋都弄了个大红脸,好在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而贺年方干咳全是因为姜太医的太过直白之言。姜良之素性耿介,说话直来直往,这也是为何他医术了得,又是老前辈,在太医院待了三十几年也还是只是个太医而已的原因。

    “王妃年纪小,房事太勤,体本稚弱,加上又耗精伤气,至肾阴亏损,如今是人年轻,一时半会儿看不出大症候,一旦上了年纪,恐非幸事,于生育上更是有碍。”姜良之又捋了捋长髯,“好在,每旬给王妃诊脉的那位大夫发现得早,王妃亏损不重。便是王爷也该将息些方是养身长寿之道。”

    楚懋何时被人训得这样没脸过,亏他忍得下去。

    “而且王妃可能还服用过药物,这才减缓了她的症状,否则早就该发病。”姜良之继续道,话到此时,他看了看贺年方,“这里头的道理还请贺院正同王爷说吧。”

    贺年方点了点头道:“王妃天人之姿,王爷同王妃又是少年夫妻,难免放纵了些,将来自然就好了。”这话是贺年方对姜良之说的,意在为祈王解释,他并非什么好、色、淫、逸之徒。

    “只是微臣看王妃的症状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幸得她服用过固本调阴之药,才能勉力维持至今。”贺年方道。

    楚懋的心里顿时就想起了凌裕给他的“敬府秘药”。说实话,这大半年来他的确是放纵了些,见阿雾并没什么不适,所以几乎是夜夜不落,一日三、四回的时候也不在少数,他自幼练元阳诀,本身就比别人阳火旺盛,他自己不察有何不妥,也就习惯性地觉得阿雾也当无事,可到底是轻忽了她年纪小,身子还没长开的事实。

    “只是那种药还有……”贺年方不知该说不该说,怕说了出来,引得祈王夫妇不和。毕竟祈王膝下无子,而祈王妃却又在服用避子之药。

    “贺院正但说无妨。”楚懋已经猜到了贺年方接下来要说的话。

    “那药还有避孕之效,长期服用体内容易积毒,微臣斗胆猜测,那药该是来自敬府,向来是敬府的不传之秘,那药比之寻常宫内用的避子汤温和许多,又别加了固本之药。若是服用,可以三个月为期,然后再停三月而用。如是,想来就不妨事了。”贺年方道。

    “什么不妨事,女子生育前最好少用这种药,否则今后不容易坐胎。”姜良之反驳道。

    贺年方不再说话。

    “若是女子避孕,可有什么良方,还请姜太医教我。”楚懋的态度放得极低。姜良之可不管祈王膝下无子却还要避孕之方是为了什么,他只管有问则答。

    “这两段小日子中间有几日最易受孕,避开则不妨事,为谨慎起见,以十日或半月为期则更易避孕。”姜良之道。

    “多谢两位太医,还请替内子开几副药调理调理身子。”楚懋道。

    “是。”贺年方和姜良之走到一旁开始商量药方。

    楚懋的心里却松了口大气,他最怕的就是那药丸伤着阿雾身体的根本,幸亏这次是虚惊,只是楚懋也再不敢给阿雾要吃,哪怕贺年方都说无事,他也不敢再轻易尝试。

    次日阿雾睡到天大亮时才醒过来,见楚懋居然还在屋内,不由奇道:“殿下今日不出门?”

    “专门等你的。”楚懋走到床边坐下,把阿雾揽入怀里,将贺、姜两位太医开的方子递给阿雾看。

    “都是些固本培元的药。”阿雾看得一头雾水,“是谁要服用?”阿雾刚问出心里就一惊,能劳动贺年方和姜良之共同诊脉的人可不多,祈王殿下自然是首当其冲。这药又是固本培元,阿雾不由多心地看了楚懋两眼。

    “胡思乱想什么?”楚懋拍了拍阿雾的脸蛋。

    阿雾的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但是心里的话却不敢说出来,可是已经开始琢磨着给楚懋食补了。枸杞子、山药、鲈鱼、海参、海马、芡实、胡桃都是补肾气的,对了还有鹿角胶。

    “不是我。”楚懋道。

    阿雾的眼睛再微微地睁大了一点儿,看着楚懋不说话。

    楚懋低下头在阿雾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

    “呀。”阿雾的脸顿时红得三月桃花一般,连脖根儿都红了,“我不信,做什么要趁我睡着了请他们来诊脉?”

    “难道要你醒着的时候来?”楚懋拧了拧阿雾的脸,“那个姜良之说话直接得令人汗颜,连我都有些受不住。”楚懋这会儿可算是庆幸万分。阿雾的身子没什么大事是最好的,然而因为是这个症候,他以前的举动也就解释得通了,而不会让阿雾起疑心。避孕这件事,楚懋是打定了主意绝不跟阿雾提的,她若是知道了,指不定怎么闹腾。

    阿雾想了想,也的确是这个理儿,若是叫姜良之当着她的面儿说出那样的话,只怕她羞也羞死了。“都怪你,你这个混蛋,色胚子。”阿雾拧了拧楚懋的手臂,这都叫什么事儿啊,居然是“纵、欲、过度”,这若是叫人知道了,她今后如何见人。

    “你放心,他们两个嘴紧着呢,绝不敢出去乱说。”楚懋安慰阿雾道,楚懋咬着阿雾的耳朵道:“你如今知道我为何不敢碰你了吧?”

    “阿雾,我每日忍得都极难受。”楚懋拉了阿雾的手搁到他腹下,那儿隆起一团,烫得灼手。

    阿雾飞速地收回手,“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还有这样的兴致。”阿雾嗔了楚懋一眼。

    楚懋苦笑道:“只要挨着你,它可不管什么时候不时候的。为着这个事儿,你这样误会我,又是怀疑跟我赌气,又是怀疑我外头养了小的,你怎么补偿我?”

    若是被楚懋三言两语哄了,她就不是阿雾。“这么说,咱们还在江南时,殿下就已经怀疑我身子不对了,可为何等到现在才让贺太医他们来?”

    “我其实也不能确定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又怕你担惊受怕,回府时你又非要住在玉澜堂,我怕惹了你怀疑,好容易等到你来冰雪林。”楚懋半真半假地道。实际上他怀疑的根本不是阿雾的身子不对,什么“纵欲过度”,而是单纯地因为药丸吃完了,而不想让阿雾在路上有孕而已。

    阿雾对楚懋的话将信将疑,她其实是怀疑楚懋趁她睡着时找贺年方和姜太医来诊脉,根本就是想看看她可是有不妥而不能怀孕,毕竟这都大半年了,而楚懋又急需一个儿子。

    不过如果是这个原因,阿雾也不敢挑明了说出来,将错就错也行,都说做夫妻的,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才能过得好。

    “殿下,那,那贺院正和姜太医有没有说我,说我能不能,能不能有孕?”阿雾吞吞吐吐的半天才挤出一句。

    楚懋摸了摸阿雾的脸,“别担心,他们说只要调理好了,不出半年肯定能怀上。”后半句是楚懋编的,不过想来大事的抵定也就在这半年了,到时候,就不再避孕。

    阿雾松了口气,她是讳疾忌医,一直不敢去深思这个问题,好容易鼓起勇气才回了柳树胡同让崔氏给她找大夫。

    “可是,我今后三个月都不能碰你,阿雾。”楚懋想起这件事就一阵头痛。

    “活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