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261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61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楚懋踏入长乐宫的正堂时,阿雾已经站在门边等他了,见他进来,一行人随她下跪请安。

    楚懋在阿雾刚曲腿时,就跨前三步扶住了她,“阿雾。”

    “我说过你无需行礼的。”楚懋道。

    阿雾说不出话来,她抑制不住地干呕起来,飞快地跑回内室,吐了好一会儿才止住。明心打好水来伺候她净手,阿雾反复洗了数次,连手都搓红了,这才停住,重新梳妆、匀面,去了摆膳的次间。

    没曾想这样耽搁了大半个时辰,嘉和帝还坐在桌前。好在是夏日,饭菜冷得不快,但也已经热过一次了。

    “用饭吧。”楚懋对阿雾道。

    阿雾站在楚懋的身边伺候,并不入座。

    楚懋“啪”地将筷子放下,“坐下。我至少有一百个法子让你乖乖坐下,你要不要试试,阿雾?”

    阿雾没有跟楚懋拧着来的意思,刚才她只是在尽职尽责地做一个皇后而已,既然皇帝发话,她当然只能坐下。

    “吃饭。”楚懋看了阿雾一眼。

    阿雾低头开始刨着碗里的白米饭。全国统共只产一百斤,专供御用的天水碧粳米,到了她嘴里就跟稻草似的。

    楚懋看见她饭吃成这样就难受,给她夹了一筷子菜想放到她碗里,后来动作停了停放到了她跟前的空碟子里,重新用公筷给她夹了菜,这才放入她碗里。

    阿雾站起身谢恩,楚懋伸手去扶她,到半途又缩了回去。跪着总比让她又去吐一回的好。每次到长乐宫来,就伤一回,可是不来,看不见她,心里又苦。

    阿雾谢恩后,重新回座,但楚懋给她夹的菜,她依然是不动的,整顿饭就用了小半碗米饭。

    饭后,两个人挪到东边儿休息。

    “许久没听见你弹琴了。”楚懋开口道。阿雾的琴弹得好,也喜欢弹,当初在祈王府隔山岔五就能听见她弹琴,到如今仿佛那都是前世的事情一般了。

    阿雾没有接话。

    楚懋又开始说一些前头朝廷的事情,大到国之用兵,小至官员升迁,不论巨细,楚懋都一一说给阿雾听。

    阿雾依然是不开口,不看他。

    饭后半个时辰,**在外头隔着帘子道:“娘娘,该用药了。”

    楚懋这才听见阿雾开口道:“进来吧。”若非如此,他实在要以为跟前坐的是一截木头了。

    阿雾吃饭当喝药,喝药时却像是吃饭。看起来苦比胆汁的药,她眉头也没皱一下就喝了下去。

    “是药三分毒,你若是肯好好吃饭,哪用得吃这样的药,你不是最讨厌药味儿吗?”楚懋问道。

    阿雾皱了皱眉头,终于是忍不住烦躁,“你烦不烦,赶紧走吧。”

    楚懋不怒反笑,只为着阿雾总算有点儿反应了,“好,我这就走,明天再过来看你。”

    长乐宫里晚上点着安神香,阿雾才能勉强睡一会儿,可也总是难安。她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还是真的又离魂飘到了楚懋的乾元殿。

    正元帝,哦,该叫嘉和帝了,生活依然是枯燥得令人乏味,阿雾就趴在书桌的另一端,看着楚懋埋头批阅奏折。

    阿雾皱着眉头,见那堆积如山的奏折,寻思着怎么着也该有几十斤重吧,她看着都眼花。阿雾双手一撑,轻轻跳坐到桌子上。

    楚懋像是感应到什么似的,停下笔,拿起搁在手边的一个玉娃娃,摩挲了一阵,又放回原处。

    阿雾爬到玉娃娃跟前,仔细瞅了瞅,还别说,这玉匠刻得不错,有她七分神髓了。楚懋的手穿过阿雾的脑袋,又来摩挲玉娃娃。

    “皇上,已经丑时二刻了。”吕若兴微弱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阿雾没想到已经这么晚了,过一会儿都该起了,楚懋却还没睡。楚懋略略揉了揉脖子,站起身往外走。

    吕若兴提着灯在后面小跑步的跟着。阿雾像是被楚懋绑着似的,随着他去哪儿,她就飘向哪儿。

    看方向,楚懋去的该是长乐宫,阿雾心里一惊。

    长乐宫中,楚懋连着床前的绶带一起,掀起床帘,里面阿雾正独自躺着。楚懋在阿雾的身上拂了拂,在床边坐下。伸手摸了摸阿雾的脸蛋儿,又忍不住低头亲了亲。

    飘着的阿雾在一旁气得跳脚,却也不见床上那人有丝毫动静儿,睡得跟猪一样。再然后,阿雾就见楚懋脱衣上床,和自己躺在一块儿,扶了她的头搁在他臂弯里。

    早晨阿雾醒过来的时候,嘉和帝楚懋自然已经不见了踪迹,阿雾侧头看了看旁边的床、枕,丝毫没有人睡过的痕迹,所以阿雾也不知道自己昨晚是不是在做梦。可是,如果是做梦的话,那也太真实了,那些奏折里的字句阿雾都还记得。

    其中有一本就是在劝楚懋选秀,广纳妃嫔,为皇家开枝散叶的。

    阿雾早起就有些心慌,她害怕自己又那样不生不死的,长久的在外飘荡,更不想再在离魂的时候看见楚懋。

    “去宣长春子进宫。”阿雾吩咐明心道。

    长春子就是当初在阿雾魂不附体时,建议楚懋将她送去大慈寺的那位白云观主。阿雾信他还有几分本事,这才宣他入宫。她只道,长乐宫有些不净,让长春子替她画符安阵,不许秽物进门,自然就可以防止她离魂出去。

    至少阿雾是这样想的。

    长春子走后,很快大慈寺的慧通禅师就入宫在长乐宫外做了一场法事,阿雾听着门外的铙钹声,心底只觉得悲凉。她的罪孽,恐怕连地狱都难容,却偏偏还享受着这世上至高的荣华富贵,而楚懋越是对她如此,阿雾只会越觉得罪孽深重。

    春去秋来,已经是嘉和二年的春天。

    嘉和帝照例是每日来长乐宫用膳。楚懋进门时,阿雾忍不住心烦地皱眉头,这个人倒底要做什么,怎么不干脆恨死自己才好。

    两人默然的用完饭,挪到东次间时,阿雾如今连茶都不用了,每日只喝清水度日,麻衣素服,发无钗饰。弱得风都能吹走了,偏这样也依然美得灵秀剔透,有别于素日的精致妍丽。

    “顾二要成亲了。”楚懋道。

    阿雾木着的脸瞬间就变得生动起来,乌溜溜的眼睛就那样望着楚懋。

    “是青州崔家的女儿。”楚懋满足了阿雾的好奇心。

    青州崔家,正是阿雾的亲娘崔氏的娘家,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同一支而已。

    “你瞧,最后为了顾家,为了前途,他还不是要成亲,这样的人就值得你为他赌上所有人的性命?”楚懋的话里充满了怒意,“你不用这样看着我,这桩婚事同我一点干系也无。”

    正是因为这样,楚懋才更愤怒,他跪着将一颗心捧到人的面前,她却可以看也不看地扔在地上,再踩两脚,可是顾廷易呢,这般无情无义,他何德何能值得阿雾如此相待?楚懋为阿雾不值,却也为自己觉得委屈、愤怒。

    再观阿雾,她心下松了口大气,顾二哥能娶妻一直是她所愿,也稍微能慰藉母亲的在天之灵吧?

    楚懋认真的看着阿雾,恨不能端着她的脸看个清楚。

    “皇上不必说这样的话,他娶妻也好,不娶妻也罢,我只盼着他能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就好。”阿雾明知道楚懋是什么意思,也知道他想要什么,可她只希望楚懋能恨她,恨得可以杀了她,那就更好了。

    “忘了他不行吗?”楚懋沙哑着嗓子问,“他已经快成亲了。”

    阿雾不说话,逼急了只道:“你走吧。”

    “我们为什么不能好好过,当初你被指婚给我,你不是也没寻死觅活吗,荣璇?”楚懋急怒道:“这件事里,是你先背叛了我。福惠恶贯满盈,罪该万死,你为这种人跟我置气值得吗,值得吗?”楚懋怒气无可泄,拿起茶碗就往墙上砸。

    “她不是好人,难道你就是吗?我恨你,讨厌你,你自己亲手杀死先皇,你晚上就睡得着觉吗?你有什么值得我喜欢的,我恨不能你立即就死在我眼前。”阿雾摇着头哭叫道。

    “我在你心里,就是能手刃自己父亲的人?”楚懋的声音里充满了疲惫地问着阿雾。

    阿雾不说话。

    “早在宫变之前,大行皇帝就已经升遐了,只是秘而不发而已。我不是那样的人,阿雾,就算是为了你,我也不会让自己成为让千古唾骂之人。”楚懋道。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阿雾比楚懋更疲惫。

    楚懋失望地看着阿雾,他不明白,怎么一个人的心那样难捂热。

    “阿雾,人的耐心是有限的,我等不了你太久。”楚懋颓丧地坐在椅子上,他这辈子在最艰难的时候,也从没放弃过希望和努力,只有在阿雾这里,一次又一次品尝到了比绝望还绝望的滋味,完全无能为力。

    楚懋登基三年,后宫除了皇后,再无其他人,膝下更是无子。恳求他广纳妃嫔的奏折从最初的一人、两人,至今已经如雪片飞来了,连他的老丈人都上了折子。

    “我需要一个儿子。”楚懋艰难地道。

    “不必等我,十年、二十年,我的答案都是一样的,不会变,皇上请回吧。”阿雾头也不回地道。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