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262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62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崔氏依然是隔三岔五就进宫一趟,这回是来送“生子符”的。也连带着将荣家嫡支的消息说了。

    “你大伯和二伯前儿在外头也不知得罪了谁,被告了纵奴伤人,你大伯的闲职都给削了。建宁侯家那边,听说给二公子纳了一房平妻,玥姐儿现在过得有些可怜。”崔氏叹道。她是个心善的,恨老太太那边的人时是真心恨,这时候见她们落难了又心里难受。

    “哦,对了,我和你爹商量了一下,将老太爷和老太太都接到府里一起过了。你大伯和二伯哪里还顾得上他们两个老的。”崔氏道。

    阿雾点点头,“你别又让老太太欺负到头上去了。实在不行,我就传她进来敲打敲打。”

    崔氏道:“不会的,你放心吧,你大嫂是个能干的。”

    说罢闲话,崔氏这才开始说正经事,“这是我让你大哥特地托人去江南的如是庵求的生子符,听说那里的符最管用。”崔氏将生子符递给阿雾,“你不要怪你爹,他也是压力太大,被逼的。再说了,哪怕皇上纳再多的妃嫔,只要他心里头有你,那就是谁也抢不走的。咱们当下要紧的是堵住悠悠众口,你也能喘口气,指不定就怀上了。”崔氏碎碎念道。

    阿雾笑了笑,有时候崔氏就是傻人有傻福,倒也没什么不好。

    阿雾接过生子符,郑重地放到随身的荷包里,“知道了,但愿能心想事成吧。”

    崔氏见阿雾收下了,念了句“阿弥陀佛”,“你这样想就对了。”

    阿雾粉饰着太平,而那边夏国夫人的身子却再也撑不下去。说实话,阿雾也不知道郝嬷嬷是怎么撑到今天的,太医三天两头就预言她快死了,而据阿雾所知,前世这个时候,郝嬷嬷应该早就死了。

    “皇后娘娘,夏国夫人想见见您。”慈安宫的宫人过来求见阿雾。

    阿雾摆摆手,让人退下,郝嬷嬷那边她是没法儿去见的,跟楚懋有关的人她一个都不想见。

    晚上,慈安宫那边就传来郝嬷嬷不行了的消息,楚懋已经赶了过去。

    阿雾让人点了安神香,静静地躺在床上,神思迷糊间好像却走到了慈安宫。里面灯火辉煌,宫人蹑着脚步来回穿梭,面有凄容。

    楚懋此刻正坐在郝嬷嬷的床头,拉着她的手,低头瞧着像在哭。阿雾走得近了些,果然能听见哭声。阿雾这还是第一次看见楚懋哭。

    楚懋在哭郝嬷嬷的同时,阿雾就坐在床的另一头,默默地哭着长公主,哭得正伤心时,却觉得头发一痛,像被人拽着一样。

    阿雾挣扎着抬头,就见郝嬷嬷凶恶得就跟牛鬼蛇神一般,拉扯着她的头发。

    “你做什么?”阿雾慌忙地跳开,然后对着郝嬷嬷惊道:“你能看见我,能摸到我?”

    “我就知道会有这一天,我老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不公,居然让皇上遇到你这么个贱人,就是冰人都捂热了,你却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郝嬷嬷怒骂道,又上来拉扯阿雾。

    阿雾这回却没躲,由着郝嬷嬷抓她的脸和头发,郝嬷嬷发泄一通后,只坐在一边哭。“为什么会遇上你,皇上这些年都过的是什么日子啊,你就一点儿都看不见吗,你怎么能忍心,怎么能忍心,我老婆子死不瞑目,死不瞑目哇。”郝嬷嬷跺着脚。

    阿雾再看向郝嬷嬷的床,只见她的身子还躺在床上,太医正对楚懋说着,“夏国夫人已经去了。”

    床上的郝嬷嬷果然睁着一双眼睛,像是正瞪着阿雾。

    “我要是能再守他几年该多好,以后的日子叫皇上怎么过啊——”郝嬷嬷嚎哭道,像一个孩子一般,阿雾蹲在一边,看她伤心的样子,也难怪楚懋那样敬着她,先皇去世估计楚懋都没哭过,这会儿却因为郝嬷嬷哭得稀里哗啦的。

    “你根本不知道皇上吃过多少苦,小时候过的是什么日子,你但凡有点儿良心,怎么能这样对他?”郝嬷嬷是看着楚懋登基后过的日子的。说是行尸走肉也不为过,还要顶着朝廷内外的压力,每日批阅奏折直到半夜,病着的时候,睁着眼睛在床上就盼着阿雾能去看他一眼,可惜皇后就是个铁石心肠的怪物。

    郝嬷嬷甚至拿死逼过楚懋,只恳求他纳嫔妃,生个儿子,可是他就那样一直拖着,郝嬷嬷知道楚懋的心事,这毕竟是她带大的孩子,他心里头最渴望什么,她一清二楚。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郝嬷嬷一直讨厌阿雾,她早就看明白了,皇上要的东西,这个自私自利的女人根本给不了。

    “你跟我来。”郝嬷嬷拽过阿雾的手,也不知道将她拉到了哪里。

    阿雾只看见黑漆漆的甬道里,几个孩子正在踢打另一个孩子,阿雾隐约能分辨出那是五皇子和六皇子幼年的模样。等这一群人领着小太监扬长而去后,阿雾才看见那个所在墙角的孩子满脸是血的站了起来。

    他的身子十分瘦弱,瘦得连肋骨都能看见,衣裳已经被撕烂了,大冬天的冷得发抖。

    黑暗里有人在喊,“四皇子,四皇子,你在哪里?”

    阿雾捂住嘴巴,没想到那个孩子会是楚懋,本来应该八、九岁大小的孩子,却小得像五、六一样。楚懋听见人喊他,赶紧用袖子擦了擦脸,露出一张白嫩嫩的小脸和那双没有感情的寒星似的眼睛。

    这样的眼睛是如今的皇上所没有的,阿雾从没见过他的眼睛那样的凉。

    阿雾接着被郝嬷嬷一推,掉入了一口枯井里,里头有个小男孩,正蹲在井底发抖。

    头顶的井口有声音传来,“是四皇子淘气自己掉下去的知道吗?”

    这个声音阿雾十分熟悉,她的手开始发抖,她的母亲福惠长公主的声音,她永远不会听错。

    “是,长公主。”上面的人回答。

    “倒下去。”

    臭气铺天盖地而来,从上头浇下来的是粪桶,阿雾捂住嘴,流着泪去碰那个小身影,那孩子抬起头,眼里满是戾气和恨意。

    再然后回到楚懋更小的时候,阿雾看见他小小的个子攀在泔水桶里淘吃的,楚懋小时候的日子比阿雾想象的还更为可怕。

    最后,阿雾看见脚上系着沙袋的楚懋在院子里跑,对着郝嬷嬷道:“姑姑,我长大以后会保护你的,我将来会打死他的。”

    郝嬷嬷脸上和脖子上都有伤痕,露出的手腕上也伤痕累累,像是被牙齿咬伤的,还有烫伤,阿雾只是略略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内情。

    每个人的一生理或多或少总有这样那样的苦衷,阿雾从小到大娇养着,几乎没吃过苦头,从未真正的为别人设想过,到今时今日,自己有苦难言,逼入死局时,才叹息自己当初的轻狂。

    “你应该为皇上能这样喜欢你而庆幸,我本以为他一生再不可能爱人,却没想到他心里还是期盼着,可惜却错看上了你。”郝嬷嬷恨恨地望着阿雾。

    “你好好待皇上,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郝嬷嬷凄厉地道,然后便推了阿雾一把。

    阿雾踉踉跄跄的一跌,就像大梦了一场一般,却怎么也醒不过来。等她再次恢复了神识,飘在空中时,发现她还留在慈安宫,而此时长乐宫的宫女明心正跪在地上慌乱地道:“皇上,皇后娘娘不行了。”

    阿雾心里一惊,她自己怎么不行了?

    阿雾靠近了仔细听,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来自己睡到半夜,忽然尖叫一声,坐起来吐了口鲜血,接着就人事不省了。

    阿雾随楚懋赶到自己的宫中,她想躺回身体里去,却不知被什么力量所排斥,怎么也靠近不了。若是放在平常,指不定阿雾还挺乐意自己就这么死了再也回不去。

    可此刻阿雾看着楚懋的像死人一样灰颓的脸色,她心里就涌出了无数的难过。死亡对她来说是一种解脱,可她却不愿在这一刻死去。郝嬷嬷刚刚离世,自己又这么去了,阿雾真怕楚懋熬不过去。

    阿雾本来以为自己可以笑着看待楚懋的死亡,可真正见他心如死灰的时候,才发现仇恨的酿造的酒怎么喝都只有一个苦字。

    阿雾到底还是舍不得恨楚懋。她不仅背叛了楚懋,实际上也在心底背叛了自己前世的母亲。阿雾活在这样的困局里走不出去,越发的痛恨自己。

    到了这个地步,爱不能,恨也不能,生不能,死也不能,阿雾进而在想,这大概就是老天给她的惩罚吧。

    阿雾缩在床脚,看着楚懋抓起自己的手,一只一只地吻着她的手指,这是他最喜欢的动作,他们相好时,他每日里要做好多次这样的事情。

    如今想来,阿雾只恨当时没能好好的珍惜那段短暂的时光。只可惜再也回不去了,她如今甚至不能允许自己带着留恋去回忆往事。

    她只能痛苦,唯有痛苦才能洗刷罪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