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265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65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一进内间,唐音便又向阿雾跪下磕头。

    “音姐姐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阿雾虚扶了唐音一把。

    “请娘娘原谅臣妇待会儿的无理之话,臣妇才敢起来。”唐音坚持道。

    “音姐姐,你心里头对我有气是不是?”阿雾叹息一声,“你快起来吧,咱们难道一定要如此生分吗?”

    唐音本就是个爽快人,顾忌阿雾都身份不同了才有前面的作派,可她心底依然将阿雾当作她的好友和夫家的妹妹。“好,那我可就开始说了,你别怪我僭越。”

    “不会,这宫里头的日子是个什么滋味,你难道会不知道,日夜都盼着能有个说话的人呢。”阿雾道。

    “所以,皇上为了你想找个说话的人,就千里迢迢让人家夫妻分离,也得赶回来?”唐音也就只能在阿雾这儿才敢抱怨一下。

    阿雾愣了一下,没想到唐音居然是楚懋叫回来的。

    “我说娘娘也该惜惜福了,成天这么和皇上闹腾,折腾的还不是你和咱们。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跟我说一说,三个臭皮匠顶过诸葛亮。”唐音道。

    阿雾如何能对唐音说得出口,那样得秘密只能一辈子被掩埋。

    唐音见阿雾不开口,也就只能自己猜,“是不是皇上睡了其他女人?”

    尽管阿雾已经心如止水,但是听见唐音说这样的粗话,还是忍不住唾弃她,“你哪儿学来的这样的粗话?”

    唐音捂嘴一笑,“哎呀,不小心带出了洛北腔。你别管我的话如何,你且说我说的对不对?“

    阿雾不作声。

    唐音就逐条分析,“这男人谁不爱新鲜的,只要他心在你这儿,敬着你这嫡妻,又爱护嫡出子女,女人呀就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否则闹腾起来,反而消磨了夫妻情份。男人嘛,还不就是下头那点儿秧子作怪。”

    阿雾就知道唐音这女人能让自己破功,她是真的什么都敢说,哪里像唐家那样的世家出来的闺秀。

    唐音见阿雾还是没反应,只是瞪了自己一眼,便又继续分析道:“总不成是你还惦记着我哥哥吧?”

    唐瑜?!刚刚站在长乐宫正堂廊下带楚懋,顿住了继续走的步子。

    阿雾真是要给唐音跪下了,这都哪儿跟哪儿啊。“你胡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惦记你哥哥了?”她最多就是当年因为前世的事情,多看了唐秀瑾两眼。

    唐音轻声道:“好,没惦记就没惦记。”可是唐音心里是没有相信的,如果不是郎有情,妹有意,她哥哥能陷得如此深?

    “不管怎么样,你如今已经是大夏朝的皇后了,皇上龙章凤姿,气宇天成,当初我就说过,他是咱们大夏朝第一美男子,这样的人,对你又是这样的一片心意,你怎么就不能好好的过日子,非要闹得有一天后悔不可?”唐音恨铁不成钢的道。

    “别说我一个嫁了人的妇人看着皇上眼热,你知道上京有多少女儿家宁肯拖大了年纪,也不肯说亲,都要等着皇上选秀的吗?”唐音劝说阿雾道。

    阿雾抚额道:“说这么多,你渴不渴?”阿雾将茶盏推到唐音的跟前,“我的事情我自己知道,音姐姐,谢谢你回京来看我,你还是回洛北去陪着二哥吧,他性子粗狂,必须你在跟前守着。”

    唐音愣了愣,“阿雾,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能告诉我吗?你不要将什么事都藏在心里,我看着你也难过,你知不知道自己瘦了多少?”

    阿雾知道唐音是真的关心自己,否则也不会这么快就回京来,她眼里起雾,“音姐姐我会好好活着的。你好好带着蕊姐儿和乐哥儿,照看好二哥,也替我在爹爹和太太跟前多尽一份孝心。”

    “阿雾。”唐音明显感觉出了阿雾多不对劲,可怎么也撬不开她的嘴巴。

    里头不再说话,楚懋这才轻咳了一声,走了进去。

    唐音见楚懋进来,赶紧起身行礼。

    楚懋虚扶了一把,“二嫂来了?”

    唐音被这一声“二嫂”给立即收买了,给阿雾使了个眼色,意思是:瞧皇上多看重你,连带着娘家人也得了恩遇。

    “臣妇正准备告退。”唐音见楚懋进来,就想走。当年楚懋还是祈王的时候,她看见他就发怵,更何况现在楚懋成了嘉和帝,威严更胜从前,而且嘴角也没有了以前常带的笑意。

    此时正好崔氏和董藏月领着孩子也回来了,向楚懋问了安,心里都诧异,嘉和帝怎么会这个钟点儿过来。

    “朕就是过来见见岳母和两位嫂嫂。你们难得进宫,在宫里用了午饭再出去吧。朕待会儿有事,就不陪你们用饭了。”楚懋微笑道。

    这话简直是其他几人求之不得都,谁和皇上同桌吃饭都会消化不良的。

    “这是欢哥儿和蕊姐儿吧?”楚懋朝两个孩子招了招手,“到姑父这儿来。”

    欢哥儿年纪大些,已经懂事,知道皇帝是什么意思了,加之董藏月在家里就对他耳提面命了一番,因此有些不敢上前。

    蕊姐儿却像她母亲,不怕生,见楚懋生得好,又一脸笑容,“咚咚咚”迈着小短腿就跑了过去。

    楚懋将蕊姐儿抱起,拿了几上得糕点喂蕊姐儿。

    其他人看了也许只是惊奇,而阿雾就是极为惊奇了,楚懋的爱洁之癖从没好过,除了阿雾,他是不会主动碰任何人的,如今蕊姐儿就是第二个例外。

    蕊姐儿甜滋滋的道:“谢谢姑父。”然后一边吃糕糕,一边看上了楚懋戴在腰上的荷包,伸手去拽。

    唐音看了心里发紧,发誓再也不敢带蕊姐儿进宫了,却又不敢在皇帝面前高声斥责蕊姐儿。

    楚懋捂住荷包道:“这个不可以给你,是你姑姑送给姑父的。”楚懋另取了身上的翠玉鱼龙玉佩递到蕊姐儿手里,“这个给你玩。”

    皇帝身上挂着的玉佩,质地、成色都是极品,所谓黄金有价玉无价,这块翠玉鱼龙佩可是传了好多代的东西。

    唐音看着心都紧得窒息了。好在楚懋已经放下了蕊姐儿,唐音赶紧拉了蕊姐儿谢恩。

    “朕瞧着,蕊姐儿天真烂漫,若是皇后喜欢,不如让蕊姐儿留在宫里陪你一段日子。”楚懋笑道。

    唐音心里一惊,做母亲的哪里舍得自己的儿女,但是皇上已经开口也容不得她拒绝。

    阿雾道:“孩子太吵了,我还是喜欢安静些。”这就是不应了。

    楚懋也不坚持,又说了几句话,便起身往乾元殿去了。

    这日正逢着端午赛龙舟,在五月初五这个正日子,帝后都要驾临景明池观赛,所以格外的热闹。阿雾少不得也要大叠起精神来盛装出席。

    在池边的搭起的彩棚里坐下,阿雾不由想起她年少时候,也来看过龙舟赛,只是当时她是坐在下面,仰望着台上的帝后,而今物是人非,她坐在高位,却觉得心底荒凉。

    池中锣鼓喧阗,龙舟上的健儿正在振臂划桨,眼看着就要冲刺终点,所有人都看得正心紧,却不知从哪里钻出一人,朝着阿雾就是一剑刺来。

    阿雾呆楞着,连闪躲都忘了,即使没有忘记,那也是完全来不及。剑来如电,疾驰攻心,阿雾唯一的念头是,她这是得罪了谁,怎的惹来这样的杀身之祸。

    说时迟那时快,阿雾都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却见一道人影比闪电还快的挡在了自己跟前。

    温热的怀抱,熟悉的气味,还能有谁,阿雾看着红色的血花在自己的眼前盛开,那剑刺透了楚懋的背,当胸穿过。

    楚懋护住了阿雾,反手一掌,击毙了手里还握着剑柄的刺客。

    阿雾扶住楚懋倒下的身子,眼里的泪就落了下来,那剑刚好刺中楚懋上次剖心的伤口,伤上加伤,阿雾满手是血,“快叫太医,快叫太医。”

    阿雾不敢去抽那柄还留在楚懋身体里的剑,哭着对楚懋道:“别死,别死,该死的人是我,是我。”

    “阿雾——”楚懋伸手去摸阿雾的脸,“对不起。”

    阿雾不知懂楚懋为何说抱歉,他紧接着就晕了过去。楚懋的禁卫很快控制了现场,阿雾则跟着太医将楚懋送回了皇宫。

    乾元殿里几个太医争论不休,都不敢去拔那柄剑,剑刚好刺在楚懋的心脉上,如果拔出来又止不住血,那楚懋就必死无疑。

    唐晋山和荣吉昌也大汗淋漓地赶到了乾元殿,可是谁也不敢下令让太医给楚懋拔剑,所有人都齐齐地看着阿雾,她是如今最有资格说话的人。

    不拔剑是必死无疑,拔剑则可能死得更快,阿雾却知道越拖楚懋就越危险,她的双手死死地紧握住拳头,“给皇上拔剑。”

    吕若兴听了朝楚懋跪下磕了三个头,再从他躺着地龙床暗屉里取出一个用明黄绸缎包裹地匣子,双手捧到阿雾的跟前,“娘娘,皇上曾经给奴婢下过秘旨,一旦皇上……”吕若兴有些哽咽,“一旦皇上不好,就将这匣子当着几位阁老的面交给娘娘。”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