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267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67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若是换了往日的阿雾,心里大概已经恨死了郑鸾娘,当初她有办法对付元蓉梦,未必就没有办法对付郑鸾娘,可是此时的阿雾听了,却只想流泪。她甚至嫉妒着郑鸾娘可以这样理直气壮的去说,她想照顾楚懋。

    而阿雾自己,却觉得她没有了那个资格。重活一世,她好像对不起所有的人,将自己的人生弄得一团糟糕,如今悔悟,却早已没有了退路。

    可是楚懋还有。

    郑鸾娘,阿雾也看了三年了,漂亮聪慧、活泼可人,品行不差,人也有成算有能耐,而且她是这样的年轻,再看自己,阿雾都不敢看镜子里的人,那样的阴沉,谁看了都不会有好心情。

    阿雾看着忐忑地望着自己的郑鸾娘,心里已经发疼的嫉妒起来了。她厌恶着居然还在妒忌的自己。

    “既然你有这份心,那就去吧。可是……”阿雾轻轻地道,她怕自己的声音太大,会惊醒她心底沉睡的恶魔。

    郑鸾娘万万没有料到阿雾会同意,她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帝后闹得如此地步,可是在宫内,皇后依然有着绝对的话语权,郑鸾娘是没有侥幸的。可是她不甘心,不试一试,又怎么对得起自己的一片心,又何敢谈她对嘉和帝的一片情意。

    郑鸾娘抬头看着阿雾,心提在了嗓子上等待那个“可是。”

    “可是,大约不会太容易,皇上并不是一个好亲近的人,你要多费心了。”阿雾继续轻声道。

    “皇后娘娘——”郑鸾娘简直不知该说什么好,她预设过很多情景,可都没有眼前这一出。她本来已经做好了,即使被皇后刁难,依然要坚持的打算,可是没想到会这样顺利。

    “回去吧。”阿雾没有力气再应付郑鸾娘,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用针在扎自己的心。

    接下来的日子郑鸾娘果然说到做到,开始勤快地往乾元殿跑,也会在楚懋游幸御花园时去偶遇。阿雾也才发现,郑鸾娘居然在宫内,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有了不少的人脉。诚然是阿雾自己没有心情去过问,但郑鸾娘小小年纪也算是厉害的了。

    惠德夫人元亦芳已经管不住自己的女儿,转而来长乐宫求阿雾。

    “娘娘,鸾娘的年纪也不小了,妾身想着也该给她定一门亲事了,上回端午龙舟会上,妾身远远瞧着,贺家的小儿子同鸾娘年貌正相当,能不能请娘娘做主,给鸾娘定下来。”元亦芳道。

    惠德夫人的确是一个处处为女儿着想的母亲,只是女孩儿长大了,她的心思未必同母亲一致,而阿雾也不能答应惠德夫人。楚懋不肯选秀纳妃,宫里头的宫女身份又太过低下,阿雾不愿意楚懋将来的太子是出自宫女的肚皮,而受非议。

    如今怎么看,都只有郑鸾娘有可能接近楚懋。实在不行,拖到过了年,再由父亲他们提选秀之事,如果楚懋能点头同意,若惠德夫人坚持,阿雾也可以为鸾娘定亲,但是现在是不能的。

    “夫人不要着急,龙舟会上你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这毕竟是鸾娘的一辈子,还是得看仔细些,何况也要问鸾娘的意思。”阿雾也不愿和惠德夫人绕圈子,“本宫知道夫人今日来的意思。鸾娘的事情,她是亲自来跟本宫说过的,也是本宫同意的。若是鸾娘能为皇上诞下一子半女,本宫可以替她作主,至少能居一品妃位。”

    元亦芳苦笑,她怕的正是这一点。元亦芳同鸾娘的父亲真心相爱,才明白那其中的幸福滋味,她并不愿意鸾娘冒冒失失地陷入困境,坏了一生的幸福。皇上能为这位皇后作到如此地步,元亦芳实在没有那样大的自信,相信鸾娘可以取代皇后在皇上心底的位置。

    但是陷入爱情的女孩儿都是盲目的乐观的,总觉得只要自己够努力,最终都能取得回报。可是事实却并非如此,而且即使最终取得了回报,可那又会是在多少次的绝望之后才能换来的?

    元亦芳不愿意鸾娘经历这样的痛苦。何况嘉和帝比鸾娘大了十多岁,且皇后娘娘也不是易与之辈,若是哪一天帝后和好如初,那鸾娘又怎么办。在祈王府时,元亦芳就听过阿雾是怎么对付元蓉梦的,当初还有郝嬷嬷护着都那样,更别提如今是皇后独大了。

    “娘娘。”元亦芳给阿雾跪下道:“妾身想说句僭越之话。皇上对娘娘对一片心,便是我等旁人看了都为之感动,这中间哪里还能容得下他人,鸾娘她少不更事,求娘娘宽宥她的无知妄为。”

    “夫人不用担心。即使鸾娘今后生了孩子,孩子也会留在她身边养的,哪有孩子能离得了亲生母亲的。至于你说的话,若是鸾娘来同本宫说,本宫就替她定下亲事。”元亦芳这个做母亲的都不想去当坏人,却来逼自己做恶人,阿雾不愿意接招。

    元亦芳得了阿雾这句话,心里的一块石头也落了地。鸾娘是她的女儿,她对嘉和帝用情有多深,又有多固执,元亦芳如何能不知道,只是鸾娘年少轻狂,考虑不到后面的事情,少不得她这个做娘的要来补救一二。

    阿雾是戳中了元亦芳的心事的,她担心的就是阿雾放任鸾娘,就是为了让她生孩子。

    实则,元亦芳也是看不懂阿雾的,就如同她当初看不懂自己的堂姐元亦薇一般,明明抓走了这世间最好的牌面,最后却被她们弄成如此糟糕的局面,实在不能不让人觉得她们可恨。

    元亦芳回到漱玉斋时,郑鸾娘立即就扑了过去,“娘,你去见皇后娘娘了,她怎么说?”

    元亦芳摸了摸郑鸾娘的头发,“真是孽债,你怎么就动了这样的心思?”

    郑鸾娘低下头道:“女儿也不知道,如果可以控制,女儿也不想的。”

    元亦芳叹息一声,“皇后娘娘说,今后你即使生了儿女,也都留在你身边。到时候跑不了你的妃位的。只是鸾娘啊,你这些时日想尽法子亲近皇上,皇上对你也不假辞色,你就不能让娘省点儿心吗?若是这件事传了出去,这头又不成,你今后可怎么嫁人?”

    “除了皇上表哥,我谁也不嫁。”郑鸾娘说得斩钉截铁。这世上再也没有比她表哥长得更好看的男子,而且一身的气宇,已经足以另人心醉。何况,他英睿果决,丰姿天纵,这是最最让鸾娘因仰望而痴迷的一点,而且私底下他还是那样温柔、深情的男子,对自己喜欢对女子是那样的掏心掏肺。

    这一切都叫年轻的鸾娘为之痴迷。“娘,我有信心,若是表哥这样容易就接受了我,那我反而瞧不上他。真是因为他的真心难得,才倍加珍贵。娘,你就让我慢慢来吧,女儿会把他的心捂热的,到时候表哥真心对我,那生活才会有滋味儿。”郑鸾娘朝元亦芳撒娇道。

    一时又脸红道:“何况,表哥对我也不是那样无情。如今我给他送糕点,吕公公有时候也领我进去磕头呢。若非表哥的意思,吕公公怎么敢擅作主张。娘,我一定会让表哥真心待我的。”

    鸾娘信心满满的样子,看得元亦芳一阵唏嘘,真是女大不由人。可是在她眼里,鸾娘是如此的美丽、可人,元亦芳也有些相信这样的女儿会捂热嘉和帝的心了。

    别说,元亦芳,就连吕若兴也将满满的希望寄托在了鸾娘的身上。这位县主,成日里脸上都带着笑容,像一朵向阳花一般,叫人瞧了就欢喜。比起长乐宫那位没心没肺、冷情冷性,成日板着脸的皇后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吕若兴但愿这位县主能打动皇上的心,叫皇上脸上能带一丝儿的笑容,他宁愿少活几年。因而鸾娘去乾元殿时,只要楚懋跟前没人,吕若兴都要去回禀一番,说一句“令柔县主又来给皇上送参汤了”。

    这说的次数多了,楚懋也就难免偶尔能想起这么个人来。何况,即使楚懋对阿雾冷了心,但她那边的消息依然是瞒不住他的。

    当日阿雾对鸾娘说的话,以及阿雾对惠德夫人说的话,楚懋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真是他的心大概因为伤口多了也就麻木了,听见消息时并没有勃然大怒,只是木然的听着而已。

    楚懋看着在旁边倒汤水的鸾娘,她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这是阿雾从来不曾有有过的。阿雾笑的时候总留了三分余地,而且惯常带着三分高傲。而当初她讨好他,略带着谄媚之笑时,又是那样虚假。

    那样的笑容当然没有鸾娘的笑容来得好看。何况,鸾娘生得也着实好看,她是应该常笑。

    鸾娘替楚懋盛了汤水后就告退了,她知道自己都身份,能进入书房已经是极大的恩典了,鸾娘像小燕子一样快乐的穿梭在宫廷里。

    楚懋尝了一口汤水,便搁下不用,吩咐吕若兴道:“你去内库看看,给令柔县主送些东西去。”

    “是。”吕若兴应下了,用心地给鸾娘挑了不少好东西。

    打那以后,送往漱玉阁的好东西可就不断了。其中有一件就是见惯了好东西的宫人都忍不住拿出来碎嘴。

    “听说,皇上赏了令柔县主一个楠木匣子,里头有一间小屋子,住了一个西洋美人,每过一个时辰,那个美人就会走出来跳舞。”明淑闲来和明真磕牙道。

    “这样神奇?”明真惊讶地道,“令柔县主如今时常往乾元殿去,你说她和皇上是不是……”

    “快别说这些,这岂是咱们能议论的。”明淑向里头正在午睡的阿雾的方向努了努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