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269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69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那女尼看了一眼阿雾,并不答话,只继续往外走,可是那凌厉的眼神,让阿雾知道她绝对没有认错人。可是阿雾简直完全不敢相信,她的长公主母亲怎么可能活着,她不是被楚懋下旨赐令自裁了吗?她是怎么躲过的,又是怎么来这龙泉寺的,阿雾简直心急如焚地想知道答案。

    只是这当口阿雾也知道不是说话的地方,她急急地上前两步挡在长公主的跟前,“我在后山的竹林等你。”

    阿雾在竹林里来回的踱步,她心里又高兴又激动,只觉得拨云见日,恨不能跳起来大笑三声,看得一边伺候的明心、**等人都瞠目结舌的,以为皇后娘娘因为出宫受打击得疯了。

    阿雾才等了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就觉得时间漫长得仿佛三年,她真是傻,在这儿傻站着做什么,“明心,你去打听打听,刚才我和她说话的,的女尼在哪儿,见着她一定让她过来。”阿雾顿了顿,觉得这样对母亲太不尊重,“还是我自己去吧。”阿雾其实很不确定长公主会不会见自己。

    阿雾往林子外才走了几步,就见长公主的身影从树后转了出来。

    阿雾奔上前两步,却不知道该叫她什么,又该说什么,只能两眼泪汪汪的,她静了静心神,才转过身吩咐明心她们道:“你们都下去吧,守在林子外,不许人进来。”

    尽管阿雾已经出宫,明心等几个也不敢有丝毫违逆她,行了礼后就依次退下了。

    阿雾看着长公主道:“我……”

    福惠长公主此时高高抬着头,冷讽道:“怎么,皇后娘娘见我没死这么高兴,不知内情的人,没准儿还真以为咱们是婆媳呢。”

    看来几年的青灯古佛,并没有磨灭长公主的气性。

    “这些年,你过得好吗?”阿雾有千言万语最终却只化作这一句,长公主的鬓边已经有了白发,容颜也见清瘦,十指不再纤纤,仔细看去,已经有了茧子。

    寺庙的清苦,阿雾虽然还没怎么开始经受,可是用常理判断也就清楚了。

    “托皇后娘娘的福。贫尼还算活着,只是也当不得娘娘如此深情厚谊,当了女表子还来装可怜立牌坊!”长公主心里对阿雾可以说是恨意滔天,程度直追嘉和帝楚懋。正是这个女人不仅重重地伤了她儿子地心,也是她成功欺骗了自己跳入陷阱。

    阿雾“咚”地一声跪在长公主的脚下。

    福惠往后退了一步,“娘娘这是做什么,贫尼可受不起,贫尼身上也再没有娘娘能利用的东西了,娘娘又何必如此假惺惺,易哥儿他根本就不知道我还活着,你也不用想从我身上下手让他原谅你。”

    阿雾匍匐在长公主的脚下痛苦,对她来说,母亲只要还活着,这就是对她最大的救赎了。

    无论长公主说的话有多难听,在阿雾的耳朵里,都像天籁一般。

    大概是经历了大悲大喜之后,阿雾的心态不复如往日。她膝行上前,抱住长公主的双腿哭道:“娘亲,对不起,对不起,是阿雾不孝不悌,害苦了娘亲和哥哥,百死难赎其身。”阿雾抱着长公主的腿,实在是哭得难受,连打了好几个哭嗝儿也止不住。

    福惠皱了皱眉头,心想这位皇后该不是疯了吧。不过想想也是,由高高在上的皇后而堕入龙泉寺也足够这位皇后糟心了。

    只是阿雾哭得撕心裂肺,连福惠听着她的哭声都忍不住生了一丝怜悯之心,她在佛前苦修的这几年也不是没有造化。

    “娘娘不用如此,贫尼已经是红尘外的人,过往种种已譬如昨日死,刚才已是犯了嗔戒,红尘外之人也不会再管红尘之事。”福惠这就是和阿雾说得清清楚楚了,宿日恩怨已经烟消云散了。

    阿雾猛地摇着头,“不是的,不是的,我是阿雾啊,娘亲,您的阿雾,小康宁。”小康宁是长公主前世对阿雾的爱称。

    长公主往后大退了一步,“娘娘是疯魔了吧,这种胡话也说得出来。”

    阿雾急道:“我真的是阿雾,娘亲。当初您生我时难产,是祖母从长顺胡同请了个花嬷嬷替你接生,才将我生出来。从小,我吃不惯奶娘的奶水,是你亲自奶我。后来我生病,睡不着觉你就每天晚上给我唱囡安曲,晚风婆婆轻轻吹,月亮姐姐笑开颜。娘亲陪着乖囡囡,囡囡睡觉快闭眼……”阿雾哼起歌谣来。

    长公主的眼睛急急一眯,“我不知你又何所图,可你如果还妄想我会信你,可就大错特错,这些事情,易哥儿也知道,你可真是心思深沉,居然能敢编出这样大胆的谎言来。就不怕被当作妖孽被烧死?”

    “再说,你身上留着的是荣家的血,可有我半分血脉?也敢来说这种话,若你说的是真的,我的阿雾如果敢像你这样骗我,我会亲手一生出来就掐死她!”康宁郡主阿雾,是长公主心里头最痛的伤疤,她哪里容得下任何人冒充她。那些在阿雾死后,像凭借长相相似而讨她欢心的女孩子,都被她狠狠地教训过。而眼前这位皇后娘娘说的话,大概是天下最荒谬无稽之言了。

    “娘亲,可是我就是阿雾啊!”阿雾从一开始就料到了长公主的态度,可是没说出来之前还可以自欺欺人,如今真说出来了,却无法再骗自己,长公主果然不会信她。

    “娘亲。”阿雾又上前抱住长公主的腿,只求她能信自己,再抱一抱自己。

    “你这个疯婆子。那好,你若真是我的小康宁,就该知道,我最容不下的就是背叛,何况还是来自我最爱的女儿的背叛,你若自戕在我跟前,我就信你。”长公主说得杀气腾腾。

    以阿雾的以前的心性,她可能真做得出在长公主面前自戕之事,只是如今她心底还挂念着一个人,不知道从何时起,这个人在她心底已经排在了最前位,只是前面的日子有血仇铸成的高山挡着,她爬不上去也迈不过去,但如今,一切都不同了。

    “做不到是不是?那就滚吧,无论什么,我都不会帮你。”长公主斥道。

    阿雾静静地看着长公主,尽管结果如此,她依然感到满足,只要母亲还活着,那一切就有希望,哪怕她不认她,她的身上再没有长公主母亲的血脉,但阿雾所求的,不过是子欲养时亲还在。

    还能对她好,还能照顾她,这就足够了,阿雾没有太多的贪心。

    倒是楚懋那边,阿雾一想起他,心里就按捺不住激动。只是今日的天色已经太晚,宫门已经落匙,回去了也进不了宫。

    阿雾静静地躺在硬硬的床上,想着,明天一切就都会好起来的。她睡不着觉,站起来在屋里踱步,只求楚懋还能等她,还能给她机会,只要再等她一夜。

    明天就将是新的一天。

    阿雾几乎整宿都没合过眼,一大早就启程回宫,结果今日刚好遇到御门听政,紧接着下朝后楚懋就去了书房,召见内阁大臣和六部司曹议事,再然后就是接见将外放的官员。

    一番忙碌下来,午膳都只是简单用过一点。

    当然,阿雾知道楚懋是肯定是自己回宫的事情的。可是在她梳洗沐浴,香喷喷地打扮了半日后,直到金乌西坠,乾元殿那边楚懋都还在忙于政务。

    阿雾也知道心急不得,待她的心结去除后,她再回过头来看往昔,她自己都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不可思议,她怎么会冷酷残忍到那个地步。

    而就在前一天,她还信誓旦旦的觉得她和楚懋别说今生,就是来世也不可能再有缘分,也实在伤透了楚懋的心。

    “真是,该!”阿雾骂自己。她告诉自己不要急,不管楚懋怎么对她,她都要微笑地受着,现在该轮到她去重新赢回楚懋的心了。

    不知怎么的,阿雾倒是自信满满,嘴角有按捺不下去的翘起。

    可惜阿雾的笑容并没持续多久,明心就来回话道:“皇上,请娘娘早些歇息。还说……”

    “还说什么?”阿雾急忙忙地问。

    “还说,娘娘不必担心,皇后之位始终是娘娘的,谁也抢不走。”明心大着胆子道。

    “他不肯见我?”阿雾简直不敢相信。若是换在几天前,楚懋都本该是欣喜若狂的。

    所以说阿雾就是个不长记性的没心没肺主,到这会儿她的性子虽然已经改了不少,可想法也还是依然那么让人讨厌。皇帝陛下如果知道的话,可能也会狂喷一口鲜血。

    不过阿雾张狂的性子还是收敛了不少,“本宫亲自去乾元殿。”

    阿雾对乾元殿是近乡情怯,她在早晨回宫时,一路上想着,她若是见着楚懋,一定要冲上去抱住他,亲亲他。不过等到晚上,她初时的激动已经被理智压住,也知道楚懋这个下马威使得厉害。

    阿雾忽然停驻不前,忐忑地想着,楚懋会不会像长公主一样,不相信她,不原谅她?

    向阿雾迎来的是吕若兴,说起来这位皇后娘娘还是他当初上位的契机,主仆之间很是有一段恩深义重的日子,但如今说实话,吕若兴真是有些不待见她。人心都是肉做的,唯有这位皇后娘娘,长得天仙下凡似的,可心也像神仙一样冷。

    “回皇后娘娘,皇上已经歇下了。”吕若兴恭恭敬敬地道:“皇上这些年一向眠浅,若是中途吵醒了,就再也睡不着。皇上宵衣旰食,勤政不懈,还求娘娘体谅皇上一二。”

    吕若兴的话已经实属僭越,但是阿雾不跟他一般见识,吕若兴是楚懋的奴才,他忠心耿耿地为楚懋,阿雾前两年心底也十分感谢他,因此也就不跟他计较。

    阿雾想了想吕若兴的话,又退回了长乐宫。她到底还是心虚,不知该如何面对楚懋。当初那样的绝情冷心,如今却……

    而且阿雾还是没有拿定主意,到底该不该向楚懋坦承一切。

    次日一大早,楚懋虽然不用上朝,却去了书房读书,今日是经筵日,等他听经筵官讲完经史,再赐经筵,接见阁臣,一个上午就又过去了。

    阿雾不是不知道,楚懋有多繁忙,可当她成为等待的那一个人的时候,才越发能体会楚懋的勤勉,也为他心疼。

    午饭后,当阿雾决定,今天不管如何都要见到楚懋时,却听见**回来说,郑鸾娘提着汤水去了乾元殿。

    阿雾此刻对郑鸾娘的心态已经完全不同,只觉得这姑娘怎么那么厚脸皮,那天晚上,楚懋明明就是已经拒绝了她。应该算是拒绝吧?阿雾又有些不确定了。

    阿雾也没有汤水,照了照镜子,皱了皱眉头,更加有些没信心了,郑鸾娘可比她年轻五岁来着,不过阿雾有一万种法子收拾她,她所怕的只是楚懋的心偏了,这叫做患得患失。

    阿雾斥退吕若兴,冲进乾元殿前殿的东书房时,郑鸾娘刚好给楚懋盛好汤。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