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274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74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阿雾也听见了响动,麻利地就想起身,结果她一动腿就疼,只能侧身撑起上身,从装着透明玻璃的窗口往外看去,冲着楚懋甜甜地一笑。

    楚懋此时正同崔氏说话,见阿雾的脸几乎都贴在玻璃窗上了,忍不住抚额。“岳母,怎么不留下用了午膳再出宫?”

    崔氏心里头还惦记着将阿雾的情况回去告诉自家老爷,还有两个儿子以及媳妇,何况也不能给嘉和帝一个皇后的娘家常常进宫的印象。毕竟就是普通人家嫁出去的女儿,丈母娘也没有经常去串门的道理。虽然前两年多是嘉和帝让人来请她进宫,但这两年已经很少有这种事了,崔氏也敏感到了嘉和帝对阿雾态度的转变,因而更是小心翼翼。

    “回皇上,皇后娘娘还要打理宫务,臣妇不敢多扰。”崔氏道。

    楚懋笑了笑,“岳母无需拘束,常来宫里陪陪阿雾,她时常挂记着你们。”

    崔氏谢了恩,这才告辞,一路上想起嘉和帝的态度,心上的石头又放下了一些。

    这头阿雾见楚懋进来,就想下地去迎接他,楚懋赶紧道:“你就躺着吧,这趟要是再把腿摔着了,你还有哪一面可以躺的?”

    阿雾听了自己也讪讪,“皇上今儿早晨不用召见臣工?”

    楚懋听见这话就来气,他这一日的事情都排到晚膳后了,中间却怎么也坐不住就想来一趟长乐宫,“上药了么?”

    “没呢。”阿雾看着楚懋,笑得有些狡黠。

    “药膏呢?”楚懋在阿雾的旁边坐下。

    阿雾唤了明心取了那药膏过来递给楚懋。楚懋掀开阿雾的裙子,却见她并没有穿裤子,抬头看了她一眼。

    阿雾甜白细瓷一般的脸上早已经带上了一抹艳粉色,仿佛春天里开得最盛的桃花。阿雾不敢看楚懋,抬手抿了抿鬓发,这才细如蚊呐地道:“怕磨得疼。”

    楚懋愣了愣,这才弯下腰给阿雾的膝盖上药,“药按时吃了吗?”

    “吃过了。”阿雾道,一时也找不到话来打破此刻的尴尬和暧i昧,一室静悄悄的,空气里弥漫着药味儿。

    “躺着往里侧。”楚懋收回放在阿雾膝盖上的手。

    阿雾的脸这会儿红得都像石榴花了,乖乖地往里侧躺去,闭着眼睛不说话。昨天晚上,那是事出有因,一时顾不上害羞,这会儿青天白日的,阿雾自然有些受不住了。

    何况屁i股不比膝盖,当楚懋的手指轻轻划过阿雾的肌肤时,她忍不住发颤,酥i酥i麻i麻的感觉从尾椎直接窜上了脑子,阿雾将拇指放到嘴巴里,才能忍住不发出声音来。

    哪知道楚懋的手指忽然没控制住力道,按得稍微重了些,阿雾就忍不住“嗯——”了声,这声音听起来与其说是呼痛还不如说是娇i吟。

    楚懋顿时就收回了手,恨不能再狠狠地抽阿雾一巴掌。

    “你歇着吧。”楚懋将药膏搁在小几上转身就走了。

    等阿雾急急地放下裙子,要去追他时,他都已经走到长乐宫的门口了。

    阿雾软绵绵地趴在榻上,心里空荡荡的难受极了。楚懋表面上瞧着像是原谅了她,可实际上他的举动处处都异于往日,阿雾也知道破镜难圆的道理,所以更是难受。

    午饭阿雾自己也不过胡乱对付了一点儿,盼星星盼月亮似的,在晚饭前又见着了楚懋,依然是上完药膏就走了,半句体贴宽慰的话也没有,阿雾的眼角不由自主就湿润了,这时候哭不仅无济于事,而且显得懦弱无能,阿雾赶紧用指尖擦了眼泪,打算明天再也不能这样被动的等待了。

    却说楚懋那头,吕若兴本以为他和皇后和好了,自然会开开心心,就算不能喜形于色,至少也不该久久地静默不说话,可是嘉和帝在书桌后,一坐就是半个时辰。

    楚懋的面前摆着今日送进来的奏折,顾世彦的事情还是没能纸包住火,这就捅上天了。楚懋手里的朱笔迟迟不能落笔,虽然他已经答应了阿雾,但心里对顾家可以说是深恶痛绝。何况阿雾的态度变化得过于突然,楚懋完全不能排除顾家在其中起的作用。

    加之上次楚懋对阿雾说顾家的事情时,她当时是没有否认的,只是她耍这种小把戏,想等着自己态度软和了再来求他,楚懋如何能不清楚,否则也不会抽了阿雾一鞭。

    最终楚懋还是提笔,按照答应阿雾的那样,处置了这件事。楚懋难免自嘲一笑,不知道阿雾知道之后,态度又会如何变化。

    想到这儿,楚懋就满心的烦躁。阿雾初回宫时,因着福惠没死,他是怕她反悔了想出宫找顾廷易,如今则是怕阿雾出尔反尔,她的心太过冷硬,楚懋至今都不能相信阿雾是真心实意的说和好。

    而楚懋甚至都不敢主动开口问阿雾原因,他尤记得上一次和阿雾把话挑开来说之后的结果,那就是绝望,他都以为这一辈子再也盼不到她回心转意了。可是若是不问,这就是心底永远的一根刺,而阿雾所谓的和好,她也没有主动讲出原因,是不再惦记顾廷易了?是被自己感动了?

    想到这儿,楚懋自己都忍不住嘲讽自己,他看不出阿雾有任何感动的痕迹。

    楚懋自己静坐着找不到答案,起身走回内殿,取了宝剑去梅林。

    一套剑法下来,大汗淋漓,心里的烦躁总算纾解了一些,楚懋刚收剑入鞘,转身就见鸾娘提着一双缀明珠的绣花鞋站在一丈外。

    “皇上。”鸾娘可怜兮兮地看着楚懋,“这两日娘不许我出漱玉斋,我……”

    楚懋看了看鸾娘只着罗袜的脚,脏兮兮地令人皱眉。若是换了阿雾来做,楚懋只会觉得她活泼可爱,那小脚趾晶莹可怜,恨不能捧入怀里才好。

    鸾娘顺着楚懋的眼睛看去,脸忍不住羞红,赶紧将鞋子放下穿上。

    楚懋皱着眉头,鸾娘的暗示他自然是看懂了,可惜她做不了小周氏,而他也不是亡国之君李后主,什么“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也不是谁做来都好看的。

    鸾娘上前两步,凄凄地道:“皇上,鸾娘就这样不入你的眼吗?”

    楚懋没有回避鸾娘的眼睛,看着她道:“这两年是朕耽误了你。”尽管楚懋没有接受鸾娘的心意,但是也是默许了这种状态的发展,他对鸾娘是有愧的。

    “没有,都是鸾娘心甘情愿的。”鸾娘赶紧道。

    “朕会让皇后给你挑一户好人家定下的,有朕和皇后替你撑腰,你的日子只会好不会坏。”楚懋继续道。

    郑鸾娘万万没想到楚懋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表哥,鸾娘的心里只有你。”说得急了,鸾娘连她心底的称呼都喊了出来,“何况,何况花灯节那天晚上,我……”

    尽管那天楚懋和鸾娘实际上什么也没做,鸾娘虽然衣衫不整,可好歹该包裹的都是包裹住了的,不过若她非要说自己再无法另嫁他人,也说得过去。

    楚懋看着鸾娘半天没说话,最后才开口道:“那朕就封你为末等更衣,明日你就搬去西苑。”

    郑鸾娘一脸的惨白。更衣便是更衣,可偏偏楚懋还加上了末等二字,这就明显是轻视了,搬去西苑,那就是再不愿见她的意思。

    郑鸾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哭着冲楚懋的背影道:“皇上,为什么?那个女人究竟有什么好,她先头那样对你?”

    楚懋停下脚步回头看着郑鸾娘,冷着脸道:“鸾娘,朕对你心里有愧,所以百般容忍,平日等闲也不会拂你的脸面,所以这一次你对皇后的无礼之言,朕可以当没听见,但是再没有下一次了。何况,你要记得,在危难里是皇后救了你们母女,你如今舒舒服服的当着县主,也全是托皇后的福气。”

    郑鸾娘整人都浸入了冰水里,“她对我好,那都是因为皇上,

    楚懋冷冷道:“她救你们时可不知道你们的身份。何况,你们同元家早没了关系,而朕对元家也没有任何感情。”

    惠德夫人元亦芳当时毁容后,就被元家除名了,楚懋才有如此一说,如果不是阿雾刚好救了她们,而惠德夫人的为人还行,楚懋根本不会打理她们。

    郑鸾娘望着楚懋的背影,软软地瘫倒在地上。她没有想到,在楚懋心里,居然是这样看待她的。

    楚懋走出梅林的时候,看着在一旁恨不得把自己卷成一个轴子立着不惹人眼的吕若兴道:“去,乾元殿们哭跪着,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起来。”

    吕若兴知道自己是彻底惹怒了嘉和帝,他在乾元殿门口跪着的时候越想越怕,他虽然深恨皇后对皇上的冷情,但却没有资格去替皇上决定他的喜好。

    做主子的最容不得的就是奴才替他作主。

    想到这儿,吕若兴几乎都要瘫倒了。

    乾元殿的大红人,吕公公就这样在外头跪了一个晚上,早晨他的徒弟小猴子给他求情后,这才起来的,起来时腿都没有感觉了。

    阿雾起床时听见这个“天大”的消息却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感触,吕若兴敢替楚懋作主,早就该料到有这个后果,依阿雾的意见来说,她还觉得这惩罚轻了。吕若兴若继续在楚懋身边此后,今后指不定心会大到什么程度。

    阿雾用过早膳,自觉屁股上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了,梅雨之的膏药的确有效,而且阿雾还用了玉雪灵香膏。只是膝盖上,因为伤在关节处,动一动就容易扯到伤口,因而还不算大好,但勉强可以走路。

    “这碟子山药膏不错,把昨日早晨那个橘子酱浇一点儿上去,拿绿地描金蝶恋花盘子盛,咱们去乾元殿。”阿雾吩咐明心道。

    阿雾感叹道:难怪鸾娘喜欢送汤水,这只有打着关心皇上身体的旗号,才好去乾元殿。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