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277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77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楚懋气得几乎一口血喷在阿雾的脸上。当然他也是发现了阿雾的改变的,若是换做从前,阿雾有一大堆虚情假意的漂亮话说,虽然也气人,但好歹听着顺耳。可如今,她讲实话,真的可以把死人都气活了。

    阿雾也知道自己的实话实说糟糕了,她心里暗骂自己就是个棒槌,怎么能这样说话。

    “皇上,我不是要咒你的意思。我是说,纵观古今,都是太后多,太上皇少,我们女人家又不用为国家大事夙夜操劳、宵衣旰食,况且你年纪又比我大上几年,上次我瞧见皇上的鬓边都有银丝了(其实只有一根)。”阿雾一边说一边看楚懋的脸色,他的脸越来越阴沉,眼睛微眯着带着威胁的意思,阿雾越说越心慌,“总之就是,皇上一定要保重龙体,否则没准儿我大夏朝也要出一位女帝了。”

    楚懋看着阿雾,不知道她是不是想表达嫌弃自己老的意思。他比阿雾大了整整七岁,确实有些距离,再看阿雾,肌肤雪白如细瓷,颜色娇嫩似春菲,哪里像二十来岁的妇人,若是梳姑娘头,只怕叫人以为她不过十五、六而已。

    但是楚懋绝对不承认银丝的事情,那不过是偶然之事,而且也都是被阿雾给气的。

    阿雾见楚懋脸色越发难看,换了表达道:“皇上勤政爱民是亿兆黎民之福,皇上还有那么多想做的功在千秋的事情,就更应该保重龙体,何况你今日本来就精神不济……”

    阿雾后面的话就被楚懋给堵在了唇舌之间。她被楚懋一把拉到怀里,固定在他和书桌之前,被他将屁、股一捧,就坐在了桌子上。

    至于楚懋之所以有这个冲动,完全是因为阿雾上下翻动、叽叽喳喳的话实在是太让人吐血了,他觉得她的唇还是更适合亲吻。

    味道品尝起来是如此的甘甜、清润,这让楚懋有些欲罢不能。

    阿雾以前是迫于楚懋的威势,且心里存着将来有要求他的时候,所以那时才勉强配合,但实则是非常不喜欢这种唾沫相交的事情的。

    但如今心态换了,当楚懋吻着她的时候,阿雾有一种被珍惜和宠爱的满足感,而且有时候自然而然也很想亲近楚懋。

    不过皇帝陛下大约是余怒未消,亲吻不似以前那样循序渐进,轻怜蜜、爱,这当口仿佛恨不得吞了阿雾似的,阿雾怀疑自己的嘴唇都被咬坏了,而且完全无法呼吸,楚懋的舌头像龙卷风过境一般,卷走了她所有的理智。

    直到阿雾自己憋得红了脸,开始猛推楚懋,他这才松开。

    两个人就这样一俯一仰地对视着。阿雾眼里的春波像布满了牡丹花瓣的湖水,楚懋有些气息不稳。

    阿雾的胸上下起伏着喘气儿,惹得楚懋的气息更无法匀净。

    待阿雾稍微平静了一些,她也想表达自己对楚懋的喜欢,含羞带涩地重新圈住楚懋的脖子,身子前倾去寻他的唇。

    这一个吻绝对是最最明显的暗示和鼓励,加之楚懋本来就想证明,刚才在浴室的事情不过是一时失误,所以第二个吻的火热程度简直快将阿雾燃烧起来了。

    楚懋有些迫不及待地去解阿雾的腰带,因为一时解不开,阿雾为着显得腰肢更纤细,用了两掌宽的束腰,外头还系了一条粉、紫二色嵌金丝五福捧寿丝绦。

    楚懋急得不得了,直接大力地将阿雾的衣襟撕开,可是当他看见阿雾在衣裳里穿的亵衣后,鼻血却一下子流了出来。

    阿雾显然被吓到了,“皇上。”阿雾从桌子上跳下来,直接将楚懋往后一推,让他坐下,又扶着他的脑袋往后倾,轻声细气地安慰楚懋道:“这样等一下就不流鼻血了。”

    “殿下怎么会突然就流鼻血了?”阿雾又用额头碰了碰楚懋的额头,“你的热还没退呢,这是虚热上升,不行,还是叫贺年方来吧。”阿雾急得团团转。

    阿雾深恨自己,怎么就忘了贺年方说,楚懋需要缓缓调养,行房大概也是不宜的。

    阿雾的话叫楚懋如何回答?难道说看见她穿成这样,所以激动的流鼻血了,嘉和帝楚懋可丢不起这个人。

    “不用叫贺年方,我没事。”楚懋拉住欲往外叫人的阿雾。

    待楚懋的鼻血停住后,他看着阿雾还没来得及拉起来的衣襟道:“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阿雾羞红着脸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被楚懋这样问,她这辈子也没这样丢脸过。但是阿雾在自己心底曾经发过誓,那就是对楚懋再也不要有所隐瞒。

    因而阿雾虽然羞得欲钻地洞,但还是小声回答道:“皇上先才在净室时那样生气,我想着,我想着或许这样穿,你就能高兴一点儿,然后就可以……”阿雾的声音真是细如蚊呐。

    但楚懋因为离得近,还是听见了,他这回真是要吐血三升了。阿雾她根本就是什么也不懂,懵懵懂懂地尽干坏事儿,穿成这样,是让人能持续得更久么,这完全是让人丢第二次人的节奏。

    不过想来也是可以原谅的,阿雾和楚懋满打满算圆房之后也不过才过了半年的正常夫妻生活,而且每一次几乎都是楚懋主导,她则是被动的承受。虽然看了唐音给的册子,但那上头也没说什么流鼻血或者阴虚、阳虚之流。

    楚懋真心是想跟阿雾解释,刚才那一次且算不得不正常。毕竟他已经四年没碰过阿雾了,而她的身子又娇、又软,加之许久不行事,又紧涩得厉害,楚懋自以为,就是神仙遇到这种事,也未必能好到哪儿去。

    但是这样的话楚懋绝对说不出口,他可以为阿雾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去死,但着实说不出这样丢人的话,而且如果真说了,阿雾以后估计能骄傲得鼻孔朝天了,对于她这种极擅长得寸进尺的人,楚懋以为是绝不能宠太过的。

    而且皇帝陛下至今心里头的火气都还没平。

    阿雾可想不到这些,她拉起楚懋的手,真诚又可怜地,几乎都要哭出来了,“我只是想着让你高兴,完全没有想过要害你,书里头都说女色是刮骨钢刀,我……”阿雾是绝对想做一代贤后的,要叫以后的子孙提起她来,心里就油然起敬。

    楚懋实在是不想再丢人,他今日的精神的确不济,被阿雾这样一闹腾,心上心下的,更是刺激得无力,他替阿雾将衣襟拉拢,“你先回去吧。”

    “让我留下来吧,我实在不放心。我保证不招惹你。”阿雾信誓旦旦地举起右手保证,“我还得监督皇上喝药。”

    楚懋拿阿雾没办法,只得点了点头。

    阿雾兴奋地躺在乾元殿的龙床上,侧头看了看楚懋,想往他身边挪一点儿,最好能枕着他的手臂睡。

    结果被楚懋一眼给瞪回来,“你想做什么?”

    阿雾讪讪地往后退,天知道,她可是什么也没想要做的。

    到夜里,李德顺来报时辰叫楚懋起床时,阿雾用嘴唇试了试楚懋的额头,热已经退了,晚上他睡得也极好,连阿雾将腿搭在他腰上,他都没反应。

    今日不上朝,阿雾做主让楚懋多睡一会儿,养精蓄锐的功夫绝对不会耽误正事,身子垮了那才是耽误事儿。

    楚懋难得一夜睡到天明,这官员每旬还有一日休沐,但于他来说,全年都是无休的,连正月初一也一样照常起床,读史阅章。

    早晨楚懋睁开眼睛时,就见阿雾的一张笑脸出现在他眼前,然后只听见阿雾在他脸上的左右两侧都大声的“吧唧”了一口。

    “皇上醒了?”阿雾扶了楚懋起床,像一个普通人家的小妻子一般伺候他更衣洗漱。软玉温香,情意绵绵,绝对比吕若兴和李德顺伺候人舒服。

    “怎么不叫醒我?”楚懋虎着脸道。

    阿雾才不怕他,何况楚懋又习惯地对她称“我”而不是孤家寡人的“朕”了,因而抬头笑道:“见皇上睡得正香,你昨天发热,正需要休息,精神好了处理朝廷上那些事儿才有更快嘛。”阿雾替楚懋将荷包系上,不由又想起自己那辛苦绣出来却被扔入了火盆子的荷包来。

    楚懋也察觉到了阿雾的心事,只是那荷包最后捡起来也已经黑了一半了,戴是不可能的了。

    “再绣一个吧,别绣什么鸭子了,我一定天天都戴。”楚懋捉起阿雾的手道,又低头吻了吻她的手指。

    阿雾忍不住湿润了眼眶,这还是这些年来楚懋第一次再亲吻她的手指,她实在是太喜欢这种亲昵了。不过、但是、还是不足以让她感动得再绣一次荷包。阿雾心里头想着,想得倒是美,当初扔的时候怎么那么爽快?

    不过这节骨眼儿上阿雾是不敢和楚懋硬顶的,毕竟楚懋还没算原谅透她呢。阿雾只能低头不答话,两个人一起用了冰糖燕窝粥,阿雾又替楚懋梳了头发,等李德顺送了药来时,阿雾捧了来喂楚懋。

    楚懋自然又是一口喝下去,这样反而还不那么苦,阿雾捡了一粒甜杏脯喂到楚懋嘴里,“甜一甜嘴巴。”

    “我一个大男人喝了药吃什么果脯?”楚懋虽然这样说着,但还是吃了那杏脯。

    “谁说男人就不能吃果脯了,我二哥每回喝药都要吃好几粒呢。”阿雾说完脸色就变了。

    (改错字啦啦)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