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284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84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阿雾还没来得及呼救,就被楚懋给压住了,她只吐出了一个“肾“字。也不知是说她自己,还是担心楚懋。

    楚懋狂啃了一番之后才容阿雾喘息一口,“别再跟我提这个字,否认别说你两个腰子,四个腰子都不够用。”

    阿雾从来就是个欺软怕硬的受气包,她只能生受着,双手撑在床栏上,腰都险些碾碎了,她完全不能理解,为何她一个躺着受罪的累得这么厉害,而下力气的楚懋却能神采奕奕地去华殿,今日逢单,是举行经筵的日子。

    阿雾起床时,在妆奁前微微坐了坐,就跳了起来。心里头怨恨楚懋昨夜和今晨不知道下了多大的狠手,让她连坐板凳都疼。

    可惜阿雾早晨醒来时,连楚懋的人都看不见,更遑论找他理论了。

    到晚上,楚懋回内殿时,阿雾可着劲儿地抱怨了一番,“没有一天早晨睁开眼睛时是看见皇上的。”

    “就这么想看见我?”楚懋以头抵住阿雾的额头说话。

    周遭伺候的人早就退出去了,帝后的肉麻程度她们可不敢看。

    “也不是想看见你,就是想抽你。”阿雾恶狠狠地咬在楚懋的喉结上。

    楚懋轻轻咳嗽了一声,“别惹祸,今晚本来想放了你的。”

    阿雾立即双手合十地跪在楚懋怀里,“这次可不许说话不算话了。”

    楚懋捉起阿雾的手指吻了吻,“那你告诉我,是长满意,还是短满意?”

    阿雾被嘉和帝这种无节操的话给羞得没法儿答话,“那你先告诉我,早晨起来什么时候可以见你?”

    楚懋作出一副沉思的模样,“那朕正月初一就陪你一天吧。”

    “才一天啊?”阿雾撅嘴道。

    “嗯,那你的诞日我也陪着你。”

    “还有呢,还有呢?”阿雾捉住楚懋的衣襟乱晃。

    “好吧,好吧,咱们成亲那日也算。”楚懋赶紧握住阿雾的手,再摇下去,她又得哼哼唧唧了。

    “那,哪一天算咱们成亲啊?”阿雾问。这里头有个道道儿,他们名义上成亲那日并未圆房,后来圆房时,楚懋也是点了龙凤对蜡,喝了合卺酒的。“可是也不对啊,那天就是我出生的日子。”阿雾自己反应了多来。

    “行,前后三天都陪着你好不好?”楚懋拿阿雾实在是没辙。

    阿雾掰着手指算了算,也算是有五日了,她也不能再要求许多,“从此君王不早朝”这种事是绝不能出的。

    甜蜜的日子仿佛过得极快,转眼到了四月里头,初夏的阳光既明媚又不炙人,且百花齐放,是阿雾最喜欢的季节。

    可惜偏偏有讨人嫌的人要出来蹦跶。

    当相思的请求通过李德顺传到阿雾耳朵里时,她都差点儿忘了有这么个人了,旋即才想起她在白家守孝早已经满了三年,看来实在是在白家过不下去,这才不得不求到宫里来。郝嬷嬷过世的事情想来相思应该是知道的,居然还想着法子递话。

    “皇上是什么意思?”阿雾直接问李德顺道。

    “皇上说,这件事全凭娘娘处置。”李德顺恭声道。

    阿雾想了想,“过两日传白郝氏进宫一趟吧,另外,让白家夫人也一同来。”

    如果说阿雾对楚懋的众多歉疚里最让她难受的还有什么,那就是郝嬷嬷。尽管阿雾和郝嬷嬷实在不对盘,但是阿雾依然感谢郝嬷嬷为楚懋做的事情,而且也谢谢她将楚懋养得如此好。

    何况,楚懋都能容得下长公主,阿雾觉得自己现在,别说一个郝嬷嬷了,就是一起来两个她都能容忍。若是再给阿雾一次机会,她想她一定能找到法子和郝嬷嬷和平共处的,当时她只是不肯为了楚懋去用心而已。阿雾也不知道在郝嬷嬷去后,楚懋心里会多有难受多内疚。

    有些伤口不是结疤了,就算痊愈了。

    因此相思算是沾了郝嬷嬷的光,阿雾决定给她一个机会。

    “民妇叩见皇后娘娘,娘娘金安。”郝相思恭敬地跪在阿雾的脚下。这些年的经历已经将相思身上曾经的棱角都彻底磨得圆滑了。在她身上,再也看不到当初对阿雾的那种怨恨和戾气,当然也可能是隐藏得更深了。

    阿雾打量了相思一番,从表面上看,并看不出白家对她有什么不好的,依然是一张光洁的脸和一双光洁的手。

    “起来说话吧。”阿雾道。

    相思这才站起来,也不敢抬头看阿雾。

    “你托李延广给你传话,求到宫里来,是遇到了什么事?”阿雾开门见山地问道,她对相思依然不怎么感冒,说话也就只求简洁。

    郝相思又重新在阿雾跟前跪下,磕了三个响头,“民妇知道当年对皇后娘娘多有得罪,那都是民妇的痴心妄想,只求娘娘能原宥民妇。”

    阿雾并不觉得她和相思之间有什么原宥不原宥的,当初若是被相思陷害成功,也就没有今日了。

    “不用提这些,如果本宫有什么能帮你的,那也是看在皇上,看在郝嬷嬷的面子上才帮你的。”阿雾冷冷道。

    但这句话对相思来说,几乎已经是特赦了,她大松了一口气。

    “民妇在白家已经为先夫守孝满三年,民妇想请皇后娘娘准许民妇改嫁。”相思一口气地说了出来。

    阿雾就知道相思的事情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白家的贞洁牌坊都好几座了,百年来都无二嫁女,再醮妇,阿雾当王妃的时候可以去开那个口,以权压人,但是当皇后要母仪天下,就绝不能做,因为她代表的是皇帝的意思。做了这就是宣布皇室和天下的世家为敌,同女四书为敌,那皇帝所谓的以仁孝治国就是空话了。

    再者也没有皇后以势压人,去逼读书人家允许媳妇再嫁人的道理。

    “你可是给本宫出了一道难题。不过本宫可以允你,却有条件。”阿雾道。

    相思震惊地抬起头,她没想到阿雾居然这样容易就松口了,“请娘娘明示。”

    “从此以后你就再也不是郝相思,同郝嬷嬷就再无瓜葛。另外,你人既已死,你的嫁妆得留在白家,本宫可没有收回嫁妆的那个脸。而且你所嫁之人必须离白府于千里之外。终生不得再回京和出现在白家人面前。”

    相思猛地抬起头看着阿雾,震惊地道:“娘娘!”

    “别在本宫面前装可怜,不就是想利用皇上和本宫达成你的目的么,你以为凭你就能够?相思,郝嬷嬷从小将你抚养大,德容言功,无一不倾心教养,可不是养你这样来回报她的。你是明白这件事,由本宫来说的严重性的。”阿雾挥了挥手,“算了,看见你这样就犯恶心,李德顺,将她带到乾元殿去,看看皇上见她不见她。”

    相思很清楚,阿雾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因而扑上去就像抱阿雾的腿,亏得阿雾躲得快,而明心、**又眼明手快,才没被相思碰着。

    阿雾的怪癖,这几个宫女可都明白着。

    “娘娘,相思答应你的要求!”相思哭道。

    阿雾没想到这样苛刻的要求相思都肯同意,想来白家那个死水凼子的确坑人。阿雾虽然不能以皇后的身份来逼迫白家,但是她自己是并不认同这件事的,毕竟如花似玉的姑娘,这样终老一生也有些可怜。

    阿雾自己尝到了情滋味儿,也就明白了相思的不甘心。却也不知道相思是遇到了谁,居然铁了心要嫁人。

    阿雾既然答应了相思,那边白家夫人也进了宫,阿雾少不得要去说上一番。那白氏也是个聪明的,她儿子本身有错在先,再者相思的后台毕竟是皇后和皇上,如今阿雾既然让相思假死来保全了白家的面子,白氏也不敢不答应,并且保证永远将这件事藏到肚子里。

    晚上,阿雾将这件事说给楚懋听,他皱了皱眉毛道:“你管她做什么?”

    阿雾道:“我也不想管她,可我想郝嬷嬷在这世上除了惦记皇上,就是惦记她了,当年的事情我也有些后悔,如果那时候我……”

    楚懋将阿雾搂入怀里,轻轻抚摸着她的背脊,两人都不再说话。

    却说到了四月,阿雾也该过生日了,中宫的千秋节历来外朝命妇当日都要入宫朝贺,楚懋让内务府开始张罗给阿雾祝寿,要搭彩坊,放烟花,还有去宫外放生和撒吉庆钱。

    结果这件事到最后还不是要落在阿雾这个后宫的主人身上,她只嫌累得慌,抱怨道:“每年都是老套路。”

    楚懋笑道:“今年肯定不一样。”

    四月二十五这日,阿雾必须早早的起床梳妆,多亏皇帝陛下昨夜法外开恩,只要了她一个腰子就作罢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