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第293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93章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正元帝的一天

    通常正元帝楚懋大约是早晨四点钟起床,打一套拳,便到了五点,用一碗冰糖燕窝粥,便去乾元殿的西暖阁翻阅前朝实录和圣祖实录。

    大约在早晨八点左右他开始翻阅今日请求陛见的名牌,然后让李延广去同传。作为正元帝身边屹立不倒的内侍,李延广的面子比亲王、郡王也不差,他按制给这些一品亲王行礼,他们也都不敢全受。

    且说李延广去后,正元帝楚懋会去华殿听翰林院的学士讲经论史,约莫1个小时。

    然后从早晨十点左右开始召见臣工,与论国家的大事,处理政务。

    下午两点,正元帝楚懋用午膳,通常是四菜一汤,每日的菜谱由李延广点了就算。

    饭后略微休憩1个小时,又继续召见臣工以及进京述职或者外放的官员。无则批阅奏章。

    约莫七点的时候用一顿晚点,此后正元帝陛下不再进食,继续批阅奏折至九点许,李延广此刻会端着黑漆描金彩绘龙飞凤舞方形盘上来,上面按次序摆着各宫嫔妃的绿头牌。

    “上个月是谁?”正元帝楚懋问道。

    “回皇上,是锦绣宫的和贵人。”李延广答道。

    “上个月朕翻了多少次她的牌子?”楚懋继续问。

    “回皇上,皇上一共翻了和贵人七次牌子。”李延广又道。

    “她肚子有消息么?”楚懋问。

    “今日太医刚诊过脉,并没有喜脉的征兆。”李延广答道。

    “把她的牌子撤了,这个月该轮到谁了?”楚懋揉了揉紧皱的眉头,这些女人唯一的功能就是生孩子,居然连她们唯一会做的这样一件小事都做不好,真是浪费粮食。

    “下面该轮到永和宫的荣美人了。”李延广道。

    “就她吧。”楚懋将荣美容的绿头牌翻了过来扣着。

    不一会儿,永和宫的荣美人就梳洗沐浴好,被放在了乾元殿西翼“金柯殿”的龙床上。金柯者,皇子也,求的就是开枝散叶。

    荣美人名璇,家道中落后被人买了送进宫里来讨正元帝欢心,的的确确是个大美人,可惜胆小如鼠,木木愣愣的,李延广真怕这位美人伺候不好皇帝陛下,反而惹怒了龙颜。

    在荣美人忐忑得几乎想尖叫的等了大约两柱香的时间后,总算听见了脚步声进来,有人掀起了床帘。两个内侍一左一右地站在床侧。正中离着一个男子,龙章凤姿,气度逼人,荣美人根本不敢看他。

    半晌荣美人听见皇帝的声音道:“可以,退下吧。”

    两个内侍无声地开始伺候皇帝陛下脱衣裳。帘子再次被掀开时,正元帝楚懋穿着中衣躺了进来。

    偌大的宫殿里人都退得干干净净。

    皇帝陛下只是动手微微褪下了一点儿他自己的裤子。荣美人痛得几乎想尖叫,但是她想起了李延广的话,在床上,皇上最讨厌女人发出声音。

    因此荣美人只能拼命地忍住疼痛,眼角的泪水像小溪一样流淌。

    正元帝很快就起身离开,荣美人也不能歇在这里,只能拖着疼痛的身子回永和宫。接下来的日子,她又侍寝了两次,几乎都是噩梦一样的存在。

    不过荣美人比大多数女人都幸运的是,她怀上了龙子,可惜命苦的是,她却没福气做太后。

    在荣美人躺在产床上痛苦而卑微的因为生子难产而死去的时候,她在心底第一次对命运的不公而做出了诅咒。她诅咒正元帝陛下能遍尝感情的痛楚,挖心掏肺也无法解脱。

    嘉和帝的一天

    嘉和帝早晨也是四点起床,打一套拳,到五点,看完前朝实录后,在八点左右回到乾元殿的后殿,以满满的爱的亲吻唤醒昨夜备受折磨,哭得撕心裂肺,死去活来,坚决要求不起床的皇后殿下。

    “那朕再陪你睡一会儿。”嘉和帝楚懋说着就要脱鞋上、床。

    阿雾一轱辘地就翻了起来,“为什么啊,为什么啊,我连睡个懒觉也不行么?又没有宫妃要来请安,也没有什么着急的宫务,我为什么不能睡懒觉?我腰也酸,背也疼,连肾都虚呢。”

    因为皇后殿下的语气和动作都太过激动,以至于她那生了两个孩子的雪白胸口上下弹跳不已,惹得毫无自制力的嘉和帝一口就咬了上去。

    “父皇,你在吃什么?”楚二蛋叮叮咚咚地跑了进来,“我也要吃。”

    阿雾两辈子的老脸都丢这儿了。

    到底是嘉和帝陛下脸皮厚,慢条斯理地抬起头,又慢条斯理地给阿雾拉了拉衣襟,然后回过头威严地看着楚二蛋,“找你小媳妇吃去。”

    “还有,你这个时候不在咸安宫跟着老师读书,跑到这儿来干什么?”楚懋又问,脸色已经阴沉如冰。

    “我抱着春花一起去咸安宫读书,她一直哭一直哭,老师就把我们撵出来了。”楚二蛋很无辜地道。

    “春花才一岁,你抱她去上什么学?”楚懋扶额。

    “父皇,不是你说的,春花是这世上最聪明的小宝贝么,这个也会,那个也会,我就想着她肯定也会念书。”楚二蛋不服气得很。

    “结果,你看看,她就只会哭,我看一点儿也不聪明。”楚二蛋揉了揉鼻子。

    春花离开了二蛋哥哥的魔抓,就迈着颤悠悠的小步子向楚懋走去,张开双手,“父房,父房——”

    楚懋一把抱起楚春花,在她的小脸蛋上各亲了两下,“小宝贝,今天你还好吗?”

    旁边跟样学样的楚二蛋在阿雾的脸蛋上也亲了两口,“大宝贝,昨晚你睡得还好吗?”

    楚懋放下楚春花,一把揪住楚二蛋的衣裳开始打屁屁,“小混蛋,谁许你亲我的大宝贝的?”

    “噢,饶了我,饶了我,我不行了。”楚二蛋怪腔怪调地喊着。

    阿雾的脸顿时红成了猴子屁股。楚二蛋的年纪正是人嫌狗憎的七岁,真的是好讨厌啊。

    楚春花抱着楚懋的脖子,“亲,亲。”然后将脸蛋蹭到楚懋的脸上,顿时就解救了楚二蛋。

    阿雾冷冷地看着楚懋眼睛里的亮星星,将楚二蛋招呼过来,让明心把昨晚吃剩下的一包鸡骨头拿给楚二蛋。

    “拿去吧,抱着春花赶紧去咸安宫,她哭你就给她舔一根儿,这里够她舔一个上午的了。”阿雾拍拍楚二蛋的脑袋。

    两个小鬼去后,阿雾也再无心睡觉,嘉和帝陛下偷了一口奶油后,美滋滋地去了前殿召见臣工。

    中午一点照常回后殿用午膳。

    “春花呢?”嘉和帝问。

    “奶娘哄着她睡了。”阿雾道。

    “怎么不等着朕回来哄她?”楚懋有些遗憾。

    “皇上要是精力用不完,也可以哄臣妾入睡啊。”阿雾讽刺道。

    午饭过后,天气不算炎热,嘉和帝果然哄了阿雾一回,累得她小狗一样地趴着喘气儿。“你还吃醋不吃醋?”楚懋揉了揉阿雾雪白的臀瓣。

    “皇上,再生个小皇子好不好?”阿雾圈着楚懋的脖子问道。

    “不行!”楚懋想也不想地道:“阿雾,朕所有的事情都能答应你,但是这件事不能。你向朕保证过,生了春花之后再也不生孩子的,阿雾,看着我,我要你亲口保证。”

    阿雾的手腕几乎被楚懋握疼了,“好了好了,知道了。”

    下午嘉和帝去前殿批阅奏折,到七点时回后殿用晚膳,然后陪着阿雾抱着春花,后面跟着二蛋这个尾巴,一起去御花园消食。

    再接下来,就是和阿雾单独一起消食。

    两个人刚在床上躺下,阿雾就见嘉和帝陛下悄无声息地起身,对着自己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就见他从屏风后抓出了楚二蛋。

    阖宫大难。楚二蛋身边伺候的太监、宫女全部都大换血,阿雾趁机将眼睛不规矩的春花身边的宫女和乳娘也都换了一通。

    完美。

    干净。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