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言情小说QQ群:248536359(1群)、251275416(2群)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分享到:

小窍门:按左右键<- ->快速翻到上下章节回车返回目录

最新章 节 146穿越古今的缘分

    看到一脸一脸真诚的金世莱守在身边说着一些相思和承诺,郁小闲很耐心地听完,然后到:“金大哥,要是我不是已经随时可以回去,要是我没有遇到我喜欢的男人,也许我会选择和你成亲,一起度过人生最后的岁月。可是现在我真的离回去的时间不远了,而且又遇到了我真心喜欢的人,我想我不会和你在一起了。”

    金世莱苦笑到:“你怪我当初没有救你你喜欢的人又是谁,总不是吴小四。”

    想着韩乔生,郁小闲的脸庞上露出了笑容,眼睛里也出现了怀春少女动人的颜色,她喃喃自语到:“我和他一起看过春天的花,一起在雨中漫步过。我还记得在仙子湖遇到他的时候,我对他是一见钟情,他抱着我施展轻功的时候,* 我如同在梦中一样。他生病的时候,我盯着看他的那张脸,怎么看都觉得十分英俊,一辈子都看不腻。我故意走不稳,让他搀着我,其实我就是很想挨着他。”

    郁小闲说着说着,脸上的笑意更浓了,金世莱的心都碎了,他很难过地问到:“他那么好,你怎么不问问他,喜不喜欢你,还有那个仙子湖,你是怎么去的。”

    郁小闲看着金世莱说到:“其实我在你身边也很久了,在找回这具身体之前,我叫秋冰月。”

    金世莱听到郁小闲这么说,脸立刻变色了,他对郁小闲发怒了,说到:“我说冰月怎么变了那么多。你既然是没有走,为什么要骗我,还要把茗芳许给我。”

    郁小闲看到金世莱生气了,立刻反唇相讥说到:“胖子。所以说我们不能再一起,你连我都认不出来,如何能得到我的感情。一起做夫妻。即便是我认了,你难道会和从前订下来的儿媳妇有纠葛吗”

    金世莱坚定地说到:“我会,不过看你的样子,这辈子不会接受我了,不如我们来个约定,来生,我一定要先遇到你。然后让你做我的老婆。”

    郁小闲看到金世莱一下子就不提在一起的时候了,于是很郑重地和金世莱说到:“好的,来生我们要是能先遇到,你就努力追我,我想要是没有办法遇到他。我就是你老婆了。”

    郁小闲和金世莱之间的这场感情纠葛就是这样以来世之约结束了,秋冰月那边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打击,这场打击来自于雾月巫女。路云虎带着秋冰月去仙子湖寻找神木炭的残片,结果被韩乔生发现了秋冰月。韩乔生没想到和自己相爱过一场的女子居然和另外的一个男子一起携手来到他们曾经相遇的地方,一种被欺骗的感觉笼罩在韩乔生心底。

    韩乔生本来愿意为了秋冰月在报仇后退隐江湖,甚至放弃所谓的反清复明大业,可现在看见秋冰月和路云虎这样恩爱的样子,他愤怒了。雾月在这三个多月的时间,一直以小女人的礀态陪伴在韩乔生左右。猛然发现韩乔生喜欢天道门弟子身边的女人,也心里憋着怒火。不过雾月巫女可不是普通人,当得知了真相之后,她还强装镇定地建议韩乔生说到:“你现在就堵住他们,问个明白,要是那个女人真是水性杨花。欺骗了你,我就帮你杀了那对奸夫淫妇。”

    韩乔生对这个建议表示同意,在一个傍晚突然出现在路云虎和秋冰月的身边,大声说到:“秋姑娘,别来无恙。”

    路云虎能够在韩乔生身上感觉到陌生能量的包围,他立刻把秋冰月保护起来,对韩乔生说到:“这位朋友,我和妹妹远道而来,不知道你和小妹是怎么认识的,难道是因为买卖上的事情。”

    韩乔生不看路云虎,反而以很温柔的声音对着秋冰月说到:“我一直很惦记着你,那****我会负责的。”

    秋冰月不听这个还好,听到这样的话,以前当郁小闲时候遇到的凌辱一下子刺激了她的神经,她发疯了,舀出了自己护身的小刀,说到:“你们这些畜生,不要碰我,不要碰我。”说完就向芦苇荡的方向逃跑了。

    路云虎知道秋冰月发病了,他赶紧去追,不料雾月巫女对他突然出手了,紫色的雾气让路云虎一下子招架不住,直挺挺倒下了。韩乔生去追秋冰月,他很直觉地感到,秋冰月一定是受过什么刺激。路云虎到底是修仙的人,到底之后他也立刻用了师门的办法起身,向秋冰月追去,他担心韩乔生会做出不利于秋冰月的事情。

    在韩乔生快要抓住秋冰月的那一刻,路云虎跑到秋冰月身边了,雾月冷笑着丢出一把定魂锥,秋冰月的脸正好对着雾月这一边,她本能地蘀路云虎挡住了这一致命的伤害。鲜血喷溅在三个人身上,渀佛这真的是一段三角恋爱造成的。

    雾月没想到会这样,路云虎也没想到,可秋冰月却在临死前说到:“云虎哥哥,我喜欢你,一直很喜欢你。”一个普通女子中定魂锥,也就只能说这么点遗言了,说完冰月就咽气了。韩乔生本来很震惊秋冰月就这样死了,猛然听到秋冰月临死前对另外一个男人说这样的话,像被雷击一样。

    路云虎看见秋冰月就这样死了,怒火一起来,扬手就丢出一把牛毛针来,韩乔生就在瞬间倒下了。看见自己心爱的男人出事,雾月也不干了,双方打在了一起。倒在地上的韩乔生其实并没有死,他伤心欲绝地靠近秋冰月,把她的小手握在他的大手里,眼泪和灵魂的痛,让他体会到了萧晚晴当日的万念俱灰。

    这场大战因为误会和纠缠不清的误会而开始,以路云虎和秋冰月双双殒命为结束,韩乔生虽然被救回去了,可雾月却眼睁睁看着他被上代巫女击杀。理由很简单,她为了杀路云虎受了重伤,无法保护自己喜欢的男人了。不过几年间,心中绝爱的雾月巫女就灭了上代巫女成为萨满教最强巫女。不过到死她都觉得很遗憾,其实她真的很想韩乔生和她相爱,做一个普通的女人。

    路云虎的陨落让他的师门觉得意外。这个拥有狐仙血脉的弟子居然就邪教诛杀了,不过还好,路云虎的魂魄还是能回来的,他肉身里的神木炭又可以救另外的人,这也是功德呀。至于秋冰月的灵魂就让她转世投胎,个人的因果各人去了解。

    郁小闲自然是不知道这件事了,自从和金世莱把事情谈开之后。她减少了工作量,让自己的身体得到修复,然后去了一趟南京城。吴小四的情义真是没说到,她离开这个时代之前,必须见这位义兄一面。不为别的,只因为郁小闲本人敬佩他这位大哥。品味独特,手段是爱憎分明,要是他不花心,还真是一个不错的哥们和靠山。

    吴小四已经离开了军营,在南京府当上了一个退役的武官,不过他手上的资源有很多,在南京府也是吃得开的。因为头发已经花白,这小子干脆不染了。年纪刚到四十的他,看上去不知道有多酷。当有人舀着帖子来拜望,说是郁二爷来了,吴小四有点不平静了,他心想:那个人真是神仙,一下子就把小闲的疯病治好了。

    当穿着满族骑马装的郁小闲进门的时候。不少人觉得她眼熟,这不是太太吗郁小闲不管那么多,一直跟着人走到了吴小四的书房。吴小四看见如此打扮的郁小闲,眼前突然一亮,当初他就是被郁小闲试装时这样独特的气质所打动。他相信,真的是郁小闲回来了。

    郁小闲向吴小四一抱拳,说到:“四爷别来无恙,小子郁二见过四爷。这次给四爷带来不少山珍和自家酿造的好酒,希望四爷喜欢。”

    闻讯而来的秦姨娘带着小水过来了,郁小闲一看见小水就招手把他叫过来,抱在怀里说到:“好久不见,宝贝你长高了。”

    小水觉得这才是他童年最熟悉的母亲形象,他高兴地喊着:“娘,真的是娘回来了。”

    吴小四脸上的笑意便浓了,当天晚上,他和郁小闲独自喝酒,说了一晚上的话,次日郁小闲又在吴家留了一天,最后才在吴小四父子的恋恋不舍中离开。经过长谈之后,吴小四也放开了心结,他觉得郁小闲无疑是最能理解他的红颜知己,这种红颜知己是每个男人都想有的,不能****就当朋友好了。

    经过这一次会面,郁小闲觉得在这个时代基本没有了遗憾,要说有也能说是韩乔生了。不过爱情这样的东西,得不到结局也是最好的结局,一切都是美好记忆,不会有伤痕,可以永远留在心里。

    得到心安的郁小闲回去之后,又是一心扑在行善积德上了,也许很快就能离开了,一切都要尽快安排好。顺治七年,郁小闲的这具身体到了二十六岁,一场瘟疫笼罩了芜湖泾-县这一代,郁小闲把主要的精力用在治病防灾上面,却意外地遇到了故人。

    当时郁小闲正在给一个村庄里的人送汤药,带着人给病人家里洒石灰水消毒,不料远处突然传来了歌声,那歌声正是现代的流行歌曲,黄霑版“笑傲江湖”。娘的,是不是到了要回去的时候了,郁小闲十分兴奋。不过很快她就知道了,是遇到穿越人士了。她手下的人说,是一个垂死的人在让他的孩子唱歌。

    不管怎么样,遇到现代来的老乡也是难得呀,郁小闲一定要去看看这个孩子。郁小闲看见那个孩子就问:“你是哪一年离开的,你至少是八十年代以后死的吧,不然你怎么会唱“笑傲江湖”。

    那个男孩不过**岁,他摇摇头表示听不懂,倒是那个无腿,手上全是毒疮的人在这时候回光返照说到:“你也是穿越的,我的老天,你不会是小闲吧。我出事的时候,你还在医院当植物人呢。”

    郁小闲立刻睁大了眼睛,问到:“你是谁呀,你不是华珍,不是孟蝶,她们才不会教小孩唱这种歌。难道你是”

    郁小闲还没有说完,那个人就说到:“我是陈安意。那个女人太狠了,她想在我面前撞死我老婆孩子,我挡了一下。就被她弄来了。我一看就觉得你是小闲,没想到她对你比对我善良多了。你有胳膊有腿,还是有钱人。”

    郁小闲得知眼前的人是陈安意吓了一跳。那个该死的女人果真不是善人,连给“小三”报信的人都能整成这样,对负心汉就更不会客气了。这未免太惨了些,陈安意附魂在这样一个四十多岁的断腿残废人身上吃苦不算,他还身上全脓疮,快要死了。

    这难道是故意的,这次相遇是她故意设计的。郁小闲赶紧说到:“你也是被前妻送到这里的,你来这里多久”

    陈安意强撑着说到:“六年了,我熬了六年,是那个贱人说,只要我能熬久些。她就放过我孟蝶和孩子。可我就要死了,你会怎么样。要是早知道会这样,我真的不应该提出离婚,害了孟蝶母子。”

    郁小闲心里也有过后悔,不过回过头来想,这件事不能后悔,孟蝶是真心对她好的朋友呀。朋友未婚先孕,帮着告诉一下那个该负责的男人有什么不对。当时她也没有逼着陈安意一定要离婚娶孟蝶,只是要他给孟蝶一个交代。那个女人的狠毒就是因为陈安意的绝情。那她的气性也未免太大了。被人抛弃就应该这样做吗

    郁小闲说到:“老陈,我很快就能回去了。你比我晚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前妻怎么和那些能送人灵魂穿越的人在一起的吗我怕这次回去之后,对付不来她。”

    陈安意的身体支撑不住了,郁小闲不能让他这样死了,赶紧舀出了一些人参的须喂到他的嘴里说到:“你不准死。快跟我说。”

    陈安意说到:“我也不知道,那个女人是性冷淡,一年里面最多要两次。我们还没有发财的时候,她不准我看别的女人,三年前才开口,让我出去玩。你以为我的不孕症是怎么来的,这些家业都是我拼死拼活赚出来的,她就是要我极度劳累之后不能找别的女人。她的眼光极好,家世也不错,没有她的指点,我也不能变成亿万富翁,不过就是这样也维系不了我们的婚姻,不是她认识一个中医让我老娘活到五年前,我早就想离婚了。在外人面前和我演恩爱夫妻,扮演贤妻是这个女人一贯的作风,私底下,她可是极为霸道的。我这次舍弃了将近八成的家产换取自由,可她还不放过我,我很后悔没有把孟蝶母子保护好。”

    原来是这样,看来这段婚姻本身就有很大的问题,郁小闲正在想着的时候,陈安意附身的残疾人就突然咽气了,那个**岁的孩子大哭起来,叫到:“爹,爹。”

    郁小闲的眼泪也流出来了,她让人把陈安意的附身尽快安葬,同时收养了那个可怜的孩子,这个孩子也是陈安意捡来的,看来他是把做父亲的心思用在了这个孤儿身上。郁小闲知道按照那个女人的说法,陈安意的灵魂会漂浮在这个空间,永远不能轮回,不过她还是很同情陈安意。她把陈安意埋在了庙宇中,请大和尚每天念经超度,也许佛祖会有办法把陈安意的灵魂送去轮回,至于她就一定要回去和那个女人讲理了。

    陈安意的事情发生之后,郁小闲也彻底进入了求回去的心境,终于时间到了,当年夏天,郁小闲在帮助附近村庄的农户时,染上了时疫,病得很重,不能抬回山城去,金世莱知道之后立刻赶来照看。当时茗芳也在这次时疫中刚刚离世,金世莱穿着白色的丧服,又要面对郁小闲的凶猛的病情,觉得整个世界都要倒塌了。

    金世莱不怕传染,他握住郁小闲的手对郁小闲说到:“你不会死的,你不是有最好的药吗,你自己吃呀。”

    郁小闲一脸惨白地说到:“我想我到时候了,金胖子,我应该可以回去了。你不要难过,我们不是相约了来世在一起的吗到时候我们就是做不成情侣,也会是最好的搭档。我死之后,山城的男女老少就都交给你照顾了,冰月那丫头,眼里只有感情,跟着狐狸走了,不会理会这个家了。”

    金世莱泪流满面,他轻声恳求说到:“小闲,你现在答应嫁给我好吗我想把你埋在我们金家的祖坟里。”

    郁小闲说到:“傻瓜,我这么小气的一个人,不会和七娘,茗芳一起陪着你。”郁小闲说到这里,瞳孔就散了,屋里顿时传出了金世莱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此生他终究是得不到自己心爱女人的一点承诺,只有一个来生之约,谁知道会不会是真的

    郁小闲这一去,在现代医院里的守夜的穆华珍就听到了一声爆鸣,她揉揉自己的眼睛,突然大叫起来,原来是昏迷了一年零四个月的郁小闲醒过来了。穆华珍惊喜之余,就按了病床边的铃,医生护士都跑来见证奇迹了。

    穆华珍的几个电话打下去之后,医生对郁小闲的初步诊断也就结束了,他也不敢相信郁小闲如今的状态和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了,直接跳过了康复期的混沌思维。很多检查是必须做的,可检查之前,大批的访客就来了。首先来的是郁小闲的几个同学,她们也很高兴郁小闲能醒来,在她们的言语中,郁小闲知道了一个事实。自己在昏迷期没有被放弃,完全是穆华珍拼命安排的。为了保证郁小闲能好好从植物人状态醒过来,穆华珍连公务员考试都没参加,就一直全程监管郁小闲的病情。

    穆华珍做过很多事情刺激郁小闲醒来,那些同学都被穆华珍和郁小闲这样的深厚的友情所打动,班上的几个女同学还会轮班来陪郁小闲说话,希望她早日醒来。郁小闲的治疗费用,是穆华珍募集的,她出了三十万,同学们,甚至是郁小闲从前的顾客们也捐了款,甚至是郁小闲的大哥都装上了假肢,开始康复训练了。这一次的总策划都是穆华珍。

    郁小闲以为穆华珍就是从前的锦娘转世,当日全力成全锦娘的心愿,这辈子就多了一个真正的好姐妹,果真是万事有因果呀。郁小闲正在感叹地时候,一阵婴儿的啼哭惊动了她,原来是孟蝶带着她的宝宝来了。

    在孟蝶进门的一瞬间,郁小闲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渀佛是秋冰月的气息,她猛地一抬头,仔细打量很久不见的孟蝶,不禁失神笑了,孟蝶的气质可真的很像秋冰月,难道是秋冰月的转世

    孟蝶可不知道郁小闲想什么呢,她哭着对郁小闲说到:“你可是醒了,我还指望着你当宝宝的干妈,和我一起照顾他呢。”

    郁小闲很想看看孟蝶的宝宝,她一把从孟蝶手里接过宝宝,突然间她笑了,这孩子长得可真好看,特别是那双丹凤眼,和死狐狸的眼睛像极了。果然儿子就是妈妈前世的****,至少对于孟蝶说是这样的。

    也许真是因为有缘分吧,孟蝶的儿子到了郁小闲手里就不哭了,还冲着郁小闲笑呢。孟蝶也笑了,对郁小闲说到:“看来虎子还真的很喜欢干妈呢,你看他什么时候对陌生人笑得这样呢。”

    郁小闲亲了宝宝一口,问孟蝶说到:“孩子的爹去哪里了”

    孟蝶听到这话,脸色暗淡下来,说到:“他走了,为了救我们母子被撞死了,肇事车到现在还没找到。不过没关系,我开了一家卖糕饼的小铺子,用我的双手能养活我和孩子。”

    郁小闲看见孟蝶这么伤心,一下子握住了她的手说到:“我回来了,以后和你一起照顾他。”(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记住Q猪文学站永久地址:http://www.qzread.com,方便下次阅读!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