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 »  番外:合作?我会通知你的。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番外:合作?我会通知你的。

小说: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作者:汝夫人
返回目录

    ps:  终于完结了,原本想要交代小七小九的故事,后来觉得还是让大家自己想象比较好,因为真写出来就没那么有意思了。 九月初,我就要开新文了,bg一篇,bl一篇,因为我想写bl,但编编们要求写bg,可是我对bg没有信心,所以决定一起写,哪个有感觉就多更新,当然成绩也要看的。

    今天就这样了,我们九月见。

    番外:合作?我会通知你的。

    这一日清晨,陈景文穿戴整齐地出现在市政厅,过来处理基地的大小事情,他如往日一般微笑地与周围向他打招呼的工作人员点头回应,一切显得那么地自然完美……

    看到这般耀眼的陈景文走了过来,侥幸逃离某人魔掌,没注意周围情况,正横冲直撞过来的萧子陵顿时闪避不及,于是,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自从楚炙天向陈景文董浩哲挑明两人之间的关系之后,陈景文虽然再也没有向以前那样对着他鸡蛋里挑骨头,可他的眼神却开始带点诡异,似乎在研究什么,这种视线让萧子陵如坐针毡,心中隐隐有些寒意。于是就打定主意,除非必要的接触,他还是离陈景文远点,确保自己的安全。

    两人很有默契地挂上属于自己的面具式笑容,眼神火光四射地对上,彼此都没有停步招呼,准备就这样擦身而过……

    彼此越身而过的萧子陵视线无意间向陈景文那里扫去,一愣,他猛地停步,回头看着陈景文的后背叫道:“啊……陈副首领,请留步。”

    陈景文背影猛地一震,他停下了脚步,大约停顿了三秒时间。这才缓缓转身,一脸淡笑地看着萧子陵道:“萧部长,有事?”

    萧子陵笑了,再现消失很久的纯真笑容:“陈副首领,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无疑,说这话的萧子陵口气有些幸灾乐祸。

    陈景文脸上笑容一僵,眼中的惊慌一闪而过,要不是萧子陵打着十二分精神注意着,或许就会被陈景文瞒过。萧子陵脑中灵光一闪,心中浮现了一个答案。于是他嘴角的笑意更深了,整个人亢奋起来。

    陈景文毕竟是陈景文,萧子陵意外的一击虽然让他慌神。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他淡淡地道:“萧部长,你多想了,我身体很好。”说完刚想转身离开,却被萧子陵热情地抓住了手。

    陈景文在那瞬间很想开启水龙盾将萧子陵弹开。又或者用水龙暴将萧子陵击飞,可是理智让他收住了自己蠢蠢欲动的异能,强作镇定地看向那个以往恨不得与他保持若干距离的萧子陵,看他究竟想打什么鬼主意,他陈景文可不是被唬大的。

    陈景文之所以还能这么镇定,是因为陈景文相信他已经消除了一切证据。绝对没人知道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除了当事人。陈景文此时已经忘记了,有些经验丰富的人可是很容易看破这些掩饰的……

    果然。萧子陵接下去的动作和话语证明陈景文的异能直觉是非常正确的,他真的应该在第一时间将萧子陵驱离他的身边……

    萧子陵没有放开他抓住陈景文的手,反而变本加厉地用另一只手拨开陈景文的衣领,果断发现陈景文颈脖处有几处紫色的痕迹,这形状他可是很熟悉的。因为某人经常这么干。

    萧子陵找到了他刚才无意间扫到的痕迹,证明了他的猜测。他心情更好了,笑嘻嘻地道:“陈副首领,看起来,昨晚有人很过分哦,啧啧,竟然盖了那么多章,这是迫不及待想要宣告他的所有物吗……”

    能够在陈景文身上留下痕迹并占得便宜的,除了楚炙天就只能是董浩哲了,而楚炙天昨晚纠缠了他一夜,根本没这个犯罪时间,看来百分百就是董浩哲。萧子陵很佩服他们的董副首领,果然是个胆大包天的,竟然敢占陈狐狸的便宜,简直是不怕死的说。

    陈景文脸上一片赤红,猛地打掉萧子陵那揭破真相的手,再无淡定的陈景文竟然口吃起来:“你,你,什么,什么意思……”

    萧子陵笑的更甜了:“陈副首领,瞧你走路的姿势,早上差点爬不起来吧……”再怎么忍耐伪装,陈景文走路还是有些僵硬,他的腰挺的太过分了。

    萧子陵幸灾乐祸了,`*∩_∩*′总算有个人跟他受相同的苦了,而且这个人还是他的死敌陈狐狸,萧子陵顿时觉得他的人生璀璨无比,心花怒放的他一点都没有小受何苦为难小受的觉悟。

    陈景文的脸顿时色彩斑斓起来,不过不得不佩服陈景文的心理素质超级强,刚刚还处在被揭破的慌乱中,转眼就收拾好了心情开始反击:“萧部长,那你现在慌不择路又为了什么?”

    陈景文的话让萧子陵的笑容僵住了,他怎么忘记身后还有一只贪婪的禽兽在追来呢,他赶紧回头瞅了瞅,没发现自家老大的身影,这才放下心来。他抬头看见了陈景文那似笑非笑略带嘲讽的脸,心中十分不爽,心中决定要整整这个可恶的陈副首领。

    萧子陵心念一转,眼神闪了闪,嘴角就出现了一抹坏笑。

    萧子陵的手上悄然出现一个小瓶子,他笑容满面地靠近陈景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瓶子塞入陈景文的手中,然后迅速逃逸道:“送给你,很有用的,不用谢我。”

    萧子陵之所以逃的那么快,是因为他在空气中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波动,某人的气息正在靠近,他必须跑路了。

    陈景文愕然,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地方,一时忘记查看手中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了,而此时,陈景文身边的空气突然震荡起来,一个身影悄然无息地出现在他的身边。

    “楚哥……”陈景文无语了看向楚炙天,不知道这对夫夫又在搞什么花样,这种游戏性质的一追一逃,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他们不腻,他们这些旁观的人都要腻了。要知道楚炙天想要抓住萧子陵,只是抬手之间的事情,无论萧子陵逃到哪里,逃的再远,楚炙天只要一个瞬移就能赶到抓住。可是,偏偏楚炙天每次过来抓人都延迟一步,错失良机让萧子陵逃掉,这很明显就是故意放纵,难道这是他们夫夫间的一种情趣不成?

    楚炙天无视陈景文眼中的鄙夷。他扫向陈景文手中那个熟悉的瓶子,又看到了陈景文被萧子陵翻开的衣领,展现在外面。颈脖处的那些青紫痕迹,眼中闪过一抹了然,他握拳咳嗽了一声,这才淡然道:“景文,要不要我给你放假休息几天?”

    陈景文闻言一愣。不知道楚炙天所言为何?他看到楚炙天有意无意地看向他握住瓶子的手,心中一惊,难道萧子陵塞过来的瓶子有问题?这小子陷害他?他赶紧低头一看,就看到了瓶身上面贴的标牌内容,脸腾地一下通红一片,下意识地将手中的瓶子丢了出去……

    眼看瓶子就要被砸到地上。变成碎片的时候,瓶子突然停滞不动了,然后一个身影高速出现在那里。他俯身一探就抓住了那瓶子,这才起身笑呵呵地向楚炙天招呼道:“楚哥,早啊!”

    楚炙天点头:“早,浩哲。”

    原来是董浩哲到了,他笑的几乎满嘴牙都露了出来。足见他心情好到爆了,只见他继续道:“楚哥你真让我好找哦。”

    “有事?”楚炙天挑眉问。

    董浩哲笑道:“是啊。正想向楚哥你请个假,我们家景文身体不舒服……”

    陈景文在一边听了这话顿时脸红耳赤:“谁是你们家的?”陈副首领,难道你不觉得你这话也有点问题?

    面对陈景文的暴跳如雷,另两人选择了无视,楚炙天意有所指道:“今天我就准了,不过浩哲啊,可不能累坏我们的行政官,基地可不能长期没有行政官的……”他走到董浩哲身边轻声道,“有时候,要懂得点技巧,不能蛮干。呐,你手中的东西很不错,多多学习啊。”说完用力拍了拍董浩哲的肩膀,没等因听这话而有些迷糊的董浩哲询问,就一个瞬移离开了这里,继续追他的小弟去了。

    陈景文恶狠狠地瞪视着楚炙天消失的地方,这无良的老大,竟然说出这种话,难道他不应该狠狠教训董浩哲吗?竟然对着一起长大的兄弟出手?

    呃……他都气糊涂了,竟然忘了,楚老大就是一个对自家小弟果断出手的人渣,指望他根本就是指望错了。

    没等陈景文缓过神来,董浩哲已经靠了过来,讨好地道:“景文,你看,我已经帮你请好假了,要不再多休息一下?昨晚,我失去理智做过头了……”董浩哲似乎没看到陈景文因为他的话而越来越难看的脸,以及那双想要杀人的眼睛,他继续笑道,“还有啊,景文,你是不是太累了,连东西都拿不住掉了?还好我来的及时,接住了呢。”说完,将手中的瓶子献宝一样地递给了陈景文,那满眼的笑容似乎希望得到陈景文的赞誉,让陈景文瞬间有种错觉,站在他眼前的不是董浩哲,而是他心心念念想要得到却一直得不到的变异犬。

    当然,这种感觉只是一闪而过,陈景文看到了董浩哲手中的瓶子,整个人炸毛了,他恼羞成怒地盯着那瓶子,恨不得这东西就此消失不见。

    感觉到了陈景文视线中那铺天盖地而来的恼羞,董浩哲下意识看向手中的瓶子,想知道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让陈景文失去了一贯的淡然。一看,他乐了,他终于明白楚炙天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董浩哲双眼顿时炯炯有神,他一把拽住感觉不妙想要逃逸的陈景文,嘿嘿笑道:“景文,既然如此,不如我们一起去休息一下吧。”

    谁要和你一起休息?陈景文不由地想起昨晚的事情,危机感直线上升,他知道跟董浩哲回去绝对不是好事,于是,他想都不想,使劲地甩着董浩哲抓住他的手,希望能甩掉这黏人的家伙。

    可惜关键时刻,作为强攻系的气系异能完全展现了它的强硬,温婉柔情的水系在它的压迫下根本反抗不得。于是,陈景文的结局就是被董浩哲强制拖了回去,美其名为休息。

    你说,那周围的广大群众呢?三大巨头同时出现所带来的强大威压当然让那些周围路人甲们退避三尺,主动缩到四周的壁角看戏……呃,应该说,是在工作中寻找一点的乐趣。

    “我就说么,陈副首领与董副首领肯定有jq。”三大巨头退散,让受压迫的劳动群众终于获得言论自由,其中某只腐女眼神发亮地道。

    身边已经被腐女思想侵袭的几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于是最新的绯闻正式出炉,以前疑似的董陈一对,目前jq正在进行时。

    而后,终于在床上被压的忍无可忍的陈景文果断将那只不懂得何为满足的禽兽踢下了床,河东狮吼的结果就是让董浩哲稍微收敛了一点,陈景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该死的家伙又死灰复燃了。这时候的陈景文隐隐明白为什么萧子陵一直要跑路的原因了。

    其实按照陈景文原本的性格绝对不会这么委屈自己,一定会强势拒绝,可是每次面对董浩哲的那饱含爱意的眼神,他却始终说不出一个不字。特别是两人发生关系之后,他就开始断断续续做起一个梦,那个梦里没有董浩哲的存在,只有无尽悲伤的自己,在无数的岁月中回忆着记忆中的那个董浩哲,那种痛彻心扉的悲伤让陈景文每次醒来都泪流满面,这也是陈景文没办法拒绝董浩哲的一个原因。所以,与董浩哲之间的这场情爱,陈景文无疑处于了下风,让他备受煎熬。

    就这样反反复复过了一段时间,当陈景文再次与萧子陵碰到,冲口而出的就是这么一句话:“也许,我们两人应该一起出个差什么的!”说这话的陈景文没等萧子陵回答就狼狈地转身离开。

    萧子陵的表情从一开始的惊愕,迅速转为了然,看着陈景文那近似落荒而逃的背影,他高声喊道:“行啊,那个时候,我会通知你的,陈副首领。”

    就见自认为走的还算淡定的陈景文,直接一个踉跄,虽然作为高阶觉醒者的他很快稳住身体,却也忍不住用手扶住了自己的小腰,就刚才那一下,已经不小心扯伤了那难以启齿的地方。就算如此,陈景文依然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淡定地地踏向前方。可惜,陈景文那张涨红的脸,额头溢出的细汗却出卖了他,好在萧子陵看不到。陈景文忍不住暗自庆幸着。

    等到几乎不可见陈景文背影的时候,萧子陵的耳边传来了陈景文幽幽的回答声:“别忘记你的承诺。”这话陈景文说的咬牙切齿,却也无可奈何。

    萧子陵听得出陈景文的悲愤,这让萧子陵掩嘴偷笑,不过刚笑到一半,萧子陵就笑不下去了,他发现嘲笑陈景文不就等于嘲笑他自己吗?自己的处境不比陈景文好到哪里,因为他们都碰到了一只不知道何为满足的禽兽,让他们不得不以跑路来寻求生路!

    于是,醒悟过来的萧子陵悲愤了。丫的,既然有了强大的生力军加入,这一次,他要与陈景文好好谋划一番,一定要甩掉老大他们!

    萧子陵决定这次要放手一搏。

    全文完!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