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二次元之农夫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会面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九十四章 会面

小说:二次元之农夫作者:二次元道士
返回目录

    孟世昌最小的妹妹,年方十七的孟娇,打小就对孟世昌有着非同一般的敬仰,简单点说就是有点恋兄情结的少女。刚放学回家,就听说哥哥受了伤,立刻火急火燎地跑了过来。

    “世昌哥,没事吧?是不是遇到犬山会的那帮人了?”

    孟家的家教并不允许在外面随便动用武力,但是自小学习武艺却是不分男女,因此每个人都有着一身不错的功夫,寻常人还伤不到他们。如果要说麻烦的话,就是最近在这一带兴起的犬山会,三番两次寻衅孟家。

    “不是,今天跟一个人切磋了一下,结果不是对手。你是不是又跑去招惹犬山会了?那些个地痞自有长辈处理,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别老往这里面掺和。”

    孟世昌对这个家族中最小的小妹十分溺爱,生怕她压不住性子,跟犬山会起了冲突。这帮人可不是善茬,要不然也不能一下子赶走这条街上原本的势力团,据说两者之间爆发了一场血斗,死伤颇为严重。敢下这么重的手,背后势力绝对不简单。

    “谁,能把世昌哥打成这个样子?”

    孟娇不太相信,世昌哥在家族中都算是一把好手了,怎么可能在单对单的情况下被击败?这令她十分好奇,便缠着孟世昌究根结底,当知道对手只是一个刚二十岁的年轻人,不由得长大了嘴巴。

    孟世昌见伤口差不多缓和下来,包扎处理一下就站起来,拍着孟娇的脑袋说道:“中华自古多奇士,老爷子教我们不能骄傲自大,就是这个道理。”

    孟世昌在孟娇的搀扶下走了几步。见没有大碍了,便出门去办事情。老爷子交代要跟周墨见上一面,这个事情必须尽快办成。孟世昌也很想知道,在这件事情上,老爷子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一家子人至今不入日本籍。肯定是心念故国的,老一辈的人死去之前,总是在悲叹死不得归故里。老爷子眼见也是九十高龄,肯定是想带着太爷爷一辈的骨灰返乡,只是对国内的形式还有所顾虑,所以一直未能成行。

    这次与有军方背景的周墨相见。估计就是想看看,现在的中国政府是个什么态度。若是谈的理想的话,说不定就能圆掉老祖宗们的心愿了。

    周墨最近多了一个兴趣,那就是看书。什么书都看,古今杂谈中外历史,风土人情经济政治等等更是不曾落下。反正一个人闲暇的时间也挺长,看看书也能打发时间。当然,周墨绝对不会承认,这是被孟世昌的博学给刺激的。

    正经人倒是松了口气,以为这样一来就不必被时时刻刻盯着,练习那该死的体能训练套餐。没想到的是,周墨一边看书。一边依旧能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想少游几圈都不行,眼珠子简直就跟摄像头一样。

    不过还真别说,这个训练还是有几分效果的,练了一个星期之后,肚子就下去了一圈,整个人也精神了几分。看着镜子面前的自己,幻想变成肌肉男后的样子,还是有几分自得的。

    “少臭美,就你这一身肥肉。一个月都练不下去。时间到了,赶紧的,下一组自由泳开始,不准偷懒。”

    周墨手中拿着书认真地看,还能准确估算时间并做出指示。合同材料什么的都已经准备好了。但是孟家的却稍微出了一点状况,所以组建公司的事情便一直拖着。难道是因为上次打伤了孟世昌所以孟家怀恨在心?应该不会吧,看那举止气质,不像是这么小肚鸡肠的家族。

    就在这时候,孟世昌跟谷道南一起进来了。这小子腿上居然一点问题都没有,不愧是武术世家,对于处理这种瘀伤非常的有一套。那天周墨是带着恶意扫了那一脚的,原本估计虽然不会伤筋动骨,但是至少一个星期都下不了地。昨天这小子硬挺着走了回去,心中都有点佩服这种忍耐性。

    “周大师,学习锻炼两不误,勤奋如斯,真是我辈楷模。”

    孟世昌的夸奖令人脸红,至少再周墨身上就看不到半点勤奋的影子。这时候正经人乘机从泳池里出来,恢复商人本色问道:“孟先生,真是令人久等了,现在就等你一家的签字。是不是还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敞开来讲,合作的基础就是互信,在这一点上我跟谷先生都不会有任何隐瞒的。”

    正经人对孟世昌还是有点意见的,表明了对他拖拖拉拉的不信任。按理说这个合作已经讲得非常明白了,现在就只剩下点头或者摇头,干点事情这么不爽利,白生的一副好皮囊。在日本也不是只有你一家合作对象,大不了换个人就行。

    “哈哈哈,真是不好意思。原本这事族里已经是同意的,不过我家老爷子还想见周大师一面,以做最后的决断,还请周大师务必赏光。”

    正经人看了一下周墨,没想到这么快就要用上他了。周墨也很有自觉地说道:“行,走吧,我来日本不就是干什么事情的吗?”

    还以为是对方想跟传说中的音乐大师见面,所以才发出的邀请。在美国的时候就是如此,往往见个面之后,一切事情都好谈了,这也是正经人不惜惹恼周墨也要将他带出来的缘由。

    不过随着335宿舍不断壮大,这种机会越来越少了。至少再国内,需要用到周墨出面的场合已经非常少了。

    坐车来到孟家,一开始还以为会是那种门高院深的古式大宅,没想到却是一间不起眼的普通民房。不过令人意外的是,这一带似乎全是移民而来的中国人,而孟家在其中的地位显然很高,一路人不断有人打着招呼。

    孟家老爷子果然很老,不过精神还算不错。九十岁往上的人能把话说顺溜了,就已经很不错了,更何况这老家伙满面红光。看不出任何会有问题的地方。旁边一个女孩,总是拿眼瞅周墨,偶尔对上眼,却冷哼一声把脸别过去。

    你妹的,对一个初次见面的人。玩什么傲娇啊?

    寒暄过后,就是正题了。傲娇妹也被请退,书房里只剩下老爷子对周墨一人。心中不免觉得有点古怪,这似乎不像是倾慕音乐大师的样子,倒更像是准备说秘密话的节奏。

    “周先生,年方二十便打出一片天下。这份本事令人侧目。不过今天随在左右的保镖,不像是一般民间保全公司的吧?”

    孟有才双目灼灼,一直盯着周墨的双眼,他习惯从对方的眼神中判断话的真假。刚才见面时的一番交谈,世昌的判断没有错,这个周墨确实不是一个博学的人。更不懂人情世故,社交辞令都不太擅长,显然不是一个有魄力白手起家打天下的人。

    倒是那个刘欢,显然是在商场里泡过的。世昌说此人掌控着335宿舍的运营,应该是没有错了。这就有点意思,身为老总却什么也不会,任由一个副总全权负责经营。这种状态居然还能延续3年,实在不是一句‘大学同学’就能解释的了。

    周墨被问得一愣,如果是日本政治家什么话看到陆大海他们,问这个问题确实没有什么。你一个普通老百姓,管我身边站着的保镖是什么人?而且一般人也不会注意到保镖和职业军人的区别吧?

    “老先生这话有点意思,不知道是想从晚辈这里得到什么?说实话吧,335宿舍跟军方的合作是世人皆知的,这正说明我公司的软件举世无双,就连军方也要前来求经。派一两个人保护我出国,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吧?”

    来日本之后。周墨就对日本实施了2次元监控,免得出现什么意外状况,毕竟两国之间时不时地就要闹一点事情出来。那帮政治家被前一阵子的乱国黑客吓得缩了卵子,基本上没有打周墨的主意。

    甚至他们非常乐见于335宿舍在日本落户,这样他们就可以得到研究的软件样本。就像美国那样。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就算是美国,到现在也没有能研究出个所以然来,单是破解秘钥系统就把他们折腾的够呛。

    民用的软件335宿舍已经全部给出来了,不过军用的却一直保留着。不过就算给了美国也不敢用,谁知道你有没有留下什么后门程序,还是自己研究出来的踏实一些。

    日本政治人物没动静,关于周墨的背景也只有一小部分人知道,所以安全是可以保障的。只是没有想到,在政治圈之外,又有一个人对自己的身份感兴趣,而且不是音乐人的那部分身份。

    这是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走了进来,对孟有才道了声‘叔’。周墨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这个人眼神比孟有才还锋利,左腿裤管自膝盖以下空荡荡的。大家族的辈分总是会有离奇的事情,这个老头明显跟孟有才差不多年岁,辈分上却短了一截。

    “卫国,你仔细看看这个小子,看世昌有没有看走眼。”

    孟卫国转过身去,面对面地跟周墨直视起来。平白无故的,周墨忽然感觉到一阵危险气息从这独脚老头的身上散发出来,身体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这是在跟神枪手所在的精锐部队‘电饭煲’做生死对决的时候才有的现象,而且到最后挂掉的都是周墨。

    尼玛,这老头什么来头,居然能从他身上看到神枪手他们的影子!

    一瞬间周墨有点后悔放陆大海他们在外面,不过不要紧,在神枪手世界学的‘飞蝗石’绝技在这么近的距离下绝不会失手,只要对方一动,另一条腿就别想保住!

    周墨的右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多了一枚玻璃珠大小钢珠,他的身上和空间中都有准备,就是为了应对突发事故。这钢珠虽小,但是对准膝盖上的软骨打出,这么近的距离,十之八九是粉碎性骨折。

    一时间,居然有点剑拔弩张的味道,空气瞬间就凝固了起来,让人呼吸之间颇觉沉重。好一阵子,孟卫国才松了口气叹道:“还真是老了。连一个小娃娃都压不住。有才叔,世昌没有看错,这小子绝对是军伍出身。”

    说完又对周墨说道:“行了,把你右手上的东西收起来。小小年纪,本领学的不错。就是心思太坏了一点。老头子就只剩一条腿了,还敢打它的主意。”

    高手,把对手的一举一动都判断的一清二楚。周墨抱了抱拳,表示对前辈的敬意并说道:“孟家不愧百年大族,老前辈的气度,也是小子平生罕见。不过小子确实不是军伍出身。这一点老前辈真是猜错了。”

    真不是军伍,满打满算就在神枪手世界练过2年,再说了那边的世界跟这边的世界完全不同,怎么算也是算不清的。

    孟卫国嘿了一声,也不说话,只是随便找了一个沙发坐下去。他见识过很多在秘密战线上做事的军人。一张嘴硬的像花岗岩,想从这种人嘴里套出真话,比登天都难。

    不过这小子真是不错,年纪轻的不像话,真不知道是怎么练出的一身本事。刚才若真是动手,仅剩的右腿肯定会在第一时间被击碎。不管那边的政治如何,培养新人的本事倒是一绝。

    周墨见误会越来越深。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真不是军方的人,就没有想过要当一名军人,当初学武也只是为了保身而已。保家卫国的战线很多,在经济战线上作出努力,一样是为国增光。

    “行了行了,都别瞎猜了。外面的那两个保镖才是军方的人,你们要是想做什么事情,就找他们谈,我可不愿意卷进你们的事情中。从现在开始。你们说什么我都听不见!”

    周墨绝不愿意卷进政治事件,那就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麻烦漩涡,闹不好就陷在里面拔不出来了。即便幸运逃过一劫,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这种麻烦事就会源源不断地冒出来。

    孟有才相信卫国的眼光。不过这个年轻人似乎也不像是在撒谎,这让他第一次拿不准主意。没有办法,便让陆大海和毛奎进来,而周墨则像是逃难一样逃了出来。

    “尼玛,真是邪门了。一出国总是会撞上这种事情,难道我八字里就不适合出国?”

    周墨一边嘟囔着,一边准备找正经人算账。刚走到门口,脑海中便响起监视器的报警,停下来进入空间一看,原来一个女孩正躲在前方拐角处,正准备暗算自己。从衣服和形态特征上看,应该是之前的傲娇妹。

    这一家子是不是学的太多,脑子糊涂了?怎么尽跟我过不去?

    周墨很郁闷,现在回去跟不愿意,谁知道他们谈的是什么事情,不过可想而知绝对不是什么轻松易办的好事。两害相加取其轻,还是搞定这个小姑娘吧。

    孟娇想给哥哥报仇,但是想到对方既然能在正面交锋里打败世昌哥,那自己肯定也不是对手,于是就想出了偷袭的主意。于是她一早便躲在书房外面,准备实行自己的偷袭计划。

    先打晕然后搬出去,不能惊动老爷子。就搬到民亮家的仓库,那里又大又宽敞,正是动手的好地方。他踢肿了世昌哥的脚,那自己也踢上一脚,绝对公平!对了,这小子怎么走的这么慢,半天都没走完这条走廊?

    郁闷的孟娇想用小镜子确定一下对方的位置,冷不丁地却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响:“小丫头,敲闷棍似乎还少了一个麻袋。你这是准备坑谁呢?”

    孟娇被吓了一跳,手中的闷棍掉在了地上都忘了捡起来。回过头一看,却是目标周墨笑嘻嘻地站在身后看着自己。见鬼了,这家伙刚才还在那一头,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身后了?

    “本来想就这么离开的,不过有件事情很好奇,所以回来问一下。小丫头,你我第一次见面,甚至还是你家的生意合作伙伴,有啥深仇大恨非得动棍子?”

    周墨是从头顶过去的,在神枪手世界练过潜入科目。小丫头一直注意着对面的脚步声,却没想到对方已经从头顶迂回。本来想就这么下楼的,不过非常在意自己到底什么地方惹了对方,于是便回来问个清楚,免得以后被缠上。

    孟娇被吓得有点口舌不清,不过依旧还是指着周墨说道:“你…你…你这家伙打伤哥哥,我要为世昌哥报仇!”

    原来如此,那一脚还是扫出了麻烦。

    “小丫头,那天是比武哎,拳脚无眼受个伤也是正常的。要是都像你这样事后算总账,这世界还要不要规矩了?你总不能因为在擂台上打输了,就下黑手敲对方的闷棍吧?”

    周墨很想用道理去说服一个人,却没想到这个时候的小姑娘正是逆反期,道理什么的压根就听不下去,一旦理屈的话就只能动手。

    好了,闷棍变成明棍,孟娇捡起地上的棍子就准备大开杀戒。而周墨一件情势不妙,立马就跑下楼去,找孟世昌他们一起天高海阔地瞎聊。

    在孟世昌的面前,这个擅做主张的小丫头肯定是不敢造次的。

    看这姑娘一副恨得牙痒痒的表情,这里还是不要再来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