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二次元之农夫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偷拍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九十七章 偷拍

小说:二次元之农夫作者:二次元道士
返回目录

    木村享是明日新闻的一名资深记者,曾爆料过不少政治家的丑闻,情报来源主要是来自于一些‘消息灵通人士’。这些人士未必没有包含政治目的,比如反对党以及国外势力等等。不过对于木村享来说,只要是真实的爆料就可以了,至于打击了谁便宜了谁,那就不是他应该理会的事情。

    这样一个人,正是周墨所需要的,于是便开始了接触。在空间之中打出去的电话,是查不到来源的,这一点已经用实验证明过了,所以周墨非常放心地用电话进行了交流。

    当然,周墨是不懂日语的,不过其他世界却有人懂。在所有2.5次元世界中,就有一个是日语世界。在这里找出一个翻译不是难事,就由他来传达周墨所要说的话。

    “不要问我是谁,三日后的七味亭,极东会的总长佐藤权也将与国土交通大臣相会,届时会有黑金交易。”

    木村享一听就愣住了,国土交通大臣,居然跟大名鼎鼎的关东联盟总长相会,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劲爆的新闻。不过类似这种恶作剧他也上过不少次当,所以不可能一下子就相信了。在这一行里成名已久,经常会有一些所谓的爆料的电话进来,如果一一去相信的话,简直没完没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如果没有恰当的证据的话,就不要来骚扰我了。”

    “打开你的邮箱,里面有一段录音,你可以听听看。听完之后立刻给我回信,如果还是不相信我的话,那只能去找藤原先生了。”

    藤原信介。跟木村享同一类型的记者,相互之间算是有点竞争意识。木村享狐疑地打开邮箱,果然发现了一个音频文件,只是发送方却显示是未知。下来一听,赫然是上述两人之间的对话。不过内容仅仅是擦边。即便爆出来也不会产生多大的效果。

    “好吧,我相信你了,现在能告诉我具体的内容吗?”

    “三天后晚上8点,七味亭,两人将聚首并商议政治献金问题。不过到时候的戒备一定十分森严,根本没有给你潜入偷拍的时间。要想拍到决定性的证据。就要已从我的指示,你先准备好一些器材,后天我会再打电话给你。”

    说完就挂了电话,而木村享从这种态度中,看出了成功的可能性。这种事情一个记者去做原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如果有组织肯帮手的话。那就十分有利了,至少不再是孤军奋斗,即便被当场抓住也可以此要挟脱身。

    两天之后,这个未知电话果然又来了,告诉了木村享一个秘密路线。这家七味亭建在深山之中,采用预约制,不接待临时客人。周墨告诉木村的路线。就是从远处可以拍摄到的最佳地点。

    在这里潜伏上一天,就可以拍到最好的画面,至于录音,则是交由2次元监视器来办。这样既有照片又有录音,证据十分充分,钉死这个佐藤应该是没有问题了。

    显然这次行动是比较危险的,若是被对方发现了,可不仅仅是没收作案工具那么简单的。地处深山,对手又是毫无顾忌的黑道,就地掩埋估计是最直接的方式。木村享也遇到过不少危险。所以有这个心理准备。

    让一个普通人干这种危险的事情确实有点过意不去,不过周墨只有晚上才有行动时间,若是对方提前会面,等到下次再抓把柄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所以即便有点危险,还是让木村享去了。而晚上的时候他会再去七味亭附近看着,以免出现什么意外。

    记者的耐性果然好,木村享准备好了睡袋和一些食品,在深山老林中也可以睡得下去,看样子经验十分丰富。就他的经验来看,这已经是最舒服的一次蹲点了。有人提供地点和时间,完全不用一蹲就是整个星期,两天时间简直小意思。

    一切准备就绪,就等两人见面。

    …………………

    这次土地购置,是极东会比较重大的一次投资,不容有失。所以这天一早,犬山就带着人在附近进行了搜索,并且询问了店主最近有什么奇怪的客人,消除一切可能出现的隐患。

    周墨虽然没能前往,不过还是用2次元监视器为木村享放哨。看到犬山一平之后,他立刻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了。因为跟着特种兵学习的缘故,所以周墨很多时候都是以战斗思维来思考的,木村享所在的位置,其实就是狙击手的最佳位置。

    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是这个犬山一平似乎是个硬茬子,要是被他发现,那木村享的下场就悲剧了。

    “木村先生,请立刻转移位置,有人正在朝你的方向前进。向右方移动300米左右,那里有一个凹坑可以藏身。记住,把痕迹全部清除掉,而且绝对不要发生任何动静,否则我可救不了你。”

    周墨的指示令木村大吃一惊,这个神秘电话到底是谁,居然对这里的地形如此了解。难道说他就在附近,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可这也不能解释对地形的掌控到了如此精准的地步,之前就做过侦查了吗?

    到了此刻,木村享对即将到手的独家反而没那么期待,而是对神秘电话那头的人抱着非常高的兴趣。这个人消息灵通,如此隐秘的交易居然可以打探到准确的时间和地点,而且还细心地进行了地形勘察,然后做出了周密的安排。到了此刻,还能有余裕监控对方的行动,指挥自己躲藏,这一切都不该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如果是组织的话就可以说的通了,不过他跟这些人都有过接触,风格非常的不同,绝非这些人。个人的行动?这得是多大的冤仇,才会执念到这个地步。等这件事情完结了。再试试看能不能跟这个人聊聊吧,说不定能挖到更有意思的情报。

    在电话的指示下清除了痕迹,然后躲到凹坑。没过多久,极东会的人果然出现了。木村享大气不敢出,紧紧盯着对方的举动。生怕自己的位置被发现了。

    犬山一平是根据职业习惯来到这里的,这里是最佳的狙击阵地,不能不预防一下:“孝之、雄二,你们两个留在这里,如果发现有任何陌生人过来,立刻开枪杀了他!”

    这一带都是私人土地。一般人不会随便进来。七味亭的主人是一方豪强,要不然也做不了这个生意,而且这次会面非比寻常,一切小心为上。不过,犬山的心中还是有点不安,那个救出孟娇的神秘人。会不会再一次出现并捣乱呢?

    孟家可不是善茬,虽然已经洗白多年,但是当初跟关东联盟的大战依旧是黑道的传说之一。大小姐被绑架,他们不会无动于衷,最近关东联盟的生意就受到严重冲击,算是一个反击,佐藤总长为了不激发矛盾硬是忍下了这口气。就等位置稳定之后再反击。

    但是如果孟家觉得还不足以泄气的话,或许就会在这次跟国土交通大臣的会面中出现,借此搞掉佐藤总长。

    犬山的顾虑也是佐藤的顾虑,所以才会对此次会面十分谨慎,仅是跟国土大臣秘密商议了见面时间和地点,并且选在了以保密著称的七味亭。

    犬山环视了一下四周,见不到有人的痕迹,再加上留下了两人放哨,总算是安心了一点,继续朝其他地点巡逻。

    周墨稍稍松了口气。事情还不是很糟,起码木村享没有出事。两个守在那里的小喽啰只等自己去搞掉就行了。现在的问题是,要赶紧动身,否则有可能赶不及。

    此次见面又不是同学聚会,还能搞个上半场下半场。不通宵就不过瘾。事情办完就散了,甚至可能连料理都不吃,真想吃饭谁来这里?

    只是现在才下午4点,说睡觉有点早了吧?不管了,为了清除掉日后的麻烦,就算生硬一点也无所谓了。

    “大海,我有点累了,先去房间休息。晚饭就不吃了,不用送到我房里来。”

    说完就直接把门关上了,还直接反锁,反正是不让人进来了。而门外的陆大海奇怪地看了看手表,上面显示才下午4点15分。虽然这家伙每天睡觉都挺早的,不过这也早的过分了吧?会不会是生病了?

    应该不会,看气色好的不能再好了,绝不可能是生病。非要说的话,就是懒得没边了,完全不像刘总他们,一个劲地钻在生意场上,连饭都顾不得吃。

    晚上6点的时候,毛奎从国内过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顾菲菲。原本她就是周墨身边执勤的最高负责人,此次出访日本原本以为只是一个商业活动,很快就会回来,再加上有陆大海和毛奎护卫不会有什么问题。

    没想到的是,问题确实没有,只不过却出人意料地跟孟家牵线。这个孟家算是比较有名的了,在统战名单中就有他们的名字。只是这一家原本是台湾出身,对大陆稍有成见,所以一直没有进展。

    周墨一到日本,就促成了此事,倒是让上面的人对此侧目不已。甚至他们都有点怀疑,这个人难道是军方秘密培养出来的,否则怎么会在没有任务的情况下搞定了孟家。

    军方自然是否认了这个猜测,虽然一直有这个念头,不过周墨软硬不吃,压根就没有从军或者从政的意思。一门心思的就想建好家乡,然后回家当土财主,与孟家交好,大约是意外中的意外。

    没过两天,孟娇被绑架,结果被神秘人解救的情报又传了回来。是谁出手救人?行动如此迅速分明是事先得到了情报,以一人之身从容面对数十个歹徒,身手也是顶尖的。

    毛奎立刻联想到了在美国西部荒原,那个出手相救的神秘人。不管是不是一个人,都是出自农夫那边的。这个消息灵通到不可思议的组织,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得到绑架的消息不足为奇。或许,周墨交好孟家,就是在农夫的指示之下?

    因此,顾菲菲又被拍到日本了。除了跟孟家进行深入了解之外。还有对周墨的进一步观察。如果他就是救出孟娇之人,那么就可以证明农夫底下有一支强悍的军事小组。

    情报组织和军事组织是有区别的,而一个强力的情报组织底下又诞生一支军事小队的话,产生的破坏力将是非常可怕的。回想之前的乱国黑客,再配上这只精锐小队的话。都足够灭亡一个小国的了。

    顾菲菲来到酒店,却没有看到周墨,便向陆大海发问,而他的回答让顾菲菲大吃一惊:“什么?周墨没有吃饭就去睡觉了?这不可能!”

    根据顾菲菲对周墨的了解,此人极度贪嘴,绝不可能饿着肚子干活。很多时候刘欢就是用美食来哄骗他做事的。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不吃饭,在下午4点多的时候就直接睡觉?

    推了推周墨的门,果然被锁上了,即便叫来酒店经理也打不开门,因为已经从里面反锁上了。不过这难不倒陆大海。他直接来到房间的上层,然后从阳台进入房间,看到的是空无一人的房间。

    陆大海苦笑道:“这小兔崽子,这么高的楼都敢下去,胆子不小。”

    顾菲菲也顾不上批评陆大海,当务之急是查清楚周墨独自出门到底是去干什么了:“孟娇被绑架的那天晚上,周墨是不是也提早睡觉了?”

    陆大海仔细回想了一下点头道:“没错。不过那次已经6点多,他一般休息的时间是在8点左右,所以并没有太过怀疑。”

    这下确认了,就是周墨解救的孟娇。原本一直以为此人是农夫的一个代理人,现在看来似乎又多了一个身份,那就是他是个出乎意料的强悍战士,而且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

    不过他这次又是出门去干什么?是农夫的指示吗?不清楚,周墨已经跑出去一个多小时了,这时候哪里找得到人?一切只能等这小子回来再慢慢询问了。

    …………………

    周墨已经到了七味亭的附近,要让司机明白自己要去的位置。可是着实费了一番力气。在空间找人翻译并现学现卖,因为口音不清楚,两人可是连比划带瞎猜整了好长一段时间,最后司机拿出地图才解决。

    进山,将2次元监视器绑在左手上。穿上夜行迷彩服,再蒙上脸,谁也认不得此人到底是谁了。

    木村享已经趴在那里好几个小时了,虽然离那两个人有好几百米,但是心底七上八下的,神秘电话一直也没有响起来,让他对今天的偷拍十分担心。

    看看时间,已经7点多,距离两人会面的时间越来越近,正要绝望的时候,手机终于震动起来了:“村山先生,请安心,一切听我指挥,不要随便行动。”

    太好了,只要这个家伙还在,就还有胜利的可能性。不过他会怎么做呢?对方可是有两个人呢,而且都带着武器,万一打起来能不能赢且不说,下面的人肯定会注意到,交易也就会取消了。

    周墨在潜伏,两个人而已,在夜色掩护下得手不难。不过却不能这么早下手,那个犬山每隔十分钟就会要求布置在警戒点的人回话,现在动手了犬山肯定会发觉不妥并取消交易,那今天的安排就失去意义了。

    7点33分,七味亭迎来了客人。佐藤权也先到,而国土交通大臣在10分钟后低调地出现。提前了一点,而周墨则一直在盯着两人的对话,脑海中的翻译做着实时翻译。

    一直到对话似乎有正式进展,已经是8点整了,而监视点的例行询问刚刚结束。此刻周墨终于出手了,原本就一直潜伏在附近,此刻突然行动,立刻就拍晕了最近的一个人,而后钢珠出手,将另一个反应过来正要开枪的小喽啰打晕在地。

    “木村先生,请尽快过来,我们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木村享听到声音,连忙赶了过来,气喘吁吁地架设好照相机,开始远距离摄像。不过此刻的木村享,最想的是给身边这位一身迷彩服的哥们来一张。但是想归想,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

    这个人太强悍了,都没看清楚,两个拿枪的人就无声无息地躺地上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要偷拍,最好的效果自然是人赃俱获,没有金钱的出现,就不能说是绝对的铁证。所以周墨一直在心中催促着:“快啊,快拿钱啊,还啰嗦个鬼?”

    一共只有十分钟时间,木村跑过来又花了两三分钟,架设设备又浪费一点时间,能够使用的时间已经非常短了。

    好在,佐藤终于取出了钱,而此刻倒在地上的一个人的对讲机里也传出了呼叫声。周墨赶紧在脑海中让翻译催促木村:“木村先生,拍到了没有,我们必须尽快撤离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