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二次元之农夫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大混乱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九十八章 大混乱

小说:二次元之农夫作者:二次元道士
返回目录

    当犬山呼叫山上的守卫而没有得到没有回应时,他立刻把佐藤带出了房间,并派人向山上搜捕。该死的预感灵验了,有人想借今天的会面打击极东会。虽然黑道的仇家很多,但是犬山凭着直觉,肯定是那天晚上让自己狼狈不堪的神秘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无声无息解决自己的两个得力部下,也就只有他才能做到!

    想到这里,犬山不由得有点兴奋。与高手交战总是令人愉悦的,上一次输的很惨,不过这回总要扳回一城。那天之后,他就一直在想如何对付这个神出鬼没的家伙,因为他相信早晚有一天会再见面,只是没想到重逢的日子来的这么快。

    “佐藤总长,这里很危险,请立即离开这里,我去山上找人。”

    犬山做了简短解释,然后就急冲冲地带着人向去路追截。既然对手能够按照军人的思路选择这个最佳窥测点,那就说明对手和自己有着同样的思维,那么接下来他的行动,一定是全速离开这里。

    所以,犬山没有朝出事地点跑去,因为现在那里肯定已经人去楼空,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下山之路应该是这一条。一天的侦查没有白费,这一带的地形已经全在犬山的脑海中,自然可以模拟出最安全的撤退路线。

    而周墨,走的就是这一条。

    没办法,多了一个普通人,在夜色中的森林奔跑可不是凭胆气就可以做到的,一不小心就会摔倒。这家伙腿脚太慢,只能选择最安全并且最短的撤退路线,而周墨一边撤退一边贴下贴纸,监视背后的安全。来的时候也是如此。至少保证这条路上的绝对监视。

    好在这次吸取了教训,犬山的身影又出现在了前面,就好像在守株待兔一样,等待猎物进场。这不是开玩笑的,虽然夜色之下射击准度会下降。但是只要冲进一定的距离,必死无疑。

    可是这时候已经停不下来了,在犬山的指示下,所有原本布置在山上放哨的人形成了一张包围网,正急剧地缩小搜索范围。万一被围上的话,就只能靠时间药水来脱困了。这玩意还是少用的好。要是习惯了的话会产生依赖感。

    木村享虽然是个习惯跑新闻的记者,但是体力还是比不上年轻的时候,跑了一段距离之后就已经大喘气了。虽然他手上的器材已经全部丢掉,只留下最重要的闪存,但还是无法追上周墨的脚步。

    “停一停,蒙面的先生。闪存你拿去吧。里面有所有的证据,你肯定可以跑的出去。到了报社之后只要报上我的名字,编辑就会明白的。我已经跟他交代过了,如果明天没有回来,就说明我已经死了。”

    这个家伙,倒还是有点骨头的,这时候还在想着如何把证据公布于世。不过周墨可不打算自己做这件事情。要不然也不至于大费周章地找记者,自己一个人单干就是了。

    这时候没有时间跟翻译学日语,周墨直接背起木村享,然后另外选了一条路开始狂奔而去。任这个犬山再如何布置陷阱,只要被事先发现就完全没有意义,至于这条路线上的其他喽啰,只要一出现就准备吃石子吧。

    周墨之所以开始练武,就是为了打熬力气和逃跑,向魔王森林发出挑战。虽然后来又增添了各种冷热兵器的联系,不过要说周墨最厉害的技能。依旧要数逃跑的本事。

    速度已经提升到了极限,下山路跑起来就停不下,没有一定的耐性和平衡感,跑不了多远就会摔倒,更何况身上还背着一个人。

    木村享只觉得耳边呼呼的都是风声。壮起胆子朝前一看,在月光之下可以清楚看到树木在不断朝后倒。这感觉就好像是在坐摩托车一样,背着自己的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人,居然可以在如此高速下保持稳步前进。

    他的日语非常别扭,像是刚学的,口音则是中国那边的。也就是说,这次情报泄露是中国人策划的吗?木村享正在思索,忽然背后来了一声枪响,子弹从头顶呼啸而过,吓得木村再也无法冷静思考。

    “站住!犬山大哥,我发现侵入者了!”

    小喽啰刚刚汇报结束,结果眉心就被石子击中,惨呼一声用手捂住,能感觉到温热的液体在慢慢流出。虽然没有晕过去,但是剧烈的头疼和红肿令眼睛再也无法睁开,在夜色森林中失去了追踪的能力。

    一路上,这种情况发生了很多次。木村感觉就像是在看武侠电影一样,背着自己的这个人就是一个武艺高强的忍者。一边跑,一边甩手抛出什么,姑且认为是像苦无一样的暗器吧。

    例无虚发,大约说的就是这个人吧。只要是敢追过来的人,全部都倒了下去,没有一个人能够坚持一回合的。高强度的运动下还能保持这样的精准度,参加奥林匹克估计都没有问题了。

    不知道跑了多久,反正身后是没有呼喝声了,但是周墨依旧不敢大意。原本让的士大叔在山下等着的,不过这家伙估计是被枪声吓到了,这会儿已经用最快的速度逃离是非地。

    唯一的交通工具就这样没了,早知道空间里就应该存放一点自行车、摩托车之类的东西,省的现在干瞪眼。其实还有一辆车,是木村开来的,不过因为怕开车来这一带太过显眼,所以放的位置比较远。

    没办法了,只能去找这辆车子。

    犬山很愤怒,他不能理解,为什么会被逃掉。那个该死的家伙就像是有一颗高精度的卫星在为他指路一般,总是能轻易地逃出自己布置的陷阱和包围圈。这一路追下来,又损失了十几个兄弟,还有不少在奔跑的路上自己摔了跟头崴了脚的,简直就跟喜剧电影一样。

    佐藤总长已经派人在山下围堵公路上的每一辆车子,进山的公路只有一条。如果他们坐着车子的话一定会被抓住的。现在就怕那家伙又使出什么奇怪的邪术,就像上次一样奇妙地在自己的枪口下消失。

    犬山带着一些‘战利品’回到了佐藤权也的身边,当看到这些东西,佐藤的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然后打电话召集更多的人手。准备彻底地把这座山给包围起来,掘地三尺也要把那个该死的侵入者找出来。

    不能不生气啊,因为‘战利品’中有照相机,而且是用于长距离拍摄的专业用具,价值不菲。可想而知,对方拿着照片。完全可以将自己置于死地,哪里还顾得上其他事情。

    “犬山,无论如何都要找到这个人,我要亲自将他丢进东京湾!”

    佐藤已经咬牙切齿了,如果真是孟家的人干的,那就意味着战争!在自己入狱之前。一定会将这个战争之火烧的务必旺盛,一定要让这帮该死的家伙后悔来到日本!

    犬山知道,如果这次没有做好,那么今天就是黑道生涯的最后。被逼入绝境了,不是躲在山上的两个王八蛋死,就是整个极东会陪葬。不管是大量枪支还是黑金,都足以将总长送进监狱。而极东会也将面临取缔。关东联盟失去总长,为了争权夺利又是一番血雨腥风,整个黑道都要受到波折。

    孟家,这是要将事情做绝啊,那就不能怪战火蔓延了。

    周墨正陪着木村朝山外走去,没有交通工具,又看到路口已经被人堵住,就自能靠双脚来走出这片山林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赶在天亮之前回去,否则就难以跟陆大海解释了。

    一边走,一边监视着极东会上下的举动。很明显的。城里已经有些乱套了,各地的流氓被召集起来,陆陆续续地朝这边赶来。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起码有千多人聚集过来了,真是大场面啊。

    就连警察们。也被黑道们的异常惊动。警局已经开始紧张,头头们从各个渠道开始寻求黑道异动的原因,甚至连斯瓦特也调动起来,准备应对任何可能的冲突发生。

    这一段时间,日本的政客们都有点提心吊胆,因为周墨来了。不是他可怕,而是这个人背后站着的‘农夫’,其威慑性不亚于核武器。面对一个可以轻易窃走任何情报的组织,任何还穿着衣服的国家都不能不神经紧张。

    给他提供保镖吧,又怕被农夫误认为是在监视,而且对方面上的身份也不够资格提供保护。不提供保镖,又怕出了什么差错,那乐子就打了。好在此人极度低调,来日本之后很少走出酒店,省去了不少担忧。

    就在日本顶层的政客们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极东会的异常举动,却又让整个城市出现了骚乱。

    这是令人恼火的,虽然日本的政界没有几个屁股干净的,但黑道就应该是水面下的世界,这是共存的规矩。破了这个规矩,就谈不上什么合作了,该抓抓取缔的取缔,决不能留情。

    国土交通大臣刚刚赶了回来,然后就收到了佐藤的消息,刚才的见面有人在偷拍,要想保住自己的政治前程,就必须拖延时间,至少再抓住这个偷拍者之前,极东会还不能倒下。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收钱就要办事,国土交通大臣只能无可奈何地开始了他的运作。

    …………………

    极东会以及关东联盟的各个势力,都在行动。极东会主要是去了七味亭,而其他势力则是出现在了孟家的附近。只要命令一下来,他们就会捣毁这里所有的店铺,给孟家一个惨烈的教训。

    这种异常的氛围不能不令人奇异,孟家的人也慢慢聚集起来,手中准备着各种称手的‘武器’,准备应对这些暴徒。不过目前双方都还在观望,暂时还没有发生冲突。

    孟有才集合了所有直系旁支,虽然不知道关东联盟为何会如此大动干戈,不过他明白这绝不是简单的威胁。孟家的生死存亡,都有可能在这一夜决定。日本的黑道已经堕落到连信义都不讲,真是太可悲了。

    没什么好说的,大家都明白该怎么做,无非是拼一场而已。不过孟世昌、孟娇还有一批年轻人。被安排到了周墨所在的酒店。那里有中国的军方存在,会是十分安全的。

    孟娇非常的不满,家族面临生死关头,爷爷居然要她袖手旁观,这怎么可能做的到?于是她不停地拉着孟世昌的袖子。希望这个一向为家族着想的大哥,能够站出来反对爷爷。

    可是没想到的是,孟世昌沉默了一阵,然后站起来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我会照顾好弟弟妹妹们的。爷爷,二伯。家里一切就拜托了。”

    孟世昌非常明白,不到万不得已,爷爷也不会让孩子们离开。可是一个大家族不能像地痞流氓一样逮个人就死磕,总的留下一些火苗,这样才能长久不衰。从另一方面也可以想象,接下来的战斗可能会超出想象。

    已经报警了。不过警察来的非常迟,这让孟有才他们心中有很不好的感觉。如果警察高层有人配合关东联盟的行动,那接下来的发展就无法预测了。于是催促着孟世昌他们离去,只要这些孩子没事,孟家就不会倒下。

    孟卫国看着姗姗来迟的警察冷笑不已,一旦爆发冲突,他非常乐意趁乱给这些人一些冷枪。当年在战场上杀了不少鬼子。这些年安分了一些,也不知道手艺潮了没有。

    ……………………

    顾菲菲正在酒店中愁着周墨的行踪,忽然间就接到孟家的电话,在电话中孟有才简短地说了一下眼前的形式,然后还说有一批孟家的子孙要过来,请求中国政府给予庇护。

    顾菲菲眉头皱了一下,没想到日本的黑帮已经嚣张到了这种地步:“孟老先生,既然事情危急,还请全部撤下来,这边完全可以照顾你们。等到事情过去。依旧可以正常生活。”

    “你的好意孟家心领了。不过这事孟家不能退缩,一旦让这帮人觉得软弱可欺的话,他们就会越来越不客气,最后将你完全吞并下去。孟家的地盘是用血换来的,他们要想拿走。就必须付出血的代价!”

    孟有才拒绝了顾菲菲的提案,准备好好地招待一下来犯之敌。而孟菲菲也只能跟大使馆联系,让他们出面敦促日本政府立刻采取措施,保护身在日本的华侨,以免发生不忍见之事。

    孟世昌他们很快就到了,十几个年轻人聚集在这里,面上都挂着担忧的神色。长辈都在准备战斗,而他们却要龟缩在这里,这令人非常的不好受。

    顾菲菲一样非常的焦急,在这个乱糟糟的时候,周墨却跑了出去。虽然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但是万一卷进黑帮的事件中发生什么不测,对于中国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这个可恨的家伙,怎么偏偏选在这种时机下偷偷出门?

    孟家始终没有将周墨救了孟娇的事情告诉中国军方,如果顾菲菲知道这件事情的话,肯定会更加担忧。如果关东联盟针对的就是周墨本人,那牵连的人就太多了。

    可以肯定不管结果如何,日本政府都会气急败坏,恨不得直接将关东联盟的人全部送进监狱,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由于高层的一些压力,整个行动显得磨磨蹭蹭,甚至有点坐山观虎斗的感觉。

    周墨不重要,重要的是‘农夫’。若是他因为失去代理人而大闹的话,以日本原本就疲软不堪的经济状况,压根就经不起这样的折腾,绝对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明治前’。

    ……………………

    现在的周墨,非常的惊讶。日本黑帮居然胆大包天,正大光明地要在闹市动乱。孟家所在的中国街已经被堵住了,很有可能就是一场血拼。以人数来看的话,孟家明显处于下风。

    照片交上去,倒霉的只是总长一个人。闹起动乱,倒霉的可就是整个帮派了,日本政府再混账,也不能保下这种帮派。身为帮派老大,居然如此不为帮派考虑,这样的人也能混上总长的位置?简直太可笑了。

    不过正因为如此,周墨也非常的着急,他可不希望孟家的人因为自己的行动而出现伤亡。

    只是眼下的情况,自己能不能突破这条防线都难说,如何能在黑帮动手之前到孟家那里帮忙?难道要试着跟那个什么总长讲和,把手中的的照片交出去,换一个大家平安?

    这太扯了,做一晚上无用功,光是跑这一段路就喝了好几瓶回复药水,付出的辛劳找谁拿工资去。

    那要不然,利用农夫的身份威胁日本政府,让他们立刻采取措施保护孟家?

    嗯,这似乎是个办法。不过只需要保护好孟家就行了,这边的事情还是要自己处理,若是连一个简单的逃脱游戏都完成不了,就白当这个2.5次元共主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