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狂妃当道 »  30 烈红成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30 烈红成型

小说:狂妃当道作者:宁倾
返回目录

    腹部,火辣火辣的疼,白雄起的额头上布满了细汗,他整个人蜷缩着身子,目光像是一道锋利的剑,死死的盯住向洛云。

    该死的,已经这么小心了,没想到竟然还中了毒。

    这怎么可能呢?

    从她喝酒到给他手上,不过两个呼吸的时间,她根本就没有机会下毒,自己又怎么可能中毒?

    见到如此痛苦的白雄起,云凌溪突然心情很好的扬起了唇,方才他就已经觉得奇怪,洛云从来不会主动喝酒,又怎么可能会请他喝?

    这样的情况下就只能代表一件事情,那酒有问题。

    然而白雄起虽然知道季离就是向洛云,知道向洛云就是毒鬼,但是他却不了解向洛云的个性,所以在这一点上,没有提防。

    更甚者,他自以为在他严谨戒备的视线中,向洛云就算是毒鬼,也根本不可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下毒,而不会他发现。

    因此这才会中了这么一招。

    不得不说,向洛云的确很阴险,就连喝醉酒的时候,都这样狡猾的让人寒颤。

    不过,他很喜欢。

    云凌溪嘴角擒着一抹笑,心情很好的看着向洛云,“洛云,干得漂亮。”

    向洛云咕哝一声,整个人又扑进了云凌溪的怀里,闷闷的道:“他,不喜欢。”

    “嗯?为什么不喜欢他?”云凌溪一边欣赏着白雄起痛不欲生的样子,一边笑着问道。

    “他骂你。”向洛云回答的很简单,然而答案却是让云凌溪一怔,眸底的柔情在瞬间扩撒开来,仅仅是因为白雄起对自己的敌意,她就不喜欢他了么?

    这丫头,还说不喜欢他?

    果然,还是要喝醉的她比较可爱……

    云凌溪再一次认为,灌醉她绝对是个明智的举动,如果江城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建议他再来个生米煮成熟饭吧……

    他笑了笑,柔声的道:“洛云你在酒里下毒了?”

    说实话,向洛云是什么时候下毒的,他也不知道,可以说,他也完全没有察觉到,向洛云是在什么时候下毒的,然而白雄起却的确是中毒了。

    向洛云摇头,一脸无辜的反问他:“下毒?我没有呀。”

    “没有?”云凌溪一愣,“你确定?”她要是没下毒的话,白雄起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白雄起听了她这句话,更是气的俊脸涨成了猪肝色,死死的按住剧烈疼痛的腹部,“该死的你还想骗谁?若不是你下毒我又怎么会中毒?快把解药拿出来!我今天若是死在了这里,你们青羽王朝就等着和我们南越两败俱伤吧!”

    闻言,云凌溪微微皱起没有,的确,白雄起要是现在死在了这里,南越王朝必定会震怒,到时候来拼个你死我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这样的局面,却是他不想看到的。

    “我没下毒。”向洛云出奇的平静,语调冷冷清清,听不出任何情绪,若不是她那一双眼睛仍然迷茫的厉害,恐怕就连云凌溪都要以为,她已经清醒了。

    “你不信就算了,反正我没下毒。”向洛云一副没的商量的口气。

    她的确没有下毒,她不骗人的,她很善良……

    白雄起几乎就要痛晕过去,然而向洛云却是坚持着她的说法,她没下毒就是没下毒,而他自己刚才,也没见到她下毒。

    可是,既然她没下毒,他又怎么会中毒?

    云凌溪目光一闪,拿起那坛酒壶,放在鼻尖闻了闻,“方才我闻到了玉兰花蕾的味道,我以为是你自己酿制的玉兰花酒,现在看来似乎不是。”

    说着,又闻了两下,脑海之中忽然想到了什么,幽深的眸子瞬间亮了起来,“洛云,这是……烈红?”

    两年前,他曾亲手为她摘下整整一篮的玉兰花蕾心作为‘烈红’的药引,而那个时候她正在研制一种名为‘烈红’的可怕毒药,恰巧那时候正逢鸾妃娘娘出事,此事他便忘了下来。

    再之后,向家被灭,她消失了两年,在他的记忆力,已经忘记了当年的‘烈红’,如今这样的偶然想起,让他不由震惊起来,难道说,眼前的这坛酒,就是震惊天下的‘烈红’?

    果然,向洛云点了点头,没有隐瞒的道:“烈红成型要两年,我把它埋在了这里……”

    云凌溪心中一阵开朗。竟然真的是烈红!为了研究烈红这毒药,洛云准备了许多年的时间,没想到现在终于成功了!他由衷的为她感觉到高兴。

    “只是洛云,竟然是两年就可以成型,那你回来的这些日子,为何没有将它找出来?反而一直让它埋着?”

    向洛云搔搔脑袋,眨眨眼,奇怪的看着一眼云凌溪,“奇怪,我为什么没有把它挖出来?”

    云凌溪微微一笑,“这要问你呀。”

    她闷闷的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这么重要的东西,这是她梦想里的东西,她怎么会不知道的?

    “嗯。”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向洛云没有多说什么,小小的脑袋蹭蹭他的肩膀,像猫咪一样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眯起眼,“困……”

    “……”云凌溪简直是哭笑不得,看了看怀里的向洛云,又看了看地上的白雄起,突然一笑,“白将军,洛云的确没有下毒。”

    “不,不可能……”白雄起咬着牙,怒目圆瞪。

    云凌溪微笑的道:“我说的是事情,她的确没有下毒,因为你喝的,本身就是一种剧毒。”

    闻言,白雄起瞬间变了脸色。

    紧接着,云凌溪又道:“不过你放心,这虽然是剧毒,但是不会要你的命的。”他微笑的把玩着指尖,幽深的眸子里擒着一抹戏谑,“暂时留着你的命而已。”

    说罢,他不再白雄起愤怒与不甘心的眼神,转身,准备送怀里的女子回房休息。

    脚步刚抬,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回头朝他一笑,笑容里带着几分嘲讽。

    “忘了提醒你,在别人的地盘上,还是收敛点不要那么嚣张吧,否则,吃亏的,仍然是你自己。”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