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诗酒趁年华 »  320最后的番外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320最后的番外

小说:诗酒趁年华作者:我想吃肉
返回目录

    泰陵物的出土,仿佛给学界打了一针兴奋剂。

    古代史研究尤其振奋。

    作为一个古老的学术领域,史学后辈们一直处于一种吃不饱也饿不死的状态之下。古早的历史,前人都研究过了,再研究,也很难研究出花儿来了。新近发生的事情,又有种种“不可说”,真是愁死爹了。所以,一个一个,眼巴巴地就等着考古能出什么新成果,以供大家研究。

    泰陵管理处的杨主任的电话,连着两个月,忙得像个热线。师兄师姐不过是联系一下,想要先睹为快,历史系那群王八蛋简直就是催命了。杨主任以每天三个的频率拒绝着这群催命鬼:“我们要走程序的!物需要清理保护的!你急?你急也得按规定来啊,不照操作规定来,出了问题算谁的啊?!宁愿慢,不能错!神马?我们太慢了,你们要帮忙?我们才是专业的!你们等啊!”

    电话那一边,周史研究专家也在破口大骂:“捧着第一手的资料你们就扔到库房里睡大觉!一年就出一本图册,够做什么?!你们是不是又要阴我们啊?!”

    说这个话也是有原因的。n久之前,一处古墓出现了大批的简牍,考古的这群王八蛋们效率低下的应该统统开除出球籍!他们先出了一本册子,上面有一份书,记载着某地一家之事。一位史学大拿看了,以新出土的书为论据,认认真真写了篇论,推翻了一堆固有的结论。

    发表了一个月之后,特么考古的王八蛋又拿了这份书的下半截出来,神转折出现了——这份书的后半部分,把前半部分整个给否定了,末了还有一句:像前面那种事情,是不对的,一定不要做。

    差点把这位史学前辈给活活气死!

    血淋淋的教训啊!

    所以,以后每逢有新物、尤其是带字的物出土,史学界的神经就绷得死紧,生怕再被考古的给坑死。拼命的催考古的,一定要把所有的东西都整理出来一起发!

    考古依然我行我素。

    所以,这两个专业,虽然学术相关,但是关系,实在是有一些微妙的。

    如果只是这样,杨主任也能应付自如,可万万没想到啊,电视台的人也来凑热闹了!这还不算,电视他也不是没上过啊,做各种访谈什么的,问题是,林师侄看来也是要入行的,他把人弄来打零工,要是不趁势提携提携,也带着露一小脸儿,张师弟恐怕要跑他家去上演大闹天宫了。林师侄一看就是新人菜鸟,上电视如果出错了怎么办?

    这还是什么“专家学渣对对碰”的奇葩节目,还是直播的!更坑爹的是,泰陵的事儿,还被上头盯上了。

    对于这一点,杨主任还是相当理解的。甭管是谁,听着人家编排你祖宗,都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尤其……这是一家蛇精病。最早的时候,没人敢公开说皇家这样那样,那是犯忌讳的事情。后来,信息爆炸了,各种“戏说”的版本都出来了。

    比如什么《周-太-祖秘史》,公然创造了一位前无古人的大玛丽苏,将太-祖的元配皇后贬成了一个不得宠的小透明。人家好好的恩爱夫妻,就给弄成了政治婚姻。号称中二帝一生挚爱一位青楼玛丽苏,玛丽苏因为出身不高,被恶毒太后弄死,留下一个独女,就是……武王!

    然!后!太-祖一生一夫一妻,不是因为爱老婆,而是为了缅怀玛丽苏。那么纵容武王,全是因为移情作用。

    窝勒个大擦!

    此一出,几大家族全爆了!不止是因为几家联姻,祖上n代的祖父或者外祖父啥啥的就是当地事,而是……继续这么下去,这群不怕把舌头嚼烂的王八蛋,会不会把舌头伸到咱们的头上啊!

    你才喜欢鸡,你全家都爱鸡,你才是鸡生的!你全家都是鸡生的!

    必须不能忍。

    可是吧,你能把他怎么样呢?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呀!他号称自己写的才是历史,大家看的正史才是被篡改过的,他是要找寻历史的真相……硬是要瞎眼看不见史料记载,你能怎么样?

    可惜了了,恶人自有恶人磨。这个哗众取宠的家伙大概不知道,国朝中期修改继承法的时候,以功劳与血统排序,齐武王系,是有继承权的。

    正好,就拿这个来说事儿吧。你这是阴谋抹黑武王系,质疑其正统性,想要危害其继承权!你有什么证据说你写的就是对的啊?没有是吧?大牢走你!

    欺负死人不会说话是吧?真不幸,人家后代还在呢。

    自此之后,这一类的戏说是没有了,却又生出了一些“不得已的恋人”。别说人家正经的后代了,就是杨主任这样有点良心的旁观者,都看不太下去了。

    所以,几大家族后来加大了对正统学界的扶持,也特别关注新出现的一些成果。像这一回,泰陵出了物,立即就有人过来盯着,也是无奈之举了。

    一想到自己如果上了电视,被一群变态给盯上了,杨主任虽不心虚,却有些气短。打了内线,把林师侄叫了过来,再三叮嘱:“我们是专业的,一定不要说任何没有信史依据的猜测!”

    ————————————————————————————————————————

    蛇精病大本营。

    几个年轻人聚在放映室里,男女都有,或坐或卧,还有趴着的。在外面人模狗样,在家里不像人样,这,就是他们的传统。

    八点整,节目开始了。

    主持人宽袍大袖,跽坐水边,曲水流觞,闲话论史。

    十二曲的玉杯在杨主任面前停下了下来,主持人对杨主任笑笑:“杨先生,请。”

    杨主任满饮一杯,笑道:“喝了酒,就得说些什么,对吧?”

    “可不能赖账哟~”

    杨主任将空杯一放,大大方方地介绍起了这次的物来:“应该是周初的物,用杂色玉……武王手笔。”

    主持人道过谢,再放一盏酒。

    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看着扮作侍者的工作人员将杯捞起,送到他的面前,也接过满饮:“看来,武王真是有计划、有意识地在做女权……”

    下面,便就女权运动的起源,与林氏墓主的身份展开了讨论。

    蛇精病们从东倒西歪,变成了正襟危坐:“这回不是胡说八道。”、“加点赞助吧。”、“居然还能有人分析得出来呀。”、“总比上回那个说王(二代齐王)爹不是山公的靠谱,嗷——————”、“逗比,你再提糟心的事儿我揍死你!”

    “咚!咚!”大姐头收起了拳头,吹了吹,“再吵都滚!”

    那位看起来相当顺眼的老先生在做总结:“林氏应该是这项活动的发起者之一,是志同道合的伙伴,而不是之前野史猜测的山公侧室或者是武王……呃,恋人。”

    主持人微笑听完了老先生的话,继续发问:“既然是有目的有计划的,为什么从来没有出现过纲领性的件,也没听到过相关的口号呢?做了这样一件,我是说,现在可以说很伟大的事情,为什么她自己也不提呢?我不是怀疑大家们的观点,只是有些疑惑。”

    激烈的讨论中……

    电视里,一个淡黄曲裾的姑娘,腼腆地道:“她为什么要在乎这些呢?”

    放映室里,蛇精病们眼睛一亮,一个二十出头的娃娃脸青年的眼睛尤其亮!

    主持人有点意外,这个,跟台本写的有一点不一样哦:“林瑶有什么看法么?”

    “我是说,武王应该是个‘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的人,她只做她认为对的事情,她……已经不需要去炫耀了。而且,在当时的环境下,说了,反而做不成啊。我们应该做实事,而不是为了图名声。只要看到事情做成了,就会很开心,不需要这么刷存在感,卖弄悲情。”

    主持人:……

    热线电话响起,一个甜甜的正太音问道:“那,为什么不提林大娘呢?”

    林瑶犹豫了一下:“也许,如果我失败了,没有人知道你,你还可以在地下安稳长眠,不至于曝尸荒野。‘七女罹难’、‘三人遭流’、‘为保局,承揽罪责,自缢’,事情哪有那么容易做的?”

    放映室里。

    娃娃脸一挥拳头:“就是这样!姐!我要娶她!”

    大姐头:“呵呵。”也得人家看得上你再说啊!

    “噗哧,”旁边一个捏着核桃来回转、披头散发装神棍的青年嘲笑道,“她一定会对你很亲切的,弟,你特别容易激发人的母性。”

    “嗷!我跟你拼了!”

    ————————————————————————————————

    半年后。

    一个娃娃脸青年跪地求婚:“我家房子多,一定写你名字,我妈会游泳,不会也没关系,我家保镖都会!一定能全捞上来!保大。生男生女都一样!买买买!”

    “我……我做不来少奶奶的。”

    “那就做我的女王好了!”反正我家一家子都是……

    “好的呀。”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