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红楼之玉落谁家 »  一九七 大结局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一九七 大结局

小说:红楼之玉落谁家作者:玉人何处
返回目录

    对于眼前的一幕,萧天正只是冷冷地看着,此时,他已然是手无缚鸡之力,对于赵新荣,他吃够了她的苦头,心中早已充满了恨意。m.乐文移动网可看着她如今的样子,心中也有一丝泯然。她做这一切为的不过是自己的儿子,可悲的是,那儿子却早已不是她的。

    “既然今日你们敢来到我面前,将你们的身份和所做的一切讲出来,想必今天已经有必胜的把握了。”萧天正睨着那两张得意的面孔,心却是定的。莫名地他就是相信黛玉,相信萧翰阳,相信他们不会让这个阴谋轻而易举地得逞。

    “那是自然。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最好的报复是要被报复的那个人清楚这是一场报复的。否则又怎能得到报复的最佳快感。”姚泽艳面色狰狞,那面上的笑容张狂而恶毒。“炽焰门被灭,我眼睁睁看着老门主死在你的剑下,我恨,我要报仇,可是我知道,凭我和门中那些残兵败将,正面和你们萧家对敌不但讨不到好处,很有可能还会全军覆没。所以我就将门中的人全部分散转移,我一个人易容改装来到了宫里,在接触了你那位母后足足两年的时间,将她的一言一行模仿的惟妙惟肖之后,我才敢真正的动手。”

    “当时,我对你的恨正是切骨之时,你的母后自然承受了我的所有恨意,哈哈……你知道吗?当那位端庄贵重的太后在十几个男人身下婉转承欢时是什么模样,啧啧,我呸,骨子里也不过是一个……”姚泽艳的眼神迷离,似乎在回想着太后当初的惨状,嗜血的眸光残忍而又邪恶,仿佛在回想着自己最得意的作品一般。

    “住口,不许再说了。”萧天正再也听不下去,他的母亲竟然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遭受过这样惨烈的事情,他的端方严正,视贞洁超过生命的母亲居然……萧天正目眦欲裂,他若还有一丝的力气,必定会仗剑割下眼前那得意邪恶的笑容。

    “不许我说?哈,萧天正,你以为你还是那高高在上的帝王吗?你真以为你们萧家的血统有多么高贵吗?不过也是贱妇**留的种罢了。你母亲死在男人身下,死的时候脸上还是欲罢不能的渴求。萧天正,你想不到吧!还有你的皇后,你深爱的那位逐月皇后,我本想让她也尝尝你母亲享受过的滋味,没想到她性子倒是烈,宁肯服了烈焰,不过这种死法可不怎么好受,时冷时热,半边寒冰半边烈焰,足足烧坏了她的五脏六腑,她死的时候可不怎么好看,胸腹都已经塌下去了,因为她的五脏已经成了飞灰,她的血液已经干涸,呵呵,她那时已经成了一具干尸不是吗?”

    想到自己最爱的女人承受了怎样的痛楚,萧天正只觉得心已经疼成了一团,逐月是一天天在他面前消殒的,他亲眼看着她痛,他知道在她弥留的时刻她留给自己的仍然是一个笑容。萧天正此刻已经没有反应了,只是瞪着姚泽艳扭曲的脸,眼角渐渐地滴下血珠来。

    “还有,知道你的妃子为什么怀孕不出三个月就会流产,还有孩子为何会早夭吗?呵呵,全都是我,我要让你断子绝孙。你和司马逐月的儿子,出生就是死祭,不过没想到那般命大,居然……哼,不过他也活不太久了。还有你的太子,那可是你亲自下的圣旨,哈哈,我们只不过使了个小小的计策,都说虎毒不食子,倒没想到你比老虎还毒。不过也幸亏你的狠辣,否则,我的翎儿又如何一步步上位。庆亲王,手中的权利也差不多足够了。说起来还是要谢谢你的。”袁丹琳更是一脸的得色。

    原来自己早就生活在这庞大的可怕圈套之中了,可叹自己日日操心国事,对这些事情不过是闻过即止,没有细细调查,否则也不会沦落至今日。原来做一个好的帝王,不仅要将天下之事处理好,令天下水清河晏,长治久安,还要时刻注意后宫的一切,肃清后宫的各种势力,只因为这里才是真正能影响到皇家,乃至影响到天下的地方。只是此刻,似乎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萧天正。如果说这些还不足以让你死心,那你看看这是什么?”姚泽艳手中托出的,赫然正是萧天正交付给黛玉的传国玉玺与兵符。

    “没想到,那你们竟然连这个也弄到手了。”萧天正惨然一笑。原以为萧翰阳是他的最后一线希望,想来此刻只怕也遭遇了不测吧,姚泽艳和袁丹琳心机如此之深,能苦心布局二十余年,翰阳终究还是太年轻了。想他萧家竟然就如此败灭在这样的两个女人手中,纵使他在不甘心又能如何。惨淡地探出一口气,他终于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再活下去了。

    牙齿悄悄地抵在了舌根处,逐月,今生是我忽略了你,对不起你,但愿来生,我能倾尽所有爱你!

    “想自杀?”袁丹琳早已注意到了他的举动,手一挥,便已经有人上前手法奇特的卸下了萧天正的下颚。袁丹琳冷笑,“虽然我做梦都想让你死,但这会儿还不是时候,我的翎儿还没有登上皇位,我要你下旨,为翎儿正名,说你萧家愧对我炽焰门,所以暗中收养了翎儿,现在你大限将至,将皇位禅让于翎儿,以赎你萧家先人之罪。等你看着翎儿登上皇位,这萧家的江山变成袁家的江山,到时,我会给你一个痛快。”

    “昂——昂……”由于下巴被卸,萧天正口齿不清地说了两个字,头却歪向一边,似乎连看都不愿再多看他们一眼。

    不过即便是猜姚泽艳和袁丹琳也能想象得出他在说什么,袁丹琳迈步上前,伸手一个耳光就要打下来,却猝不及防地被一个近似疯狂的人影撞到在地上。“你还我儿子,还我儿子……”是荣贵妃赵新荣,似乎到了此刻,她才终于明白过来,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害了自己的儿子,如今,她要杀的正是自己的丈夫。

    哭骂声戛然而止,萧天正猛地扭过头来,却见袁丹琳一只手正扭在荣贵妃的脖子上,荣贵妃的头犹如无骨一般,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偏向一边,一缕鲜血从唇角蜿蜒而下,睁得大大的眼睛满是怨愤与不甘。

    接触到萧天正的眼神,袁丹琳一挑嘴角,“我还是比较好心的,也算给你报了仇。哈哈……”尖利的笑声令萧天正嫌恶地皱了皱眉。

    后面坐着看好戏的姚泽艳却一摆手,“罢了,快抓紧时间吧!”

    “是。”袁丹琳怨毒地看了萧天正一眼,随即挥手让人捧上笔墨纸砚,摊开一卷明黄的锦缎,早有训练好的专人上来,恭恭敬敬地对着她二人行了礼,就那样跪着将她们刚才的意思写了下来,随即九龙玉玺便盖了上去。

    “明天就是翎儿登基的好日子了,我们走吧!好好看着他!”姚泽艳在身边宫人的搀扶下款款起身,那姿态完全不似一个江湖煞星,却像一个仪态万方的贵妇。从明日起,她就将是名正言顺的太皇太后,这偌大江山的真正掌权人了。二十多年梦寐以求的东西忽然握到了手中,那嘴角的笑意却是怎么也掩不去的。

    龙乾殿的大门就在此时轰然洞开。一条条黑影犹如断了线的风筝,被当做人肉武器扔了进来。

    “小心。”袁丹琳身形闪动,早已经护住了母亲姚泽艳,更有他们所带的护卫上前将那些黑影一一打飞。定睛看时,却见在地下惨叫连连的竟然全部是炽焰门的人,有在门外守护的侍卫,还有被派往东南西北四方,将要接管四方军的炽焰门高层精英。姚泽艳的脸色瞬间变了。

    看向大门处,却见洞开的大门,当先冲进来的是兵器出鞘的护卫,随后却是两名身着当朝亲王服侍的人物一字排开,正是萧翰阳、萧翰宸。在他们的身后,一身石青色长衫的人随之并排站立,却正收拾她们之前挂在口中的袁天翎。

    姚泽艳和袁丹琳的脸色刹那间变得煞白,不敢相信地看着最右边的人,声音抖索的如同风中的落叶,“翎儿,你……你……”

    “外祖母,母亲。”袁天翎并没有戴原来的面具,而是直接以原来的面目示人。这会儿见到殿中的情景,却也不见其他的情绪,只是平静的上来见礼。

    “翎儿,圣旨,我拿到了,拿到了,明日你就可以登基称帝。你可以不用再戴那个让你厌恶的面具,你……”袁丹琳似乎并不肯接受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姜还是老的辣,姚泽艳却已经明白了眼前的局势,沉了脸,“翎儿,为什么……你会和他们在一起?”

    “外祖母,收手吧!你们拿到的玉玺和兵符都不是真的。不过是林姑娘令仿古斋所做的赝品罢了。睿亲王他们已经知道了一切,我们的人……”他的目光一一掠过地下还在呻吟的众人,眼神悲切,不用说也知道已经是一网打尽了。

    “是你!”姚泽艳的眉头深深地皱在一起,眼神里一时间似悲似喜,仿佛看穿了一切。“为了那个女人,你真的背叛了你的外祖母和母亲。”她抬起手,手掌是一片如火一般的通红。而袁天翎也并不分辨,只是配合地闭上了眼睛。

    “母亲,不要。”看到那火一样的手掌,袁丹琳就知道母亲动了杀机,她箭步上前,扑倒在儿子身上,挡住了那烈火一般的掌风。皮焦肉绽,一股烤糊的味道冲鼻而来,让人不得不惊叹与烈火掌的威力,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声惨痛的闷哼。

    “丹琳,连你也不听我的话了?”姚泽艳更怒,刚才袁丹琳扑上来时,她本可以将掌风挪向别处,可是一种无名的疼痛和怒火紧紧攫获着她的心,她必须发泄出来,这一掌可以说她一点也没有容情。可是看着袁丹琳身上被烈火烧焦的衣物,糊烂的皮肉,她还是忍不住的心疼了。

    “母亲,我……一生听从你的话,可翎儿……他是我的儿子,纵然做的再错,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把他打死。母亲,我已经失去了父亲、丈夫,你还要看我……失去儿子吗?”袁丹琳因疼痛而蹙紧了眉头,却因母亲那一瞬间的杀意而泪光莹然。

    “你养的好儿子!哼!你在乎他,他可在乎你呢?”姚泽艳不为所动,一心记着袁天翎的背叛,二十年的心血,皆因为他而付诸东流,让她如何能够甘心。

    袁天翎紧紧地抱着为自己挨了一掌的母亲,眼中有泪光闪动,听着她们的对话,他猛地将已经到了眼眶的泪水擦去。“在乎?外祖母,那我也想问一句,你又在乎过谁?你在乎过母亲和我的感受吗?没有,从来没有!你只在乎我们听不听你的话,你只在乎你能不能报仇,不,你也并不在乎为外祖父报仇,你只在乎你能不能拿了这天下,能不能拿到那最高的权势而已。你以为我只是为了……为了她吗?那我问你一句,我的父亲……他是怎么死的?别以为你做了别人就不知道,只因为他劝母亲放弃报仇,所以你就令人杀了他,还将此事推在萧家人的身上。外祖母,你……可否在乎过母亲的幸福?又可否在乎我的幸福?”袁天翎字字泣血。若非他找到了当初跟随父亲,死里逃生的一个旧人,只怕他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真正的杀父仇人是谁?

    “母亲?”袁丹琳急促地喘着气,她的内脏已经被烈火掌震碎,此刻已是奄奄一息,听到儿子的话,她却死死地转头盯住自己的母亲,不敢相信她竟然会杀了自己的丈夫。

    “没错。刘秋聚是我让人杀的,所有阻挡我们报仇的人都该死。”姚泽艳的眼中凶光毕露,再次举起血红的双掌,对准了袁天翎的头顶。只是掌力尚未发出,她的身体已然被两道掌力击飞了出去。而与此同时,袁丹琳眼中的绝望愈甚,怔怔地看着母亲被击出的方向,终于垂下了手掌。

    这一夜,在史书上留下了这样的记载:

    夜,炽焰门余孽袭皇宫,太后、荣贵妃、庆亲王为保护皇帝,与反叛血战而亡,上亦在激战中重伤。睿亲王、安亲王率精兵入宫,解皇宫之围,歼炽焰门余孽。

    皇上被移出了龙乾殿。而黛玉和水夕沅在当夜就被萧翰翎和萧翰宸派人送出了皇宫。因知道皇上中毒,在经过小莲的同意后,黛玉从小莲身上取出了一小盅血液送进宫中。皇上服下后,虽然隐岚可解,但身子终究是一日日的垮了下来。

    此后的几个月,萧翰阳与黛玉、萧翰宸与水夕沅的婚礼相继举行。青丝绾正,十里红妆,她终于成了他的新娘,在这异世之中觅得了自己的一段幸福。

    一年之后,帝薨,安亲王即皇帝位。睿亲王与王妃亦不知所踪。

    有人说,在那常年积雪的天云峰,曾有人见过睿亲王夫妇的身影,也有人说,在那迷离的波澜水乡,曾出现过酷似王妃的一个女孩儿。只是一切终归与传说,萧翰阳和黛玉,再也没有在神都出现。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