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冷酷王爷俏福晋 »  006 醉酒--心随意走,共度春宵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06 醉酒--心随意走,共度春宵

小说:冷酷王爷俏福晋作者:紫狐血
返回目录

    cpa300_4();    小心的用法术消除眼皮的红肿,一边自嘲着,等她梳洗换衣后,小翠也端着早膳过来了。^//^

    “金公子,您起来了吗?我可以进来吗?”小翠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芮儿将帽子戴好后,对小翠回道:“起来了,你进来吧!”

    小翠得到芮儿的同意后,才推门走了进来,将早膳放在外间桌上,等芮儿用餐后,她才进里屋准备收拾被褥,果然,床上被收拾的整整齐齐的,她每次都对金公子说不用他收拾,可是最后,看到的还是折叠整齐的被褥。一开始她还以为金公子都没有在床上休息,后来才知道金公子是喜欢自己收拾的主子。

    这样的小事更加让她对芮儿更加倾慕不已,现在的主人哪个会自己动手收拾来着,何况还是大家族中的少爷,哪怕日后金公子将她带回去做个妾她也愿意,金公子人长得俊美,人品又好,是百里挑一的好夫婿,又是大家公子,光这样跟着他的女人应该都是幸福的,就是自己没有那个福气啊!

    芮儿吃完早饭,对小翠道:“小翠,陪我出去转转吧!”

    “是,金公子!请公子等小翠一会儿,奴婢先将碗碟送去厨房。”小翠福了福身,动作快速的将桌上的碗碟收拾好,这样难得的相处机会,她可要好好把握住,日后能不能做公子的小妾就看自己的表现了。

    芮儿呆在屋里等待着小翠的到来,等小翠再次出现后,两人往大门外走去,一路上看到整个墨家大院都在大扫除,芮儿奇怪的问道:“小翠,墨家有什么喜事吗?怎么到处都在张灯结彩的大扫除?”

    “回金公子话,我们家三爷的未婚妻,贺佳慧贺小姐应三少爷的邀请,要来府上居住一些日子,怕是他们的婚期也将近了,我们墨府即将要办喜事了,听老爷说,想让二爷与三少爷同日办喜事呢!”小翠老实的将府里的喜事说与芮儿听,还以为芮儿与三爷关系很好,会替他高兴。

    她说的正高兴,芮儿的心却如万针穿刺一般的疼,疼的她眼泪就将掉下,是啊!她从未想过墨大哥有未婚妻的存在,昨天她那般说,墨大哥一个男子的脸面将往哪里放?怕是为了打消自己的顾虑,才主动邀请未婚妻前来吧!或许,自己也该离开了,本来自己就是出来好好游玩涨涨见识的,为什么自己的心却在第一站就丢了呢?

    可她却是以一个男子的面貌在墨大哥身前出现,经过昨天的事情后,却又说了那么一番话,或许,她出宫的决定就是错误的,或许她以男子面貌出现就是错误的!或许,她的心渐渐向墨子澈靠近时就是错误的,或许……可是没有或许,这一切都是真真的发生了。

    “金公子?金公子,你怎么了?”小翠正说的开心,突然看到芮儿呆立在一旁,脸上也出现痛苦之色,心中一禀。

    难道…难道金公子喜好男色?他喜欢的人是三爷?不不不,金公子还小,可能还不懂得爱情,可是…可是金公子为何听到三爷要成亲的事情,却这么的痛苦呢?小翠心中正想着,突然她又回想到,好像金公子一直就只与三爷出去戏耍,也只肯与三爷呆在一起……

    昨晚,三爷也是沉闷的坐在金公子的门前,他们真的是…细想三爷也是,一直都对贺小姐不冷不热的,却惟独与金公子有话说,还有自己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子,整日在金公子身边转悠,金公子却始终未成多看她一眼,这么想来,金公子怕是真的是喜欢男人的!

    天哪!小翠那张红润的小脸,霎时变得苍白,看向芮儿的眼神也由钦慕变为惊骇,她猛地醒悟过来,她要赶紧跟墨夫人说去,于是她对着芮儿道:“公子,公子。”

    “嗯?”芮儿终于被她叫醒,迅速收起脸上的痛苦之色,回道。

    “公子,奴婢突然想起来,奴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奴婢怕是不能与公子出去游玩了。”小翠退离芮儿几步,才低头与芮儿道。

    芮儿微微一愣,随后道:“哦,没事,那你赶紧去做事吧!那我自己逛逛好了。”

    “那请公子恕奴婢无礼,先行离去了。”小翠待芮儿点头后,便急匆匆的跑远了。

    芮儿看着府里那鲜红的彩带,心中一阵阵的抽痛,突然施展轻功往城中飞掠而去。小翠则来到墨夫人门前,道:“夫人,您起身了吗?”

    屋内墨夫人刚刚用完早饭,示意身边的桂嫂出去看看,桂嫂领命,往门外走去,打开门发现竟是在金公子身边伺候的小翠,随后问道:“小翠,你不在金公子身边伺候,跑来夫人院中作甚?”

    “桂嫂,奴婢有事想与夫人禀报”小翠谦卑的回道。

    桂嫂看在小翠是伺候金公子的份上,点点头,带着小翠来到里屋,对墨夫人道:“小姐,是金公子身边伺候的小翠,说是有事与您说。”

    “小翠,有什么事情?是不是金公子有什么要求?”墨夫人对于芮儿为墨府做的一切,可是感激的很,口气温和的询问道。

    小翠见墨夫人对金公子这般疼爱,心中计较着要不要告诉墨夫人自己的猜测,可是要是不说,日后要是闹出什么事情来,那就是墨家的笑话了,于是她狠狠心道:“请夫人屏退左右,奴婢说的事情不能给他人知晓。”

    墨夫人虽然不知道这小丫头,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不过还是摆摆手,让其他伺候的丫鬟退出去,只留下桂嫂一人,才对小翠道:“桂儿是我娘家带来的,你也知道,有什么就说吧!桂儿不会胡说的。”

    小翠也明白桂嫂在墨夫人心中的地位,于是她这才开口道:“回禀老夫人,奴婢今日发现金公子有些特别,好像…好像……”

    “好像什么?”墨夫人见小翠吞吞吐吐的样子,有些不悦的问道。

    “金公子好像喜好男风!”小翠一咬牙,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墨夫人一听,本有些慵懒的身子,猛地坐直,喝道:“死妮子,你胡说什么!”

    “夫人,夫人,奴婢没有胡说,就在方才金公子邀请奴婢与他一起出去游玩,在经过中/庭的时候,金公子突然问奴婢,为何府里上下都在打扫,还张灯结彩的。奴婢就如实回答,说三爷邀请贺小姐前来府里小住,老爷也有意让二爷与三爷同日成亲,奴婢正说着,却发现金公子突然愣神了,然后脸上出现了痛苦之色,那种痛苦给奴婢的感觉就像是…就像是一对情人被棒打鸳鸯后的痛苦。奴婢又回想了金公子来到府里后,与三爷相处的经过,仔细一想后,才猜想到…金公子可能是喜好男风的人!”小翠结结巴巴的将事情经过告诉了墨夫人,等待着墨夫人的问话。

    “荒唐,你怎么能仅是因为这些片面的神色,就判断金公子是断袖之人?金公子还小,只怕那痛苦之色只是因为担心澈儿成亲后,不与他一起玩耍了罢了。”墨夫人为何这般说,那是因为她当初也经历过,当初她快嫁人的时候,家中小妹也曾有过这样的担心与痛苦,所以她便以为芮儿也是这般原因。

    小翠听到墨夫人这般一说后,又想了想,也对,金公子才十五岁,正是性子野的时候,不然也不会离家出走跑到海宁来玩了。随后,她才回道:“夫人,可能是小翠想错了。”

    墨夫人见小翠这般紧张,话说这小丫头去伺候金公子也才几日,为何会这般紧张金公子,看来这孩子不适合留在金公子身边了,于是她冷道:“怕是不是想错了这般简单吧!你是不是喜欢上金公子了,甚至妄想金公子收了你做偏房?不然你为何这般紧张这件事情?从今日起,不用你去伺候金公子了,桂儿,今日你让清音去伺候金公子吧!不可怠慢了贵客!”

    “是,奴婢知道了。”桂嫂也不屑的看了眼小翠,随后,才对墨夫人回道。

    “你下去吧!今日开始直到金公子离开前,你就呆在厨房帮衬着黎嫂吧!”墨夫人又对跪在地上的小翠道。

    完了!完了,不仅梦碎了,现在还被大太太派去厨房,自己真是太着急了,为什么自己想不到金公子或许是因为年纪小,才会有这样的神情呢?小翠心中懊悔不已。

    芮儿离开墨府,来到城中最大的一座酒楼,来到三楼一间靠窗的包间后,对小二道:“给我上三坛女儿红,再来两个小菜。”

    “三…三坛?”小二以为自己听错了,再三问道。

    “对,三坛!快去!”芮儿心情不好,口气也就不爱好,狠狠的喝道。

    “是是是,客官小的这就去,您请稍等。”小二见芮儿不高兴了,赶紧赔不是道。

    出门后,却骂了句:大早来喝酒,不是酒鬼就是有病。

    骂归骂,他还是迅速的为芮儿送来了小菜与抬来了三坛酒。芮儿大方的给了一定碎银后,便将小二赶了出去,她则一碗接一碗的喝起酒来。时辰一刻一刻的消逝,日头很快便从东方来到西方,包间中的酒坛也越来越多,门外一个小二守在门口,掌柜的怕这芮儿这么不要命的喝酒方式会出事,便让小二随时注意着屋里。

    门外那小二记着芮儿打赏他的银两,也尽责的守着,从早到晚,屋内的公子一直叫着送酒,却丝毫不见他有任何醉态。他心中却是暗暗心惊,看来这看似年纪不大的公子,应该是个武功高手。正想着,屋内的芮儿又道:“小二,再上三坛烈酒!你们店里的酒是不是添水了?我怎么都喝不醉!”

    “公子,小的这就去给你取酒,公子,不是我们店里的酒不纯正,是您酒量太好了啊!”小二说完这番话,又跑去楼下取酒去了。

    芮儿等小二离开后,想猛地惊醒,是啊!我想喝醉,可是自己的修为在那里,如何能醉?芮儿口中念着法决,一道禁制出现在她身上,这是一道完全封印修为的禁制,这样一来自己想喝醉的愿望也将会成功了。

    小二一边跟其他小二抬着酒坛,一边说着芮儿的酒量:“啧啧,这三坛再喝了,那俊公子可就喝下九坛了,这酒量……”

    “哎?墨三爷,您来的正好,您上次带来的那位俊俏的公子,正在我们店里喝酒呢!都喝了六坛了,您快去劝劝他吧!”一位眼尖的小二正好看到,行色匆匆的墨子澈经过门口,他跑到门外对墨子澈道。

    “什么?睿弟在你们这里?太好了,他在哪里?”墨子澈正是出来寻找芮儿的,今日一天他都躲在店铺中,虽然不是为了躲开芮儿,但也怕见到芮儿,让她尴尬。

    人在铺子里,可是心思却还是落在了家中,昊天跟他说话他几次都未曾回答,等到他回去后,却又得到消息说,睿弟自早上出门后,就未曾见到人影。娘亲也将小翠所说的告诉了他,还笑着道:“看来金公子真的把你当成大哥了,听到你要成亲了,他可是很痛苦啊!可能是怕你成亲了,就不跟他玩耍了,跟你小姨娘以前好像,你快去寻他回来,好好说清楚,莫要伤了金公子的心。”

    “睿弟啊!睿弟,原来不是我一个人爱上了你,原来你也爱上了我啊!”墨子澈一边找寻芮儿的下落,一边心中暗想,可是我们是男儿身如何能够在一起啊!

    正想着却被酒楼小二叫喊住了,几个小二抬着酒坛,带着他来到芮儿包间外,墨子澈走了进去,小二也将酒坛抬进去:“公子,您要的酒来了,墨三爷也来寻你了,您看是不是就跟墨三爷回去?”

    “大哥,你也来了,正好,来陪我喝酒!”芮儿心中难受,却又正好看到墨子澈也来了,不管不顾的拉着墨子澈坐下,反正这间包间中有床,大不了喝醉了,就睡在这里罢了,反正自己在墨子澈的眼中也是个男子。

    罢了,就把自己的公主身份抛弃一旁,让她也能够放纵一回吧!墨子澈清楚的看到芮儿脸上的痛苦,心中也是一紧,好,既然他想喝醉,自己奉陪便是。

    “好,今日我们不醉不归,先干为敬。”墨子澈率先舀出一碗酒喝下,芮儿见到了,也舀出一碗豪迈的喝光。

    看着身前俊孺的墨子澈,芮儿眼中渐渐沁出泪滴,墨子澈见到芮儿那楚楚可怜的样子,更为心疼,又是一碗喝下:“睿弟,我们今生只能做兄弟了,只恨你也身为男儿身,若是你是女子之身,就算舍去与贺家的合作,我也要娶你为妻。”

    芮儿心中甚苦,女子之身又如何,我本就是女子之身,可是这辈子却与你无缘,就算你舍去贺家的合作,也不能娶我为妻,我生为皇家人,却又身为先帝被抱养宫中的公主之身,并已经有了未婚夫。即便皇兄与阿玛、额娘都疼爱自己,却也不能拿满蒙联姻之事来开玩笑,今生我们只能错过,不过,你放心,待你转世之后,我定会去寻你。

    芮儿内心痛苦万分,那喝酒的速度就愈来愈快,即便修为暂时被封印,可是身体的强悍还是摆在那里,整整一酒坛烈酒喝下,她的思路还是很清楚,而墨子澈也抱着酒解千愁的心思,虽不及芮儿,但也喝下了半坛之多。他的内力远不及芮儿,他看东西已经开始模糊。

    但嘴里却还是叫嚷着:“睿弟,你知道吗?我越跟你相处,就越爱你,即使我知道你是男儿之身,我还是爱你。你说我是不是断袖之人?我不想承认,可是我却是真真的爱着你,睿弟我知道,你也爱我对不对!来,我们干杯!”

    芮儿也在心中呐喊,大哥,我爱你,我爱你,我从未曾想过,我会在短短几日就这般疯狂的爱着一个男人。芮儿的眼泪终于流下,如黄洪决堤一般,怎么止都止不住。心也是一阵阵的抽痛着,芮儿将碗舍弃,直接搬起酒坛仰头便喝,墨子澈见芮儿这般也有样学样,将自己面前那小半坛也搬起仰头狂灌着。

    芮儿那坛酒就在她半罐半翻的情况下喝了个干净,她这回是真的醉了,醉的彻底的很,她放下一切包袱,扑到墨子澈怀中,墨子澈也将酒坛摔掉,不管不顾的低头吻住芮儿的红唇。芮儿心中最后一片清明,也在这火热的长吻中消失殆尽,脑中最后一句话便是:就放纵一次吧!就一次…

    两人的身影在橘黄色的烛光中,越拉越长,芮儿身上的衣衫一件件减少,当她那隐藏在衣衫下的火爆身材出现后,对于芮儿所穿的现代内衣,他却没辙了,都醉糊涂的两人根本都忘记了,一个是忘记自己的女扮男装,一个忘记了男人为何有胸部的事实。

    芮儿那迷蒙的眼睛,看到墨子澈对自己的内衣没辙后,嫣然一笑,自己解开内衣。傲人的身材完全显露出来,芮儿虽然才十五岁,可是那身材却没话说,一是因为修炼的缘故,二是因为她已经有着元婴之境,身形早在元婴初成那刻定下。

    墨子澈被那对小白兔给迷惑的更晕,低头埋在芮儿的怀中,火热的唇在芮儿那雪白的脖子上,留下一道道印记。墨子澈那火热的红唇,将芮儿那小巧的耳垂含在口中,细细品尝着。

    “嘤咛…”芮儿舒服的呻吟出声,这声呻吟更加刺激了已醉透的墨子澈,墨子澈再也隐忍不住,抱着芮儿磕磕绊绊的来到包间里头的床榻上。硕长的身躯覆上芮儿的,自身的衣衫也在芮儿主动下解除殆尽,墨子澈那修长的手指在芮儿身上不停的游走着,芮儿只觉心中有着一团火,将她所有的理智全部烧尽,娇躯不停的在墨子澈身上磨蹭着。

    墨子澈终于受不了这般火热的诱惑,身子猛然贴近芮儿,芮儿惊叫出声:“啊疼……”或许感觉到身下人儿的不安,墨子澈隐忍着,直到感受到身下的人儿准备好了,他才开始……

    这一夜,是疯狂的,这一夜是温馨的,这一夜使两颗靠近的心更加贴近对方,这一夜……

    一整夜的疯狂,使得芮儿浑身不舒服,天刚微微凉,芮儿便睁开眼眸,当她看到近在咫尺的那张熟悉的脸后,暂时失去的记忆疯狂的苏醒过来,她无声呻吟,一手扶住额头,该死,怎么会这样!自己堂堂清朝公主,竟然会在酒醉后,主动向自己喜欢的人求爱。还那般的疯狂…很快,她又想到自己的处境,小心的将手从墨子澈的手里抽出,刚想站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犹如被一架坦克碾过一般,浑身疼痛的紧。

    念着口诀将禁止放开,又用法术在身上走了一遍,才将那股碾压之痛减轻了许多。小心的站起,一个换衣法决,身上换上了新的内衣与衣衫,穿戴整齐后,又将被墨子澈撕坏的衣裳捡起收进储物戒指中,正准备离开,却无意间看到身下床单上的那抹红色。

    芮儿按摩太阳穴,一个漂浮术,小心的将墨子澈抬起,再如做贼一般的小心将那条床单抽出,收进储物戒中,见天色未亮,她竟从窗子那离开了酒楼,往墨府飞跃而去。

    待她回到自己居住的院落后,天已经开始泛白,早起的下人也开始了一天的打扫工作。芮儿眼中出现一抹落寞,听说那贺小姐今日就要到了,自己也趁这几日赶紧离开墨府,往别处去吧!虽然她将一切都抹去了,可是她还是担心墨子澈会察觉出什么,到时候让他知道自己是女儿身又与他共度一宵后,做出什么事情来那就糟糕了。

    她小心的打开门,钻进屋中,发现小翠的床上竟睡了另外一个女子,这个女子长得倒也清秀,却又有些平凡,不过自己都要走了,谁来伺候还不都一样嘛!

    ------题外话------

    抱歉,今日才恢复更新!往大家还能继续支持妖精!妖精刚忙完家中的事宜,宝宝又咳嗽了,自己也感冒了,歇了两天,这才上传,对不住了,更新恢复了,但是何时上传妖精还不定时!抱歉哈!

    请牢记本站域名cpa728();

    ←→cpa728_2();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