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在清朝的生活 »  番外:咫尺天涯 上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番外:咫尺天涯 上

小说:在清朝的生活作者:西木子
返回目录

    番外四:咫尺天涯(上)

    康熙五十八年八月

    虽处大漠草原,可傍晚之际,徐徐拂来的风中依然残留着白日未消的暑热,他站在钮钴禄福晋的大帐外,草原上冷热交替的风吹得他一阵难受,双眼亦酸涩的紧,忍不住偏头去抹了抹眼下涌出的热泪。

    “禄公公吉祥。”正遮掩着一时的感触,却听几个药事房的小太监向他问安,他忙收拾了情绪,压抑着声音里的呜咽,点头道:“你送药进去吧。”小太监答应着抬脚欲走,却又停了下来,迟疑道:“公公您不进去吗?”

    他闻言一颤,随即摇头道:“不了,刚进去看过,现在得回去了,爷还等着我回消息去。”随着说话声落,人已朝着胤禛的大帐方向走去。

    胤禛的大帐离这地儿不远,他约行片刻已到了帐外,恰好遇见送晚饭的宫女正愁眉苦脸的站在外面,他不由叹息一声,随即走了上去,问道:“爷又不用让撤下?”宫女一见他来,脸上喜了喜,却瞬即又黯然了下去,红着眼睛哀求道:“公公救救奴婢啊!和奴婢一道当差的姐妹,就是给弘历阿哥送吃食,结果弘历阿哥不食,她也让李公公……”

    不等小宫女嘤嘤哭诉完,他已一把接过宫女手中的食盒,努努嘴道:“你下去吧,晚饭由我去。”一得这话,宫女感激涕零的连连谢过,他无所谓的摆摆手,径直撩帘而去。

    甫一进帘,帐内压抑阴聿的气氛让他脚下不由一滞,下意识的一抬头,毫无意外的在一片阴暗的光线中,看见自家爷孤寂的背影。见此,他心头一酸,忍不住红了眼睛。

    第二日了!这已经是第二日了!

    自钮祜禄福晋被熊所伤以后,爷除了当日在人前有所失态以外,那以后就是现在这副模样,人前依然是冷面严肃的亲王,人后一个人回到大帐独处于幽暗的室内,不言亦不语,一如此时。

    若是明日钮祜禄福晋再不醒来,只怕……

    想到这,他顿时一个激灵,心里不寒而粟,忙打住脑海中不吉利的念头,走过去躬身道:“爷,都是掌灯时分了,这是厨房备来的晚饭。”说毕却见胤禛全无反应,他深呼了一口气,大着胆子将食盒揭开,手微带颤抖的取出里面的吃食。

    一时,将吃食摆了桌,又取了火折子燃了烛台,等还欲再劝,冷不丁就见胤禛转过头来,如冰窟一般的目光瞥了他一眼,字字紧咬道:“她的情况怎么样了?可是要清醒了?”听出话里的森冷寒意,又想起方才所见的情绪,他顿时呼吸一滞,心即刻偏倒了一边,垂眸回道:“钮祜禄福晋伤势无异,太医说要等明日才可看出。爷,您还是先用些吃食,明日也好见钮祜禄福晋她。”

    话音刚落,忽听帐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他疑惑着转头向帐帘看去,心道是谁这么不知规矩到这里来触霉头,就见帘子一掀,适才遇见的那名小太监一脸惊慌的冲进来,惊嚷道:“四爷,您快去看看吧。太医说钮祜禄福晋求生意志薄弱,让您和弘历阿哥去和她说说话,唤醒她的意识。”

    求生意志薄弱!

    胤禛猛地一下站起身,双手握拳“咚”的一声重重的砸在了桌上,振得“噼里啪啦”一阵碗碟打碎在地。

    见胤禛丝毫不掩震怒,他心中一紧,忙跪地叩首道:“爷息怒!”话毕,良久无声,他亦不敢抬头,直到地上飘落下一张纸扉,紧接着再熟悉不过的脚步声从耳畔响过,他才循声望去,却只见胤禛消瘦颀长的背影消失在白色帐帘后。

    “爷该是去急着去见钮祜禄福晋那吧。”他心下想道,继而手撑着地面,动作有些迟缓的起身,却不经意间眼角注意到掉在眼跟前的白纸。

    怀着一丝好奇的心思,他伸手捡起了纸张,凝目往上一看,立即认出纸上清秀的字迹是钮祜禄福晋的笔迹!压下吃惊,顺着字句一行行往下看去,一直到“……爱,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这最后一段,他双膝似被人从后突然折断般一下跪在了地上,再也忍不住心下的哀楚,哭出声来。

    他一直都知道钮祜禄福晋是不同的,从爷患时疫,她挺身照看那以后,他就察觉到这个在王府默默无闻了七八年的格格,将来造化定不止于此。而事实也证明了他当时的判定,那年从木兰围场回来后,钮祜禄福晋先是被诊出有喜,又晋封为侧福晋,甚至是生的小阿哥也在众多皇子皇孙中脱颖而出,以至如今隐隐有与最得宠的年福晋分庭抗礼之势。

    然而,他却不知钮祜禄福晋对爷的影响到了如斯之地——原来每个深夜时分,每个挑灯忙碌的时刻,爷看得都是这首寄托钮祜禄福晋闺情的西洋诗!

    不再多想,他就着衣袖一把抹去脸上的泪痕,小心翼翼的沿着纸上原本的皱褶折好,然后目光往案桌上一看,即见那个曾经多次于胤禛手里见过的锦盒。见至此,他不由一笑,想是这两日爷也是拿着它在看吧……

    吩咐了小宫女、太监收拾了大帐,他急匆匆地从赶去钮祜禄福晋的大帐时,已是时近二更天。天黑的令人心里发寒,他紧了紧自己的衣襟,未注意到被打发出来的人群,一径钻进了大帐内,却放下灯火辉煌的大帐内空无一人,只有屏风后一个模糊的人影出现目中。

    当即,他明白了过来,忙转过身就欲悄然而出,却听胤禛咬牙切齿的话语从屏风后传出,他心下蓦然一震,不知是震于胤禛语气里强烈的感情,还是震与胤禛话里的威胁之意,仰或是什么也不是……

    他只是背转过身,悄无声息的默默离开,仿佛从未进来过一般,亦未窥探过一丝一毫,直到他在众人的急切的目光中走出大帐,他才恍悟方才所见所闻皆是再真实不过……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