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好书推荐平台

歌尽桃花宋子敬番外

发布时间:12-01 阅读:

这些年,京都的夏,是越来越热了。

往年这个月份还可以穿两层衣裳,如今单件绸衫都觉得热。笼里的珠丹赤躁动不安,抖动着流霞一般的尾羽。扑腾来扑腾去的,时不时发出短促却又悦耳的鸣叫。

大丫鬟幼青端着茶走过来,冲着鸟儿嘘了一声,放下茶拿出鸟食喂它。

宋子敬看了,笑道:“它是热了,你把笼子拿进屋吧,再添点儿水。”

“知道了。”幼青欠了欠身,提着鸟笼进了屋。

府里的规矩不算很严,只是宋子敬为人严谨滴水不漏,这些年位高权重肃穆清落少有笑脸,下人不自觉地都在态度上多了几分恭敬。

宋三已经做了相府管家,自己也娶妻生子,只是一张娃娃脸变化不怎么大。他轻手轻脚走过来,看到宋子敬并没在沉思,便上前说:“少爷,晚饭好了,摆哪里?”

宋子敬身上的热意还没消,并没有什么胃口,可是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带着笑说:“饮食不规律当心胃穿孔!”这一声音给这闷热的黄昏带来了一丝清凉,他低落的情绪微微上扬,吩咐道:“亭子里吧。”

宋三着手去安排。

宋子敬站起来,慢慢朝得风亭走过去。回廊里有点风,他的衣摆翩飞。人清爽利落修长若柳。一片落叶飘过来,还没近身就被什么东西挡开,跟在身后的幼青露出经惊艳恋慕的神情。

菜色很简单。宋子敬一直没成家,进进出出只有亲信侍从,若大的相府里,仆人也不多。皇帝以前动过心思给他说媒,被他淡淡回绝了。都是相识十多年的故人,皇帝也只是笑笑,并没说什么。

宋三按照老规矩给宋子敬布菜,嘴里说着:“刘师傅说天闷热,多吃点请火润肺明目的菜好。您尝尝这个雪梨片,还是皇上赐的香梨呢。”

宋子敬一手撑着下巴,一手端着酒杯,轻抿一口,并没有动筷子。得风亭很宽敞,一条画廊连着水榭,风吹青纱帐,满院次第开放的花朵正在夜风中轻轻摇曳,暗香浮动,还没到上灯的时辰,庭院里有些沉,白日里繁华精致的景色反而带了些荒凉落寞。

宋子敬看着桌上大碟小碗,桌边只坐自己一个人。丫鬟下人站得老远,宋三疑惑而沉默地站在阴影中。

一阵风过,他笑了起来。

是有些寂寥啊。自己孑然一身也就罢了,可那远在皇宫里宫人妻儿环绕的人,那天邀自己小酌时也这么小声地抱怨

了一句。

新帝登基之初,已被动摇了根基的国家虽然没到满目疮痍的地步,可是各处留下来的大大小小的烂摊子,已足让他

们一干人连着收拾了四年,四年里每天睡不够三个时辰的觉。偏偏还没什么为人君觉悟的皇帝陛下坚持认为自己是被宋

子敬赶鸭子上架的,虽然勤劳,可是脸上永远写着“不情愿”三个大字给人看。宋子敬现在回想起来,都佩服自己视而

不见的本事的。

混乱期一过去,稳定期又来得那么突然。似乎年一过,洪水不泛滥了,疫病不爆发了,粮食增产了,人口增加了,

天下太平,连土匪都少了许多。

人一清闲下来,独处的时候总会听到一些声音。那些陌生又熟悉的嗓音,说着刻苦铭心的话。

宋子敬抿了一口酒,耳朵里又听到那清脆爽朗的笑声。完了后,又接上一个轻柔胆怯带着明显讨好的声音,说:“

先生,我都听你的,你可不要骗我哦。”

那个孩子,明明什么都知道,比谁都清楚……

宋子敬觉得烦躁,一口饮尽了杯子里的酒。

宋三有点担忧,不吃东西干喝酒怎么行?

宋子敬这时自言自语地说:“爹的忌日快到啦……”

是啊,宋三有点明白少爷为什么心情不好了。

时间过的很快呢。宋三抹了鼻尖上的汗。不过今年是五年大祭,少爷要回九澜山天阶谷的祖家。山里倒是凉快得多

九澜山离京城不太远,即使车队慢慢行,十天也就到了。宋子敬不急,他还希望路上能耗更久一点。离京出来透气

的机会可不多,皇帝自己都嫉妒得眼红。

“你家高堂不是都葬在青州吗?干嘛跑回山里去?”

宋子敬悠闲自得地抿了一口茶,说:“你登基前就许诺过的,五年一次公费旅游。”

皇帝磨牙,狠狠盖章放人。

倒是太子,年纪小小,吵着要随太傅一道出去玩,被皇后拉住。新上任还不到一年的皇后笑着说:“太傅回家祭祖

,一路平安,早日回来。皇上可少不得左膀右臂……”长长一番贴心体己话,连老皮老脸的宋子敬都有点感动了,心想

皇帝提拔她当皇后还是有道理的。

出了京城,也许是心情舒畅了些,觉得天气凉爽了许多。宋子敬破天荒地派遣宋三去买路边的小吃。又很高兴地走

了几天的水路。

夜来月色好,隔着一江灯火,对岸歌声踏波而来。

宋子敬坐在甲板上纳凉,幼青在旁边给他削水果。女孩子有一张清秀白皙的面孔,气质娴雅,非常有大家闺秀的风

范。

她跟了宋子敬有五年了,当年她被舅舅带着去给刘家绸缎做丫鬟,宋子敬随意低头越过栏杆看到,只觉得那双如幼

鹿般的眼睛有点熟悉。就那么一瞬间的冲动,叫宋三将她买了下来。

洗去脸上灰尘,换上干净衣裳,取了名字叫幼青,留在了身边。听她一声声叫着先生,觉得心里自那个孩子死后空

缺出来的一部分,不再那么空虚得发慌了。

“先生吃个苹果吧。”幼青将削好的一瓣苹果递了过来。

她今年十八了,口气不再那么天真浪漫,而是平和稳重。这些年跟着宋子敬,识了字,学会了做账。宋子敬信任她

,府里许多事都交付她去做,她也快算相府里的半个女主人了。府里上下都将她看作了宋子敬房里的人,她自己倒平淡

得很,照旧做着份内的事。

宋子敬结果苹果,咬了一口,漫不经心地吃着。

幼青一边沏茶一边说:“先生这次出来,心情很好呢。都把船停在这里。”

宋子敬眼角还是对岸十丈软红的鲜艳色泽,当然明白幼青的意思。

他笑了笑,说:“你进府前被你舅舅带着到处求生存,又什么没见过?”

幼青笑道:“也是,家舅做厨子,做过的酒楼不少。”完了,想想,说:“舅舅是好人,要不早就顺手把我卖进去

了。”

隔岸又有悠扬的琴声传来,玲珑入耳,唱的离情。

宋子敬丢下没吃完的苹果,端过酒杯,抿了一口。酒是自家酿的雨后青,方子却是那个远去离国的人给的,说是凉

酒润肺,清心降火,夏天的好饮料,只送他一个人,连皇帝都没有。酒很淡,带着竹叶清香,每年夏天府里都要酿许多

坛给宫里送,看着皇帝不服气的样子,宋子敬觉得很好笑。

那个人虽然走远了,却还能依旧带给他们欢乐,就如同她还在时一样。

宋子敬觉得自己今天的感怀都快赶上往常一年里的感怀了,难道真是岁月不饶人?

“还是你沏的茶香啊。”他放下茶杯,吩咐幼青,“把我的笛子拿来吧。”

那是一支普普通通的青竹笛,市价不过几钱银子,上面系着的银丝红穗如意玉坠都比笛子本身值钱百倍。自他入朝

为官后就没动过这笛子,这些年想必技巧生疏了。不过这江面之上谁又认识谁,吹吹当消遣吧。

有人说过,他的笛声,是天下最动听的乐音呢。

宋子敬笑,看在幼青眼里,似有几分苦涩凄凉。

先生不开心,她知道。可是为了谁,她却不清楚。

她所能做的,就是在先生疲倦的时候,给他沏一杯醇香的茶,放在他的案头。看着先生的微笑,便觉得前所未有的满足,先生最喜欢她沏的茶,府里,也只喝她沏的茶。

“想什么呢?”宋子敬拿笛子敲了敲幼青的头。
幼青红了脸,“先生吹完了?”

“身边的人都不听。我现在有这么差吗?”宋子敬一本正经地思索。

幼青的脸更红了,“不是的,先生的笛子……”

“笛声妙,姑娘俏,大叔还有啥不满意的?”

突来的声音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尤其是宋子敬。他这些年忙起来稍微有些疏忽练功,可是也绝对不该发生人已近在眼前竟然还没发觉的事件。他轻轻拧眉,单凤眼里刹时迸射刺骨寒意,旁边的幼青立刻打了一个冷战。

声音是从船下水里传来的,幽暗的水面露着一个黑糊糊的小脑袋,湿漉漉地折射着对岸的灯火。一双大眼睛在黑暗之中散发着诡异的光芒。

幼青可真给吓住了。她打小就听老人说过水鬼的故事,说是淹死的人半夜上船拉活人下水替命什么的。她虽然不敢相信那么巧就有鬼,可这个古怪的东西趴在船沿边,口气稚嫩,声音尖细,足够让人毛骨悚然的。

宋子敬只慌了一瞬,随后他就听到了江上另一艘船上传来的叫骂声。

幼青听不到,他却能听得很清楚。

“你们几个去那边找!你们跟我来!”

“爷,那是官船……”

“妈的老子,让你去就去!”

宋子敬低声道:“幼青,你进去。”

幼青镇定下来,转身回了船舱,不忘拉了一下门边的绳索,很快就听到脚步声奔至船头。那是先前遣散的暗卫。

宋子敬已负手而立。空气里有淡淡血腥,他知道是那个船沿上的小东西散发出来的。

那个小孩子倒是没有一点逃命的自觉,扬着清脆的嗓音继续漫天胡扯道:“大叔好风度,京城里来的?贵姓?可有娶亲?刚才那位漂亮姐姐是谁?哎呀呀,京城就是好,花花草草都是宝。”

宋子敬睨他一眼,“你是想就此做水鬼了?”

“啊,不是不是!”小家伙立刻大叫,“大叔行行好,拉我上来好不好?水里冷啊。你不想拉,叫那位漂亮姐姐拉也行!”

宋子敬觉得额上青筋在跳。一个暗卫凑过来。

“大人,要不要……”

宋子敬抿紧唇,识相的下属立刻缩了回去。

那个死小孩还在叫:“大叔,您行善积德吧。我家祖宗世代保佑您老福禄安康。”

宋子敬没忍住,蹦出几个字,“早都已经有了!”

小孩愣了一下,又立刻说:“那就保佑你夫妻美满早生贵子。”

幼青在船舱里闷笑。宋子敬道:“这不劳你操心!”

江面那艘灯火辉煌的大船渐渐靠近,嘈杂的声音清晰传来。

“人在哪?”

“都给我下水找!”

“爷,那官船上有人。”

小孩终于有点急了,“哎呀呀,大叔真的见死不救啊。那我自逃命去了。”

说完,身子“嗖”地一沉,消失在船沿边,只激起波浪几层。动作间,又有淡淡血腥味飘来。

宋子敬的眉头拧得更紧了。

那艘大花船行得近了,两边都可以望到对方。那边船头站着数名高壮的汉子,见宋子敬这边都是书生和家丁,排场也平平,并没放在心上。

对方一个大胡子简单拱手作礼,“深夜打搅大人了,只是在下有家丁伤人潜逃,正在搜捕,还望大人体谅。请问大人有没有看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

宋子敬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夜深江面黑,什么都看不到。”
对方还想问,突然有人喊:“找到了,在那边!”

靠近岸边一艘小船上有人嗖嗖跳下水,很快传来呼喝叫骂之声,其中那个孩子尖锐的叫声尤其分明。

“滚开!别用脏手碰我!去死去死!”

宋子敬的眼里可以看到孩子单薄瘦小的身子在男人们的手臂下挣扎,残破的衣服遮掩不住白瘦的胳膊。

对面船上的汉子听了冷笑道:“还是那么烈,早知道多给他吃几鞭子了。”

汉子招手道:“抓着了就带回来。”

那边的声音已经小了下去。孩子本来有重伤,折腾不了多久就脱了力,被人抓住一只胳膊拎回船上。湿漉漉,浑身上下残破不堪,伤口浸了水,被洗得发白。孩子伏在船板上大口喘气,瘦得皮包骨头的身子仿佛一把柴火,被灯火一照,更加显得脆弱不堪。

已经出了船舱的幼青轻轻抽了一口气,显然是起了怜悯之心。

宋子敬清俊的脸上一片平静,似乎并没有把那个孩子的痛苦放在眼里。

方才说话的大汉走到那孩子面前,伸脚就重重踢了他一下,嘴里骂道:“要你逃!要你跑!”

喜欢
歌尽桃花宋子敬番外
歌尽桃花宋子敬番外

这些年,京都的夏,是越来越热了。往年这个月份还可以穿两层衣裳,如今单件绸衫都觉得热。笼里的珠丹赤躁动不安,抖动着流霞一般的尾羽。扑腾来扑腾去的,时不时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