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好书推荐平台

狼与香辛料小说结局:赫萝和罗伦斯地婚礼

发布时间:11-27 阅读:

罗伦斯头痛极了。

原本头痛只是一种形容而已,但罗伦斯现在真的觉得头痛了起来。

头痛的原因十分简单。

那就是——赫萝擅自寄出了信件。

收件人包括了诺儿菈、伊弗等人,全是罗伦斯与赫萝在旅途中认识的女性。

信件内容是告知即将举办宴会,所以要大家在春天阿杰里圣人祭前来。

而且,直到赫萝已经寄出信件,并且一边说:「雄性的面子问题就交给汝来处理。」一边交出寄信凭证的那一刻,罗伦斯才知道有寄信这回事。

在那个当下,如果跑着追上去,应该还追得上代收信件的旅行商人。

但是,如果罗伦斯这么做,可能会惹得赫萝大发雷霆。

根据与赫萝一路走下来的经验,罗伦斯知道赫萝一定有理由,才会做出这种事情。

而且,赫萝那么机灵,极可能早已准备好了一堆理论伺机出击,也准备好如何表现自己的正当性。重点是,很多方面已经不是想办法说服就能够改变了。

此刻的罗伦斯只能够推测自己是不是做过什么事情惹恼了赫萝,或是没察觉到自己惹恼赫萝而使得赫萝越来越心烦,又或者赫萝纯粹是心情不好而已。

如果做了这么多推测还想不出原因,就只能够向神明祷告了。

在这深山里就算做了祷告,也不知道会传进什么神明的耳中。罗伦斯不禁觉得,这边就是有神明,也应该只有像赫萝一样,是有着大而尖挺的三角形狼耳朵和蓬松亮丽尾巴的神明。

不过,既然贤狼赫萝本人心里藏了不知什么秘密,当然不可能应付得了。

到最后,罗伦斯能够做的事情相当有限。赫萝应该是委托他人代笔写信,在这一带赫萝能够信任、并委托代笔的人物没几个,所以罗伦斯只能够向对方打听。

从赫萝手中接过寄信凭证后,罗伦斯走在雪花不停飘落的道路上,准备前往建造中的偏屋。

原本预计去年秋天左右完成所有房子的建设,然后利用整个冬天做好装潢,到了春天融雪时,即可迎接客人的到来。然而,完工日期却是一延再延。部分原因是据说南方的平野上引发战争,所以血气方刚的旅行工匠们竞相前往了战地。也有部分原因是借出建设资金的融资者惨遭大型商船沉船意外而亏了大钱,所以搞得人仰马翻。再加上这次的雪降得比往年都早,导致物资供应不顺。

这三年来,罗伦斯体认到在生意世界里,即使没有处身于中心地,也不可能一直风平浪静地前进。

不过,主屋方面,由于偶尔仰赖了赫萝的狼之力,并动用了所有过去旅途中得到的门路,总算是如期完了工。

因为生意对手预定在夏天再开一家新店,所以罗伦斯说什么都想要先发制人。

因此,罗伦斯打算在今年春天举办终于能够实现的开业典礼。

不过,照预定来说,开业典礼会是在阿杰里圣人祭之后的事情。

与赫萝之旅而结识的知己当中,有好几位是罗伦斯完全高攀不起的上流人士。虽然这些人主动要求罗伦斯邀请他们参加开业典礼,但罗伦斯可没胆子让他们走过雪路。毕竟举办阿杰里圣人祭的时期,山上还看得见残雪斑斑。

不过,如果是惯于行走雪路的人,或是住在不算太远的地方且关系密切的人,就会是适合提前邀请他们来庆祝的时期。就这点来看,也能够看出赫萝的心机之重。

赫萝绝对有什么企图。

如果纯粹是想捉弄人或开玩笑,那以寄信费来说,也未免花掉了太多了钱。

不过,支付寄信费的人是伊弗就是了。伊弗在南方的大帝国成立了商行,或许是她仍勇于从事投机行为之故,据说她现在被列名为市政议会的准议员。身为一个商人,伊弗在一流世界里已逐步确立稳固的地位。提到诺儿菈,听说她目前在留宾海根东方的城镇担任祭司职务,寄信到那里也同样要花费不小的金额。虽说狄安娜和艾莉莎都住在比较近的地方,但艾莉莎居住的村落规模小得让人不免怀疑信件到底能否平安送达。至于弗兰,因为罗伦斯最后一次与她取得联系时介绍了艾莉莎的修道院数据,所以弗兰或许还在艾莉莎的村落。

这么回想后,罗伦斯不禁觉得自己拥有丰富又有趣的人脉。想象起这些女人拿着赫萝的信件在这里齐聚一堂,罗伦斯就无法控制自己的表情僵硬起来。

每次呼吸,都会吸入仿佛整个肺部都快冻结似的冰冷空气。罗伦斯一边吸入冰冷空气,一边从捂住嘴巴的指缝间叹出热气。

「真是的……不知道有什么企图……」

与赫萝交往快六年,罗伦斯到现在仍无法完全理解赫萝。

前阵子也才大吵了一架。

罗伦斯完全不记得吵架的原因,只记得就是因为赫萝在闹脾气。

印象中好像是赫萝嫌饭太难吃之类的事情。

因为是在偏远地带过冬,所以依赫萝那样的个性,偶尔应该要宣泄一下积压心中的怨气——罗伦斯要自己这么理解事实。

而且,虽然自己都觉得蠢,但罗伦斯喜欢吵架后再和好的感觉。

「咦?罗伦斯先生?」

罗伦斯再次叹了口气后,一边拨去积在头上的雪,一边走进搭建中的偏屋时,正在排列地板石块的少年抬起了头。少年一下子长高许多,已经高过了赫萝,再过两、三年,甚至可能会高过罗伦斯。

不过,少年从以前就有着细瘦身形,现在还把留长的头发绑成马尾,所以看起来挺像个身材高大的女孩。与罗伦斯相遇时是个流浪学生的寇尔拍了拍手后,取下绑在头上的毛巾,擦拭额头的汗水。

「已经中午了吗?」

「不是,我是想问一下这个。」

说罢,罗伦斯举起从赫萝手中收下的寄信凭证。寇尔露出像是喝下苦水似的表情。赫萝果然是委托寇尔代笔。这地方除了寇尔之外,只有一、二人能够以多国语言写出如此漂亮的文章。

「我也算是被逼着写的……」

「没事,这方面我不会怪你的。而且,赫萝一定也是抱着你绝对没办法拒绝的想法,才会叫你写的吧。」

寇尔不问酷暑寒冬整年工作,使得他的手上筋骨隆起,与其脸蛋实不相称。

不过,摊开在寇尔脚边的,是他向拜访过此地的高位圣职者和神学者借来抄写、或直接借来的复本。罗伦斯知道寇尔在工作的同时,也花了很长的时间默记书本内容。罗伦斯也知道寇尔会咬着生洋葱忍受睡意,在夜晚用功。

与罗伦斯两人分开后,寇尔流浪于各地的教会和修道院约两年时间,最后决定在罗伦斯底下工作。不过,寇尔绝非已放弃当初想要成为圣职者的梦想。得知罗伦斯决定在此地开店后,寇尔抱着能够一石二鸟的想法,而直奔此地。

寇尔的计划目前看来算是成功。如果待在其他城镇,很难遇见世界各地的知识分子;但在这里,寇尔似乎与这些知识分子有所交流。这些知识分子也似乎都很喜欢寇尔,而罗伦斯当然也明白如果寇尔能够与这些伟大人物搭上关系,在生意上能够为他带来许多好处。

毕竟,不管再忙的人来到这里后,一定都会有很多闲暇时间。

这里是位于深山、荒无人烟的秘境。

此地是据说不会受到任何战乱波及的纽希拉。

「先不说这个,我是想问你,赫萝叫你写这些信的时候态度如何?」

「赫萝小姐的态度?」

「嗯。那家伙是在生气吗?她有没有说些什么?」

寇尔大概只有罗伦斯一半的年纪,以世俗的眼光来看,一个成年人向年纪小自己一倍的人询问这种事情实在很丢脸。但是,与赫萝吵架时,罗伦斯请寇尔出来调解已不是一、两次的事情。

意气用事的赫萝,有时候也会把自己说不出口的话托给寇尔。

因为这样的缘故,寇尔应该也很了解状况才对,没想到这次他却脸色一沉。

「赫萝小姐她……」

「她怎样?」

「她在笑。」

寇尔一副仿佛在说「在山中看见了亡魂」似的模样这么说。

「在笑?」

「是的。那个,信件的收件人是……」

「嗯,全是与赫萝旅行时认识的女性朋友。艾莉莎你当然认识,伊弗你应该也还有印象吧?」

寇尔似乎想起了比赫萝更像狼的伊弗,脸上浮现淡淡苦笑。

不过,寇尔的表现不像讨厌伊弗的样子。或许是伊弗以她的方式温柔对待过寇尔吧。

「当赫萝小姐逼我写下那信件,而且还是瞒着罗伦斯先生写信,我还以为是罗伦斯先生又做了什么事情惹得赫萝小姐生气,可是……」

这几年来,寇尔变得比较敢说话了。

让罗伦斯感到十分遗憾的是,自己没有任何依据可以反驳。

「我没有……不过,那家伙真的发火的时候,的确是比较常笑。」

「真的吗?可是,我觉得那次赫萝小姐应该是真心在笑……该怎么形容好呢,好像很兴奋的样子……」

「很兴奋的样子?」

罗伦斯瞪大眼睛反问道。寇尔像个女孩子一样压低下巴,然后缩起了脖子,战战兢兢地点了点头。

「啊……错不了。那家伙在生气。」

罗伦斯用手按住额头,当场无力地垂下头。

到底是哪里没表现好呢?

睡觉前和起床时一定会记得亲赫萝的脸颊,每次赫萝梳理毛发时,也没忘记夸奖她把尾巴打理得蓬蓬松松。工作再怎么忙碌,也一定会回家吃午餐和晚餐,为了留住工匠、答谢协助对象,以及处理给进货厂商的文件或业务介绍文等堆积如山的事务性工作,最后也弄得在寝室放了一张书桌。

罗伦斯自认已经尽力做了各种配合,甚至到赫萝自身也会苦笑说「咱快被宠坏了」的地步。

尽管如此,还是会有摩擦。两人还是会吵架。

不过,罗伦斯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原因,让赫萝生气到非得把过去认识的五名女性朋友全邀来挖苦他。

罗伦斯抬起头,心想:难道赫萝还在气那件事情?

漫长的冬季里,有很多人为了接受冬天的温泉治疗,而从秋天时期就开始由各地前来纽希拉。由于有不少富人会来到纽希拉,负责接侍这些人的组织,便会准备好艺妓招待他们。

这当中曾有几名女子对罗伦斯施展美色。

因为是在荒无人烟的地方,以花钱如流水的温泉治疗客为对象在做生意,所以聚集过来的艺妓,也多是出类拔萃的人才。如果是在一般城镇,罗伦斯这般一介商人不可能被看在眼里。

话虽如此,当状况是几乎所有温泉治疗客不是像熬煮过头的芜菁一样软趴趴的中年人,就是像葡萄干一样干扁的老人时,这些艺妓看得上眼的男人当中会包括罗伦斯,也可说是无可厚非。

简单来说,这是算出男人的总数后,再把这些男人加以排名,于是就得到这样的结果。而在这里做生意做了五年以上的人,大多会娶艺妓当老婆。

当然了,在纽希拉一带经营温泉旅馆或商行的人,都知道罗伦斯建设中的商店里有赫萝的存在,但赫萝自身并不大愿意公开与罗伦斯是夫妇关系。

赫萝当初应该有一部分是觉得难为情,但依赫萝的意气用事个性,事情一旦说出口就很难收回。所以明明在这里已经住了三年,赫萝似乎还是没有亲口坦承的打算。

也或许,赫萝是真的照本宣科地解读了在斯威奈尔签订的合约。

罗伦斯与赫萝原本是做了带赫萝到约伊兹的约定。但事实上,到现在还没有实现这个约定。

纽希拉到约伊兹的距离近在咫尺,凭赫萝的脚程,要说可以趁着出去散步时顺道绕过去约伊兹也不奇怪。尽管如此,赫萝还是顽固地不肯去,如果提起这个话题,还会惹得她大动肝火。所以,或许赫萝是拿在斯威奈尔的约定作为挡箭牌也说不定——也就是必须等到完成上一个合约后再签订婚约的约定。

罗伦斯本身是觉得,赫萝是有自己的考虑才会这么做,所以没有逼问,也没有强迫赫萝。

不过,罗伦斯敢大声说他们只是没有在教会宣誓婚约,其实比世上任何夫妻都更加恩爱。就连赫萝自己绝对看不到的身体部位有多少颗痣,罗伦斯都知道。而且,赫萝以前绝对不会让罗伦斯为她梳理尾巴,但现在偶尔也会让罗伦斯这么做。

尽管如此,赫萝还是坚持意气用事。

因为赫萝这样的态度,那些来到纽希拉之前不知道让多少男人和伴侣伤心过的女子们,会抱着半好玩的心态接近罗伦斯,或许可以说是理所当然。

然而,凡事都可能弄假成真。就算是以开玩笑的心态对着鲱鱼头祷告,也许哪天也会真的变成一种信仰。

也就是说,原本打算来玩玩的女子当中,有人真的爱上了罗伦斯。

一开始当罗伦斯在大众浴池悠哉泡澡时,那名女子以符合艺妓的露骨作风突袭罗伦斯;不久后,女子开始会自己做料理带来给罗伦斯吃,或帮罗伦斯缝制衣服。

尽管罗伦斯拒绝了好几次,女子也绝不死心。罗伦斯总不能因此就完全无视于女子的存在,而且,只要罗伦斯稍微表现关怀之意,女子就会高兴得像得到宝石一样,让罗伦斯不禁感到心痛。

喜欢
狼与香辛料小说结局:赫萝和罗伦斯地婚礼
狼与香辛料小说结局:赫萝和罗伦斯地婚礼

罗伦斯头痛极了。原本头痛只是一种形容而已,但罗伦斯现在真的觉得头痛了起来。头痛的原因十分简单。那就是--赫萝擅自寄出了信件。收件人包括了诺儿菈、伊弗等人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