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九门番外

小说作品介绍: 南派三叔亲笔原创故事《老九门》系列番外篇[1] 包括《二月花开》、《虎骨梅花》、《四屠黄葵》及《恒河杀树》四部,分别对应二月红篇、解九爷篇、陈皮阿四篇和霍锦惜篇,相当于4部人物传记,将在《老九门》剧集收官后接档播出。
老九门番外第十四部 急事

二月红在宅子里走着,这座大宅子里什么摆设都没有,显得格外空荡,上一个主人显然是一个精细而且喜物的人,把一切都带走了。也好,省得他还要收拾,他自己的东西也很多,而且他为人考究,一般的物品他还不喜欢,非要精美少见的。他走了几个来回,看清了所有细节,脚底也踩过了每一块青砖,脚下没有任何空虚的感觉,地也是平的。不错的宅子,后院郁郁葱葱的,有不少花草。无人打理这么久,有这样的局面,风水算是很不错了。为何三年内这里无人接手呢?二月红心中还有一丝担心,是世道日下,这种买卖日渐凋零?还是说,有他忽略的细节,让那...[ 阅读全文 ]

 老九门番外第十三部 鬼车

龙海鸥是长沙火车站的后勤接待,负责在卖票室值班,那天晚上,那列黑色的076开进站的时候,正好是她当值,那个时候,应该不可能会有火车靠站。她也没有提前收到任何的通知。但在那个年代,很多军列因为战备的原因忽然抵达,也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她也没有太过在意。当时唯一让她起疑的是,军列抵达一般都有军队的人会事先接管警卫,但她看到月台上一个人也没有,火车就这么开了进来。如果不是这个庞然大物不可避免地发出巨大的动静,甚至都可以形容为悄无声息地滑了进来。但她没有太过注意,半夜三更的,也许是她没有看到,也许是看到了但...[ 阅读全文 ]

老九门 短篇集002 —— 解九 对手

针孔里有一些红肿,是消毒的不彻底?解九看着自己的手臂,叹了口气。如果洋大夫来了,肯定不会让他自己做这种事情的。然而自己做,的确不得不承认,再严谨的人对于自己不熟悉的领域,还是无法做到最好。解九坐在自己的书房里,说是书房,这个房间里其实什么都没有,面前只有黄花梨书桌和四周空空的书架。书桌上,只有白色的托盘和一只注射器。没有书,从9岁开始,解九已经习惯了,所有能记住的东西,都用自己的脑子记住。他不信任任何的媒介,不该别人知道的东西,连写都不要写下来。他闭着眼睛,脑海里是长沙城所有的道路,所有的城门,...[ 阅读全文 ]

老九门 短篇集001 —— 解九 雨中

解九在雨里走着,任由大雨飘泼而下,身上的大衣吃水,越来越重,他浑然不觉。 这么多年了,他谨小慎微的活着。脚下的每一步落下,连扬起的灰尘他都要算到飘飞的方向。但是现在,他只想在雨里冲一下自己滚烫的太阳穴。 他想起了齐老八当年给张大佛爷算的那一卦,想到了自己刚刚就这么轻易的把张启山这个似乎强大的像山一样的男人,一个人丢在身后的那幢房子里,独自面对那么决然的命运。 他一边发抖一边走着,不知道是因为对于未来太恐惧,还是因为寒冷。 但是他告诉自己要冷静,他看着大雨中的长沙老城,看着那些熟悉的石板路和屋檐下避雨...[ 阅读全文 ]

老九门番外第十二部 张大佛爷 谈话

大雨磅礴,张启山从未在长沙遇到过这样的大雨。书房外飞檐瓦楞片被雨滴打得啪啪作响,要不是太密集了,张启山还以为枪声已经响了起来。  屋内的书桌前,还坐着一个年轻人,正在一封一封地看书桌上的信件,不知道是不是暴雨的关系,台灯时暗时亮,让他很不舒服。他看看停停,表情上却看不出任何情绪。  张启山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窗外的大雨,把整个长沙城蒙成迷纱一般。  良久,年轻人才放下最后一封信件,他不像普通人惯常的做法那样长出一口气,而是喝了一口已经凉掉的茶水,捏了捏眉心的部分。  张启山听到了动静,转过身来,问...[ 阅读全文 ]

老九门番外第十一部 张大佛爷

松花江边上,万里冰封。从江冰上散发出的寒气,冲上岸边的堤岸,似乎把一切都冻住了。堤上也结了薄薄的一层冰,不知道是冲上的水汽凝结的,还是之前的雪被铲掉之后的残余。张启山披着黑色的大衣,全身上下都穿戴整齐,仍然感觉到身上的温度在被无情地抽进江水里。太久没有回这片土地了,竟然有些不习惯?“要不还是回去吧?”身后的狗五说道,他已经被冻得像只死狗一样。东北这种地方。果然不是自己这种人能来的。“明天就走了,来了半个月了,也没有四处走走。今天再不出来看看。不知道猴年马月还能再回来。...[ 阅读全文 ]

老九门番外第十部 陈皮阿四 命运

内堂,二月红把螃蟹做成三样小菜,供在了丫头的案前,把老香点上。 身后的桌子上放着报纸,都整齐地叠了起来,只有其中几张,散落在桌子的其他地方。 一周内,长沙城里出了四件灭门惨案,当时受到佛爷收买药材的四家药商,一共一百二十口人全部人首分离。南河滩上,大雨之夜,丫头的弥留之际,二月红带着丫头想吃最后一碗汤面。摊贩看着疯子一样的二月红,纷纷驱赶,半年之后,同样是大雨之夜,南河滩的摊贩被一路杀绝,血水冲入河中,把河堤全部染红。 他知道是谁干的。但是事到如今,他也不想再去追究什么,也无力去追究什么了。 &...[ 阅读全文 ]

老九门番外第九部 霍仙姑 狗五

“不来一口?”霍仙姑看着狗五,拨弄着手里的一盒洋烟。“不来,干得慌。”狗五用菜刀刮着手里的鲫鱼,把鲫鱼里面发腥的黑膜挖出来,甩到一边的瓷缸里面再去挖鱼的鳞片,动作很熟练。霍仙姑自己点上了一支烟,轻轻地抽了一口。“女人家抽大烟,你不怕嫁不出去。”狗五笑道。“不是还有你吗?”霍仙姑淡淡道。狗五的手停了停,然后继续滑动鲫鱼的鳞片:“我也不喜欢抽烟的。”霍仙姑把烟吐向他那个方向,然后把烟按灭在...[ 阅读全文 ]

老九门番外第八部 二月红 问题

做什么前因,必然有什么后果,闭门不出,并不能得到清静, 苦苦追问之下,怕也不止是心魔。“你还来找我干什么?”二月红停下手里的剪刀,问道,面前的红竹已经修剪得初具雏形,往四周膨长的芽已经全部剪掉,到了夏天往大盆里一种就能摆到前堂,和那几盆绿箩搭上颜色。“师父还是对这些风雅的事情那么专注。”陈皮阿四背着手,远远地站在前堂的门槛上,没有踏进来。 “风雅的事情,也是一件事情,做着事情,时间就能过得快一点。”二月红道,“说了你也不...[ 阅读全文 ]

老九门番外第七部 半截李 诞子

“下棋吧,两三个时辰了,不找点事情做,怎么熬过去。”解九点上沉香扇了扇,似乎觉得有些不满意,但也没想换一种。“不会。”半截李道,看了一眼沉香,一巴掌拍翻在地上,装香的瓷盘一下打得粉碎。解九身后的伙计上前一步想发作,解九摆手拦住,想了想,觉得伙计在这里,气氛始终也不太好,晃了晃两根手指,伙计都退出了天井。“也不喝茶?”解九自己把地上的碎片捡起来,看了一眼,颇为心疼地埋进一边的花盆里。“不喝!”半截李道,&ldq...[ 阅读全文 ]

老九门番外第六部 二月红 象牙牌局

摆起麻将,几个老九门年轻一辈开始斗嘴,而半夜下着雨,似乎有悲伤意味深长。二爷,您想玩什么花色的?”伙计拿了几副麻将,等在二月红边上。这几副麻将都是二月红从各地搜罗回来的稀品,大部分都是象牙的,带着不同的花色。花色都有讲究,比如说其中一副他最喜欢的九尾猫牌,里面的花牌都是各种猫,雕得十分精细。另一幅所有的花色都是透雕的,上面再嵌着水晶花,非常漂亮。缺点是,重量差别太大,盗墓的手都特别稳,稍微打的多一点,牌摸起来就知道是什么花色了。二月红看着,有点心不在焉,边上的齐铁嘴已经喝得有点多了,靠在太...[ 阅读全文 ]

 老九门番外第五部 黑背老六

痴心人很多,又有几个能真正把每一步都走得坚如磐石?但看黑背老六。长沙胡儿岭,去往云南方向的山路上,一行三十几个人正押着一辆牛车走。火把星星点点,不明不暗。天上下着大雪,长沙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下过那么大的雪了,整条路都被齐靴的雪覆盖了,天上的雪好像抖棉花一样飘下来。按这样的下法,明天雪肯定就到膝盖了。牛车上隐隐约约能看到很多女人,押车的三十几个人都是农民打扮,但是能看得出来,每个人都带着家伙,不是刀就是枪。领头的是老启,这是长沙人贩子里比较得力的几个走客之一。他一个人坐在牛车的车架上,一边看着后面的...[ 阅读全文 ]

 老九门番外第四部 狗五 九五做媒

解九爷推了推眼镜,这是他第三次做这个动作,对面的女孩,有点不知所措。 在这个茶楼里,这个男人已经这样看了她快一个时辰了。如果不是她母亲执意要让他们两个见面,她真的不想在一个地方待那么长的时间,还要给这么一个奇怪的男人看着。 姑娘想着奇怪,也不由得打量了这个男人很久。虽说气氛很尴尬,这个男人很古怪,但是说起来,如果这个男人不是有一种特别奇怪的气质,她早就借口不舒服走了,母亲总不会让她晕在这里出糗吧。 是一种什么气质呢?她真说不上来,看到这个男人,她总觉得看不透。 世界上看不透的人有很多种,有沉默寡言的...[ 阅读全文 ]

老九门番外第三部 黑背老六 花楼下

“那个疯子还在外边吗?”一个面容衰老,但是穿着艳红色衣服的女人,倚在茶楼二楼的美人靠上,问上来给茶壶添水的小厮。茶壶的口子上,有几个小小的缺口,上面的花瓷图也烧得不清晰,呈现一种低劣的蓝色,一看就是廉价的茶具。“没呢,白姨,还在门口蹲着呢!”小厮道。虽然言语厅恭敬的,但从表情上,女人还是看出了小厮的轻蔑之色。她在已习惯了这种表里不一,谁叫她是窑子里的女人呢,她本就不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在长沙这种大城里,永远成不了花魁,她又不愿意回小城伺候那些土汉子。虽然自己...[ 阅读全文 ]

老九门番外第二部 神算·齐铁嘴

庙会接近尾声了,人稀稀落落,除了街头上几个比较好的皮影戏啊、西洋画啊这些摊位,其他的摊子都已经在收拾,很多楼台都被拆的稀稀落落。街中段的老城庙,还是香火兴旺,赶集的人少了,礼佛的人就多了,一路各种算命的摊子,如今少了大半,只有零星几个还坚持着,显然之前的生意并不太好,希望这届会的尾声,最后再赚一些结余。忽然,在街头人群熙攘的地方,人声鼎沸起来,一行大队伍分开了人群,一个穿着便装的人,在众人的拥护下,往老城庙走来。“佛爷佛爷,今年还派米吗?我们家很久没吃上您派的甜米了。”路边一个乞...[ 阅读全文 ]

老九门番外第一部 二月红 丝帐

丝帐许久没有换过了。  她半夜入不了眠,睁开眼睛,便看到床边垂下的帐面,在月光下看着有一死暗淡。原来可是丝丝的带着光亮,好像最白的银拉出来的丝一般。  果然再好的东西,也总是由好往坏了去。  以往一过立秋,她就会亲自拆下这块帐头,亲自去漂洗,她知道这东西的脾气,得小心伺候着,一寸一寸地过水。  如今不让她下床,这东西没人伺候了,倒也显得越来越不值当被这么细心对待起来。  也许,下一个立秋的时候,才有人敢动这个东西,但那个人,必然不是自己了。  中午大夫和他说的那些话,虽然是在屋外,但是她还是听到...[ 阅读全文 ]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Q猪文学站|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