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九门番外

作者:南派三叔

《老九门》番外简介

南派三叔亲笔原创故事《老九门》系列番外篇[1] 包括《二月花开》、《虎骨梅花》、《四屠黄葵》及《恒河杀树》四部,分别对应二月红篇、解九爷篇、陈皮阿四篇和霍锦惜篇,相当于4部人物传记,将在《老九门》剧集收官后接档播出。
  • 老九门番外第十四部 急事

    二月红在宅子里走着,这座大宅子里什么摆设都没有,显得格外空荡,上一个主人显然是一个精细而且喜物的人,把一切都带走了。也好,省得他还要收拾,他自己的东西也很多,而且他为人考究,一般的物品他还不喜欢,非要精美少见的。他走了几个来回,看清了所有细节,脚底也踩过了每一块青砖,脚下没有任何空虚的感觉,地也是平...

  •  老九门番外第十三部 鬼车

    龙海鸥是长沙火车站的后勤接待,负责在卖票室值班,那天晚上,那列黑色的076开进站的时候,正好是她当值,那个时候,应该不可能会有火车靠站。她也没有提前收到任何的通知。但在那个年代,很多军列因为战备的原因忽然抵达,也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她也没有太过在意。当时唯一让她起疑的是,军列抵达一般都有军队的人会事先接...

  • 老九门 短篇集002 —— 解九 对手

    针孔里有一些红肿,是消毒的不彻底?解九看着自己的手臂,叹了口气。如果洋大夫来了,肯定不会让他自己做这种事情的。然而自己做,的确不得不承认,再严谨的人对于自己不熟悉的领域,还是无法做到最好。解九坐在自己的书房里,说是书房,这个房间里其实什么都没有,面前只有黄花梨书桌和四周空空的书架。书桌上,只有白色的...

  • 老九门 短篇集001 —— 解九 雨中

    解九在雨里走着,任由大雨飘泼而下,身上的大衣吃水,越来越重,他浑然不觉。 这么多年了,他谨小慎微的活着。脚下的每一步落下,连扬起的灰尘他都要算到飘飞的方向。但是现在,他只想在雨里冲一下自己滚烫的太阳穴。 他想起了齐老八当年给张大佛爷算的那一卦,想到了自己刚刚就这么轻易的把张启山这个似乎强大的像山一样的...

  • 老九门番外第十二部 张大佛爷 谈话

    大雨磅礴,张启山从未在长沙遇到过这样的大雨。书房外飞檐瓦楞片被雨滴打得啪啪作响,要不是太密集了,张启山还以为枪声已经响了起来。  屋内的书桌前,还坐着一个年轻人,正在一封一封地看书桌上的信件,不知道是不是暴雨的关系,台灯时暗时亮,让他很不舒服。他看看停停,表情上却看不出任何情绪。  张启山没有说话,...

  • 老九门番外第十一部 张大佛爷

    松花江边上,万里冰封。从江冰上散发出的寒气,冲上岸边的堤岸,似乎把一切都冻住了。堤上也结了薄薄的一层冰,不知道是冲上的水汽凝结的,还是之前的雪被铲掉之后的残余。张启山披着黑色的大衣,全身上下都穿戴整齐,仍然感觉到身上的温度在被无情地抽进江水里。太久没有回这片土地了,竟然有些不习惯?“要不还是回去吧?”身后的...

  • 老九门番外第十部 陈皮阿四 命运

    内堂,二月红把螃蟹做成三样小菜,供在了丫头的案前,把老香点上。 身后的桌子上放着报纸,都整齐地叠了起来,只有其中几张,散落在桌子的其他地方。 一周内,长沙城里出了四件灭门惨案,当时受到佛爷收买药材的四家药商,一共一百二十口人全部人首分离。南河滩上,大雨之夜,丫头的弥留之际,二月红带着丫头想吃最后一碗汤...

  • 老九门番外第九部 霍仙姑 狗五

    “不来一口?”霍仙姑看着狗五,拨弄着手里的一盒洋烟。“不来,干得慌。”狗五用菜刀刮着手里的鲫鱼,把鲫鱼里面发腥的黑膜挖出来,甩到一边的瓷缸里面再去挖鱼的鳞片,动作很熟练。霍仙姑自己点上了一支烟,轻轻地抽了一口。“女人家抽大烟,你不怕嫁不出去。”狗五笑道。“不是还有你吗?”霍仙姑淡淡道。狗五的手停了停...

  • 老九门番外第八部 二月红 问题

    做什么前因,必然有什么后果,闭门不出,并不能得到清静, 苦苦追问之下,怕也不止是心魔。“你还来找我干什么?”二月红停下手里的剪刀,问道,面前的红竹已经修剪得初具雏形,往四周膨长的芽已经全部剪掉,到了夏天往大盆里一种就能摆到前堂,和那几盆绿箩搭上颜色。“师父还是对这些风雅的事情那么专注。”陈皮阿四背着...

  • 老九门番外第七部 半截李 诞子

    “下棋吧,两三个时辰了,不找点事情做,怎么熬过去。”解九点上沉香扇了扇,似乎觉得有些不满意,但也没想换一种。“不会。”半截李道,看了一眼沉香,一巴掌拍翻在地上,装香的瓷盘一下打得粉碎。解九身后的伙计上前一步想发作,解九摆手拦住,想了想,觉得伙计在这里,气氛始终也不太好,晃了晃两根手指,伙计都退出了天...

  • 老九门番外第六部 二月红 象牙牌局

    摆起麻将,几个老九门年轻一辈开始斗嘴,而半夜下着雨,似乎有悲伤意味深长。二爷,您想玩什么花色的?”伙计拿了几副麻将,等在二月红边上。这几副麻将都是二月红从各地搜罗回来的稀品,大部分都是象牙的,带着不同的花色。花色都有讲究,比如说其中一副他最喜欢的九尾猫牌,里面的花牌都是各种猫,雕得十分精细。另一幅所...

  •  老九门番外第五部 黑背老六

    痴心人很多,又有几个能真正把每一步都走得坚如磐石?但看黑背老六。长沙胡儿岭,去往云南方向的山路上,一行三十几个人正押着一辆牛车走。火把星星点点,不明不暗。天上下着大雪,长沙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下过那么大的雪了,整条路都被齐靴的雪覆盖了,天上的雪好像抖棉花一样飘下来。按这样的下法,明天雪肯定就到膝盖了。牛...

  •  老九门番外第四部 狗五 九五做媒

    解九爷推了推眼镜,这是他第三次做这个动作,对面的女孩,有点不知所措。 在这个茶楼里,这个男人已经这样看了她快一个时辰了。如果不是她母亲执意要让他们两个见面,她真的不想在一个地方待那么长的时间,还要给这么一个奇怪的男人看着。 姑娘想着奇怪,也不由得打量了这个男人很久。虽说气氛很尴尬,这个男人很古怪,但是...

  • 老九门番外第三部 黑背老六 花楼下

    “那个疯子还在外边吗?”一个面容衰老,但是穿着艳红色衣服的女人,倚在茶楼二楼的美人靠上,问上来给茶壶添水的小厮。茶壶的口子上,有几个小小的缺口,上面的花瓷图也烧得不清晰,呈现一种低劣的蓝色,一看就是廉价的茶具。“没呢,白姨,还在门口蹲着呢!”小厮道。虽然言语厅恭敬的,但从表情上,女人还是看出了小厮的...

  • 老九门番外第二部 神算·齐铁嘴

    庙会接近尾声了,人稀稀落落,除了街头上几个比较好的皮影戏啊、西洋画啊这些摊位,其他的摊子都已经在收拾,很多楼台都被拆的稀稀落落。街中段的老城庙,还是香火兴旺,赶集的人少了,礼佛的人就多了,一路各种算命的摊子,如今少了大半,只有零星几个还坚持着,显然之前的生意并不太好,希望这届会的尾声,最后再赚一些结...

  • 老九门番外第一部 二月红 丝帐

    丝帐许久没有换过了。  她半夜入不了眠,睁开眼睛,便看到床边垂下的帐面,在月光下看着有一死暗淡。原来可是丝丝的带着光亮,好像最白的银拉出来的丝一般。  果然再好的东西,也总是由好往坏了去。  以往一过立秋,她就会亲自拆下这块帐头,亲自去漂洗,她知道这东西的脾气,得小心伺候着,一寸一寸地过水。  如今...

最新小说番外推荐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